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墜魔異變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墜魔異變

    韓立聽到呂洛此言,這才心中一鬆。

    看來和自己預料差不多,即使沒有他親自取來的解除封印之法,南宮婉也無事的。不過,既然那解咒之法已經到手了,自然也不能浪費,還是替南宮婉再施法一遍的好,以免還留有什麼未知的後患。

    韓立心中轉眼間就有了決定。

    在閑聊中,三人就到了落雲宗的禁製大陣前。

    因為在途中,呂洛就放出了一道傳音符,所以二人方一飛過來,頓時整個大陣彌漫的禁製『迷』霧都翻滾起來,隨即漸漸的潰散消失。

    竟是整座鎮山大陣都開始全部撤除了。

    韓立見此一驚。但尚未等他說什麼,數百名築基修士在十幾名結丹修士帶領下,全都從山門中飛『射』而出,隨即一對對在空中分列兩旁,然後異口同聲的大呼道:

    “落雲宗弟子,恭迎韓長老元嬰大成,重歸山門。”

    喊完這些話後,這些修士全都麵帶興奮的對韓立深施一禮。顯然韓立已經成為後期大修士事情,呂洛在剛才傳音符中,一同告知了門中弟子。

    故而這些門中弟子才會擺出如此大排場前來迎接這位“韓長老”的。

    畢竟門中出了一位大修士後代表著什麼,這些落雲宗弟子可都異常清楚的。不但宗門馬上會成為天南有數的超級宗門,因此占據的修煉資源更是遠非此前可比的。他們作為落雲宗門下,自然個個欣喜若狂了。

    韓立卻衝一旁的呂洛苦笑了兩聲。

    “呂師兄,我又不是外人,似乎用不上如此大動靜吧?”

    “哈哈,韓師弟說哪話。師弟進階成為大修士,本宗弟子自然要隆重前來迎接的,。再過一段時間,本宗還要專門舉行一個大典來慶祝此事,同時遍邀其他宗門長老前來觀禮。否則怎能配得上師弟如今的身份。”呂洛卻哈哈一笑的說道。

    “隨便師兄吧。不過,師弟對這些事情可不會過問分毫的,頂多到時候出來『露』下臉也就是了。”韓立也隻能無奈的說道。

    按照天南的慣例,若有修士進階成為元嬰後期,的確要舉行一場隆重異常典禮,來告知整個天南的。好讓其他宗門確認此事,從此確立大修士所在宗門的超級地位。

    韓立倒不便出麵反對的。

    於是在如此多門下弟子的簇擁下,韓立進入了落雲宗內,並直接進入了落雲宗內一處大殿中。

    韓立坐在大殿居中的位子上,呂洛雖然和他坐在一起,座位卻稍微偏了一些。以示從此以韓立為主的樣子。

    韓立見此,並未說什麼。

    一個宗門中有元嬰後期大修士,若還不以他為主,恐怕這個宗門反而會出現大問題的。別的說,但門下的弟子就會人心惶惶,更別說其他宗門的驚疑了。遲早會出『亂』子的。

    因此韓立沒有推卻,也就默認了此事。不過他坐在大殿居中卻一言不發。

    畢竟他如此多年沒有回宗門了,並且以前也一向不管門內事物的,自然還是一切都交由這位呂師兄處理的好。

    果然,呂洛修為在元嬰修士中不算出『色』,但處理門內事物起來卻井井有條的。先讓門內記名新結丹的弟子,一一參見一下韓立,下,然後在正式宣布了韓立已經式成為元嬰後期修士的消息,結著就在眾弟子興奮的目光中分派一些任務,直接開始籌辦大典的事情。

    韓立淡淡坐在椅子上,目光在門下這些弟子身上隨意的掃過。

    有資格站在這的,大部分都是結丹期弟子,夾雜在其中的數名築基期修士,也是門中專門負責俗事的重要執事。

    無論他目光掃向那名弟子,這些弟子全都不敢對視的垂首下去,以示對韓立的尊敬。

    但韓立看了幾眼,卻忽然發現,這些人中兵沒有自己的那位記名弟子柳玉和那名白鳳蜂的宋姓女子。

    他心中一怔下,有些奇怪了。

    呂洛終於一一吩咐完畢後,這些弟子全都恭恭敬敬的領命退出了大殿,開始著手準備數月後的大典之事了。

    “呂師兄,我似乎沒有看到宋師侄啊,難道師侄另有要事出門了?”韓立很隨意的一問。

    呂洛聞言卻輕笑了起來。

    “,韓師弟有所不知,宋師侄去墜魔穀了。似乎她想煉製一種靈丹,但缺少一種珍稀靈草,而此靈草在外界早就已經滅絕了,卻有人在墜魔穀中曾經帶出這種靈『藥』來。”

    “闖墜魔穀?”韓立聞言,麵『色』一變。

    “師弟放心,那種靈草在墜魔穀外圍就可找到的,而且魔穀不知什麼原因,自從被你們闖過一次後,內穀仍然危險重重,但外穀禁製卻正在逐年減弱,那的空間裂縫也消失的七七八八了。在外圍除了個別區域外和小心一些穀中隱藏的妖獸外,倒沒有很大的危險的。不少修士在這數十年都從外穀得到了不少好處。對了,柳師侄和師弟的那名侍妾也跟著去了。這三人都是結丹期修為,又帶了幾件上好的寶物,應該無事的。”呂洛連忙的解釋道。

    “墜魔穀有這樣的變化,柳玉和慕沛靈也去了?”韓立有些詫異起來

    “是啊,也不知道師弟留的是何靈丹妙『藥』,讓你侍妾在百年內就進階結丹中期了。修煉如此之快,可讓我吃了一驚,說不定她也有可能進階元嬰的”呂洛嘖嘖稱奇的說道。

    “我留的丹『藥』是次要的,而是沛靈原本資質就不錯的。”

    韓立口中如此說著,但『摸』了『摸』下巴後,心中卻淡淡的想道,他當初原以為十餘年就能從大晉返回的,所以留下的增進修為丹『藥』並不太多。否則此女在不停服用靈丹之下,百年內就是修為進階結丹後期也是大有可能的。

    不過,他現在已經自行突破了元嬰後期,額顛鳳培元功卻隻對元嬰期修士才有效用的,原先的打算倒是用不上了,如何處理此女,這倒要細細思量的。

    畢竟人人皆知此女是自己侍妾,就是現在將此女放走,也絕沒有那名男修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冒得罪一名大修士風險,再和此女攀扯不清的。

    韓立心中如此思量著,再和呂洛聊了一會兒後,卻忽然起身告辭,要先去看看南宮婉再說。

    呂洛自然不會阻攔分毫的。

    於是韓立將田琴兒暫時留在大殿,自己就動身直奔當年的宗內禁地。

    一會兒工夫後,韓立就出現在了禁地中的石室麵前,心情有些激『蕩』的解除了門上禁製,輕輕推開了石門。

    石室中保持著異常的整潔,一切都和他當年離去時一般無二,那晶光閃閃的冰壁仍然聳立在石門對麵。

    唯一不同的是,冰壁中女童模樣的南宮婉,重新恢複了原來的絕世姿容,隻是此刻明眸請閉,仿佛還在沉睡不醒中。

    韓立身形輕輕一晃,人就瞬移般的出現在了冰壁之前。

    他怔怔望著壁中的女子,神『色』一時間複雜異常。

    就在這時,冰壁中的佳人長長睫『毛』一動,竟緩緩睜開了雙目,正好和韓立目光對在了一起。

    兩人一時間凝望不語起來!

    “你回來了。這一次,真是辛苦你了!”半晌後,女子忽然淺淺一笑,柔聲的說道。

    ……

    墜魔穀內穀深處,一座不知名大山的山腰處,突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一股濃濃黑氣從一個不知名洞窟中滾滾而出,隨即一晃下,黑氣陣陣翻湧不定,轉眼間就彌漫了數百丈之廣,幾乎將半邊天空都遮蔽的嚴嚴實實,仿佛巨妖魔神降世一般,聲勢驚人之極。

    “嘿嘿,借助那古魔殘留魔氣,僅僅百餘年時間就進階到了元嬰中期,連這玄陰魔氣也修煉到了最後兩層了。冒這般大風險到這墜魔穀來,果然是個正確決定。下麵,再在穀中搜索幾件趁手的寶物。以後,就是碰到那人尋我來,我也不必太畏懼了。然後再設法潛入那萬丈魔淵中,借助那萬丈魔氣灌注這具魔屍之體,想必突破元嬰後期也不是不可能的。哈哈,其他魔修害怕魔氣爆體,但我本身就是魔屍之體,又有何怕的。到時候,我後期大成再滅殺那人,吞噬他元神,就易如反掌了。那時我就是他,他就是我了,天下間原本就隻能有一個韓立的……”

    一陣嘶啞的話語聲從黑氣中轟隆隆的傳出,隨即此人瘋癲一般的狂笑起來。然後黑氣猛然一陣狂湧,直奔某個方向滾滾而去。

    轉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

    墜魔穀外圍,某處竹林中,一道團紅光從竹林中激『射』而起,一個盤旋後,風馳電掣般的匆匆而逃。

    但是聲嬌叱後,三道顏『色』各異劍光以更加驚人的遁速驀然從竹林中『射』出,幾個閃動後,就追上了紅光。

    三道劍光隨之一繞之下,紅光中立刻傳出一聲“呱呱”怪叫聲,一隻體形過丈怪鳥從火光中直墜而下。

    一道白虹又從竹林中『射』出,一閃即逝後就到了墜落的怪鳥旁,現出了一名白衫貌美的女子。

    此女抬手虛空一抓,頓時從怪鳥殘屍上飛出一朵紫『色』靈草,被她一把抓住了。

    

Snap Time:2018-01-24 07:45:16  ExecTime:0.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