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聚靈珠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聚靈珠
  落雲宗十幾座貴賓樓處,慕沛靈正站在其中一座跟前,不時的朝高空中眺望。
  忽然天邊青光一閃,一道驚虹激『射』而來,眨眼間就到了此樓上空,一個盤旋後落了下來。
  “參加公子!鬼靈門之人正在樓中歇息,另外兩女則在丙字樓內。”韓立身形方在樓前現出,慕沛靈就上前幾步,輕聲的說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韓立看了看慕沛靈身後的閣樓,又瞅了不遠處的另一座,不動聲『色』的點點頭道。
  慕沛靈聞言,恭敬的斂衽一禮,就化為一道白光離去了。
  韓立身形一晃,人就驀然出現在了閣樓入口處,神念往媊悀@掃後,從容的走了進去。
  閣樓中一層大廳中,正有兩男一女坐在那堨瞏芚菑偵礡A男的是一名骨瘦如柴的黃袍大漢以及一名麵容異常蒼白的老者,女的則是一名二十許歲的貌美少『婦』,貌美如花,正是燕嫣兒此女。
  此刻三人口中說著事情,但眉宇中均掩不住那一絲若有若無的焦慮。
  當韓立身形一出現在大廳入口時,三人目光“唰”的一下,立刻掃了過去。一看清楚韓立麵容後,三人均都驚喜的站起來身來相迎。
  “三位道友不必多禮,我等還是坐下再談吧。”未等三人開口,韓立詭異的一閃,人出現在了三人對麵的一張木椅上,擺擺手的淡淡道。
  燕嫣兒三人都未能看清楚分毫。
  “那我等就不客氣了。”麵容蒼白的老者心中一凜,但馬上滿臉是笑的答道。
  三人當即再次的入座。
  “燕仙子,如此多年未見,你終於進階元嬰期了。如此一來,你我也可同輩相稱了。”韓立打量了下風情更勝往昔的少『婦』一眼,突然展顏輕笑道。
  這位當年越國小輩中的第一女弟子燕嫣兒,竟也凝結元嬰成功,成為一名元嬰修士了。
  “韓道友說笑了。妾身不久前才剛突破瓶頸成功,而道友卻已是天南第一修士了,妾身如何能與韓兄相比。這次妾身到此,也是有事相求韓兄的。”燕嫣兒仔細的打量韓立幾眼,花容上卻現出複雜之『色』來。
  韓立微微一笑,沒有接口什麼,目光掃向了其餘兩名鬼靈門長老,目光最後卻落在了老者臉上。
  “道友是鍾長老吧,當年在墜魔穀時,韓某可遠遠見過道友一眼的。”
  “沒想到,韓兄竟然還記的鍾某,老夫倒有些受寵若驚了。”老者聞言幹笑了幾聲。
  “現在鬼靈門好像正大敵當前,三位在鬼靈門身處重位,不在越國應付大敵,卻一齊到本宗指名要見我,有何要事嗎?”韓立開門見山的問道。
  見韓立一副不想繞彎子的模樣,燕嫣兒等人互望了一眼,『露』出遲疑之『色』,似乎不知道如何開口的樣子。
  韓立見此,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不快之『色』來。
  韓立的神情一入三人眼中,老者和大漢心中咯一下,目光不禁都落在了燕嫣兒身上。
  燕嫣兒猶豫了一下,還是紅唇微張的開口了:
  “韓道友,其實我等這次來,是向貴宗,不應該是說向韓兄助的,希望道友能出麵助我們鬼靈門度過眼前大劫,否則本門恐怕真的要煙消雲散了。”
  “幫助貴門?”韓立雙眉一挑的反問一句,嘴角泛起了一絲淡淡的譏諷。
  “在下知道,本門曾經大大得罪過韓兄,但是那些事情都是當年的王門主父子所為。而王門主早在墜魔穀中隕落了,現在鬼靈門已不是王家在執掌了。”另一名黃袍大漢,在一旁急忙的解釋道。
  “不是王家執掌?可我聽說好像王蟬不是在貴門仍然逍遙自在的很嗎?”韓立神『色』絲毫不變,不置可否的說道。
  聽到韓立如此一說,老者和燕嫣兒麵『色』微變,而大漢心中一驚後,卻仍保持微笑的回道:
  “韓兄放心,王蟬師侄前些日子犯了大錯,已經被剝奪了執法長老的職位,現在被關在本宗思過洞,在懺悔思過,沒有上百年時間,絕不會在管本門任何事物的。”
  “懺悔思過?這位道友麵孔陌生的很,不知貴姓,道友似乎和燕仙子眼眉間有些相像。”韓立有些意外,但目光在燕嫣兒和大漢二人臉上分別一掃後,似乎想起了什麼,輕笑的問道。
  “韓兄真是慧眼如炬。在下也姓燕,是嫣兒的一位堂叔!”大漢略一猶豫,就老老實實的回道。
  燕嫣兒在旁邊,也輕點了下頭。
  “哦,燕家竟然出現了兩名元嬰修士,照此看來。現在執掌鬼靈門的應該是燕家吧!”韓立『摸』了下巴一下,大有深意的說道。
  “嘿嘿,說是我們燕家執掌本門也不算錯,這也是鍾師兄一力謙讓的緣故。”大漢瞅了鍾姓老者一眼,遲疑的說道。
  “既然王師兄等人執掌宗門不利,換燕家來執掌本門,這原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老夫可談不上什麼謙讓的。”老者卻苦笑的說道。
  “哦,是嗎?”
  韓立隨口的說道,接著雙目微眯的沉默起來。
  鬼靈門的三人不敢催促什麼,隻好靜靜的端坐著。燕嫣兒還好,明眸閃爍不定,不知再想什麼,而大漢和老者則大為的忐忑。
  眼前的這位天南第一修士,早年可和他們鬼靈門的仇怨實在不小的。雖說借著恭賀的名義,對方不至於對他們出手報複,但是這一次前來見韓立,若說心中沒有一點擔心,那可絕對是自欺欺人而已。若不是鬼靈門實在無法抵擋其他幾家宗門的聯手施壓,恐怕絕不會硬著頭皮到落雲宗來的。
  畢竟像這等一開口,就可能直接『逼』退幾家修仙宗門的事情,整個天南恐怕也隻有韓立一人有此能力了。其餘的大修士雖然也能讓修仙大宗心存顧忌,但能否做到此種程度,可是兩說的事情。
  “就算沒有當年之事,憑什麼認為我會出手幫助你們鬼靈門?”韓立終於開口了,但聲音一下變得有些清冷。
  一聽到韓立此言,燕嫣兒目光一閃望了過去,大漢和老者卻大喜起來。
  三人可都從韓立口中,聽到了一絲可能之意。
  “隻要韓兄願意替本門周旋一下,我們鬼靈門願意讓出越國給其餘宗門,隻求能夠保全本門一脈罷了。而作為對道友出麵的酬謝,妾身等人特意給道友帶來了幾件禮物,希望韓兄不要嫌棄禮輕了。”大漢深吸了一口氣後說道。
  隨即就見他單手往腰間一拍,從其腰間儲物袋中噴出一股白濛濛霞光,靈光往身前的桌麵一卷後,頓時三樣東西出現在了其上。
  韓立淡淡的望了過去。
  竟是一件血紅手鐲,一隻瓷瓶及一個淡綠『色』木匣。
  韓立也不言語,單手直接對麵虛空一抓,三樣東西一顫之下憑空飛『射』出去,落在了其手中。
  這時,燕嫣兒玉珠般聲音忽然在韓立耳邊響了起來:
  “瓷瓶中的是本門聖『藥』‘血肢丹’,此丹別的功效沒有,唯獨對軀體損傷具有不可思議靈效,即使肢體徹底斷掉,隻要及時服下此丹都可重生的,而且和原先一般無二的。因為煉製此丹,需要的幾種靈『藥』搜集不易,本門現在也隻有十餘顆而已。瓶中就有三顆。至於這隻血魂鐲則是一件很少有修士知道的魔器,原本是曆代鬼靈門之主的攜帶之物,但是王門主隕落在了墜魔穀,這件東西則被鍾長老收回了。此魔器和普通魔器不同,它無法直接祭出克敵,但是卻可在鐲中飼養陰魂血鬼等特殊存在,並可借助借助此鐲提吸納的血氣,讓它們飛快的提升力實力,再在對敵時釋放出去,讓對手防不勝防的。至於最後的這隻木匣中東西,相比之下卻是三者中最珍貴的。”
  說到這堮氶A燕嫣兒聲音略微一頓,明眸異光閃動的看了韓立一眼。
  但此時的韓立絲毫變化沒有,似乎前邊兩件物品絲毫未能打動的樣子。
  此女心中輕歎一口氣,但仍保持從容的說道:
  “聽說韓兄修煉的是木屬『性』功法,而這盒中就是傳聞中的五行聚靈珠中的木靈珠!“
  “聚靈珠?就是傳說中專門吸納天地五行中的某屬『性』靈氣,同時排斥其他靈氣的異寶。”原本神『色』淡然的韓立,麵容大變起來,似乎不信的反問起來。
  “不錯,就是此寶。雖然聚靈珠和最基礎的法陣‘聚靈法陣’名字相近,作用也有些相通之處,但兩者的區別和真實的功效,想必無須妾身多說什麼,韓兄也應該很清楚的吧。至於它和靈眼之物比起來,隻要修煉的功法和聚靈珠屬『性』一樣的話,普通的靈眼之物更是拍馬難及此物的。”燕嫣兒緩緩的說道。
  韓立目光一凝的瞅了手中的綠『色』木匣片刻,上麵貼著一張淡黃『色』的禁製符籙,根本無法透視媊悀徽@。
  他突然一張口,對準木匣輕輕一吹。
  頓時一股青霞從木匣上一卷而過,那張禁製符籙就自行的飄落而下了,另一隻手閃電般朝木匣蓋子行一點。
  “啪嗒”一聲後,木匣蓋子自行打開了。
  

Snap Time:2018-10-22 05:32:08  ExecTime: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