《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星宮之戰(三)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星宮之戰(三)

    在這些靈舟中簇擁著三根高達百丈的擎天巨柱,每一根柱子通體淡黃,散發仿佛水波般的青紅『色』光霞,源源不斷的注入高空之中, 和籠罩整座巨島的“輕紗”融為一體的樣子。

    韓立見到此幕,知道這些巨柱肯定是傳說中的風火柱了,那些半法器的舟船上修士,自然就是逆星盟看守柱子的人手。,粗粗一看下,約莫有兩三千人的樣子。

    為了怕打草驚蛇,他雖然未用神念仔細掃過,但麵肯定有元嬰修士坐鎮,這絕對無疑的。

    至於那位萬法門之主是否也在此處,也隻有天地知道了。

    風火柱一共有一百零八根,不會如此湊巧的就在前麵這三根處吧。韓立暗自的想道。

    但若真的就在此地,還出手阻攔自己,就不知是說自己運氣背,還是該說這位萬打門主倒黴了。

    至於那傳聞中的風火天絕陣名氣夠大,但以韓立的了解,此法陣專為攻打修士宗門的據大型點而創立出來的,主要針對普通的中低階修士和大型禁製,對單個神通驚人的修士,反而沒有多大效用的。

    以他能力,穿過此陣頂多是麻煩一些,絕不可能真將自己困在麵的。

    韓立心中斟酌了半天,就未在遲疑,將遁光方向略一偏斜,繞過了正對自己的眾靈舟和三根銅柱,從偏遠些的地方,直奔那層青紅光霞激『射』而去。

    這時三根擎天柱下方沒入海麵之處,一艘三層高的樓船漂浮在哪,此船雖然巨大異常,但通體都用淡綠『色』美玉製成,實在華美絕倫。

    而在樓船的最高層處,有幾名修士正圍著一個四方玉桌,在那麵帶笑容的交談著什麼。在玉桌上擺著幾碟罕見的奇異靈果,幾人也全都神情輕鬆的樣子。

    “隆前輩,聽說萬盟主已經許諾,隻要此次真能攻占星宮,他就會將萬法門的三大靈島之一的天瑞島,讓給前輩的金蓮門。不知此事可是真的?”其中身穿白袍的一名儒生,正對坐對麵一名麵『色』泛青的老者,含笑的問道。

    “寧賢侄倒是消息靈通,萬道友是這般和老夫說過,天瑞島的靈脈總算比老夫現在居住的地方強上一些,為了本門的長遠發展,老夫也就卻之不恭了。”麵『色』泛青的老者,斜了對麵的儒生一眼,老氣橫生的說道。

    “隆兄真是說笑了,那天瑞島的靈脈品質之高,就是在整個星海都名氣不小的,況且島上還出產眾多罕見的靈花靈草,金蓮門得到此靈島的話,想必以後再進一步,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另一位身穿灰『色』道袍的中年道士,卻輕笑的說道。

    “驊道友莫說老夫,你不是也得到了十餘種珍稀異常的材料嗎,否則,你這位一向不肯出世的老家夥,會眼巴巴的跑來給萬兄助陣。”老者嘿嘿一笑,不在意的回道。

    這樓船上坐著的三人,其中兩人竟都是元嬰初期修士,另外一名白袍儒生雖然隻是結丹後期修為,但麵對這二人不卑不亢,一看也是大有來曆之人。

    那名中年道士聽聞老者回答,微微一笑,正想再說些什麼時,忽然豎立在他們樓船前的一根巨大銅柱,發出一聲低沉的嗡鳴,放出的青紅『色』光霞瞬間巨顫不已,仿佛被什麼無形之力波及到一般。

    “不好,有人闖陣?”道士一聲低喝,人一下站了起來。

    隆姓老者和儒生也臉『色』微變的站起,同時望向那根巨柱。

    “在西南方向!咦,好像是從外麵闖進去的,那些守護外圍的人真是廢物連個人都攔不住。”道士手中現出一件法盤,兩手掐訣,衝其飛快點指幾下後,一看之後卻大怒起來。

    “走吧,驊道友!既然能闖過外邊的攔截,還有膽子進入風火天絕陣,看樣子不是一般之人。闖陣地方離此不算太遠,有風火之力的阻擋,他無法馬上進入天星城的。”隆姓老者臉上青光一閃,『露』出獰笑的說道。

    “好吧,這人可能真是和我們同階的修士,我們同出手一趟吧。寧賢侄,這就暫時交與你掌控了。”中年道士略一細想,就謹慎的說道。

    “兩位前輩放心,晚輩一定會照看住此地的。祝兩位前輩大展神威!”白袍儒生滿口答應了下來,並拍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馬屁,讓道士和老者不禁臉『露』笑容。

    膽馬上,那名老者袖跑一抖,一隻數寸大玉車飛『射』而出,迎風一漲,化為了數丈許大小。

    “驊道友,我這天風車大陣中遁速足可提高一倍,乘此車去追那人絕對不會讓其跑掉的。”老者身形一晃,就站到了車上,衝中年道士如此的說道。

    “那就有勞隆兄了!”中年道士也不客氣,大步一邁,人也就輕飄飄的到了車中。

    隨後老者一道法決打在車上,頓時此車被一團青光罩住,一顫之下,就沒入了不遠處的青紅『色』光霞中,然後一閃,就在其中不見了蹤影,仿佛真和此法陣融為了一體。

    “妙啊!貧道早就聽聞天風車大名了,但沒想到在風火大陣中,竟有如此不可思議的神通。嘖嘖,看來萬兄將道友派到這僅次於陣眼的地方來,恐怕還真有借助此車的意思。” 見玉車在青紅光霞中鬼魅般的閃動前進,一絲阻礙都沒有的樣子後,中年道士忍不住手拈胡須的讚道。

    “可能吧。自從進階元嬰後期後,萬道友如今的心思,我等老友可猜不出了!”老者打了個哈哈,卻『露』出不以為然之『色』來。

    中年道士聽到此言,卻一笑的沒有再接口。

    他們足下天風車車的遁速,的確比一名普通元嬰中期修士還要快上幾分,在那老者用手中法盤追蹤的情況下,隻是片刻工夫後,二人就追出了數十外了。

    “小心了,那人就在前邊不遠處。此人真有些神通,竟突破了大半的禁製,馬上就要徹底脫離風火之力的樣子。”隆姓老者盯著手中玉盤,臉上首次『露』出了凝重表情,但未等道士回話,就馬上兩手掐訣,口中念念有詞。

    玉車青『色』靈光大閃,連車帶人同時變得模糊不清,那間後就在青紅『色』光霞中不見了蹤影。

    老者竟施展秘術,先隱匿了自己一方。如此一來,進退皆可掌握主動了。

    中年道士見老者此舉動,暗點下頭。二人也不動用神念,駕馭這玉車往高處飛去,遁速一下變慢了多半。

    再飛行了數,二人終於遠遠看到了闖陣之人,結果臉上均『露』出了吃驚之『色』。

    闖陣的修士看起來實在年輕的過分,竟隻是一名二十餘歲的青年,並且周身任何法寶都為動用,隻憑護體的一層青光就破開紛紛卷來的青紅『色』光霞,徐徐飛遁著,一副輕鬆之極的樣子。

    “這人是誰?難道是元嬰中期的修士?”老者和中年道士心中同時大凜,不約而同的如此想道。

    說起來也巧!

    若是其他逆星盟的高階修士,因為虛天鼎之事,韓立真容曾經廣為流傳,即使相隔如此多年,但以修士的驚人記憶,自然還是能一眼認出來的。但是這二位卻偏偏是萬天明新近請出來的元嬰級老怪。

    他們所屬的宗門雖然勢力不小,但自身卻一向閉關苦修,很少參與星海的事物。

    這一次,若不是萬天明以重利相誘 二人說不定還不肯出世的。

    如此一來,這二位自然大覺韓立陌生,一陣的驚疑不定。

    不過即使這樣,老者和道士也並非真畏懼什麼。以他二人的神通,聯手足以和中期修士一戰的。更何況對方還不一定真是元嬰中期的修士。

    他們再孤陋寡聞,星海中期以上的老怪物,還是知道大概的。

    因為自持天風車附帶的隱匿禁製高明,隆姓老者隻是略一猶豫,並未停下此車,反而悄然的向那青年頭頂處飛去。

    整個過程無聲無息!

    當玉車載著二人無聲息的到了韓立頭頂處三十丈高地方時,老者和中年道士不禁屏住了呼吸,人再仔細觀察了青年幾眼。

    隻見韓立麵容普通,一身青『色』長衫,除了腰間的儲物袋和靈獸袋外,身上沒有絲毫起眼之處,實在看不出到底是何來曆的。

    隆姓老者眉頭一皺,單扭首和那中年道士打了個眼『色』。

    驊姓道士隻是略一猶豫,也就緩緩的點點頭。

    當即二人同時的將一隻手掌按在了腰間儲物袋上,深吸了一口氣,準備聯手給予下邊青年雷霆一擊。

    但就這時,下邊的韓立忽然一抬首,衝空中微微一笑,背後驀然現出一對羽翅,一抖之下,人就在原地憑空不見了。

    不好!

    這二人能修煉成元嬰,自然也不是普通的修士,一見此詭異情形,隆姓老者顧不得再掏什麼寶物,急忙單足一跺下邊的玉車,將渾身法力狂注入了進去。

    頓時玉車的隱匿之術消失,卻現出一團刺目青光,將車子連同二人都包裹了進去。

    中年道士卻慌忙從儲物袋中掏出一件黑白兩『色』的八卦鏡,急忙往自己頭頂拋去。

    

Snap Time:2018-04-21 19:56:43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