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金蛟凶焰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金蛟凶焰

    老者此舉仿佛是一個信號,其餘還在纏鬥元嬰修士也突然施展各種不可思議秘術,或一陣白光後在原地消失不見,或口噴精血化為詭異血光逃走,一個個寧肯精元大損,也拚命拋開對手而逃。

    “哼”一聲冰寒刺骨冷哼從半空中傳出,金蛟王臉上獰『色』一現,單手一揮,一聲霹靂聲後,一道金銀兩『色』異芒激『射』而出。

    此妖竟然將手中金槍直接衝清瘦老者使勁投了出去。

    異芒方一出手,就詭異一閃即逝,在虛空中不見了蹤影。

    “不好!”

    遠處清瘦老者一直注意著金蛟王一舉一動,一見此幕,心中一顫,猛然將手中的那麵青『色』鏡子向後一拋。

    青光大放間,一輪圓月幻化浮現,數丈之大,青光濛濛,將老者身形全都淹沒在了其中。

    而幾乎在清月形成的瞬間,一杆幻化十餘丈巨的金槍在近在咫尺處浮現而出,上麵銀『色』電芒一閃,就發出雷鳴的擊在了清月中心處。

    清月表麵竟鏡子般的寸寸碎裂,巨槍一下沒入了月中,並將其一擊而散。

    “啊”

    目睹此景,清瘦老者大驚,身上紫光一晃,就想施展什麼秘術逃走。

    但就在這一瞬間,體形縮小了近半的金槍,就從殘存月影中『射』出,一閃後詭異的紮在紫光之上。

    “砰”的一聲巨響!

    那錦帕不知是何等階古寶,幻化紫光竟檔下了此擊。但是就算如此,清瘦老者整個人如遭電擊,一下擊飛出去數丈遠去,根本無法控製身形分毫。

    在半空中的金蛟王一抬腿,身形竟不可思議的橫跨十餘丈距離,隻是幾個晃動就瞬間追上了清瘦老者,二話不說的抬手一把抓去。五

    指金光閃閃,猶如純金打造一般。

    清瘦老者才剛剛從一擊中恢複了一些,一見金蛟王此舉動,頓時麵『色』無血,情急之下一張口,一道綠芒脫口噴出,竟是一顆拳頭大笑的翠綠圓珠。

    “當”的一聲,金爪毫不客氣的將圓珠抓到了手心中,但兩者相碰之下,竟發出了金屬摩擦板的清脆聲。但綠珠瞬間體形狂漲,仿佛要脫手『射』出。

    金蛟王雙目寒光一閃,五根手指驀然冒出數寸長指甲,同時手背浮現出銅錢大小的金鱗。

    “噗”的一聲悶響後,此妖竟然赤手空拳的將圓珠捏碎了。

    一團刺目綠芒閃過後,金『色』爪子竟然如無其事,絲毫損傷都沒有的樣子。

    “化龍決!”

    清瘦老者在珠子被毀的瞬間,失聲的叫道,同時心神相連的噴出了一口精血。不過有此耽擱,紫光包裹著他再次激『射』而出,一瞬間又和金蛟王拉開了十餘丈的距離。

    但這一次,金蛟王沒有去追,而是盔甲下的臉孔一沉下,單手衝著遠處紫光緩緩一拳擊出。

    紫光上空,一隻丈許大金『色』拳頭詭異浮現,向下閃電般一擊。

    “轟”的一聲巨響後,清瘦老者被巨拳斜下擊飛了去,如同隕石般狂墜到石峰上,竟將某閣樓直接洞穿出一個數丈大巨洞,然後被無數碎石淹沒在了其中。

    金蛟王嘴角泛起一絲冷笑,身形一動下,下一刻就出現在了閣樓頂部,站在大洞邊緣處往離望了兩眼。

    手臂一抬,手掌金光燦燦,就要一口氣致清瘦老者置於死地。

    可就在這一那,他神『色』一變,驀然手臂方向一變,向閣樓大門前某處一把抓去,同時口中一聲大喝:

    ”是誰在哪,給我滾出來!”

    五道金『色』抓芒一閃即逝的『射』出,一下沒入地麵中不見了蹤影。

    “噗噗”幾聲後,閣樓前現出五道數丈長溝槽出來,黑乎乎的,奇深無比,可是附近地麵卻絲毫異樣沒有,並沒有人影浮現而出。

    見此情形,閣樓上的金蛟王目光閃動幾下,竟麵現一絲驚疑

    剛才他絲毫征兆沒有的感到一絲莫名戰栗,竟讓其通體發寒,幾乎毫不猶豫的發起了攻擊。

    此妖並非真發現了什麼東西,而身為天地靈獸的冥冥感應,催使其做出這種下意識舉動的。

    這種對危險的預感,在數以萬計的修煉歲月中,可是救過他數次小命的。

    但現在攻擊一下落空,讓金蛟王也有些猶豫起來,不能肯定剛才是否是一時的錯覺。

    畢竟預感失誤的情形,以前倒也不是沒出現過的。

    隻是剛才的戰栗太強烈了點,仿佛什麼極其危險的東西在偷窺著他,讓他現在還心有餘悸種。

    就在此妖正在思量要不要再擴大些搜索之時,閣樓大洞底部的碎石堆動了一動,隨即又恢複如常起來。

    彈就這一點異聲,讓金蛟王的注意頓時被引了過去,目光在那『亂』石堆上一掃後,臉上浮現一絲殺機。

    他單手往身前一抓!

    一聲轟鳴後,那杆金『色』長槍,就在電蛇纏繞中浮現而出。

    此妖一言不發的抓起此槍狠狠地下一揮。

    金槍在銀弧閃動中,頓時化為一道刺目驚虹激『射』而下,在途中又詭異的一閃不見。等再次現出身形時,長槍竟已經紮在了離閣樓二十餘丈的某處地麵上。

    “轟隆”一聲,金槍就此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馬上一聲悶哼聲發出,隨即附近地麵一下全部碎裂開來,無數碎石到處迸『射』,同時一道紫光在『亂』石中破地而出,正是那名清瘦老者。

    隻是這時的老者,麵『色』蒼白,嘴角帶血,渾身紫光忽暗忽明,一副即將潰散的征兆。看來這紫光雖然神妙,但接二連三的被金蛟王重擊,也終於支撐不住了。

    老者一被『逼』出,立刻向石峰外倉皇飛『射』。

    金蛟王嘴角獰笑更濃,再次朝下一抓,金『色』長槍又從虛空中浮現。

    單臂再次一揮後,遁光變慢了許多的清瘦老者,雖然又祭出一麵盾牌和一件鐵尺,但是在一閃到了跟前的金槍麵前毫無作用!

    兩聲巨響後,兩件寶物就被一擊而碎,金槍絲毫不停一擊而過。

    清瘦老者雖然拚命躲閃,但是以此槍遁速,根本無法避開。

    結果金槍洞穿那層變得稀薄的紫光,就從其前胸一閃而過。

    這名元嬰中期修士一聲慘叫,就墜落而下。整個人跌落到了地麵上,轉眼間一動不動。而在他翻轉的胸前處則多出一個碗口粗焦黑孔洞,周邊竟有數道纖細銀弧跳閃不定,隱隱一股焦糊味道傳了出來。

    “哼,一名元嬰中期修士也想從本王手中跑掉,簡直是白日做夢!”金蛟王抬手將那金『色』長槍再次召回後,麵無表情的說了一句。

    再單手一甩,破空之聲傳來,數根指甲激『射』而出,迎風一漲,隨即化為尺許長金『色』巨釘,一下將老者四肢和脖頸硬生生的釘在了地麵之上。

    頓時釘上符文閃動,數道金『色』鎖鏈浮現而出,竟將硬生生老者封印在了此處,元嬰無法再脫體逃遁了。

    金蛟王這才放心下來,單手往老者身上一抓,其腰間的儲物袋直接被攝到了手中,然後神念往麵一掃後,頓時麵『色』陰曆下來。

    他陰森森一抬首,目光的朝空中四下一掃!

    隻見僅僅片刻的工夫,其他幾名逃遁元嬰修士,其中兩名再次被原來的妖修纏住,另外一名手持葫蘆的灰袍老者和另外一團血霧卻逃之夭夭,轉眼間隻見兩個黑點的樣子。

    不過灰袍老者後麵,卻被新出現的妖修聯手追去,緊追不放的樣子。那團血霧卻將另兩名原來妖修甩的越來越遠,遁速之快遠超身後的對手。。

    金蛟王嘴角抽搐一下,看了看遠處的血霧,略一沉『吟』後,身形一動,一道金光直奔血霧方向激『射』而去。

    望著遠去的金光,身處閣樓大門邊的韓立,輕輕出了一口氣。

    剛才眼見金蛟王將那清瘦老者一擊打飛到閣樓中後,他心神一動,頗想出手將清瘦老者製住,直接搜查其身,看看那塊極品靈石是否在其身上。

    不過最終覺得不太保險,還是強忍了下來。

    但沒想到,這金蛟王神念如此靈敏,就這一分心的那間,竟然被對方感應到了什麼,竟對他站立之處豁然一把抓下。

    幸虧他如今遁術已經神妙無比,無聲息一晃間,人就到了閣樓大門的另一邊,那一抓自然落到了空處。

    而從剛才金蛟的神情看來,清瘦老者的儲物袋中果然沒有那塊極品靈石,老者更不可能將靈石直接藏在身上的。

    畢竟靈氣如此精純的東西,若不放在儲物袋中,任誰都能一眼看出它所在的。

    韓立也沒有理會地上的清瘦老者,目光同樣朝空中幾處望去。

    此刻在藍『色』妖霧下方,隻有一名八級的不知名妖修,懸浮在空中一動不動,似乎是金蛟王特意留下來監視石峰的人手。

    此妖修臉『色』淡藍,麵目猙獰,在赤『裸』的手臂和大腿上遍布一塊塊的藍『色』鱗片,看上去實在凶惡異常。

    忽然這名妖修一扭首,朝一側凝望過去。

    韓立見此,心中一閃,同樣扭首隨之望去。

    隻見不遠處,一團黃光正朝這飛『射』而來,麵隱隱有一名妖獸手捧什麼東西的樣子。

    韓立目光一閃,瞳孔中驀然藍芒閃動,竟施展了明清靈目的神通,將黃光中的妖獸看的一清二楚。

    

Snap Time:2018-01-24 02:13:18  ExecTime:0.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