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亂起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亂』起

    韓立嘿嘿一笑,不再說什麼,手中玉簡一抖,就將神念往麵一掃而去。

    但僅僅看了聊聊數句後,韓立臉『色』大變起來。先是顯示愕然,隨即『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最後又變得驚喜。

    蠻胡子元嬰看到這一幕,頗有些『摸』不著頭腦。

    不過,他的確沒有在這口訣中動什麼手腳的,倒也沒什麼可擔心的。

    足足一燭香工夫後,韓立以遠超蠻胡子預料慢的速度看完了玉簡,將神識退了出來,但臉『色』陰晴不定起來。

    “蠻兄,你這托天魔功是從何處學來的,可有什麼來曆沒有?”韓立緩緩的問出口。

    “來曆?此魔功可是『亂』星海有名的功法,流轉已久,就是比起六道的六極真魔功,名氣也小不到哪去。隻是此功法一向單脈流轉,我也是遇到了家師才得以學到的。怎麼,此功法有什麼不對嗎?”元嬰不解的問道。

    “沒什麼!”韓立目光一閃的搖搖頭頭,一翻手掌,玉簡就不見了蹤影。

    “這功法若是韓兄無暇修煉,隨便找一名弟子傳下去也可,隻要不讓托天魔功真斷了傳承,也就可以了。”蠻胡子見過韓立先前的異樣,又怎會相信此言,但隻是淡淡的說道,一絲想追究此事的意思都沒有。

    對他來說,自然還是吞噬極陰的元嬰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故而馬上又說道:

    “道友既然看過了功法,不知蠻某可以動手了嗎?”

    說著元嬰雙目紅光一閃,麵上突然浮現出一層煞氣來。

    “當然可以。不過蠻兄現在有些虛弱,要不要韓某助你一臂之力?”韓立看了看冰封起來的極陰祖師,卻一笑的問道。

    “多謝道友美意,但無須如此。蠻某雖然現在法力不及以前十分之一。但對付一個無法動彈修士,卻還是綽綽有餘的。”蠻胡子搖了搖頭,自信異常的說道。

    “那就隨蠻兄了,我現在外邊等候了。” 韓立微微一笑,也不多言。身形一晃,人就到了入口處,徐徐走出了石室。

    頓時麵隻剩下了蠻胡子元嬰和冰封起來的極陰祖師。

    元嬰盯著極陰祖師,麵上現出了陰森之『色』,而極陰祖師無法動彈一下,但雙目同時『露』出了恐懼異常的神情……

    韓立站在石室外麵的通道中,單手把玩著手中的玉簡,沉『吟』不語著。

    石室中一直寂靜異常,絲毫聲響都沒有傳來,足足過了一刻鍾後,一句有些疲倦的聲音才傳了過來。

    “韓道友,你可進來了。”正是蠻胡子的話語聲,隻是略有些嘶啞的樣子。

    韓立眉梢一挑,兩手一合,手中的玉簡再次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則轉身走回了石室中。

    隻見那藍『色』巨冰仍安然無恙的聳立在哪,但麵的極陰祖師卻翻著死魚般眼睛,經氣息全無了。

    元嬰卻懸浮在藍冰之上,身體隱隱比先前大了小半的,並且生氣盎然,沒有先前的虛弱模樣。隻是小臉上,卻滿是疲倦不堪神情。

    “這次多謝韓兄了。我現在暫時恢複了大半的精氣,必須趁此機會馬上坐化掉。否則就前功盡棄了。我秘密洞府的地址是在……”元嬰一見韓立,立刻開口,但說到最後時,聲音一低,竟然直接傳音了過來。

    韓立凝神聽了幾句後,神『色』不變的點點頭。

    “好了,蠻某大仇已報,就在此地坐化了。韓道友自便吧。”元嬰長吐了一口氣,神『色』平靜的說道。隨即它身形一晃,直接『射』到了石室一角,盤膝坐下了。

    元嬰身上亮起了刺目的金光,身上氣息也開始翻滾不定,變得忽強忽弱起來。

    韓立微微一笑,同樣不再理睬蠻胡子坐化的舉動,反而兩手一撮,再一揚。

    雷鳴聲一起,數道粗大金弧彈『射』而出,擊了巨冰之上,在金光中爆裂開來。

    頓時冰塊在無數纖細電光中,寸寸的碎開,將麵的極陰祖師肉身也一同化為了碎屍。

    韓立看了一眼,確定麵的確沒有分魂或者第二元神之類的東西後,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又轉首了過去。

    就在這時,元嬰表麵靈光流轉下,卻已經開始浮現出一絲絲裂縫,裂縫中金光閃閃,仿佛有金『色』『液』體要流淌出來一般。

    韓立雙目一眯,緊盯著蠻胡子元嬰,默然不語。

    “砰”的一聲輕響後,整個元嬰潰散開來,化為了點點金光,消失在了虛空中。

    目睹蠻胡子元嬰的坐化,韓立輕歎了口氣,抬手對準地上殘屍一彈。

    一顆火球『射』出,將地上一切都籠罩在了火光之中。

    韓立看也不看火光,化為一道青虹在石室中一個盤旋,就從入口處激『射』而出。

    一眨眼,遁光就在通道中一閃後,無影無蹤。

    因為出去時,韓立不再存有什麼忌憚,所以遁速全開之下,片刻工夫就到了盡頭處。

    一麵閃動著靈光的石牆,擋在了前邊。

    韓立也不猶豫,一抬手,頓時指尖出金芒閃動,就要放出劍氣將石門一斬而開。

    可就在此刻,忽然一陣地動山搖般的巨響傳來,整個通道都顫抖不已,並發出轟隆隆的回音聲。

    韓立一呆,心中有些吃驚的,但手上動作絲毫沒停,數道金『色』劍光交叉一斬之下,石門就四分五裂而開。

    身形一晃,人就出現在了石門之外。

    外麵正是閣樓的一層,而這個石門則隻是閣樓一角的某處密門而已。

    不過一出了通道,巨響聲、晃動聲一下大了數倍,從閣樓門口外還傳來什麼人的狂笑聲,怒喝聲,更不時有呼嘯爆裂聲接連傳來,仿佛石峰一下成了激戰之所,正有人在外麵施法爭鬥。

    韓立眉頭一皺,卻從閣樓外飛『射』進來一道紅光來,麵之人尚未看清楚閣樓中的人是誰,就先大喊起來。

    “不好了。鐵石峰的妖獸突然……咦!你是什麼人?烏長老呢?”這名修士一見大廳中站著之人,並非自己想象的極陰祖師,心中一驚,脫口的驚叫道。

    但韓立冷笑一聲,一張口,一道金光一閃不見,隨即對麵慘叫聲傳來。

    紅光中修士,被詭異浮現身邊的劍光一繞之下,就身首兩處了,並掉下兩截赤紅殘劍。

    這位逆星盟結丹修士也算倒黴,連韓立長相都未看個仔細,竟這般稀糊塗的送了『性』命。

    不過,韓立從對方聊聊的幾句話中倒也聽明白了一些,似乎是海中妖獸突然對逆星盟進行了偷襲。

    心中有些疑『惑』,沒他卻絲毫不想摻和此事中,當即兩手一掐訣,身上的氣息一斂收攏,接著身形再一晃,整個人就隱匿起來行蹤。然後才大搖大擺的向閣樓外輕輕飄去。

    但是尚未等他飛到大門前,就聽到一陣仿佛打雷般的巨吼從空中滾滾傳來:

    “唐道友,這一次我們海族出動如此多化形族人。你們逆星盟是絕無法抵擋的。識趣的話,就乖乖當即將那頂階的極品靈石交出來。我們海族還能放你們一條生路。”

    說話之人嗡嗡氣,但偏偏修為驚人異常,閣樓外邊低些的逆星盟修士,被這幾句話直接震得身軀發軟,體內靈力一陣的凝滯不靈。

    韓立聽到“極品靈石”幾個字眼後,更是心中一跳,幾乎想也不想的一下從閣樓大門處激『射』而出。

    隨聲的往高空中望去。

    隻見外邊『亂』成了一團,四處靈光閃動,爆裂聲不斷,更有數十名修士和一些奇形怪狀的妖獸,正在鬥的不亦樂乎。在高空中,淡藍的雲霧幾乎遮蔽了整個天空。

    而在雲霧之下,有數處戰團正在相持不下。其中一名身穿藍袍,相貌清瘦的老者,一手持著一麵青『色』鏡子,放出無數道刺目青光,另一手驅使著一口藍『色』飛劍,仿佛蛟龍出海。

    他的對手是一名奇胖無比的頭陀,身材高大異常,兩臂各戴一隻金『色』圓環,但手持一麵圓缽,口噴陣陣藍霧,竟將清瘦老者的攻擊檔了下來。而那狂雷般的吼聲,就是從此頭陀口中傳出。

    韓立藍芒一閃的凝望下頭陀,在其脖頸處,看到了幾枚銀燦燦的鱗片。

    至於其他幾處,一男一女兩人正在合鬥一名頭生一對短角的儒生,另一名灰袍老者則用一隻葫蘆放出陣陣的陰風,和一名渾身赤焰包裹的人影相持不下。而在稍遠些的地方,一大團血『色』霧氣翻滾不定,麵隱隱有吼聲,爆裂聲傳來。似乎有人在麵激鬥的不亦悅乎。

    似乎一時無法看出誰勝誰負,看來逆星盟提早將其他島上元嬰修士撤回來,還真是作對了事情。

    否則以石峰上平常的守衛,早就被一攻而破了。

    “什麼極品靈石?在下莫非聽錯了。在下哪有什麼極品靈石?”那清瘦老者臉『色』不變,將法寶催使的更見威力,口中卻淡淡說道。

    “到了現在,唐兄還做這掩耳盜鈴之事,不覺可笑嗎?”胖子哈哈大笑,口中藍霧一團團噴出,臉上卻現出不屑之『色』。

    “原來道友隻是道聽途說而已。這極品靈石,人界怎可能還有的!倒是你們無怨無故來到峰頂,滅殺本盟如此多修士,唐某絕不會就此罷休的。”清瘦老者打了個哈哈回道,神『色』卻陰冷了下來。

    

Snap Time:2018-01-23 21:50:34  ExecTime: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