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滅殺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滅殺

    大漢剛借助符籙之力進入虛空中,就猛覺背後一股巨力無聲無息擊來,雖然身後金花拚命聚集抵擋,但仍被此力一下擊個結實。

    “轟”的一聲後,他就被硬生生擊回了原來的空間。

    同時嗓子一甜,張口噴出了一口黑血出來。

    而就在這時,一聲雷鳴同時從身後傳來。

    金花老祖驚懼交加的一回頭。

    隻見十餘丈遠的地方,韓立在一片銀光中現形而出,並緩緩收回隻青濛濛閃動的拳頭,衝其冷笑不已。

    禿頭大漢心中發寒,這時他才真的肯定了,對方絕對不是一名元嬰初期修士,最起碼也有中期以上的修為,而且無論法寶靈獸還有神通都遠非他可比的。

    如此一想之下,這位金花老祖哪還敢繼續和韓立交手,徹底熄了拚鬥心思,猛然將手中金符衝空中一拋,周身金光一起,就化為一道金虹破空而遁。

    連下方的那名豔麗女子都絲毫不顧了。

    韓立嘴角一動,原本想立刻追去,但對方拋出的金符,“噗”的一聲潰散開來。幻化出大片的金光。

    這些金光馬上又片片的碎裂開來,一陣凝聚變形後,竟幻化出上千隻拇指大小的金『色』毒蜂,朝韓立鋪天蓋地撲來。

    嗡鳴聲大起!

    韓立有些詫異,卻從容的一張口,一團青光包裹著一隻小鼎噴出了口外。

    此鼎隻是在身前滴溜溜一轉,立刻化為數丈之巨,然後韓立單手衝此鼎一拍。

    “轟”的一聲,巨鼎表麵藍焰一下浮現而出,將此鼎包裹在了其中。

    然後鼎蓋在轟鳴聲中,緩緩開啟,『露』出了尺許寬的縫隙出來。

    一股青濛濛的光霞從縫隙中激『射』而出,迎風一漲後,化為一道十幾丈長青練、

    隻是滿天空青光一閃,青練就將小半個天空一掃而過,眨眼間就將所有金蜂全都卷入了其中。然後一個盤旋,就包著點點金光閃電般的縮回了鼎中。

    這虛天鼎竟方一祭出,就將漫天的金『色』毒蜂全收進了鼎中。

    但就這略一耽擱,金花老祖所化驚虹就已經到了五六十丈之外,遁此速對一名元嬰初期修士來說,不可謂不驚人了。

    韓立看到此幕,麵『露』一絲譏諷,並未急著動身去追,目光先朝四下一掃。

    結果眉頭一皺下,鼻中冷哼了一聲。

    在他和金花老祖眼花繚『亂』交手的短短一瞬間,灰袍老者和藍袍青年竟不知什麼時候,悄然退到了百餘丈之外,正打算轉身就逃的樣子。

    這兩人自韓立和金花老祖先後現身後,早就沒了得寶的心思,隻想如何才能從眼前的危局中全身而退,以免葬身與此。

    那金花老祖不用說了,擺明了是豔麗女子招來要殺人滅口的。

    這位不知名修士和金花老祖幾句交談後,竟連一位元嬰修士都要滅口的樣子,也讓他們心知不妙了。

    但當金花老祖口不擇言下,提到了虛天鼎後,這兩人恍然大悟了。

    雖然他們隻是結丹期修士,但身為蠻胡子門下,虛天鼎當年出世的消息又怎會不知的。到現在逆星盟對持鼎人的追殺令,可至今未曾取消的。

    他們心中知道其中的厲害,暗暗叫之餘,自然再也不肯繼續留在原地了。

    當韓立方和禿頭大漢以動起手來。這二人立刻悄悄的徐徐後退。

    現在一看韓立冰冷目光掃向他們。二人心中狂跳後,立刻什麼都不顧的急忙遁光一起,分頭而逃了。

    至於那名豔麗女子,則在金花老祖丟掉她敗走的時候,心中一慌下,也馬上一扭身,化為一道紅光激『射』而走。

    至於更遠湖邊的那些築基期和煉氣期的低階修士,則因為修為太低,距離又太遠,根本不知道湖中心倒底出了什麼事情。但遠遠一見他們師傅、師祖都落荒而逃了。這些人麵麵相覷的互望了一眼,也就目『露』恐懼的一哄而散了。

    見到這些情形,韓立麵上陰霾閃過,突然手往腰間一抓,一隻靈獸袋杯祭到了半空中。

    隨即袋中嘶鳴聲響起,隨即噴出了一股白濛濛寒霧來,麵夾雜著十幾條雪白蜈蚣。一個個半尺長,背生一對透明的翼翅,猙獰凶惡異常,圍著韓立頭頂一陣的盤旋飛舞、

    韓立也不說話,隻是手指衝遠處的三人分別一點。

    頓時十八條六翼霜蚣分成了三群,化為三股白『色』寒風,口吐寒氣的朝向三名結丹期修士呼嘯追去。遁速明顯比那三人要快上一籌的樣子。

    豔麗女子三人回首一見此幕,頓時驚的急忙將最後一絲餘力也不保留的施展了出來,遁速竟然也一下有提高了一分。

    眨眼間,這三人就和六翼霜蚣,一前一後的狂追遠去了。

    至於那些低階修士,韓立也懶的理會。

    以這些修士的奇慢遁速和地下地位,就是想向什麼人通報此地的事情。恐怕也是數日之後的事情了,到了那時,他早就離此地千萬之外了。

    不過他轉首看了看遠處的金花老祖一眼後,目中殺機一閃,背後風雷翅輕輕一扇,人就化為一道銀弧在原地消失不見。

    雖然這時的金花老祖,已經遠在百丈之外了,但是韓立每一次閃動下,人就瞬間來近了二十餘丈,隻是六七次之後,就鬼魅的出現在了大漢上空處。

    二話不說的單手一抬,大片紫『色』火焰脫手『射』出,化為一隻大手向下氣勢洶洶一把抓去。

    “啊”

    下麵金花老祖萬萬沒想到,韓立可以輕鬆的接連施展瞬移之術,竟如此快就追上了自己。頓時駭然驚呼,眼見到紫『色』大手抓下,終於麵現驚恐之『色』來。

    但無奈下,他隻能一張口,噴出一口金『色』飛刀手斬向大手,又急忙掐訣的想要施法避開此擊。

    但這隻用紫羅極火變化的大手,又豈是一名元嬰初期修士輕易能破的。從韓立獨創的極寒之焰,就是後期大修士和十級妖修見了,也有幾分忌憚的。

    隻見那口金『色』飛刀一斬在大手上,隻是紫光一閃,飛刀表麵就瞬間就被凝結了一層紫寒冰,然後失去控製的直接墜落而下。

    在大漢麵無人『色』的目光中,紫『色』大手五指詭異的一張,竟仿佛巨大蒲一般,一把將大漢剛激『射』出去的身軀抓在了手中。

    一聲慘叫發出,大手上紫焰一下高漲數尺。金花老祖轉眼間就化為一塊紫『色』冰雕。

    見此情形,空中的韓立毫不猶豫的法決一催,大手頓時五指用力一捏!

    “噗”的一聲脆響,整座冰雕竟寸寸的碎裂開來。冰屑中金光一閃,大漢元嬰就想趁機遁走。

    但韓立早有準備的,心念一動,大手就化為洶洶紫火,一下將大漢元嬰困在了其中。

    此元嬰隻在其中支撐力片刻,就狂閃幾下的化為了烏有。

    韓立這才袖跑一抖,紫焰化為一條火蛇飛『射』而回,隻是一閃就沒入袖中不見了蹤影。

    他這才微微一笑,目光一掃下,又抬手朝下方虛空一抓。

    頓時大漢懸浮在空中的儲物袋攝到了手中。

    他將儲物袋隨後塞進了袖子中,抬首向其他方向望去。

    隻見者等三人已和十八條雪白蜈蚣早不見了蹤影,似乎已經追逐出了極遠去了。

    韓立倒也不急,將早已恢複了『迷』你形態的啼魂獸一收,就閉上雙目,盤膝坐下,神念朝四下緩緩放出,身形半空中一動不動起來。

    此刻附近變得靜悄悄的,除了微微的海風外,幾乎一絲聲音都沒有。

    盤坐了一盞茶的工夫後,韓立嘴角驀然泛起一絲輕笑,重新睜開了雙目。

    幾乎與此同時,某方向的天邊靈光一閃,一團白『色』寒風飛『射』而回,片刻工夫就到了韓立頭頂上空,寒風一散,現出了六條猙獰的雪白蜈蚣出來。

    隻是這時的蜈蚣一個個都變得體形過丈,有兩隻蜈蚣的白『色』外殼上,還殘留著幾道淡淡劍痕,一副經曆過一場大戰的樣子。

    口中一聲低喝,他衝空中打出一道法決後,六條蜈蚣通體白光閃動,體形迅速縮小,化為原先大小。

    然後韓立再此祭出靈獸袋後,這些六翼霜蚣就化為六道白光飛『射』入了袋口中。

    再等了一會兒,兩外兩群蜈蚣也同樣的從其他兩個方向激『射』而回,其中一群好發未損,但另一群蜈蚣中,卻又一條,被斬去了幾條細腿,似乎受了一些創傷的樣子。

    不過,這些靈蟲都天生生命力旺盛,具有斷肢重生的天賦,這些小傷隻要過一段時間,就可完全複原了。

    韓立將這些蜈蚣也一收,就朝湖中心的海麵望了一望,當即周身青光大放,化為一道青虹激『射』而下。

    隻是一閃後,驚虹就沒入湖麵中不見蹤影。

    這所謂的魔湖並不太深,韓立隻是往下遁入了二百餘丈後,就隱隱看到了湖底的樣子。

    但此處湖水還真有些詭異,實在過於的碧綠了。即使韓立已經運用起了靈目神通,還是隻能清楚看到十幾丈遠地方,再遠一些,可就模糊不清了。至於神念,一進入此湖中,就似乎無法離體了。

    這魔湖竟然是天然的神識隔絕之地。

    不過,韓立心中早就有了蠻胡子所給的準確地點,隻是在附近飛遁了片刻,輕易找到了此行目標。

    一片看似普通的湖底礁石堆!

    

Snap Time:2018-01-22 14:27:13  ExecTime: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