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終成眷屬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終成眷屬

    天南修仙界又一次的沸騰起來了。

    各大修仙宗門的一些元嬰級長老,突然接到了落雲宗再次發出的觀禮請帖。這一次竟是邀他們參加有天南第一修士之稱落雲宗大長老,和另外一位名不見經的元嬰女修南宮婉,正式結成雙修伴侶的的雙修大典。

    接到此請函的眾元嬰老怪,除了一些早就知道內情的個別修士外,其餘之人均都心中大感驚訝。但以韓立現在一時無二的名頭,自然無人敢拒邀不來,就其餘三大修士因為閉關無法親身前來,也特叫門下弟子送來了珍稀異常的賀禮。

    據說大典召開的數日中,整座落雲山脈的天空都被絢麗異常的五『色』光霞籠罩了大半,在山脈中更是憑空出現一棟棟五光十『色』瓊樓玉台,整條山脈的所有靈花靈木更是在禁製作用下,同時綻放吐綠,讓雲夢山實在仿若仙境一般。

    雲夢山三宗以及附近一些想討好韓立的小宗門,為此可算是出了死力,典禮盛大程度甚至遠在韓立成為大修士的那次大典之上。

    而參加此此典禮的,除了落雲宗送出請帖、邀來的大宗們修士外,其他一些中小宗門的修士,以及一些名頭不小的散修,也紛紛攜禮的不請自來。

    結果舉行大典的那幾天,雲夢山的外來修士足足多達五六千人之多,而且大多以高階修士為主,算是天南千餘年來最大的一次慶典了。

    不過想想,似乎也沒什麼奇怪的。

    以前韓立進階大修士時,雖然前來恭賀的人同樣不少,但大都是心存懷疑,並且同樣等階的大修士天南還有其餘三位呢。但是大修士典禮一戰後,韓立天南第一修士的名頭,算是正是確立了。

    聽到韓立能以一敵二,同時麵對兩名同階修士還能大占上風。任哪一家宗門如何淵源悠久,宗門勢力有多大,也都心中發寒起來了。

    因為這足以表明,以韓立現在神通,隻要不顧及自己宗門的存在,孤身一人就足以踏平修仙門派的。

    天南任一宗門也不可能同時擁有兩名以上的大修士,根本沒有什麼力量可以抗衡韓立這位天南第一修士的。

    如此一來,不管以前和落雲宗是否有關係的,所有宗門都紛紛派人前來攀交情了。至於那些散修中的高階修士,則更多希望能結識這位天南第一人,期望對方在修煉上能否加以指點一下,或者借此典禮認識其他一些修士。

    故而因為典禮而來的外來修士,再加上三宗自己的修士,可真稱的上是萬修大典了。

    韓立帶著南宮婉這位佳人出現在典禮上的時間,依舊並太長,二人隻是麵帶微笑的向眾修說了一些感謝的言語,當場喝一杯交杯酒,就飄然離去了。

    而下麵的事情,完全交給呂洛這位落雲宗另一長老主持了。

    這位呂長老不愧見多識廣,雖然少了兩位主角,卻仍然將典禮剩下的活動,辦的紅紅火火,熱鬧非凡。

    雙修典禮一連持續了三四日,才落下帷幕了。

    前來恭賀的群修終於成群結隊的開始離去了,但其中也有幾人竟意外的留下沒走。

    ……

    韓立和一身白衫的南宮婉並肩站在子母峰的母峰頂部,眺望遠處白雲翻滾的奇景,兩人靜靜無語,仿佛無聲勝有聲一般。

    不知過來多久後,南宮婉皓腕一拂額前青絲,忽然扭首衝韓立嫣然一笑:

    “這一次我也算因禍得福了,借助女天月決在封印中終於突破到了元嬰中期。不過,最後還是要多虧夫君出手相助,竟給我服用了帝流漿這等奇物,這起碼省了我十餘年的苦修之功,否則現在能否脫困,還是兩說。但夫君如此快就進階後期,可實在讓妾身大出意外啊。以夫君現在的神通,人界除了那幾個輕易不出手的化神期老怪物外,恐怕無人是敵手了吧。”

    “無敵手?這個可不敢隨便說的,既然我能有這等機緣,說不定在人界其他什麼地方,還有其他元嬰修士造化不比我差呢!”韓立微微一笑,倒謙虛的很。

    “嘻嘻,這話我可不信!不過沒想到的是,那封魂咒還真夠陰險的。原以為借助那火蟾內丹之力已經清除此咒差不多了,但沒想到竟另有幾道其他禁製一直潛藏體內沒有發作的。多虧了事先用真正解禁之法解除了一遍,否則還真後患無窮的。””南宮婉眸中秋波流動,仿佛少女一般的嫵媚。

    “我也大鬆了一口氣,不枉我專門遠赴大晉一次的。回頭婉兒你再將我給的那枚培嬰丹服下,如此一禮,進階後期也未必不能的。“韓立看了一眼身旁的佳人,微笑的回道。

    “那培嬰丹真的有如此神效!竟連對突破元嬰後期也能大有效用!”南宮婉眨了眨美目,似乎有些將信將疑。

    “嘿嘿,為了此丹,大晉元嬰中期修士都接連隕落落數位,你說它效用如何?”韓立笑而不語了。

    “既然夫君如此說了,那等我鞏固一下中期境界,然後就服下此丹試試了。”南宮婉雙眸燦然生光,微微偏頭後,抿嘴一笑起來,竟將少『婦』萬種風情和少女清純糅合到了一起。

    韓立望著妻子吹彈可破的臉龐,再一想起這幾日的親熱相處,心神暗自一『蕩』,正想再說些什麼時,忽然神『色』一動的扭首朝遠處天空望去。南宮婉一怔,也隨之望了過去。

    隻見片刻後,一道白光破開天邊的禁製,直奔韓立二人所在飛『射』而來。

    韓立目光閃動幾下,『露』出一絲意外,似乎認出了來人。

    就見白光就在二人上空一個盤旋的落了下來,光芒一斂後,『露』出一名貌美佳人出來,竟是慕沛靈此女。

    “參加公子,南宮姐姐!”慕沛靈衝二人斂衽一禮,竟神『色』平靜的如此稱呼道。

    “沛靈妹妹,典禮已經結束了,你還如此匆匆從宗內而來,莫非有什麼事情呂師兄處理不了,要妹妹你來找我們夫『婦』不成?”南宮婉眼波流動,雍容的問道。

    “南宮姐姐,有兩波客人還留在山中未走。她們都自稱是公子的舊識,指明要見公子的。呂師兄不知公子是否相見這些人,故而叫沛靈前來通稟一聲的。若是公子不願見,他自然會趕這些人離開的。”慕沛靈聲音悅耳的說道。

    “夫君的舊識?莫非來的是貌美的女修?”南宮婉似水的眼珠一轉,瞥了韓立一眼,竟『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南宮姐姐明鑒,來的兩波人的確都是女子。”慕沛靈偷瞅了韓立一眼,微一咬貝齒的點點頭。

    “哦,看來是夫君的風流債來了。”南宮婉微微白了韓立一眼。

    “風流債?咳,婉兒莫開為夫的玩笑了。沛靈,來的是什麼人,你問清楚姓名了嗎?”韓立幹咳幾聲,有些奇怪的問了一句。

    “問過了,一波是一位鬼靈門的燕姓女子為首,還有鬼靈門的兩位長老跟著。另一波卻是禦靈宗一位叫菡雲芝的女修,以及合歡宗的董萱兒。”慕沛靈不加思索的回道。

    “是她們?”韓立一怔,喃喃了一聲。

    一旁的南宮婉聞言,黛眉卻輕輕一挑,隨即輕笑了起來。

    “看來這幾人還真是夫君的舊識。夫君不妨前去見見吧。否則,可就有些失禮了。”南宮婉微笑如此道。

    “這幾人,是當年我大道未成時認識的。見一見,也好。沛靈,你先回去告知師兄一聲,就說我馬上就去。將她們安排在兩座貴賓閣中,我分別見一下吧。”韓立略一沉『吟』,也就點了點頭,

    “是,那沛靈告退了。“慕沛靈微一躬身,恭敬的再次化為一道白光飛走了。

    留在原地的韓立望著空中,眉頭微皺了一下。

    “怎麼,你對沛靈妹妹有什麼不滿嗎、”南宮婉將韓立神『色』收入了眸中,微微一笑的問道。

    “沒有,隻是有些想不通,你為何出來後將她認作義妹,原本我可想讓你收下此女做入門弟子的。”韓立雙手一背,有些不解的搖搖頭。

    “收沛靈做義妹有何不好?一方麵我隻想陪伴夫君共赴大道,根本不願收什麼徒弟,二來此女的身世倒和我昔年有些相似,交談後也頗為的投緣,而且與其讓她明不白的進退兩難,不如我將她先認作姐妹的好。這樣無論她以後真做你侍妾,還是你暗中將她視作弟子,傳授其功法大道,別人也不會說三道四的。”南宮婉溫婉的說道。

    “此事就隨你意了,我不會多說什麼的。我先去見見那兩波客人再說吧。”韓立不以為意的說道。

    “那夫君早去早回了,我就先回自己洞府等候夫君了。”南宮婉輕笑的說道。

    聽到南宮婉此話,韓立卻苦笑了起來:

    “婉兒,你修煉的這女天月決竟如此邪門,在修煉時候竟必須借助陰月之力來修煉。如此一來,就要專門布置下法陣來匯集陰月之力了。但陰月之力卻對其他修士的修煉可是大有害處的。在此法陣影響範圍內打坐修煉,恐怕修為無法存進的。害的你我不能同處一處洞府修煉,必須專門在另一座子峰上單獨開辟修煉洞府才可。”

    “妾身當年貪圖此法決威力了,倒沒有細想有如此的麻煩。”南宮婉報以歉意的神『色』。

    “雖然覺得有些遺憾,但好在你我隻在修煉時才不得不分開的,兩個洞府又近在咫尺,不是修煉的時候,你我盡可共處一座洞府的。不是真有多大影響。好了,時候不早了,我就先走一步了。”韓立反勸慰對方了一句,隨即說出了辭別之言,在南宮婉目送下,化為一道青虹離開了母峰。

    

Snap Time:2018-04-26 04:42:14  ExecTime: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