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盤問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盤問

    這時大漢才回轉身來,臉『色』複雜的看了一眼老者屍體,輕歎了一口氣。

    “怎麼,孟道友還對鬼靈門戀戀不舍嗎?”

    那幾名煉氣期弟子中,一名看似普通的中年修士突然間開口說話了,然後抬手衝空中盤旋的一把銀白『色』飛劍,一招手。

    頓時這飛劍法器一閃後,化為一道銀虹飛『射』而回,落在了此人手中。

    那名老者竟然是被此人從背後突然放出飛劍殺死的。而原本煉氣期修為的此人,現在竟然顯『露』出了築基後期的修為。

    “我既然已經決定投奔你們魔焰門,自然不會再後悔什麼的。隻是此人雖然談不上和我有多少交情,但昔日也見過多次的,心中有些感慨也是正常的。”孟姓大漢卻淡淡回道。

    “孟道友能如此想最好了。鬼靈門自從百多年前損失了兩名元嬰修士,外加大批結丹修士後,早已勢力大減,不配獨占一國之地了。這一次我們魔焰門、禦靈宗,外加新崛起的血殺宗三家聯手,鬼靈門根本在劫難逃的。以後血殺宗會頂替了鬼靈門在我們魔道的位子。你先投效本門,實在是明智之舉。”這名中年修士嘿嘿一笑說道。

    這時其餘幾人身上氣息也驀然一變,也都顯『露』出了築基期修為。這些人竟然都是魔焰門的修士。

    “隻要貴門答應我的事情不變,我自會全力配合的。”孟姓大漢卻也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哈哈,此事放心。孟兄資質不差的,隻要此戰大勝後,家師自會親自收你入門的。這可比你在鬼靈門獨自苦修,無人指點,不知強到哪去了。不過此地還真夠偏僻的,將大批人手藏在這,鬼靈門想來真不會發覺的。這也多虧家師臨走前,特意讓在下帶來的幾張斂息符起了作用。否則還真不易瞞過此人的神念。”中年修士掃了一眼地上的屍首,有些得意的說道。

    “這也幸虧此地有這麼一個古傳送陣,讓我有借口將其騙到這偏僻之地動手的。否則就算能一擊得手,此地的煉氣期弟子有十幾名之多,萬一被他們發動了禁製或者發出了報警的傳音符,那就麻煩了。現在這人一除,我就可以將其他弟子強行集中一起,然後一起動手,一個都不留。”大漢神『色』轉眼間又陰沉下來,口中冷酷的說道。

    “好,孟兄這個方法不錯。就依此計行事。”中年修士聞言,『露』出了幾分讚許之『色』。

    這時,另外一人已經麻利的將老者儲物袋摘下,然後一顆火球『射』出,將屍體轉眼間就化為了灰燼。

    然後這些人,就準本離開這間鍾『乳』洞。

    可就在這時,那個無人在意的古傳送陣驀然傳來了嗡鳴之聲,接著整個法陣白光閃動,竟然自行被激發了起來,似乎有人正在被傳送過來的樣子。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孟姓大漢和中年修士等人都是一驚,有些傻眼了。

    那老者不是明明說過,此法陣早就荒廢的嗎,怎麼如此湊巧的,竟在這時突然正常了。

    ”快毀掉法陣,不管傳送來的是什麼人,大事在即,千萬不能節外生枝。”那中年修士倒是反應夠快,口中大喊一聲,手一揚。

    頓時原先被收起的飛劍,再次化為一道寒光直擊法陣一角。

    其餘幾人也恍然大悟起來,也紛紛祭出各種各樣法器,妄圖想瞬間毀掉眼前的傳送陣。

    “轟隆隆”的幾聲巨響後,古傳送陣上爆發出了刺目白芒,竟白光閃動的將這幾件法器給反彈了開來。

    這一下,中年修士幾人都心中一驚。

    他們自然都不知道,若是古傳鬆陣未被激發的時候,自然隨便一個低階修士都可以輕易擊毀,但是一但傳送開始,法陣自身就被一層強大靈力灌注其中,沒有結丹以上的修為是無法摧毀這些法陣的。

    否則上古修士傳送時,要是另一端稍微有些變故,影響了傳送,豈不都要倒了大黴。

    結果在這幾人吃驚的目光中,一男一女兩人身影隱約出現在了法陣之中,隻是身形微晃不定,似乎還處在傳送後的眩暈中。

    中年人一見男的有二十餘歲,女的卻隻有十幾歲的年幼樣子,神念先往那名女子身上一掃,發現對方隻是煉氣期修為,頓時心中一鬆。

    在修仙界,女的可不能看容顏論大小的,一名十幾歲的小姑娘可能實際上是一名活了數百年之久的高階修士,這都是常見的事情。倒是男的如果隻有二十餘歲的話,多半修為都不會太高的。畢竟很少有男子去修煉駐顏之術的。

    故而他本想再用神念掃一下青年時,卻見對方晃晃頭顱,似乎要恢複過來的樣子。心中一急之下,顧不得掃視對方修為,口中就先大聲吩咐道。

    “動手,快殺了他們!”

    在他想來,女的修為如此低下,男的又是這般年輕模樣,頂多是個築基期修士了不得了。自然還是趁對方現在處於眩暈時候,出其不意的擊斃對方,省得以後的大麻煩。

    “且慢,不要出手!”孟姓大漢一看清楚那青年男子的麵容,神『色』卻唰的一下驚惶起來,口中急忙阻止道。

    但是其他幾名魔焰門修士都是以中年修士為馬首的,雖然聽到大漢的聲音有些怪異的,卻仍毫不猶豫催動法器,朝法陣中的一男一女擊去。

    至於那名中年修士聽到大漢聲音,卻誤會這一對男女可能是大漢舊識,就故作不知的視若無睹起來。

    結果眼看四五件法器閃動的靈光,一下將麵二人淹沒其下時,卻猛然聽到一聲冰寒的冷哼!

    “你們幾個,想找死!”

    隨著此聲話落,“轟”的一聲驚天巨響傳來,接著一團刺目青光驀然在陣中爆發開來,如通一輪青『色』太陽一下出現在了那。所有的法器一接觸青光,竟全都一震的寸寸碎裂開來。

    接著幾道金『色』劍氣從青光中迸『射』而出,隻是一閃之下,就將包括中年修士在內的幾人,全都洞穿身體而過,這幾人吭都沒吭一聲,就瞬間一命嗚呼掉了,屍體全都倒了洞窟一地。

    隻留下那名孟姓大漢安然無恙,卻站在原地不敢動一下,生怕引來那法陣中青年誤會似的,擔麵『色』蒼白無比起來。

    “怎麼,你認得我!”法陣的中的男青年緩緩走了出來,目光冰冷的在大漢身上一掃,淡淡的問道。而那名十幾歲的少女,則恭敬的跟在後麵,一副乖巧之極的模樣。一看,就是男子的晚輩之類的。

    青年自然就是花費了月餘時間,修複了『亂』星海那邊傳送陣,終於回到天南的韓立。

    至於身後的少女,則就是那名在陣法天賦上令他非常滿意的田琴兒 了。

    “晚輩年少時,曾經跟隨一位家族長輩在慕蘭人入侵時,見過前輩大展神威過。一直將前輩音容銘記在心的!”孟姓大漢聞言,急忙衝韓立大禮參拜,大為忐忑的說道。

    “慕蘭人入侵?嘿嘿,那可真是許久前的事情了,虧你還記得我的相貌。不過,你是鬼靈門的弟子吧,這幾人是你的同門嗎?”韓立聞言卻雙目一眯,不動聲『色』問道。

    “晚輩是鬼靈門弟子,這幾人卻是魔焰宗的修士。”大漢遲疑了一下,但一對上對麵冰寒的目光,一個機靈後,竟鬼使神差的全說了出來。

    “魔焰宗?算你還算老實,若是剛才說是你同門的言語,我馬上就殺了你。這幾人身上的功法波動,一看就和你們鬼靈門大相徑庭。”韓立口中傳出的冷酷言語,讓大漢心中一寒,心中尚存的一點其他心思,頓時不翼而飛。

    田琴兒站在韓立身後,打量著附近的一切,眸子中不時閃過好奇的目光。

    “我也沒興趣知道,你身為鬼靈門弟子,為何會和魔焰宗的人在這,我隻是有些事情向你,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我。”韓立有開口了。

    “隻要晚輩知道的,一定知無不言。”孟姓大漢慌忙答道。

    “我離開天南有些年了,你將天南修仙界這百年發生的大事,給我說一下。”韓立平靜的問道。

    “是,晚輩這就如實稟告。算的上的大事,自然在八十年前,天盧國的玄秒門一夜之間被火靈宗給滅門的事了,具體情形是……”大漢在韓立這位元嬰修士麵前,乖乖的說了起來。兩者的修為的巨大差距,足以讓孟姓大漢兢兢戰戰,不敢有絲毫的欺瞞。

    韓立聽著大漢的話語,神『色』一直保持不變著,隻是偶爾遇到自己感興趣的地方,會開口問上兩句的。大漢自然全都盡量詳盡的回答著,一副生怕韓立不滿意的樣子。

    大漢足足講了一時辰後,才將這百年來,天南發生的一些所謂的“大事”全都講完了,然後有些緊張的住口了。

    “我們落雲宗現在如何了,可有什麼大事發生嗎。現在執掌宗內事物的還是程長老嗎?”韓立沉默了片刻,忽然如此的問道。

    “落雲宗!因為相隔較遠,晚輩對前輩宗門還真不太清楚,不過好像現在執掌宗門的似乎是姓位姓呂的前輩!”大漢猶豫一下,才不太肯定的說道。

    

Snap Time:2018-07-21 05:52:47  ExecTime: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