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極品靈石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極品靈石

    但就這片刻遲疑,讓此龜妖丟了『性』命。

    一側數丈遠處空間波動一起,韓立紫焰閃動的浮現而出,二話不說的衝龜妖袖袍一拂。

    頓時三十六口小劍從袖中一閃『射』出,一晃下又化為上百道金『色』劍光,破空聲大作,一張密密麻麻的劍網,迎頭向龜妖罩下。

    “是你?”

    龜妖一扭首終於看見了韓立的真容,頓時如同見鬼般的失聲大叫,竟然那間就認出了韓立來。但此妖再一見如此多劍光向自己斬來,臉上唰的一下蒼白無血了。

    它可遠遠看見,韓立隻是用一道金『色』劍光就輕易擊殺了和自己同階的另一名八級妖獸,連對方倚重之極的寶物都無法阻擋分毫的。

    龜妖懼怕之下口中幾聲大吼,猛然一扯身上長袍,頓時化一片烏雲直接迎向了劍網,而自己則漆黑妖氣一陣凝聚,就要施展秘術禦遁而逃。但是就在這時,一聲冰寒刺骨的冷哼從韓立口中忽然傳出。

    那間,龜妖隻覺神識一陣撕裂般的劇痛傳來,雙手抱住了頭顱,一聲慘叫出口,耳鼻中淨同時流出了一道道黑血。

    此妖一下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而那烏雲和金『色』劍光方一接觸,劍氣交錯間就被斬成了無數塊,殘破烏雲瞬間化為指甲大小的龜甲紛紛墜落而下。

    金光大放下,劍網毫不停留的朝下方龜妖身上一罩而下。

    龜妖終於從神識撕裂的劇痛中恢複了一些,但此刻卻根本避無可避,已被劍網徹底網在了其中。

    絕望之下,此妖猛然一咬牙,口中大聲疾呼起來:

    “金兄,他是當年那名姓厲的……”但未等他完全喊出口,一邊的韓立卻臉『色』一沉,猛然一催劍訣。

    劍網驟然一收,無數金光在龜妖身上一閃而過,此妖被斬成了無數截,甚至連此妖魂所化的綠火,也隻是一閃後就滾滾劍光淹沒的無影無蹤。

    滅殺龜妖的舉動,隻花費了幾吸時間,韓立身形一晃,再次化為刺目遁光破空離去,轉眼就到了數百丈之外。

    一點青光在天際邊上閃了幾閃,青虹就徹底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金蛟王自然不太甘心,一直追著韓立出了碧靈島,眼見根本無法追及後,再加上也自認沒有把握單打獨鬥能夠取勝,隻能無奈的放棄追逐,重新回轉石峰,隻是臉『色』自然陰沉之極。

    “姓厲……”當金蛟王重新回到石峰上空,神『色』忽然一動,口中喃喃低語了幾聲。

    這時,其他化形期妖獸也圍了過來,臉『色』同樣都不太好看的樣子。

    “金兄,那名元嬰後期修士是何人,看音容相貌不像是傳聞中的六道,天星雙聖不能離開星城,自然更不可能了。難道是人類中新進階的大修士!”一名渾身被火焰包裹、看不見真容妖修先忍不住的先開口問道。

    “不太清楚,不過雖然沒有交手,但這人無論法寶還是功法都陌生的很,似乎『亂』星海成名的元嬰修士並沒有這人。”金蛟王用低沉的聲音回道。

    “這人神通實在不小,藍道友和烏道友在他手下連一個照麵都沒有支持下來,恐怕法力比六道、雙聖都要強上幾分的。”另一名綠袍妖修心有餘悸的說道,其他妖修也大都麵上隱現一絲懼『色』。。

    畢竟在場妖修大都是八級妖獸,自問修為並不比龜妖二人強哪去的。既然韓立能如此輕鬆斬殺二妖,他們若是遇到了,豈不是同樣的隻能束手待斃。不少妖修當即心中下定了注意。下次若是還遇到韓立,說不得隻有拔腿先逃了。

    “我昔年和六道極聖交手過一次,這人看起來是比六道極還難纏兩分的。起碼六道不在偷襲下,絕沒有辦法如此幹脆的滅殺我們海族的化形同道。不過諸位道友不必將此人看的過於強大,這也是我們首次和對方交手,對此人神通過於陌生的緣故。否則這名人類修士也不會輕易得手的。”金蛟王平靜的說道。

    其他妖修一聽這話,有的『露』出恍然之『色』,有的則沉默不語。

    但就在這時,一名九級妖修,那名一開始和清瘦老者爭鬥的胖子,突然開口問了一句:

    “金兄,烏道友隕落前喊的話語是何意思,道友是否有些眉目?突然喊出對方姓厲,一副認識這人的樣子。而聶某沒有記錯的話,好像一些年前,蛟龍一族和狻猊王族曾經聯手襲擊過萬丈海附近的人類修士和島嶼,到處尋找過一名姓厲的修士吧。不知這人和剛才之人是否有什麼關聯?”

    一聽這話,附近的妖修一陣的『騷』動。而金蛟王卻眉頭皺了一下。

    “應該沒有什麼關係的。當年我的一名兒孫被一名結丹期的人類修士偷襲暗害了。這才派出人手四下尋覓凶手的。而此人卻是一名元嬰後期修士,怎可能是同一個人?除非這人是十萬年一遇的修煉奇才,否則區區不到二百年的時間,怎可能有現在的神通。”金蛟王沉『吟』了一下,最終還是搖搖頭。

    “這可不一定的。我昔年曾經擊殺一名人類的元嬰修士,經過搜魂後才知道,人類中號稱第一密報的虛天鼎已經出世了,是被一名姓韓的結丹修士得到的。但後來經過人類元嬰老怪的追查,這人曾經在我們外海化名姓厲過好長一段時間。而虛天鼎中的補天丹名氣可不小,有此丹外加鼎中其它不知名的上古靈丹相助的話,此人如此快進階到後期,倒不是不可能的。”胖子嘿嘿一笑的說道。

    胖子這番話說出口後,群妖全都聽到目瞪口呆,有些忍不住的立刻交頭接耳起來。

    金蛟王聞聽之後,同樣沉『吟』起來,半晌後,才雙目寒光一閃的說道:

    “若是聶道友所言屬實,那此人還真有幾分可能是當年那名殺害我孫兒的修士。若是如此的話,本王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的。無論是金某的孫兒之仇,還是今日的烏、藍兩位道友的身死,都必須拿此人血祭的。更何況此人搶走了極品靈石,身懷虛天鼎這等至寶。”

    “此人是元嬰後期修士,神通非同小可。不將他『逼』入絕地,同時再有三名以上的金兄這般修為的同道,恐怕根本奈何不可此人的。更別提什麼奪寶報仇了。”胖子卻搖搖頭,慎重的說道。

    “此人的確不容小瞧。對付他需要從長計議的,並邀請來狻兄和碧道友一起出手才行。不過此事現在不急,隻要這人還留在星海,我們總是有機會的。反是我們此行雖然隕落了兩位道友,但同樣滅殺了六位人類的元嬰修士,並且碧靈島上的靈礦從此就歸我們海族所有。就算那塊頂階靈石被奪,礦脈中說不定還有其他極品靈石未被開采出來,也無需太介意的。我們當務之急,是重新布下禁製,聚集人手,以防人類修士重新殺回來。逆星盟和星宮可不會甘願就此認輸的。十有八九會卷土重來的,我們要……”金蛟王似乎對報仇之事,並沒有多大興趣,轉眼間就將話題引回到了當前的靈礦上。

    這個牽扯到在場眾妖修利益的事情,果然將在場妖修注意力全都引了過去,一個個肅然的聽著金蛟王的話語。隻有那名胖子眉頭緊鎖,目光閃動不定,一副有些心神不定的樣子。

    而此刻,遠在萬之外的地方,韓立在用神念感應到數百內並無追兵後,當即遁光速度一緩,遁光放慢了下來,變成了徐徐而行。

    當然韓立不會再回那所謂的“雷空島”,認準了方向後,直接向來時的銀鯊島飛去。

    身處遁光之中,韓立忍不住的一伸手,從懷中將那個青『色』儲物袋掏了出來,然後目『露』興奮的一抖此袋。

    頓時一股白霞從袋口中湧出,隨即一塊翠綠欲滴的拇指大靈石,出現在了手心中。

    韓立單手一捧此靈石,仔細端詳起來。

    靈石表麵靈光流轉不定,綠芒忽暗忽明,竟似活物一般,而在靈石表麵,似乎還有白乎乎的細小東西不停湧現而出,但是由於過於微小的,竟然一時無法看得清楚。

    韓立心中詫異下,瞳孔一縮,目中驀然藍芒閃動,終於將綠光中東西看得清晰起來。

    那竟是一片片仿佛雪花,又仿佛符文的『乳』白『色』光點。

    這些光點不停的從翠綠『色』靈石中湧出,隨即又自行爆裂開來,化為點點精純的木靈氣。此靈石竟然因為蘊含靈氣太過巨大,而不得不強行向外界溢出著。

    韓立見此,心中又驚又喜。

    這肯定就是傳聞中的極品靈石,恰好又是一塊木屬『性』靈石,對他正好適用。

    不過想想會是木屬『性』靈石,也沒有什麼奇怪的。那碧靈島上的礦脈,好像原本就是盛產木屬『性』靈石的,極品靈石也是木屬『性』,原本就是預料中的事情。

    韓立閉上雙目,略微感應下靈石上散發的木靈氣。

    過了一會兒後,他猶豫了一下,還是五指青光一閃,嚐試著吸納一下晶石中的磅靈氣。

    

Snap Time:2018-04-27 01:19:35  ExecTime: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