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金花鬼鳩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金花、鬼鳩

    “怎麼,閣下也想分一盞!”韓立微微一笑,不慌不忙說道。

    “『亂』星海知名的修士,老夫就算不全認識,但也音容相貌也知曉的七七八八。但似乎未聽說過閣下這樣的人物。咦!不對,似乎有些眼熟!”光頭大漢先是用冷冷回道,但目光再仔細打量了兩眼,卻眉頭一皺,有些驚疑的喃喃起來。

    韓立一聽此言,瞳孔驟然一縮,目中閃過刀鋒般的寒芒。

    “既然道友如此說了,那蠻胡子洞府就讓與閣下了。我們走!”大漢陰晴不定的想了一會兒,猛然間想起了什麼,神『色』微變後,口中突然說出了退縮的言語。

    在場的豔麗女子三人聞聽此言,不禁有些目瞪口呆了。

    光頭大漢周身金『色』霞光一閃下,竟不由分說的將身旁豔麗女子一卷,遁光一起的想騰空離開。

    但就在這時,韓立卻絲毫征兆沒有的手一抬,一道青『色』劍光脫手劈出,一閃即逝的到了大漢頭頂處狠狠斬下。

    如此一來,這位金花老祖自然無法遁走了,驚怒之下,隻能大喝一聲,再次將手中的金『色』盾牌祭出,化為一片金霞護住了全身。

    “轟”的一聲後,一團金芒在低空中爆裂開來,光芒刺目耀眼,讓老者等人雙目一閉,心驚的紛紛向後倒『射』出去,不敢直視分毫。

    但光華一斂後,下麵現出了金花老祖有些跌蹌的身形,雖然空中盤旋的金盾有些殘破不全,但和身後的豔麗女子卻安然無恙子。

    他竟擋下了韓立此擊。

    “道友是何意?我已經將此處讓給閣下了,為何還要對我出手?”金花老祖滿臉怒氣的低吼道。

    “何意?既然認出了我,我還會放你離開嗎?”韓立嘴角微微一動,冷笑了一聲。

    隨即殺心大起的他,不願多說什麼,單手一拍腰間儲物袋,一件降魔杖飛『射』而出,在空中一晃下消失不見,但下一刻卻詭異的出現在了大漢頭頂上空、

    韓立兩手掐訣,口中念念有詞。降魔杖通體黃芒大放,迎風化為十餘丈之巨,向下狠狠砸去。

    仿佛一座小山直接壓下一般,尚未真落下,附近空間就有些扭曲變形,甚至憑空傳出了嗡嗡作響之聲。

    修為大進的韓立,現在驅使昆吾三老的法寶,發揮的威力可遠超出了以前。

    下麵的金花老祖驚怒交加!

    這才知道對方也是一名心狠手辣之人,竟僅憑一些猜測就立刻下了殺手,根本不願聽他絲毫分辨的。而對方寶物現威力之大,更是遠超其想象,頭頂已經受損的金盾絕無法抵擋此擊的。

    無奈之下,大漢沒有釋放任何法寶,而是手一翻轉,手指間多出一張金『色』符籙出來。

    手一揮,口吐幾個古怪的咒語,身形再滴溜溜一轉,渾身上下頓時冒出大片金霞出來,金光燦燦,好不豔麗異常。

    降魔杖一擊而下,“噗”的一聲,金『色』霞光化為漫天金花,拳頭大小,密密麻麻,一下將大漢和豔麗女子全淹沒在了其中。

    黃芒金光隨之交織間,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來,所有光芒一斂,原地現出一個巨大的石坑。

    大漢和豔麗女子竟在原地蹤影全無。

    韓立見到此幕,微微一呆,但隨即冷哼一聲,神念四下一掃。

    驀然單手朝後一斬,一道巨大劍氣直劈身後的某片虛空。

    “砰”的一聲悶響傳來,朵朵金花憑空浮現,光頭大漢單手摟著豔麗女子的嬌軀從虛空中顯現而出,周身金花一陣『亂』晃,竟然憑空檔下了此劍氣。

    韓立眉梢一挑,凝神細望了一眼這些金花,目中閃過一絲訝『色』。

    要知道因為修煉了青元劍訣的緣故,他的修為可是遠勝普通的元嬰後期修士,即使隨手彈出的一道青元劍氣,威力也絕對非同小可的。

    而這金花老祖僅憑一張符籙的威能,就輕易抵擋下來。這可有些古怪了。

    “不可能,你怎麼能察覺到我在何處,就是中期修士也沒有如此神通的的。”大漢卻更加的意外,一臉的吃驚之『色』。

    “哼!你這符籙有些意思,但想憑此從我眼皮底下遁走,卻是癡心妄想。”韓立淡淡的說道,單手衝遠處的降魔杖一招,頓時此寶又一晃的直奔金花老祖砸去。

    大漢見此情形,麵上凶光一閃,手中金符一揮,再次化為一片金花躲掉,出現在附近的另一處低空中。讓後猛然將豔麗女子拋到一邊,麵上顯現出猙獰之『色』,大聲暴喝道:

    “姓韓的,我步步退讓,你真以為憑借一件虛天鼎,就吃定本老祖了嗎。今天金某還真要鬥你一鬥了。”

    隨後大漢單手往腰間一拍,一股黑氣從某隻靈獸袋中飛『射』竄出,一陣翻滾下,一隻體形過丈的怪鳥在其上空浮現而出。

    此鳥渾身黑氣纏繞,雙目碧綠,生有一隻鮮紅肉冠,看起來醜陋凶惡異常。一現出身形後,口中發出難聽之極的聒噪聲,惡狠狠的直盯向韓立,似乎頗為的通靈。

    “鬼鳩?沒想到你竟還圈養這種鬼禽?”

    韓立口中幾聲嘖嘖稱奇,但神『色』絲毫不慌。他同樣往腰間一『摸』,一陣猿啼聲傳出,隨即一道黑芒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現出了一隻『毛』發烏黑發亮的小猴,趴伏在虛空中。

    正是啼魂獸。

    此獸搖搖晃晃的站起,似乎還有些『迷』糊,但大鼻猛然倒抽幾下,頓時雙目一亮的望向空中的鬼鳩。臉上竟現出了歡喜之『色』來。

    黑光閃動中,此獸身形一陣狂漲,瞬間化為了一隻身高十丈的黑『色』巨猿,闊口獠牙,目放寒光。兩隻鬥大巨拳一拍胸膛後,口中發出了直衝九霄的震天巨吼,仿佛魔神降世一般。

    金花老祖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而原本氣勢洶洶的鬼鳩,卻在巨猿的吼聲下,雙翅一陣『亂』顫,目中竟『露』出懼怕之極的表情,隻是在大漢頭頂盤旋不定,就算是不敢撲向對麵。

    這時韓立已經袖跑隨意的一抖,兩口金『色』小劍激『射』而出,一下化為兩道丈許長金光,衝其交叉斬來。

    同時降魔杖也再他一點之下,再次無聲息的衝大漢飛『射』而去。

    金花老祖心中一沉,但一咬牙,張口噴出了一口金『色』小鍾來,再一按腰間儲物袋,有兩口翠芒激『射』而出,一個盤旋後,竟化兩柄綠『色』玉鉤。

    翠芒一閃,其中一柄玉鉤竟在大漢手上一閃而過,

    兩截手指無聲息的掉落而下,但傷口處卻一滴鮮血未曾流出。

    大漢心中法決一催,兩截手指頓化為兩股血光直奔頭上的鬼鳩『射』去。

    鬼鳩一聲怪叫,張口將血光吸入了口中。

    鬼禽馬上渾身黑氣一陣翻滾後,體形一下漲大了倍許,化為了兩丈大小,同時綠目失去了原先的清明,瞬間變成了血紅之『色』。

    此鳥再也沒有原先對啼魂獸的懼怕之意,雙翅一展,竟口吐黑氣先撲向了對麵巨猿。’

    那兩柄綠『色』玉鉤,已經化為兩道翠芒和兩口金『色』飛劍交織到了一起,而那隻金『色』小鍾則發出“當”的一聲脆響後,一股金『色』音浪向空中衝去,也一時間抵住了巨大化的降魔杖。

    金花老祖這才心中一安,稍鬆了一口氣。但是這時,對麵的韓立嘴角一動,泛起了一絲譏諷。

    隻見那隻鬼鳩飛到巨猿的上空,居高臨下的方噴出兩口黑氣出去,巨猿就大鼻一哼,突然一股深黃『色』霞光飛卷『射』出。

    光芒一閃,就將那鬼鳩卷入了其中。

    麵霞光一陣劇烈翻滾,鬼鳩隻來及發出一聲慘叫,就化為一團黑氣。被巨猿大口一張,就吸進了腹中。

    大漢一見此幕,頓時大驚失『色』。

    雖然預料到了鬼鳩似乎不是那巨猿的對手,但也萬萬沒想到,連一個照麵都未能支撐下去,就被巨猿一吞了進去。

    這隻鬼禽可是他從一本偶爾得到的鬼修秘術中得到的培育之法,不知花費了多少心血才剛剛祭煉成功。

    據說此禽天生一對鬼目,可克製陰靈邪鬼,更是精通勾魂秘術,可傷敵與無形。

    普通修士隻要被其飛刀頭頂,用口中陰氣一噴,就可讓對方元神晃動,可勾去小半精魂的。

    金花老祖不禁心痛之極!

    但是他尚未從震驚中恢複過來,兩口綠『色』玉鉤突然在一陣金光大放中,被兩口金『色』飛劍攪得寸寸碎裂,那間化為了烏有。

    兩道金光沒有了對手,頓時兩聲清鳴後,直奔他飛斬而來。

    大漢心中一慌,伸手想去腰間再『摸』什麼寶物應敵,卻猛然聽到頭頂上傳來一陣梵音之聲。

    他大寒下,急忙抬首望去。

    結果臉『色』一下無血起來!

    隻見原本散發黃光的降魔杖,忽然間發出佛音之聲,同時通體靈光一變,竟放出了七『色』的佛光出來,降魔杖一下變得重逾萬斤。

    原本勉強能抵擋的金『色』音浪,頓時不支的一陣翻滾,讓降魔杖徐徐的壓將下來,離其頭頂隻有三四丈距離而已。

    “不好!”大漢口中一聲驚呼,不加思索的再次一揮手中的金符。頓又一次化為一片金花,在原地無影無蹤。

    可是這一次,遠處的韓立卻早一步背後銀光閃動,風雷翅浮現而出。一聲霹靂後,和大漢幾乎同時消失不見。

    

Snap Time:2018-01-18 23:51:20  ExecTime: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