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回歸天南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回歸天南

    片刻間,韓立就在一座小山山腰的某處平台上落了下來,望著眼前看似普通的一塊山壁。袖跑一甩,頓時一股青霞席卷過去。

    “噗”的一聲後,青霞擊在石壁上,驀然爆發出一股霞光來。

    隨即石壁仿佛幻影般的一陣模糊不清,現出了一扇數丈高的巨大石門。門上白『色』靈光閃動不已,一看就是被加持了禁製在其上。

    韓立打量了幾眼,一抬手放出一道火光,一閃即逝的沒入石門中不見了蹤影。

    一會兒的工夫後,石門內傳來一名女子悅耳的驚喜的傳音聲:

    “原來是韓前輩到了,請前輩稍後,晚輩夫『婦』這就出來恭迎前輩。”

    隨著此聲話來落,幾息的工夫後,石門上白光狂閃幾下,變得普通無奇起來。隨之轟隆隆聲音傳來,石門緩緩的打開了,然後從麵走出來了兩女一男。

    正是文思月夫『婦』和那名叫田琴兒的少女。

    韓立目光在少女臉上一轉後,心中微微一怔。

    因為原本麵目焦黃,極其枯瘦的少女,此刻竟然變成了一名模樣清秀的少女,眉眼間依稀有其母的幾分嬌媚之『色』。

    看來此女驅除幹淨毒『性』後,調養的不錯,這應該才是少女的本來麵目吧。

    “參見韓前輩!沒想到前輩這麼快就到了,思月沒有遠迎,還望前輩見諒一二!”因為幾人中就文思月和韓立熟絡一些,因此這位嬌媚少『婦』主動上前給韓立斂衽一禮,臉上全是動人的笑容。

    “我此行比較順利,沒遇到什麼周折,自然來的比計劃要早些了。”韓立一擺手,讓三人不必多禮。

    “不過,晚輩夫『婦』可早盼前輩到來了。前輩還是到洞府中一坐吧。”文思月嫣然一笑後,然後身子一側,乖巧的說道。

    “嗯,也好。我也想盡快測試下這丫頭,對我給的陣法書領悟的怎麼樣了。若是真的讓我滿意,我就將她收入門下了。”韓立點點頭,不動聲『色』的說道,然後又瞅了少女一眼。

    田琴兒被韓立這麼一看,臉上微紅的急忙低下頭去。

    而文思月和田姓中年人聞言卻大喜,急忙將韓立讓進了洞府之中。

    韓立這一進去就是一日一夜時間,在這期間文思月夫『婦』的四名築基期弟子也一同到洞府來拜見韓立等人一次,其中的那名老者還帶了一名而是七八歲左右的青年,他們同樣進入洞府中,卻也沒有馬上出來過。

    再過來一日後,一道青虹從小山上激『射』而出,遁光中隱隱約約的是一男一女兩人。然後閃了幾閃,青虹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一個月後,和『亂』星海相隔不知多少千萬外的大陸內地,天南越國境內,一處荒原的巨大峽穀中,幾名身穿黑袍的修士在峽穀低空處禦器飛行著,雖然哥哥身形瀟灑,但遁速卻奇慢無比,一看就是修為不高的低階修士。

    這幾名黑袍修士飛行了一段時間後,突然向一側的峽壁飛去,一下沒入了一處隱秘異常的洞窟中。

    而幾人稍往走了十餘丈後,一個閃動禁製靈光的石門就出現在了眼前。

    一名麵目凶惡的黑袍大漢看來是為首之人,他幾步走到石門前,兩手掐訣,同時口中念念有詞,好一會兒後,才手一揚,一道法決打出,一閃即逝的沒入石門中,『蕩』起了幾絲靈光閃動。

    石門輕輕一晃後,就緩緩升了起來。

    “是門中哪位師弟到了?”幾人尚未走進去,一個懶洋洋生意就傳了過來,隨即一團黑氣從洞窟中飛『射』而出,一閃後就到了大漢身前處,然後陰氣一散,現出一名麵容蒼白的老者出來。

    “哦,我道是誰呢,原來是孟師弟啊。難道這次輪值的弟子,就是師弟?”老者原本麵容陰沉,但一見大漢後微微一怔,但馬上換上一副笑容出來。

    這也難怪,大漢有築基中期的修為,老者卻隻是一名築基初期的修士,自然不敢怠慢了。

    “不錯,範師兄!我奉命來接替師兄看守此處靈礦的。洞窟麵就是礦脈入口處嗎?”大漢倒也不客氣,麵無表情的直接開口問道。

    “哈哈,孟師弟還真是急『性』子。靈礦的入口處的確就在麵。不過,師弟就隻帶這幾人來嗎?好像人手太少了些吧?”老者打量了大漢身後寥寥幾人後,又有些奇怪起來。

    “現在我們鬼靈門可不比往年了,大部分弟子都用來防範禦靈宗和魔焰門,這些還是我千辛萬苦才從執事堂要過來的。好在此地也算是本門腹地,隻是管一些凡人而已,他們也足夠用了。 ”大漢哼了一聲,似乎也大為的不滿。

    “這話也有道理,不過孟師弟以後要多辛苦一些了。”老者聽到大漢此言,也隻能無奈的點點頭。

    “好了,師兄還是先帶我去礦脈之地看看,讓我了解下此地情形再說。”大漢目光朝洞窟內望了一眼,卻如此的說道。

    “這個自然的。師弟跟我來吧。”老者點點頭,當即一掐訣,將那石門再次合上後,就帶著大漢一行人往洞窟深處走去。

    結果在洞窟中東一轉西一拐,走了一小段路程後,前邊地麵上出現一個寬約數丈的巨大裂縫,麵有淡淡白光閃動,隱隱直通地下的樣子。

    而在裂縫入口處,還有兩名煉氣期黑袍修士盤膝坐在兩邊,但一見老者和大漢走了過來,這二人一驚,急忙過來施禮。

    老者淡然的一擺手,就帶著大漢幾人直接走進了裂縫中。

    一刻鍾後,老者帶著大漢將地下礦脈通道轉了大半,在這些通道密密麻麻,頗為的複雜繁瑣,還有不少雇來的青壯凡人男子,在辛苦的做著挖掘靈石的工作。老者則一邊帶路,一邊四下指點著,似乎對每一寸地方都熟悉異常的樣子。

    這也難怪了!任誰在此地一呆就是十餘年,恐怕閉著眼睛都能認識所有通道了。

    大漢卻一路麵『色』陰沉的聽著,並不輕易的開口說話。

    幾人再一轉後,忽然前邊又出現一個通道,斜著向下,似乎通向更深地下的樣子。

    黑袍老者見此通道卻眉頭一皺,搖搖頭後,竟沒有帶大漢等人走過去的意思,而是一轉身想帶身後幾人就此返回的樣子。

    “範師兄,這是通向何地的?為何不帶我們過去看看?”大漢看了此通道幾眼,卻停下了腳步,有些奇怪的問道。

    “在許多年前,這曾經是一處禁地,門內曾經專門派一些弟子看守此地的,但現在早已廢棄了。那些人手也都撤了回去。”老者隨意的回道。

    “禁地?麵倒底有什麼東西?為何又廢棄了。”大漢一聽此言,卻更感興趣起來。

    “麵沒什麼,隻是一個上古傳送陣而已,不過這個傳送陣顯然荒廢了許久,根本無法使用的。至於為什麼先前作為禁地,後來又撤銷之事。為兄也不太清楚了。不過,似乎和王禪師叔有些關係?”老者遲疑了一下,似乎覺得無足輕重,還是如實的告訴了。

    “王師叔,就是原來的……”大漢驀然一驚,口中話卻嘎然而止,似乎極其忌憚什麼。

    “師弟知道就行了。王師叔的事情,可不是你我能夠議論的。”老者打了個哈哈,大有深意的說道。

    “既然這樣,師兄可否先帶我前去看看。不瞞範師兄,師弟這幾年正在研究陣法之道,對上古傳送陣還是很好奇的。”大漢沉默了一下後,卻忽然說道。

    “師弟在研究陣法之道?去那可比較遠的,要花費不少的時間。”老者聞言一呆,麵『露』幾分古怪之『色』。

    “範師兄不必奇怪。我也知道貪多不爛的道理。但是我現在修煉上遇到了瓶頸,也隻有用各種方法刺激一下了。說不定在研究陣法之道中,就恰巧就可以旁會貫通了。”大漢歎了口氣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為兄就給師弟帶下路吧。不過真要研究此傳送陣,最好還是另尋時間吧。”老者聽到大漢如此一說,隻能如此說道了。

    大漢聞言,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於是一行幾人,就此朝前邊通道走去。

    轉眼間幾人,就進入了一個更深一層的地下通道中。

    曲曲彎彎的足足走了一頓飯工夫後,在老者的帶領下,他們進入了一片四通八達的連環鍾『乳』洞中。

    此地竟仿佛一個小『迷』宮,但沿著一些明顯的表記符號走去,幾人終於在一處麵積不小的鍾『乳』洞中停了下來。

    因為在這洞窟角落中,正由一個六角形的古樸傳送陣。

    “師弟,就是這了!”老者衝那古傳送陣一點,衝大漢說道。

    “嘖嘖,這就是上古傳送陣。我以前可隻是在一些典籍上,看到過一些粗略的介紹,實物師弟我還真沒有機會見到過。”

    大漢一見著傳送陣,頓時雙目一亮,然後幾步走了過去,圍著繞了幾圈,然後凝神細望起來。

    老者則手年胡須,在一旁含笑望著不語。

    至於那幾名煉氣期的低些弟子,雖然心中也有些好奇,但自然不敢和大漢並肩而立,隻是老老實實的站在入口處待著。

    “聽人說,這傳送陣其實完好無損的。之所以無法啟用,隻是因為另一邊法陣多半出了問題。否則, 老夫也真想知道此傳送陣倒底能通往何處的。不過來日方長,以後師弟要鎮守此地十餘年呢,有的是時間研究的。我們現在先回去吧。”等大漢看了好一會兒後,老者覺得時間差不多,口中隨意的說了幾句話後,就催促大漢動身回去了。

    “回去,我看不用了。這如此僻靜,師兄永遠留在這吧。”背對著老者的大漢,頭也沒抬,口中卻傳出詭異的言語。

    老者一聽此話一驚,隨即心中一寒, 但尚未有何反應時,忽感到脖頸處一涼。

    一道劍光一閃而過,頭顱滾落下來。

    老者無頭軀體一晃,就栽倒在地了!

    

Snap Time:2018-04-27 12:52:20  ExecTime: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