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星宮來訊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星宮來訊

    位於天南中部的越國修仙界,這數百年來可算爭鬥連番,少有長時間的平靜時期。

    當年先是越國六派被魔道擊潰,後魔道數宗為爭越國又是一場明爭暗鬥,最後讓鬼靈門勝出。但在百年前,禦靈宗卻趁鬼靈門因為墜魔穀一役實力大損之際,突然聯合其他數宗發難,又將鬼靈門『逼』出了越國。

    如今的越國被以禦靈宗為首的幾家宗門,共同瓜分了去。而以禦靈宗的實力,自然獨自占了越國近半的靈脈靈礦。

    而身處某大峽穀地下的某處靈石礦,就是被禦靈宗占據的一一處礦脈。

    此處靈石儲量原本還算豐富,但是經曆了越國六派和鬼靈門、禦靈宗等宗門的數百年不停挖掘後,靈石終於漸漸殆盡,已經處於半荒廢的狀態中。

    如今禦靈宗,除了留有兩名煉氣期低階弟子看守外,再無其他修士在此了。

    這一日,那兩名禦靈宗弟子正在礦洞入口處,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宗門內發生的一些事情,在二人頭頂上空的地表處,一道青『色』人影卻用土遁術,悄然無聲的潛入了地下,並直接出現在了礦洞最深處的某個不起眼的洞窟中。

    從始至終,這兩名禦靈宗弟子都絲毫察覺沒有。

    黃光一閃,人影現出了原形,竟是一名麵容不起眼的青年。他朝空空如也的洞窟一角看了一眼後,嘴角『露』出一絲淡笑來。

    此人自然是從溪國一路趕到此地的韓立。

    一個月前,他從溪國閉關出來之後,並未見到有些掛念的南宮婉。

    此女和韓立有些不同,在閉關的百餘年間,她數次出關,並到天南各處特意遊曆了好長一段時間,好磨練自己的心『性』。

    而當韓立出來時,南宮婉卻在數年前再進入密室中,繼續下一階段的閉關修煉了。

    韓立覺得有些遺憾,但也不會前去打擾此女的,隻給她發來一道傳音符,告知了自己要遠遊一次的消息後,就到落雲宗內見到了呂洛和柳玉二人。

    這二人一見韓立自然大喜。

    這些年間,經過二人的大力發展,落雲宗勢力簡直是一日千,早已成了整個天南有數的大宗了。而那位白風峰的宋姓女子,經在這百餘年間凝結元嬰成功了。成為了落雲宗的第四位元嬰修士。

    韓立聽了心中也有幾分高興。但更讓他立意外的事,宋姓女子經過如此多年的尋找,終於在十餘年前找到了一名神念天生強大的弟子。但因為韓立閉關的緣故,此人就暫時自行在宗內修煉而已,據說靈根資質也不錯,是雙屬『性』靈根的修士。

    韓立聽了心中一動,立刻就召見了此人。結果這名弟子,竟是一名有些瘦弱,但麵容清秀的十六七歲少年。

    韓立親自測試了少年一番.

    對方神念果然天生的強大異常,幾乎在同輩修士的倍許之上,最重要的是,少年的心『性』也頗為老實穩重。讓韓立大為的滿意。

    他也沒有繞彎子,直接詢問少年是否願意拜他為師?

    這叫‘石堅’的少年,此時早知道了韓立的身份,再一聽號稱天南第一修士的韓立要收他為徒,自然心中狂喜。不加思索的就給韓立跪拜磕頭,當即拜在了韓立門下。

    韓立哈哈大笑幾聲,就帶青年返回了子母峰,給石堅在另一座子峰中開辟了一座洞府,還就將大衍寶經此書複製了一份給他。

    他除了囑咐少年一定要修煉大衍決外,其餘功法讓其自行選擇書上內同進行修煉,並不多加衣幹涉。而以大衍神君當年的天縱之才,寶經上記載的功法秘術可實在不少的。

    當然韓立也給這名還是煉氣期的弟子,留下了足夠數量的丹『藥』,並召來了同拜在他門下的少女田琴兒,讓其負責指點石堅修煉一段時間。

    說起啦,田琴兒雖然身負龍『吟』之體,修煉也斷斷續續的,但在人形傀儡送出的大量丹『藥』支持下,經過這百餘年間也終於到了築基中期境界。看來真想韓立預料的那樣,此女結丹也並非不可能的事情。

    收下了少年後,韓立心中掛心的一件事情總算有了了結。

    當年大衍神君坐化時,讓其替他找一名弟子,替他將大衍寶經傳承下去,韓立準備一等少年修為有結丹以上的修為,就立刻賜下數件大威力寶物,打發他去極西之地,好搶下千竹教教主的位子,繼承大衍神君的傳承。

    至於也在某做子峰居住的慕沛靈此女,修煉了南宮婉傳授的掩月宗秘術後,修為也大漲不少,已進階到了結丹後期境界。她正在日夜閉關,苦修法力,以期早日後期大成,好嚐試突破元嬰境界。

    韓立並不看好此女以後的發展。不是說慕沛靈資質有多差,而是每一名元嬰修士能凝結元嬰,幾乎都有自己的一番機緣和造化。 慕沛靈此女縱然修煉也勤奮異常,若沒有其他的奇遇,進階元嬰的希望恐怕和其他修士一樣,同樣渺茫的很。

    當韓立將宗內大小事情以及自己洞府的一切都安排完畢後,就不再遲疑的離開了雲夢山脈,直奔越國而來。

    畢竟從淩玉靈傳來的消息看來,星宮現在的情形可實在不怎麼妙,似乎被逆星盟徹底壓在了下風的樣子。否則也不至於動用萬符,特意尋自己幫忙了。

    韓立可不想自己到了『亂』星海,卻搞出要救助之人先一命嗚呼的烏龍事情。

    現在他再次到了那座上古傳送陣所在的大峽穀地下洞窟中。

    雖然那座傳送陣上次回來時,被他故意毀掉了。但他早將傳送陣的布置方位記的一絲不差,隻要重新將此傳送陣在原來位置重新擺出後,自然就可再傳回『亂』星海的。

    而更讓韓立放心的是,此地如今隻剩下兩個煉氣期小輩看守著。他隻要略施展障眼之法,就可輕易瞞過這二人耳目,絕發現不了此地的異常。

    韓立如此思量著,當即將腰間儲物袋一抓,往空中一祭。

    儲物袋在低空中滴溜溜旋,忽然袋口倒轉,對準地麵噴出一股白濛濛霞光來。

    靈光一斂後,地麵上驀然現出半人高的一大堆材料。多以各種奇石靈玉為主。

    韓立麵無表情的再衝空中一招,儲物袋中又有白光閃動。

    這一次,卻噴出了十幾杆法旗和數件法盤,一件件的懸浮在半空中,閃動著顏『色』各異的靈光。

    韓立口中念念有詞,袖跑衝這些布陣器具輕輕一拂。

    頓時這些法器化為各『色』光芒,沒入洞窟四周,紛紛一閃的不見了蹤影。

    接著洞窟中冒出大股的白霧,轉眼就將韓立淹沒了其中。

    此刻若有修士從洞窟外走過,隻會看到洞窟中空『蕩』『蕩』的,一副十分普通的樣子。

    法陣產生的禁製,經徹底遮蔽住了韓立和那一大堆布陣材料。

    而韓立已經在洞窟中忙碌起來了。

    以他現在的陣法造詣和見識,在有充足材料的情況下,布置一個了如指掌的小型法陣,自然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事情。

    隻是短短兩日的工夫,一座嶄新的古傳送陣就出現在了洞窟角落中。

    韓立仔細檢查完法陣後,先一道法決打去。

    法陣中間白光一閃後,傳出陣陣的低鳴,隨後法陣各處都有靈光閃動,但片刻後就自行黯淡了下來。

    看來那邊的傳送陣也毫無問題,可以傳送走了。

    韓立心中一喜,身形一晃後,人就站到了傳送陣上。

    但當他正要激發法陣時,目光朝洞窟入口處一掃,臉上又閃過一絲遲疑,略低首想了想後,忽然一拍腰間的某隻靈獸袋。

    袋中嘶嘶聲一響,袋口一張,一股白茫茫的風雪從袋中直接噴出。

    隨即十二條雪白蜈蚣在風雪中現形而出,每一條都有尺許來長,背生四翅,猙獰異常。

    韓立放出這些六翼霜蚣後,卻口中念念有詞,衝這些靈蟲一通法決打去。

    這些靈蟲迅速縮小,轉眼化為了巴掌般大小。接著它們一張口,噴出一股股的寒氣,圍繞身體一包,竟自行冰封了起來。

    片刻後,一個個晶瑩異常的冰球,出現在了韓立身前。

    韓立十指對著這些冰球接連一彈,十二道青絲激『射』而出,瞬間沒入冰球中不見了蹤影。隨後十二顆冰球不用韓立施法,就同時往地下一墜,在黃光閃動中,遁入地下不見了蹤影。

    他這才微點下頭!

    有這十二條相當於七級妖獸的靈蟲守護,就是元嬰修士也無法輕易摧毀這邊的傳送陣了,如此一來,他才放心了許多。

    隨即,韓立不再遲疑的一催動足下傳送陣,人就在白光中閃動中憑空消失了。

    ……

    一陣頭暈目眩後,韓立身形出現在了不知多少千萬外的某個小島上。

    他目光一掃,這邊的一切,都和他離去時保持著一樣,看來以此地隱秘,至今未有其他修士發現的。

    韓立一走出傳送陣,先頭也不回的先反手虛空一斬,

    一道金光一斬而過,“轟”的一聲巨響後,身後傳送陣被憑空斬成了兩半。

    韓立就麵無表情的走出了石室。

    片刻後,一道青虹從島上升起,略一盤旋直奔某個方向破空而去,轉眼消失在了天際之邊。

    

Snap Time:2018-04-23 19:16:13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