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金闕玉書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金闕玉書

    “你想交換什麼,總不會白教給我煉製之法吧?”韓立沒有『露』出狂喜之『色』,反而冷冷問道。

    “我要你設法解除掉虛天鼎對我的同化。然後在你坐化或者飛升之前,暫時庇護我一段時間!另外我雖然已經有八級修為,但因為呆在虛天鼎中,卻一直未經曆化形雷劫。我恐怕還需要借助你之力才能安然度劫。單憑我自己之力,可有些危險的。“天瀾獸也不客氣,一口氣提了數條出來。

    “就這些?”韓立卻神『色』未變。

    “老夫若是再提其他條件,道友恐怕反要起殺心了?”天瀾獸嘿嘿一笑。

    “好,若是隻是這些話,韓某倒不是不能答應的。但是替你解除虛天鼎束縛之事,必須等到我坐化前或者準備飛升的時候,才可以。閣下對此沒什麼意見吧?”韓立稍微思量一下其中利弊,就果斷同意了。

    “沒問題,道友此舉絕對是明智之舉。你我原本就無需要分出生死的。而為了表示誠意,老夫可以將這銀蝌文先傳授給道友的。”天瀾獸心中一鬆,哈哈大笑起來。

    “這自然更好了。”韓立望了望手中的金符,沒客氣的坦然接受了。

    但隨即想了想,他突然抬手往腰間一拍,頓時一隻青『色』袋子出現在了手中。

    正是金花老祖的儲物袋。

    韓立神念往麵一掃,袋中一切東西就都盡入腦中了。

    片刻後,他一抖此袋子,頓時一股青光從袋口中飛卷而出,噴出了數塊顏『色』各異玉簡。

    韓立將當即一塊塊的仔細檢查玉簡中記載的功法和秘術,竟一時間將鼎中天瀾獸忘卻了一般。

    但此獸倒也識趣的很,並未在此時出聲打擾韓立什麼。

    結果一頓飯工夫後,韓立雙眉一挑,將神識從最後一塊玉簡中抽出後,臉上現出了疑『惑』之『色』。

    他並未從這些玉簡中找到絲毫和手中金符相關的東西。

    難道這張金符並非此人煉製的,也是無意得來之物。韓立不由得這般思量起來。

    忽然他神『色』一動,似乎又想起了什麼。猛然低首,神念再次沉入了儲物袋中,並馬上鎖定了一件物品。

    儲物袋青光一閃,再次噴出一物出來。

    卻是一個半尺大的黃『色』木匣,表麵還貼著一張禁製符籙。

    韓立沒有客氣,手一抬,將符籙撕下,然後一拍木匣蓋子。

    頓時木盒緩緩打開,『露』出了一物出來。

    竟是一塊拳頭大小的『乳』白『色』玉牌,上麵銀『色』符文若隱若現,竟遍布那種銀蝌符文。這些符文細小無比,但用神念一掃,卻又清楚無比。

    但此牌一看,就隻有半截的樣子,竟是個殘損不全之物。

    韓立一怔,尚未仔細查看此牌時,突然此牌表麵銀文狂閃一下,猛然一跳後,化為一道銀芒激『射』而走。

    韓立一驚,但先前見到木匣貼有禁製符籙時,心中也有了幾分戒備。故而銀芒才剛『射』出丈許遠去,他就閃電般一把抓去。

    五指同時青光大放。

    附近空間頓時一聲嗡鳴,仿佛晴天霹靂一般,銀芒一顫,遁光為之一頓,再次現出玉牌的原形出來。

    韓立臉『色』一沉,五指一合。

    銀芒就被巨力一吸,就無法抵擋的倒『射』而回。被韓立抓在了手中,無法動彈分毫了。

    “金闕玉書!不可能,此東西怎會遺落到了此界來!”鼎中天瀾獸感應到剛才一幕,卻大驚失『色』的脫口叫道,聲音都隱隱有些發顫的起來。

    “怎麼,天瀾道友認得此物?”韓立心中一凜。

    能讓這位靈界妖修如此失態,看來這玉牌來頭還真的非同小可了。

    “不可能,這東西不可能存在人界的,以此物靈『性』怎肯待在人界這種靈氣稀薄的下界。我明白了,這頁玉書竟然是張殘頁,靈『性』幾乎消失殆盡,根本無力返回靈界了。隻是不知是何大神通之人,竟然有能力撕裂玉書,讓其變成了殘頁?”

    天瀾獸仿佛未聽到韓立的詢問,隻是自顧自的喃喃不停。似乎這玉牌出現在人界,給他震驚實在太大了,竟有些無法自已了。

    韓立聽的眉頭緊皺,不得不輕咳了兩聲。

    “啊,在下有些失態了。實在是此物,讓老夫太意外了一些。”天瀾獸終於有些恢複理智,並解釋了兩句。

    “瀾道友這般吃驚的樣子,此物看來真是大有來曆了。聽道友所說,它好像還是靈界流傳過來的。”韓立五指抓住手中玉牌,衝著身前的虛天鼎慢慢一晃,口中疑『惑』的問道。

    “豈止是大有來曆?說出此物出身,你也會嚇了一跳的。此物並非出自靈界,而是由真仙界流轉下來的東西,是貨真價實的仙家之物。”突然虛天鼎表麵青光一閃,一團青光浮現而出。

    隨即青光凝聚翻滾,竟幻化出一個尺許高的男童,白白胖胖,隻有三四歲的樣子。

    但此刻,男童卻麵『色』陰沉,死死盯住韓立手中的玉牌,眼中閃動著複雜目光,似乎有些羨慕,又有些可惜的樣子。

    聽到玉牌竟然是仙家之物,韓立麵『色』大變,但下一刻看到男童浮現,又心中一驚,馬上放鬆了下來。

    這隻是天瀾獸借用鼎上的些許靈氣,在鼎外幻化而出的人形而已。本體在他沒有親自解禁之前,根本無法離開虛天鼎的。他的注意力接著全放在了這所謂的“金闕玉書”上了。

    “仙家之物!我沒有聽錯吧?”韓立看了幾眼手中玉牌,有些半信半疑。

    “相對於真仙界來說,我們靈界和你們人界比起來,隔界之力可小的多。有仙家之物偶爾流落在我們靈界,有何稀奇的。隻不過,這些金闕玉書實在名頭太大了,老夫才有些失態的。”天瀾獸輕歎了口氣。

    “哦,天瀾道友若是願意的話,可否給韓某講講此物?”韓立沉『吟』一下,緩緩的說道。

    “這有何不可!此物在靈界人族中名頭之大,幾乎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根本算不上什麼秘密。說起此書,還要從真仙界仙人說起。我們靈界雖然常有仙人的一些東西,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流落到我們人界來。但其中真正有用的寶物,卻少之又少。並且從我們靈界有記載之日起,不知什麼原因,幾乎從來沒有仙人降臨我們靈界。隻所以隻是幾乎,是因為遠在許久之前,有一具仙人之骸在靈界出現過。這金闕玉書就是在這具仙人之骸身上找到的。據說原本一共一百零八頁,每一頁上都記載一種仙家秘術,其中內三十六頁,記載都是吐納修煉之道,包裹一些功法口訣,以及一些玄功變化的神通。而外七十二頁卻包羅萬象,符籙陣法、煉丹製器等雜學均有涉及。”

    男童用羨慕的口氣說到這,頓了一頓,接著又說道:

    “這玉書中內三十六頁最重要。而外七十二頁記載的東西,雖然看起來最雜,但真正可以拿來直接用的卻並不多,因為無論煉丹製符、煉器布陣,上麵記載材料大都是聽也沒聽說的東西,頂多可以拿來作為參考研究一番罷了。所以除了少數幾頁外,外七十二頁玉書大都是華而不實的東西。當年的一場席卷整個靈界的爭奪,主要爭奪的也是內三十六頁玉書。不過這些內頁經過如此多萬年的輾轉離手,現在知道下落的,也隻有七八頁而已,但幾乎每一個得到玉書並修煉有成的修士,大都成了人族了不得的大人物。就算不能和三皇並列,但也可以庇護一地,稱霸一方了。但更讓人動心的要的,靈界最近十萬年間修成大道,最終得以飛升仙界的修士,據說均修煉過這些玉書上功法。不管是否此事是真,但足以讓你們人族修士為之瘋狂了。”

    “人族修士?怎麼,這些玉書全都落在我們人族手中了?”韓立開始時聽到目瞪口呆,但最後卻聽出了一絲不對勁來,有些詫異了。

    “嘿嘿!一開始,我們妖族也參加了三十六頁金闕玉書的爭奪。但不久後,得手的那些前輩妖修就發現,這些玉書上功法,隻適合人類修士修煉和使用。我們妖修一旦修煉了上麵神通,不是毫無效果,就是修為大損,有的甚至直接爆體而亡。經過一番嚐試後,我們妖族就徹底放棄了對這玉書的爭奪。這書頁雖然珍貴異常,對我們妖族來說,卻毫無用處的。不過當年的那具仙人之骸,也是人族之軀。金闕玉書上功法專為你們人類創立,倒也不是太奇怪之事。”童子大為惋惜的說道。

    “原來如此!不過,當初既然沒有仙人降臨過靈界,你們靈界修士,如何知道那具人骸就是仙人之軀的。說不定是哪位大神通修士的遺骸呢?”韓立『摸』了『摸』下巴,卻若有所思的說道。

    “這個老夫就不太清楚了。此事發生在很久之前,那是老夫還未得道開啟靈智,又如何知道當年之事?不過,當時這麼多大神通的人妖兩族前輩,都認定那是仙人之骸,多半不會出錯的。”童子聞聽此問一呆,眉頭皺了皺後,遲疑的回道。

    

Snap Time:2018-07-21 10:22:49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