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金花老祖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金花老祖

    “不好,有其他高階修士過來了。”老者一聲驚呼。

    “這種偏僻的島嶼,怎麼會有其他高階修士來的?不是是你手下人,走漏了什麼風聲”豔麗女子臉『色』大變,衝灰袍老者驚怒的說道。

    “我根本沒和任何門人提及此行目的,哪談得上走漏什麼風聲?”老者急忙搖頭,凝重的說道。

    “不要自行『亂』了手腳,說不定這人隻是路過此地的。我們見機行事就是了!”藍袍青年卻冷靜的說道。

    豔麗女子和老者一聽此言,也隻能依言恢複了鎮定。

    就在這時,原本看著極遠的青光,在破空聲中轉眼間就到了附近,他們甚至可以看到青光中的一名若隱若現的男子身影。

    “好快的遁速!”

    三人臉『色』都不禁大變起來,心中都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再幾下閃動,青光就到了三人的頭頂處,光芒一斂,現出一名青袍修士出來,但看麵容隻是二十餘歲的模樣,這讓灰袍老者等人又不禁一怔。

    “這可是魔湖島!”青年隻是向三人一掃,就麵無表情的問道,竟帶有幾分吩咐的口氣。

    老者三人心中微微一沉,再用神念往韓立身上一掃後,就駭然了起來。

    青年身上靈力之強遠超他們三人,一看就是元嬰以上的修士,這幾乎是最糟糕的一種情形了。

    “這的確是魔湖島,敢問前輩有什麼吩咐,晚輩三人願效效犬馬之勞的。”灰袍老者將心中異樣一收,急忙躬身一禮,賠笑的問道。

    “是魔湖島。那就沒有來錯了。咦,你們在這……!”青年向湖邊有些不知所措的那群低階修士望了一眼,微微一怔後,麵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晚輩因為需要煉製幾件特殊法器,需要大量翠銅,所以帶些門人弟子想多打撈一些的。”灰袍老者心中一凜,但也隻能硬著頭皮說下去了。

    眼前修士似乎不是一名普通元嬰修士,任他神念怎麼悄然掃過去,也無法準確判斷出對方的具體境界。這種事情,他以前可從來沒有經曆過的。

    要知道,他可是結丹後期修士,按理說就是元嬰中期修士,也無法瞞過他神識的。

    “翠銅?難道就用這幾種破除封印禁製的法陣來打撈此材料?”

    青年雙手一抱臂,看了看湖邊那些低階修士布置的幾座法陣,又低首望了望身下翠綠欲滴的湖麵,卻嘿嘿幾聲出來。

    但笑聲的不信之意,任誰都能聽的出來。

    灰袍老者見此,臉上頓時有些冒汗了。他萬萬沒想到對方竟也精通陣法之道。要知道,一般來精通陣法的陣法師修為都不會太高的,而修為高明的修士通常也不會浪費什麼時間去專門研究陣法之道。

    而他布置的這幾個法陣,也並非大普通法陣,算是比較罕見偏僻的法陣了。對方竟還能一眼認出來,這就說明對方在陣法造詣上,絕對不低的。

    麗女子和藍袍青年則一瞬間變得老老實實,隻是低頭垂目,完全一副以老者馬首的樣子。

    但如此一來,他就不得不單獨麵對眼前的青年,

    老者暗暗叫苦之餘,對這兩人也恨的牙根癢癢了。

    畢竟元嬰期老怪物,可沒有幾個有好脾氣的。現在完全由他來回話,危險可想而知了。

    “前輩不要誤會。晚輩對陣法之道比較感興趣,布置這些法陣,隻是想順便測試一下幾種法陣的效果的。”老者情急之下,竟然說出了一個似乎說的通的理由出來。

    青年聞聽此言神『色』不變,用目光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三人一眼,卻忽然說出了一句讓三人嚇了一跳的話來。

    “你們三人和蠻胡子有什麼關係?”

    “前輩這話是什麼意思,晚輩有些不太明白了。”豔麗女子一抬首,忍不住的開口了。

    “你們修煉的功法不同,但明顯都有蠻胡子托天魔功的影子。遇到其他人或許無法發現,但是遇到我,嘿嘿……”青年淡淡一笑。

    “前輩認識家師?”眼看無法蒙混過去,藍袍青年深吸了一口氣,終於默認了下來。

    但聽到青年此問,老者和豔麗女子『露』出了不安之『色』。

    “隻有數麵之緣而已。你們是想到湖底取寶吧!蠻胡子自稱藏寶洞隻有他一人知道嗎,現在卻冒出了你們幾個來。看來不是他故意拿虛言欺我。就是你們三個從其他途徑,知道的藏寶洞府的地點。”青年最後幾句竟自語了起來。

    但這話一聽在下麵三人耳中,卻如同晴天霹靂一般,讓他們全都傻了眼。

    即使有了不妙的預感,但對方一口就叫出了秘密洞府的事情,還是讓三人手足無措起來。若是來的是一名結丹修士,三人說不得立刻就動手將對方滅殺了。但對方是一名元嬰修士,他們又怎敢輕舉妄動的。

    而且聽對方口氣,對方知道此地竟是蠻胡子親自告訴的,這讓他們更是有些不知所措的了

    難道他們師傅還沒有隕落不成?

    一想到此念頭,三人麵『色』又陰晴不定起來。

    “我三人的確都是蠻師的門下弟子,但不知前輩和家師如何稱呼的。”豔麗女子最先恢複了鎮定,強『露』一絲笑容的說道。

    “當然叫他蠻胡子了!你們三個……咦,沒想到這一座小小的島嶼,還挺熱鬧的。是誰藏在哪,給我滾出來。”韓立一句話,才淡然的說了一半,忽然臉『色』一沉,抬手對準湖邊的一處丘陵隨意五指輕輕連彈。

    頓時數道青絲一閃噴出,隨即化光華一晃後,就化為了數道丈許長青光,狠狠斬了過去。

    豔麗女子見到此幕,麵『色』卻“唰”的一下,蒼白無比起來。

    “轟隆隆”幾聲巨響後,數道粗大青光閃過後,竟憑空將丘陵斬去了小半的樣子。但是讓青年和老者震驚的是,在被擊毀的丘陵內部,竟然浮現出來一名光頭大漢。

    此人滿臉橫肉,但渾身上下金光燦燦,無論服飾還是長袍仿佛全是由赤金打造一般。

    此刻,大漢單手舉著一麵金濛濛盾牌,放出一層半圓金罩檔下了那幾道劍光,正滿臉吃驚之『色』的望向韓立。

    “金花老祖!”一見著金『色』衣衫大漢,灰袍老者一見此人,卻失聲的脫口叫道。

    而就在這時,忽然一道紅光一閃即逝的朝大漢激『射』過去,閃了兩閃後,就一個盤旋的落在了錦袍大漢身後,顯出一個妙曼的身影出來。

    竟然是那名豔麗女子!

    “蔡師妹,你竟然勾結金花老祖!”灰袍老者也是經曆過不少風浪之人,一見此景,心念隻是一傳,就驚怒交加的大叫道。

    一旁的藍袍青年聞言,也頓時麵『色』陰沉下來。

    顯然豔麗女子是打著,一開啟洞府,就立刻和金袍大漢聯手除掉他們,好能搶占所有寶物的念頭。

    “哼,你二人有何資格說我。吳師兄,你不是暗中通知了血光門的人,準備在半途截殺我的嗎?至於雷師弟,你也加入了草都島的木劍閣,還準備娶木劍閣閣主的女兒,而你入贅木劍閣的聘禮,就是此洞府的所有寶物?要不是我夠機靈,恐怕洞府禁製被破之日,就是我命喪的時候。不過,現在你們這兩家的援兵,就不要指望了。老祖早就安排人手,將他們半路上就欄了下來。我曾經陪蠻胡子這般多年,他遺留的東西,本應該全都給我的。而老祖也已經答應我,正式娶我為妻了。”豔麗女子一陣得意的格格輕笑,並親昵之極的和金袍大漢並肩而立一起。

    “既然如此。蔡師妹,你一開始又何必主動找上我和吳師兄二人,自己一人取寶就是了。”藍袍青年聽到豔麗女子喊破自己的計劃,麵上慌『色』一閃,但隨即就鎮定了下來,反而陰沉的問道。

    “要不是湖底的禁製深奧異常,開啟不易,而又隻有你二人得過蠻胡子在陣法道上的一些真傳,我怎會將藏寶的事情告訴你二人。”看來豔麗女子打算徹底和老者二人撕破了臉麵,此刻肆無忌憚的冷聲道。

    灰袍老者和青年二人的麵『色』,自然變得難看異常。

    “好了,你和他二人的事情以後再說。我先和這位道友聊上幾句。”錦袍大漢眉頭一皺,出言打斷了豔麗女子下麵還想說的話語。

    豔麗女子聞言,立刻乖乖聽話的不言了。

    “這位道友也是衝蠻胡子的秘寶洞府來的?”金花老祖上下打量了韓立幾眼,緩緩的問道。身為元嬰初期修士的他,同樣看不出韓立修為的深淺,心中大為的忌憚起來。

    “不錯,湖底的東西我要了,道友沒事的話,可以走了。”韓立懸浮在半空中,一開口就說出了,讓所有人為之側目的話來。

    金袍大漢聞言,頓時大怒,同時心中也一凜。對方口氣如此之大,肯定真有些厲害神通才是。

    想到這,大漢強壓住心中的一絲怒火,同樣板起麵孔的說道:

    “道友說的還真輕鬆,難道想打發在下回去,而自己獨吞此間的寶物?”

    金花老祖的口氣,一下有些不善起來!

    

Snap Time:2018-07-16 07:16:43  ExecTime:0.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