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重返墜魔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重返墜魔

    “你們就是金海宗的趙氏兄弟?”居中青年忽然衝三人一笑,開口問道。

    “閣下是何人?候道友,這是怎麼回事?”大漢臉上浮現出警惕之『色』。

    “趙道友不要無禮,這位是鄙宗的大長老!另一人是林師弟。”老者也開口了,但一出言就讓三人嚇了一大跳。

    “大長老,難道是貴宗的韓前輩!”為首大漢難以置信的脫口道。

    “不錯,在下正是添居落雲宗大長老之職。韓某讓候師侄約幾位道友到此,倒有些唐突了。”青年微笑著,『露』出了一副雪白牙齒。

    正是從落雲宗一路趕到東裕國的韓立。

    “不敢,既然是前輩召見,那是我兄弟的榮幸!”為首大漢吃驚的再仔細打量韓立一眼,見對方的確和傳聞中那人相貌非常相似後,當即不敢怠慢的急忙躬身一禮,恭謹異常。

    其餘兩人也慌張的跟著一禮。

    “沒什麼,三位道友不是本宗弟子,倒不必多禮。我聽候師侄說,三位曾經在穀中見過本宗的女弟子,不知此事是否真的?”韓立擺擺手後,從容的問道。

    “前輩指的是白仙子等人嗎,我兄弟的確在墜魔穀中匆匆見過一麵的。”為首大漢聽聞韓立問起此事一怔,但馬上老老實實的回道。

    “哦,三位道友可否將當時的情形和韓某仔細講一下!”韓立溫和問道。

    “這個自然沒問題。數月前,我兄弟因為需要一種稀有材料煉器,所以進入墜魔穀想碰下運氣的。但一直在外穀毫無所獲,結果準備撤出穀中時,卻在路上就碰到了白仙子三人。因為當年一些事情,我和白仙子曾經有過數麵之緣,故而上前攀談了兩句。不過白仙子三人麵『色』有些焦慮,似乎也在尋找什麼東西,並未和我兄弟多說什麼,很快就離開了。我兄弟就立刻出穀了,再也沒見過三位仙子。”大漢小心講述著。

    “道友能否詳細講下,在何地遇見的白師侄?我這有一塊墜魔穀外穀地圖,你將遇見她們三人的大概位置,給我標注一下”韓立略沉『吟』一下,袖跑一抖,一塊早就準備好的青『色』玉簡飛向了大漢。

    “遇見白仙子的地方,已經進入外穀極深了。”這名大漢連忙一把接住玉簡,先解釋了幾句,就將心神沉浸在了玉簡中。但那間又退了出來,然後將玉簡雙手捧給韓立。

    韓立抬手一招,玉簡就化為一道青光沒入了手心中,神識往其中一掃,眉梢輕輕一挑。

    “果然離內穀已經極近了。這一次有勞三位道友了。候師侄、吳師侄,你二人陪三位道友聊聊吧,我先走一步了。”韓立將玉簡一收後,衝大漢三人一笑,然後輕描淡寫的衝老者和儒生吩咐道。

    “恭送韓師叔!”儒生和老者立刻半躬下身子,大漢三人也不敢怠慢的作出了恭送姿勢。

    韓立周身青光大放,一下化為一道刺目青虹破空而去,轉眼間就在天邊消失不見了。

    “候老哥!這位真的是貴宗進階大修士的那位韓立前輩嗎?”直到目睹青虹消失在天際邊上,另外一名始終沒有開口的大漢,才長吐了一口氣,仿佛仍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

    “不是這位韓師叔,又是哪位。三位這次能見一麵,也算機緣不小的!要知道韓師叔名頭奇大,但極少接見宗內弟子的。我也隻見過師叔幾麵而已。”候姓老者同樣神『色』一鬆,苦笑說道。

    “的確,韓師叔不太和門內弟子接觸的,我雖然凝結金丹數十年了,但以前隻在大典上遠遠看過一次的。這一次,要不是為了白師姐等人之事,恐怕大長老還不會離開洞府的。”那名儒生也如此的說道。

    “這麼說,白仙子三人真在墜魔穀失蹤了。先前我兄弟倒聽到一些風聲,還以為隻是無稽之談的。”為首大漢怔了半天後,才凝重的問道。

    “事已至此,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白師妹等人的確是出了問題。”老者歎息了一聲。

    “白仙子三人可都是結丹期修為,怎會輕易失蹤的。莫非她們三人進入了內穀?”為首大漢有些吃驚了。

    “恐怕是如此了。最好是她們三人隻是困在內穀某地了,這樣的話,有韓師叔親自出手,想必救出她們出來是絕無問題的。”儒生有些憂心了。

    “白仙子莫非和韓前輩有什麼淵源,否則聽兩位道友先前口氣,韓前輩似乎不愛管事的樣子。”為首大漢卻聽出了些什麼。

    “,聽說白師姐和韓師叔認識了許久了,但我想最主要的還是在另兩位同門師姐身上。聽說柳玉師姐是韓前輩當年的記名弟子,另一名慕沛靈師姐,則根本是韓師叔的侍妾。她三人同時出了事情,韓師叔又怎能不出手管此事。”老者微微一笑。

    原來如此,三名大漢同時麵『露』恍然。

    就在這些結丹期修士議論的時候,韓立卻早已朝墜魔穀一路激『射』而去。

    身處遁光中的他,手中把玩著一塊『乳』白『色』玉牌,一臉沉『吟』。

    “怎麼,韓道友是在為自己的弟子和侍妾擔心,還是因為手中的這塊金闕玉書沒有參悟出的緣故。”韓立耳中忽然傳來了一絲低低的童子之音。。

    韓立目光一閃,朝自己的一隻袖跑掃了一眼,才淡淡回道:

    “她們三人十有八九進入了墜魔穀內穀,隻要沒有真的出事,救她們出來不會費多大力氣的。倒是你傳授我的銀蝌文是不是有什麼地方不詳盡。玉書中內容怎麼如此的苦澀難懂。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麵記載的的確是一套符籙的煉製之法。但具體內容,也太玄奧了一些。”

    “嘿嘿,這是自然之事。這玉書上記載內容原本就是仙人修煉的符籙之道,你一個人界修士若能輕易參透出來,我倒也懷疑者玉書的真假了。更何況你得到的隻是半頁玉書,參悟起來自然更加吃力了。”童子輕輕一笑,毫不奇怪的說道。

    “你說的也有些道理,反正來日方長,有空時再細參悟一下吧。”韓立點點頭,隨即將玉牌再次收好。

    “韓道友,我已經將銀蝌文教給你,又將火靈絲和破滅法目煉製之法也傳授了,你是不是該助我抵禦化形雷劫了。”童子沉默了一下,平靜的問道。

    “請天瀾道友放心。韓某答應之事,自然絕無反悔的。等此間事一了,我就會尋一處隱秘之地,助你化形成功的。”韓立坦然的回道。

    “好,有道友這句話就行了。”童子似乎非常滿意韓立的回答,當即閉嘴不再言語了。

    而韓立也同樣不再說什麼,隻是全力催動遁光,閃動幾下後,就一下從附近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半日後,萬嶺山脈墜魔穀入口處,那個昔年鬼靈門修建的傳送陣,仍然聳立在穀口之外,但是卻蒙上一層厚厚塵土,似乎許多年沒有人使用過的樣子。

    這也難怪,昔年墜魔穀外圍都被密密麻麻禁製和無數的空間裂縫包圍著,但如今不但空間裂縫大半不見了蹤影,就連最外麵的那層禁製也早已若有若無了。隻要有結丹以上修為,就可以從禁製薄弱的幾處地方,輕易潛入穀中,甚至不用專門經過原先的穀口。

    鬼靈門建立的這個傳送陣,自然就再無用處了。

    當然,墜魔穀的穀口仍然是大半修士入穀的必經之地,畢竟此地已經有眾多修士走過無數次了,安全『性』自然還是遠比其他地方穩妥的多了。

    但如今在傳送陣附近,正有五六名服飾各異的修士,正在商討著什麼。

    他們都是結丹期的修士,其中一人甚至還是結丹後期的修士,似乎正準備從穀口進入穀中的樣子。

    忽然遠處天邊傳來幾聲若有若無的破空聲,這幾人一驚的急忙抬首望去。

    卻隻見遠處天邊青光一閃,似乎有一道遁光激『射』而來,當他們剛想凝神細望過去時,卻見那道青光隻是微晃了幾下,就詭異的一下消失不見。

    幾人神『色』大變,紛紛放出神念想加以小心時,離幾人僅僅十餘丈的低空處,破空聲再次傳出!

    青光一閃,一道青虹從幾人眼皮底下一掠而過,閃動幾下後,就沒入了穀口中不見了蹤影!

    如此多修士,竟然沒有一人能看清楚青『色』遁光中的人影到底是何方神聖。

    這幾人麵麵相覷的互望一眼,均從他人麵上看到了駭然之『色』。

    這道青虹主人自然是韓立了,他對這幾名區區的結丹修士懶得理會什麼,直接遁入了墜魔穀中。

    按照那名金海宗大漢在穀中標注出的地方,韓立二話不說的直奔那邊激『射』而去。

    那片地方他沒有記錯的話,好像離當年他和紫靈跟隨鬼靈門修士進入內穀的入口處不遠樣子。

    再加上宋姓女子和紫靈又是好友,韓立自然不用多考慮什麼,先從那邊去尋找三女的蹤跡了。

    以韓立如今的遁速,再加上外穀空間裂縫去的七七八八,沒有什麼限製遁速的危險,僅僅大半日後,他就到了進入內穀的巨大冰縫上空。

    青光一個盤旋,韓立就麵無表情的沒入了冰縫中。

    

Snap Time:2018-04-22 20:11:15  ExecTime: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