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章星宮之戰(一)


    第一千二百章 星宮之戰(一)

    聽了先前之言,他心中總算有些底了!

    顯然淩玉靈用萬符找自己過來,就是對付那位萬法門之主的。而說起來這位萬天明,他當年在虛天殿中可見過的。

    此人給他的印象實在不怎麼好,心機很深的模樣。不過這位能進階元嬰後期,也讓韓立大感意外的。

    那拉著六道極聖和萬三姑一起隕落的天星雙聖,想來也不會預料到此事發生的。否則按照他們的設想,星宮早應該擊敗了逆星盟,恢複了在『亂』星海的統治,更不用要請他來此幫手了。

    不過,韓立還真未將這位萬天明放進心中去。

    這位萬大掌門進階比他還要晚的樣子,怎可能是他的對手。如今的他,在法力修為進一步鞏固,神念大漲下,就是碰到化神期修士,也可堪堪自保了。

    心中如此想到,韓立心念急轉幾下,就將心思放到了元磁神光和傳聞中的元磁山上了。

    元磁神光的功法口訣倒還算了,聽說此功法並非什麼獨門秘本,在星海應該有流傳的。即使不通過星宮,他多花些時間和代價,也能搜集到的。

    但是元磁山卻是人界奇物,整個人界能否還有第二座都是兩說的事情。

    他雖然不知此山是否是修煉元磁神光的必備之物,但『亂』星海高階修士有誰不知道,天星雙聖之所以修煉此功法,也是發現此奇物後才開始的。起碼此山對修煉元磁神光大有助力的。否則在雙聖之前,此功法就有流傳了,也沒見誰去修煉這門奇功的。

    韓立如此思量著,衝老者和大漢略點下頭,輕描淡寫的說了兩句謝語,就周身靈光一閃,化為一道青虹破空離去了。

    他竟從始至終沒問這二人為何爭鬥,以及身處哪方勢力的。

    老者和大漢在原地恭恭敬敬的目送韓立離去,直到青虹真在天邊消失不見後,才不約而同的鬆了一口氣,然後重新的怒目相視。

    但經過韓立這一打攪,這二位也沒了再次火拚的心思,互相說了幾句狠話後,也就悻悻的同樣離開了此地。

    而這時的韓立,卻早已在了百餘之外了。

    ……

    離天星城數萬之外的海麵上,有十幾道遁光直奔天星城方向激『射』而去。

    這些遁光中修士有老有少,但身上服飾全都一般無二,一看就是某一宗門或屬於同一勢力之人。

    也許因為接近了天星城的緣故,遁光中修士,均『露』出了輕鬆的神情,有些人甚至開始低聲的傳音交談著。

    就在這時,異變突現!

    下方正對這些修士的海麵白『色』光芒大放,十幾道白濛濛光柱突然從下方噴『射』而出,而轟隆隆的一陣爆裂聲後,除了三名修為最高的結丹修士,身形一閃的倉促避過,其餘修士竟全被光柱擊中。

    頓時慘叫聲一起,這些人就在白光中化為了烏有。

    而那三名結丹期修士,自然驚怒交加的噴出了自己法寶,急忙朝下方望去。

    就在這時,下方再沒有什麼光柱噴出,卻有七八道遁光從海麵下『射』出,一陣盤旋後,就將三人團團圍住了。

    “逆星盟的走狗!”

    殘餘修士中的一位須發灰白的老者,似乎認出了其中某人,怨毒異常的大喝道。

    “嘿嘿,我倒是是誰眼巴巴的前來給星宮助陣,這不是白水劍宗的魯兄嗎?貴宗不是一向自稱中立,不參爭鬥的嗎?但如今不待在長離島,到此又是何意?”那些遁光中的一道,光芒一斂,現出一名相貌陰曆的中年人,打量了說話的老者幾眼,冷笑道。

    “哼,你心知肚明,何必再說這些惺惺作態的話語。我們白水劍宗原本就是傳承星宮一脈的分支,此刻宮中遭逢大劫,自然要前來援手。廢話少說,我們走!”老者狠狠瞪著陰厲中年人幾下,最後一句話卻是驀然是對身旁另外兩名結丹修士說的。

    隨之這三人身形一晃,瞬間化為三道遁光朝某個方向激『射』而去,並在途中忽然化三為一,合為一道紅黃白交織的數丈長驚虹,氣勢洶洶的直奔對麵阻擋的逆星盟修士卷去。7

    看來這老者很清楚,以自己三人之力根本無法對抗眼前數倍於己敵人,馬上奪路而逃了。表現的果斷異常!

    擋在此方向的兩名逆星盟修士,見到三『色』驚虹氣勢洶洶的情形,卻絲毫慌『亂』沒有,互相望了一眼後,就雙雙的手一揚。

    大片青濛濛光霞,從二人手中絲毫征兆沒有的『射』出,正好將三『色』驚虹出其不意的迎頭罩住,將其包裹了進去。

    隨即這兩人口中念念有詞,青『色』光芒一閃,光霞現出了原形,竟是一張巨大的青『色』絲網,將老者三人活生生的困在了其中,仍憑三人劍光法寶『亂』擊,卻根本無法破網而出。

    “哈哈,魯兄就別妄圖掙紮了。這乾坤網是本宗長老所賜,以你等這樣的結丹修為,根本奈何不了的。況且就算你們真能逃脫出去,也是無用的。現在的天星城早已被我們逆星盟圍的水泄不通,被攻破也隻是遲早的問題。還是讓我送三位道友先上路吧!”

    陰厲中年人哈哈一陣大笑,一張口,隨即噴出了一口白『色』小劍,就要驅使此劍,直接斬殺被困的老者三人。

    “哦!聽你口氣,天星城已近被圍一段時間了,能說給我聽聽嗎?”一句陌生的男子的聲音,突然詭異的在附近悠悠響起,讓在場所有人都聽的真真切切。

    “是誰鬼鬼祟祟的!”陰厲中年人心中大驚,急忙四下張望個不停,臉上滿是警惕之『色』。

    其餘的幾名逆星盟修士也慌忙將神念放出,同樣的四下顧盼,如臨大敵的樣子。

    但附近空『蕩』『蕩』的,根本看不到有他人的影子存在,這幾人搜索無果之下,不禁麵麵相覷了。

    “你們在看什麼,不就在你們跟前嗎?”那陌生的男子冷笑一聲,接著三名白水劍宗修士被困上空,青光一閃,一道人影憑空現形而出。

    竟是一名二十餘歲的青袍青年,正麵無表情的望著他們幾人。

    “不好,是元嬰修士?”離青年最近的兩名逆星盟修士,神念一掃過後,馬上臉『色』大變的一聲驚呼。

    雖然他無法看出韓立的具體修為,但絕對是元嬰修士沒錯的。

    為首陰厲中年人聞言,也神情一變,仔細打量起青年來兩眼,麵孔上竟馬上『露』出了驚駭之極的表情。隨即他二話不說的兩手以掐訣,竟化為一道白虹,反身向遠處破空而逃,隻是幾個閃動,遁光就飛出了數十丈之遠。。

    這一幕,不但韓立微微一怔,其餘幾名逆星盟修士也目瞪口呆起來了。

    要知道,即使麵對的是一名元嬰級修士,他們如此多結丹修士,也未嚐沒有一戰之力的。而為首的中年人更是有結丹後期的巔峰修為,怎麼連對方的敵我身份都沒有辨明,馬上就逃之夭夭了。

    “你認得我?”

    這名青年,自然就是經過一個多月的悶頭趕路,終於到了此地的韓立。

    此刻的他臉『色』一沉的,抬手對遠處隨意一彈。

    “噗嗤”聲後,一道紅線一閃即逝的『射』出,破空聲大起!

    紅線一晃下,就憑空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已經遁到數十餘丈外的白虹中,馬上傳來中年人的一聲慘叫。

    白光一散,一團人形火球直接從空中跌落而下,轉眼墜入了海中再無任何聲響了。

    而韓立卻輕描淡寫的再一招手!

    尖鳴聲一響,那道紅線從不遠的虛空中一閃,再次詭異的現出,一下沒入了青年手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這才目光朝其他人身上一掃,淡淡的問道:

    “現在你們是否願意回答韓某的問題了!”

    雖然韓立聲音不大,但在場其他逆星盟修士聽到後,卻通體生寒起來了。

    此刻他們才知道,為何中年人招呼都不打的馬上而逃了。

    眼前的這位竟然神通大的不可思議,他們就是一起動手,也絲毫勝算沒有的樣子。而最重要的是,這位似乎對他們逆星盟很不善啊!

    但有了中年人被滅的例子在前,這些人縱然雙腿都有些發軟,也不敢再輕舉妄動了。

    “不知前輩有何問題,要問晚輩等人?”片刻後,幾人中一名長著鷹鉤鼻子的大漢,幹咳了幾聲後,勉強擠出笑容的問道。

    “什麼問題,我剛才不是說過一遍了。難道你想讓我再說第二遍?“韓立目中寒光一閃,冷冷看了對方一眼。

    大漢心中咯一下,笑容越發的僵硬了,但是口中絲毫不敢停留的忙回道:

    “晚輩明白了。現在的星宮的確已經被本盟圍住了,否則,晚輩等人也不敢在離星宮如此近的海域出現的。”

    “哦,看來你們逆星盟倒是打得好算盤,故意將攻擊時間提前了一大截,好打星宮方麵一個措手不及,並且還能順便將那些死忠星宮的修士一同滅殺了。”韓立嘴角一翹,『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這個晚輩就不太清楚了,晚輩等人修為不高,也隻是奉命行事罷了。”大漢賠笑的說道。

    ”不過,就算逆星盟占了上風,但天星城是何等巨大,恐怕就是聚集了數萬修士,也談不上將此城圍得水泄不通吧。“韓立目光閃動幾下,這般的問道。

    

Snap Time:2018-07-23 13:59:06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