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第二元嬰與天煞魔屍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第二元嬰與天煞魔屍

    “你已被我種下了禁製,不要妄想動用法力了。現在你和普通凡人沒什麼兩樣。”一個懶洋洋聲音忽然傳出,宋姓女子一驚的望去。

    在洞窟角落中,有個黑乎乎高大人影盤坐在那,因為一動不動,她開始竟絲毫沒有發現。

    而幾乎同時,此女也發現體內法力的確無法凝聚提起,一副真被下了厲害禁製的樣子,心驀然沉了下去。

    “閣下是什麼人,為何抓我姐妹過來!”宋姓女子朝身旁掃了一眼,發現慕沛靈和柳玉就躺在自己身後,雖然處於昏『迷』中,但並無大礙的樣子,心中頓時一鬆。

    “嘿嘿,沒想到會在內穀碰到你們三人。要怪就怪你們不該正好遇見我,並對我還有些用處。宋師侄,你們隻要老老實的呆在這,我看在昔日的情分上,一時也不會難為你們。但若是想逃的話,可就被怪我心狠手辣了。”高大人影冷冷說道。

    “宋師侄?小女子怎麼不記得有閣下這麼一位師門長輩,還是前輩根本認錯人了。”宋玉一驚,愕然的反問道。

    “不認得我,沒什麼稀奇的。我認得師侄你就行了。紫靈這丫頭還好吧?”高大人影淡淡的問道。

    “你認識紫靈!你倒底是何人?”宋玉心中駭然更大了,嬌叱道。

    “想知道我是誰,這還不簡單。”黑影喃喃一聲,忽然站起了身來,竟抬腿向宋姓女子走了過來。

    隻是幾步後,此人就從黑暗中走了出來,身影相貌就全落入了此女眼中。

    一身漆黑長袍,骷髏般的頭顱,口中一對碩大獠牙微『露』出寸許來長,看起來恐怖之極。並且此人『裸』『露』的一隻手臂仿佛金銀打造的一般,光燦燦的實在妖異。

    “你是誰,我絕沒有見過你的。”雖然對方容貌讓宋姓女子心中“咯”一下,但表麵卻驚容一收的問道。

    “是嗎,我這個樣子,你的確認不出的。”黑袍人並不惱怒,反而平靜說道,但望向宋姓女子的目光卻忽然一變,似乎有些奇怪起來。

    宋姓女子一接觸此目光,竟瞬間覺得對方目光熟悉異常,竟猛然想起了一人來。

    “你……你是……不可能!”宋姓女子頓時驚呼了起來。

    “你終於看出來了。不過不用驚訝,現在的我,還不是那人。但用不了太久,我就會成為他的。”黑袍人一聲詭異低笑,然後身形一晃,又退回到了原來地方,重新的盤膝坐下,不再理會宋姓女子了。

    而宮裝女子玉容上滿是難以置信神『色』,心中更是無法平靜分毫,神識中不時閃過一個青年影子,和眼前的黑袍人合二為一,再重新一分為二。

    “難道真的是韓師叔,但他明明並非這般模樣的。難道是外出遊曆遇到了大劫,被迫奪舍重生了?不對,自己這位師叔雖然是元嬰中期修為,但一身神通幾乎不在後期大修士之下,怎會遇到這種事情。而且就算真是軀體被毀,元嬰被迫奪舍,為何不返回宗門靜養,而要躲在墜魔穀中,並對自己三人毫不客氣出手。最後的那幾句話,又是何意?”宋姓女子縱然天資過人,此刻怔怔的望著黑影,腦中也不禁混『亂』起來了。

    “哼,你二人也醒了,何必還繼續裝作昏『迷』不醒。”黑袍人忽然雙目一掙,哼了一聲道。

    宋姓女子一聽此話,驀然一怔,尚未驚喜的回首時,慕沛靈話語聲就在身後響了起來。

    “你不是公子,是公子的第二元嬰!你怎麼能脫離公子的控製,獲得自主神識的。公子現在人在何地?”此女的話語中充滿了說不出的古怪,既有些擔心,又有些驚恐。。

    “幕師妹,你沒有搞錯。此人真是師傅煉製的第二化身!”宋姓女子詫異的聲音也傳了過來,同樣難以置信的樣子。

    宋姓女子則回首看了一眼,隻見其他二女果然也坐起了身子,其中的柳玉更是單手捂嘴,滿臉的震驚。

    “我知道的並不太甚清楚,但聽說公子修煉了一種人界罕有的秘術,可以凝練第二元嬰的。不過這第二元嬰也異常凶險,一個不慎容易被可自生神識從而反噬其主的。”慕沛靈死死的盯著黑影,神『色』陰晴不定說道。

    宋姓女子和柳玉聞言,不禁麵麵相覷起來了。

    “你能認出本尊出來。哦,我想起來了,原來是銀月那丫頭『露』的口風。不過,我原本也沒打算隱瞞什麼,我的確曾經是那人的第二元嬰。不過等我修煉大成後,再吞噬了那人元神後,我就是那人了,那人就是我了。你們乖乖的在這呆著。事情一切順利的話,我自會放你們離去的。而這,是我在內穀找到的一處隱秘之極地方,就是那人親自尋來,。也絕對無法找到你們的。”黑袍人倒也懶得隱瞞什麼,痛快的承認下來。

    他竟然真是當年韓立和突兀人幾大仙師一戰時,走丟掉的至木靈嬰所化第二元嬰。

    當年此元嬰被其中一名大仙師擊成了重傷,原本應該潰散消失的。但偏偏第二元嬰修煉過一些韓立傳授的玄陰魔氣,結果激發了那杆被萬丈魔氣灌注過的鬼羅幡的護主神通,主動將其收入幡中,灌注精純魔氣加以救治。

    若是韓立未離此元嬰太遠,這第二元嬰蘇醒後,自會根據感應主動返回到韓立身邊的。

    但偏偏當時的韓立也身負重傷,被迫遁入水中自我冰封了起來,一下順流漂到了大晉去了。

    如此一來,第二元嬰痊愈後無法尋覓到韓立蹤跡了,就在草原上到處飄『蕩』了起來。

    二三十年後,它終於自行產生了一絲自主意識,當即悄然返回了大晉,並潛入到了墜魔穀中,輕易找到了在內穀中行屍走肉般的天煞魔屍。

    這具魔屍雖然被古魔重創過,但是依仗自己屍魈之體,並未真的從世間消失,而是慢慢的恢複如初了。

    但是失去了韓立掌控,魔屍一切都靠本能在活動了。若是一直這樣下去,數百年後,這具魔屍倒不是不能再次產生自己的神識。

    但被第二元嬰尋找到後,此元嬰依靠當年的禁製,不費吹灰之力的就占據了魔屍軀體,吞噬掉此屍僅有的一點本源精魂。

    這也是第二元嬰沒有找其他修士奪舍,而直接到墜魔穀的原因。

    畢竟要奪舍同階元嬰修士的軀體,那是這般容易的事,一個不小心,反而可能被對方滅殺掉的。這具魔屍本身就有元嬰修士修為,自身卻恰恰沒有自主神識,幾乎是一個再完美不過的奪舍對象。

    第二元嬰自然毫不考慮的找上門來了。

    此元嬰借助古魔存放軀體的那個空間裂縫中的殘餘魔氣,再以天煞魔屍本身屍氣為基礎,和陰羅幡相助,竟然短短數十年光景就將玄陰魔氣修煉成了大半,並順利的突破到了元嬰中期境界。

    下麵此魔就在穀中幾處秘地中,尋到了幾處無主的寶物,祭煉了一番後,就準備出穀,結果正好撞見了慕沛靈三女來。

    他原本並不知道是三女,但因為先修煉了玄陰魔氣,再先後被精純魔氣灌體過,又吞噬了天煞魔屍的一點精魂,此元嬰和原先的韓立自然大不相同了,頓時凶『性』大發下,就想將三名區區的結丹修士,一把抓死,一來省得對方泄『露』自己行蹤,二來好疏解一下心中積存的凶煞之氣。

    但一認出三女後,第二元嬰複製的韓立記憶立刻起了作用,唯一猶豫下,也就改變了主意,將三女生擒了回來,下了禁製,並關在了這。

    “你想關我們到什麼時候?”慕沛靈心中暗暗叫苦之餘,還是鼓起勇氣,問了一句。

    此女之所以能一眼就認出第二元嬰來,其實是昔年銀月在給她送丹『藥』時,曾經送她一麵無名玉佩,一直貼身藏著的。

    而這玉佩上,被銀月當時以器靈身份暗藏了一絲第二元嬰氣息在麵,可以近距離感應到第二元嬰的存在。

    當時慕沛靈不解了半天,現在才有些恍然對方用意。

    對方大概是早預料到第二元嬰有可能失去了控製,給她玉佩在身,好以防萬一的。如今憑借此寶的異樣變化,她果然立刻識出對方的身份。

    黑袍人聽到慕沛靈此問,冷冷望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道。

    “當然是這世間隻剩下一個韓立的時候!”

    “以師叔的神通和修煉速度,閣下覺得有希望嗎?”宋姓女子也鎮定了下來,整理清楚了事情原委後,緩緩的說道。

    “現在的我,的確不是他對手,但是逃命還有幾分把握的。況且有你們三人在手後,投鼠忌器之下,我就更放心了一些。至於我如何得手,就不用你們三人『操』心了。”黑袍人嘿嘿一笑,卻一絲口風不漏。

    “那你……”柳玉眼珠一轉下,也想開口說些什時,黑袍人卻忽然不客氣的打斷道:

    “好了,你們三人打的什麼主意,我心很清楚。不過別妄想了。你們可以從這出去,不是我吞噬掉那人,就是我被那人抹去了神識,再次成為他的第二元嬰。現在,你們就先睡上一陣再說。”

    隨著黑袍人此話出口,兩手一掐訣,口吐咒語。

    頓時三女附近的地麵上驀然各『色』靈光閃動,大股的黑氣一下冒了出來。

    慕沛靈三女心中一驚,這才發現她們竟然身處一個巨大法陣中間。

    結果黑氣方一將她們淹沒,三女就一陣天旋地轉的再次昏『迷』過去。

    盤坐在角落中的黑袍人這才咒語聲一停,鬆開了法決,但望著黑氣的目光閃動不定,一下變得複雜之極。

    

Snap Time:2018-06-24 03:25:30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