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蹤訊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蹤訊

    他看了看地上令牌,又瞅了瞅其他幾名執事驚疑的目光,苦笑了一聲道:

    “是大長老傳音符,命令我等三日內湊齊玉簡中所需材料。聽大長老口氣,這些材料是煉器用的,似乎頗為稀有。幾位師兄,看來我們要先放下其他的事情,全力完成大長老吩咐再說。”

    其餘幾名修士一聽這話,均都大驚。

    “既然是大長老的吩咐,那自然以此事為先了。看看玉簡中材料,宗內有的馬上從庫存中取出,沒有的立刻去古劍門和百巧院兩家看看,特別是百巧院擅長煉器,應該能湊夠所有材料的。否則大長老不會隻給我們三天時間的。”其中一名年紀較大的灰袍老者,果斷的說道。

    包括藍袍修士在內的其餘修士,自然連連的點頭。

    這些築基期管事又商量了幾句後,就紛紛禦器飛離了閣樓,急急忙忙開始四下調配玉簡中的材料。

    三日後,藍袍修士帶著一個鼓鼓囊囊儲物袋,將材料送到了子母峰外的,但自然被子母峰禁製擋了下來。

    這位築基期弟子,放出了一道傳音符後,就將儲物袋取出,雙手捧著的敬候在那。

    結果一盞茶工夫後,禁製所化『迷』霧忽然間一陣翻滾,接著從霧氣中『射』出一片青霞。

    靈光一閃後,就將藍袍修士手上儲物袋席卷而走。

    藍袍修士心中一凜,衝著『迷』霧拜了幾拜,才恭恭敬敬的禦器騰空而走。

    子母峰前瞬間恢複了平靜,一切都仿佛未曾發生過一般。

    母峰洞府中的韓立,將人形傀儡一收,神『色』淡然的用神識檢查著手上儲物袋中材料。

    “不錯,還真的都湊齊了。看來宗內的這些管事倒也頗能幹的。”片刻後,韓立麵『露』滿意的喃喃道。

    “你身為落雲宗的大長老,他們又怎敢不盡心盡力的。不過我倒沒想到,你讓他們將凝練火靈絲的輔助材料也一同送了過來。你修煉的可不是火屬『性』功法。”那童子身影再次浮現在了鼎上,正用奇怪的目光望著韓立。

    “這一點我自然知道,但是我有一物在手,即使身上沒有多少火靈力,但一樣可以驅使靈火凝練靈絲的。此物可是原本誕生出火靈絲之物的寶物,再用它來凝練火靈絲本身,可是最恰當不過了。”韓立冷靜的一說話話,一拍腰間,頓時一隻火紅小鼎從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懸浮在了身前。

    童子雙目一眯的打量了火鼎兩眼,沒有說什麼,但點了點頭。

    韓立微微一笑下,將手上儲物袋往地上一倒。

    頓時一片白光過後,地上驀然多出了十幾個大大小小的玉盒木匣。

    韓立再單手衝火鼎輕輕一點。

    赤紅鼎蓋無聲息的飛『射』而起,隨之鼎中轟隆聲一響,出了一團團赤紅火焰,眨眼間化為十餘隻的赤紅火鴉,圍著火鼎一陣盤旋飛舞。

    “火焰化靈!你這件寶物威力一般,但的確是非常純正的火屬『性』寶物,倒適合替你凝練火靈絲的。不過縱然如此,這些活鴉是此鼎誕生出來的,不是你法力所化,『操』縱起來肯定有些生硬的。用此法凝練火靈絲,恐怕要費極大心神了。一個不小心,恐怕就會前功盡棄的。”童子出言警告道。

    “這就請天瀾道友放心了,韓某別的沒有,就是有足夠的耐心。”韓立打了個哈哈,不以為意的說道。

    童子聽韓立如此一說,自然不會再勸阻什麼。

    就見韓立兩手掐訣,一道法決打在了火鼎上。

    頓時此鼎滴溜溜一轉下,體形狂漲起來,轉眼間化為了數倍大小。

    韓立這才袖袍一抖,那塊透明狀東西立刻從袖口飛『射』兒出,一下沒進了鼎之中不見了蹤影。

    隨頓時火鼎轟的一聲後,一團團赤紅火焰在火鼎表麵浮現,鼎中也立刻火光衝天。那團膠質東西就在赤火中若隱若仙,竟被數隻火鴉追逐著頂出了火焰之上。

    韓立見此,臉『色』一凝,十指陣連彈,十幾道顏『色』各異法決同時彈『射』而出,全打在了那些火鴉身上。

    這些火鴉一陣『騷』動,一個個對準透明狀東西一陣狂噴不已。

    而那東西仿佛能吸納這些火鴉之火一般,竟隨著火焰煆燒,表麵漸漸泛紅,外形也開始改變起來。

    韓立衝身前地上一個玉盒一抓,盒蓋自行『射』出,『露』出麵淡藍『色』的一小快膏狀物品。

    手指一點,膏狀物一下飛入了鼎中,遇火立刻化為了藍『色』『液』體,被透明狀東西全都吸納的一滴不剩。

    韓立見此心中一喜,手中法決一停,卻從指尖處個『射』出一根根青絲,全沒入了赤焰之中。

    火焰一下高漲數尺去,同時鼎中隱隱傳出了嗡鳴之聲,而韓立神『色』卻肅然無比……

    兩個月後,一道青光直奔直奔落雲宗主峰上而去,結果一閃即逝後,就在山腳處的大殿入口處光芒一斂,現出了韓立的身影。

    把守殿門的十幾名落雲宗弟子,一看清楚韓立模樣後,個個大驚的急忙上千參拜。

    韓立卻擺擺手,一抬腿,人就從原地消失不見,下一刻卻詭異的出現在了殿門之內。

    這些弟子自然嚇了一跳,不禁隨著望了過去。

    隻見韓立明明隻走了幾步的樣子,人卻閃了幾閃,就消失在了走廊中。

    這些殿門弟子駭然之餘,對門中的這位大長老更加敬畏了幾分。

    當韓立出現在大殿偏廳中時,呂洛這位真正主持落雲宗事物之人,正在廳中來回的走動著,麵上隱現焦慮之『色』。

    “韓師弟,你總算出關了。看來我發的那張傳音符,師弟已經接到了。”呂洛轉首一見韓立,目中一喜,臉上焦慮似乎也不見了幾分。

    韓立微微一笑,身形一晃下就出現在了一張木椅麵前,從容的坐了下去,才說道:

    “傳音符上說,白師侄等人在墜魔穀失蹤了。此事有些詭異,還牽扯到沛靈和我那微記名弟子,自然要過來問個究竟了。”

    “此事是有些蹊蹺的。白師侄等人去墜魔穀已經半年時間了,怎麼算也應該返回宗門了。但是據我派去尋找的弟子回信道,竟然說隻有修士看到白師侄三人入穀,卻並未有人看到她們三人出來過。也有修士在外穀碰見過她們三人,但不久後就詭異的在墜魔穀消失不見了。我懷疑她們三個莫非竟……”說到這時,呂洛話語聲一頓。

    “莫非她們三人竟闖進了內穀中去,遇到了什麼危險或被困在了某地。”韓立卻接口了下去,神『色』淡淡,看不出心中到底如何所想。

    “不錯,為兄就是此意。不墜魔穀內穀雖然依舊非常危險,但師弟已經進階到了大修士,又曾經闖過一次內穀,隻大概尋覓一下內穀,應該沒有問題吧。”呂洛遲疑的問道。

    “嗯,墜魔穀內穀的空間裂縫,對我沒有多大危害,隻要不去那些特別危險之處,就無大礙的。我正好煉器結束,就跑上一趟吧。”韓立倒也幹淨利索,略一思量後就這般說道。

    “如此最好了,那就有勞師弟了。不過師弟現在是本宗大長老,可身肩本宗興衰,還要以自身安危為重的。”呂洛先是很高興,但隨即想起了什麼,連忙出口叮囑道。

    “呂師兄盡管放心,在天南應該沒有什麼人可以傷到我了。我也不會輕易犯險的。”韓立一笑,不以為意的說道,但心中卻想起了當年的那隻遺失在墜魔穀的天煞魔屍。

    難道三女的失蹤和這魔屍有什麼關係。沒有任何原因,韓立心中卻浮現出了這個詭異的念頭。

    心中略覺有些奇怪,但是韓立表麵卻鎮定異常,和呂洛再聊了一會兒後,才不慌不忙的告辭離去了。

    兩日後,韓立在進入禁地中看望了一下南宮婉的情形後,就獨身一人的離開了落雲宗,直奔墜魔穀而去。

    一個多月後,東裕國昌州境內有三道遁光極快的飛遁著,忽然在某一座無名小山上空一陣盤旋,三道遁光就此落了下來,現出了三名大漢出來。三人均都身材高大,人人肩上『插』著兩把顏『色』各異的飛叉,麵容也幾分相似,竟仿佛同胞兄弟一般。

    而在小山頂部卻另有三名修士早就等候在了哪。一名老者一名中年儒生,以及一名麵帶淡笑的青年。

    “哈哈,候老哥就等了!我等兄弟路上有事耽擱了一下,千望不要見怪啊!咦,這兩位道友也是貴宗弟子嗎?”為首一名年紀最大漢子,滿臉豪爽的衝老者大笑道,但朝青年和中年修士掃了一眼後,目中卻有一絲驚疑閃過。

    因為他馬上發現老者和中年儒生都老老實實的在青年兩旁束手而立,臉上全都恭敬之『色』,那老者即使聽到大漢衝其打招呼,也隻是拘謹的衝其一笑而已,竟然不敢主動和他們三人說話的樣子。

    這自然讓這些大漢吃了一驚,神念往那青年身上一掃,卻心中紛紛駭然起來。

    因為對方身體仿佛『迷』霧一般,神念掃去竟絲毫結果沒有,根本看不出對方的法力深淺。

    三名大漢都麵『色』大變起來!

    

Snap Time:2018-07-16 07:23:01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