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前世今生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前世今生

    “師尊在叫我?“這名叫奉誌的老者,遲疑的問了一句,生怕自己聽錯了。

    “叫你過來,猶豫什麼!這位前輩有事情要問你。你原來不是居住此地的嗎?”儒生卻生怕自己這位徒弟行動遲緩,惹的韓立不快,口氣驀然嚴厲了起來。

    “是,弟子這就過來。”確定自己沒有聽錯後,這位築基期老者隻能硬著頭皮飛了過去,來到了儒生旁邊。

    “你原先居住在這此地的?”韓立目光在奉誌身上掃了幾眼,神『色』一動下,緩緩問道。

    “啟稟前輩,晚輩在入門之前,的確祖居此地的。”築基期老者恭謹的回道,一點不敢隱瞞。

    “祖居此地,你如何築基的?”韓立點點頭,隨後大出人意料的問出一句讓所有人一怔的話來。

    “晚輩是家母昔年遇到一位前輩高人,贈送了一枚築基丹,才得以順利築基的。”奉誌心中奇怪,但口中急忙回道。

    “這麼說,你就是小梅的後人了。”韓立神『色』略緩了下來。

    “小梅!前輩說的莫非是在下外祖母!難道前輩就是贈送築基丹的那位前輩。”奉誌先是一呆,隨即想起什麼的失聲起來。

    “你還不笨,倒也能猜的出來。”韓立嘿嘿一笑。

    “多謝前輩當年的贈丹大恩,晚輩一隻銘記在心的。”這築基期老者滿臉驚喜的急忙虛空拜了下去。

    儒生和那黑膚老者卻聽得有些發怔了。

    韓立倒也沒有躲避,受了對方這一禮後,才悠然的說道:

    “我昔年大道未成前,和你的先祖也算是有過數麵之緣,後來遇見你母時,才贈送了她一粒築基丹,也算了結下當年的一點情分。不過,看你現在還停留在築基中期,可見你的資質不算太出『色』,現在又年老氣衰,恐怕修仙路也就到此為止了。”

    “晚輩資質有限,讓前輩失望了。”這叫奉誌的老者,臉『色』微紅的回道。

    “嘿嘿,我有什麼失望的。不過,這化羽門怎麼會搬到此山來的。這昔年是你外祖母舊日主人的故居,難道你不知道嗎?而你外祖母的主人算是我昔日的一位好友。”韓立忽然麵『色』一沉,口氣一下陰寒了下來。

    旁邊儒生和黑膚老者,頓時麵『色』大變起來。

    “此事晚輩知道一點的。不過我已經將辛前輩當年居住的幾座竹樓,全都遷移到了山後的另一處地方,一切都保留著原樣,絲毫沒有損壞的。這也是晚輩將此山讓與門內的一個條件。”奉誌心中一跳,但口中忙分辨道。

    “是這樣嗎?”韓立目中冷光一掃,衝兩名結丹修士直接問道。

    “的確如此的,此地並非我們化羽門的山門所在,隻是本門臨時落腳的地方。這一次會有這麼多弟子在此出現,隻是因為晚輩帶隊要在元武國處理幾件事情,不得不暫時停留在此一些時日的。那位辛道友的一切舊居移到他處後,我等都沒有碰過分毫的。”儒生似乎看出了韓立不滿的原因,趕緊出言解釋道。

    “原來這樣。不過我不管你們原來如何想的。這是我舊友故地。我不想看到有其他修士停留在這。下邊要怎麼做,你二人應該很清楚吧?”韓立冰冷的朝儒生二人說道。

    “晚輩自然知道,馬上就會放棄此地,立刻就讓門下弟子搬出去的。”黑膚老者一個激靈,不加思索的說道。

    儒生自然絲毫反對意見沒有,反而連連的讚同點頭。

    “如此甚好,你們好自為之了。你帶我去辛道友昔年居住的竹樓去。”韓立不客氣的對儒生二人說完後,又一轉首對築基期老者說道。

    “是,晚輩這就帶前輩過去。”奉誌自不敢有絲毫推卻之言,恭謹的答應道,然後馬上向儒生施了一禮後,就催動法器,直接朝山峰的另一處地方飛去。

    而韓立渾身青光大放,一下將身後田琴兒卷入其中,一閃的化為一片青霞的跟了過去。

    轉眼間他們就繞到了山峰的另一麵,消失不見了。

    “這人真的是元嬰後期修士,我們不會弄錯吧。怎麼相貌和傳聞中的三大修士沒有一個相像。”儒生這時才心中一鬆,嘴唇微動的向老者傳音了過去。

    看來即使相隔如此遠了,他也不敢用普通言語進行交談。

    ”應該不假的,對方身上靈壓明顯比我們師傅都可怕數倍的樣子。二這人的確不是傳聞中的三大修士,難道是我們天南終於出現了第四名大修士?”黑膚老者說了一句,似乎也有些難以肯定。

    “若是真的話,此人也應該是進階成功的,否則早就轟動了整個天南了。”儒生喃喃的說道。

    “算了!不管對方是何人,就師傅在此也不敢得罪此人的。我們還是快些將此地讓出來,省得惹怒對方,那可就糟糕了。”老者臉『色』難看的說道。

    “師兄此言有理,我馬上就吩咐下去。真可惜了本門如此好的一處落腳處。”儒生歎了口氣,對此地還有些不舍的樣子。

    “哼,我們這次已經算走運了。幸虧當初你將奉誌收到了門下,沒有他在此的話,看對方破除禁製的樣子,說不定就會對我們馬上動手的。我怎麼不知道,你門下這名弟子竟還和這一位前輩高人扯上關係的。師弟以前沒有聽說過一點嗎?而此地先前主人,是什麼樣的人,竟然能和一位元嬰後期大修士是舊識?”黑膚老者深吸了一口氣後,問道。

    “師兄此言可難倒我了。你也應該知道的,雖然我收下奉誌這名弟子較早,但也隻是看對方是築基期修士份上,他資質可實在一般的。對他的事情還真不太清楚。但是此地原先的竹樓主人,我倒是詢問過一次。畢竟此地原來禁製雖然簡單了一些,但頗為的巧妙實用。但此人似乎隻是一名煉氣期修士,我也就沒再放在心上了。”儒生也有些疑『惑』起來。

    “煉氣期修士和元嬰後期修士,就算許久年前的事情,這也相差的未免太遠了吧。”老者頗有些無言了。

    儒生聞言,也隻能無奈的苦笑。

    下麵的時間二人不敢再怠慢下去,當即帶著其他修士返回到了下麵的建築中,一聲令下後,頓時門下多達三四百的弟子紛紛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馬上搬離此地了。

    這時,韓立卻帶著田琴兒正走進了一座翠綠異常的竹樓中。

    這些竹樓雖然整潔異常,但一看就是已經有了一定年月了。

    旁邊的奉誌一邊帶路,口中一邊有些討好的解釋道:

    “這些竹樓被遷移至了此處後,但晚輩按照家母的吩咐,每隔一定年月就會給它們加持一些靈光,以防止它們腐爛壞掉,並且定時會過來清掃一下的。”

    “哦,你倒是個有心人了。”韓立嘴角一動的回道,走進竹樓的大廳中,就四下一掃。

    他沒有記錯的話,這間閣樓的確就是那辛如音昔年居住的那一間。如今舊物依在,卻佳人已逝了。

    韓立心中有些感慨的如此想道,目光一轉,就落在旁邊的田琴兒的臉上。結果心中為之一動。

    因為這時的少女,明眸『迷』離,一邊撫『摸』著廳中的竹桌竹椅,一邊緩緩四下走動著,清秀臉龐上現出恍惚之『色』來,竟入魔般的有些無法自已了。

    看到此幕,韓立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複雜之『色』。

    接著他沉默一下後,就衝身旁的築基期老者一擺手的吩咐道:

    “你先離開這,我和小徒要在此地獨自待上一日,明天你再到這一趟就可了。”

    韓立話語中充滿了不容置疑,老者心中一凜,連忙恭謹答應道,就不敢說什麼的悄悄退了出去。

    韓立身形一晃,人就坐在了此間大廳的一角,雙目微閉的打坐養神起來,任由田琴兒此女在這辛如音的故居中慢慢遊『蕩』。

    第二天一早,奉誌忐忑不安的再次來見韓立時,卻發現韓立帶著少女早就不翼而飛了,隻是在竹樓桌子上留下了兩瓶不知名的丹『藥』,竹樓中就空無一人了。

    老者見此,心中大喜。

    元嬰後期大修士給他留下的丹『藥』,自然非同小可。

    他當即將這兩瓶丹『藥』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同時心中立刻打定了主意,自己說什麼要將這片竹樓看護好。萬一這位前輩那日心血來『潮』,再來此地重遊,說不定還有自己的機緣呢。

    不提這位小梅的後人心中如何所想,這韓立卻帶著田琴兒已經飛遁在了百萬外了。

    但少女眼中的『迷』離之『色』並未蛻盡,反而更恍惚了幾分,完全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

    “師傅,你為何帶我去那地方,那些竹樓和我有什麼關係嗎?”原本從山鋒離開後,就一直沒再開口說一句話的少女,突然間有些異樣的開口了。

    “原本我也不能肯定和你是否有關係,但現在看來應該是有關係了。”韓立淡淡的回道。

    “它們和我……”

    “你相信輪回和前世今生嗎?”

    少女開口想再問些什麼,卻被韓立一句讓她心中一顫的話語打斷了。

    隨即此女清秀臉龐上,神『色』驀然大變。

    

Snap Time:2018-04-22 20:22:03  ExecTime:0.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