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交換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交換

    “蠻胡子!”

    韓立這才注意到了元嬰的容顏,不禁一呆起來。

    他沒有記錯的話,蠻胡子當年就快壽元將盡了,如今近二百年過去了,早應該坐化掉了。如何還有元嬰存在世上,還落在極陰祖師手上的樣子。

    心中奇怪之下,韓立也不急著滅殺極陰了,仔細打量了蠻胡子元嬰兩眼。

    忽然手一抬,虛空一抓。

    一隻青『色』大手浮現在了元嬰之上,閃電般一撈,就一下將元嬰硬生生的抓到了手中。

    五指青『色』靈光閃動不已,元嬰無法動彈分毫了。

    “韓道友不用這般謹慎,以我現在情形,連瞬移之術都無法做出了。又能逃到哪去!”蠻胡子元嬰一絲掙紮的跡象都沒有。

    “哼,這可說不定。不過我倒沒有想到閣下還能存活至今,當年在虛天殿中,你對韓某也不懷好意。現在主動跳出來,想讓我送你一起上路嗎?”韓立臉『色』一沉。

    “道友已經進階元嬰後期,若是追究虛天殿之事,自然有資格說這些話了。但當年韓兄隻是區區一名結丹修士,蠻某倒沒有認為有何不對之處?而且就算道友不動手,蠻某剛才為了掙脫禁製,也耗盡了殘餘精元,根本無法在世上滯留多久的!”元嬰倒一副無懼生死的樣子。

    “這話是不假!你虛弱成這個樣子,元嬰崩潰消散的確是眼前之事。韓某並非恩怨不明之輩。你雖然曾對我無禮威『逼』過,但當年贈送的一件皇鱗甲甲,曾經救下我一條小命。我也不對你落井下石,此事就算扯平了!”韓立沉默了一會兒後,說出了大出蠻胡子預料的話來。

    “蠻某可不是存心贈你寶甲的,當年隻是想借助你的妖獸取寶而已!你大可不必將此事放在心上。”蠻胡子一怔後,苦笑起來。

    “我可不管你當初的用意如何,皇鱗甲救助我一次是真就行了。不過,你也別指望我會出手救你。你自生自滅吧。”韓立淡淡說道,單手一揮,青『色』大手一下消散,蠻胡子元嬰重新恢複了自由。

    然後韓立目光一轉,重新望向了一旁的巨冰。

    “韓道友,這極陰祖師和我結下血海深仇,能否交與我處置,讓蠻某在臨死前得償所願。“蠻胡子元嬰深吸了一口氣,瞪了被冰封中的極陰祖師一眼,再次提出了先前的要求。

    “極陰和我仇怨也不小,我會親自動手的,無須你『插』手的。”韓立頭也沒回,一口回絕了。

    “我願意用自己收藏的一些珍稀材料外加自己的秘術典籍,用來換取這次機會。”蠻胡子心中大急,急忙提出了自己的交換條件,再也顧不得掩飾什麼。

    韓立回首望了元嬰一眼,忽然輕笑起來。

    “蠻道友到底有何用意,就直說出來吧。我可不信道友隻是為了報仇,就願付出如此大代價。若是如實告訴我其中的原委,隻要和我沒什麼幹係,我說不定還會答應此事的。另外,我對蠻兄還沒有坐化,以及如何落在極陰手上的經曆,也同樣的好奇。希望蠻道友給韓某解說一二。”韓立悠然的說道。

    聽到韓立此問,元嬰臉上焦『色』漸漸消失了,有些遲疑起來。。

    “算了,這也沒什麼可保密的。我就全告訴道友吧。”蠻胡子長歎了一口,終於下定了決心。

    “韓某洗耳恭聽!”韓立不動聲『色』的說道。

    隨即他長袖衝冰塊上一拂,所有金『色』飛劍全都被一股青霞席卷而回,轉眼沒入袖口中不見了蹤影。

    “其實韓道友應該知道,早在百餘年前,蠻某壽元的便已將盡,即使從虛天殿中得到了一些延長壽元的靈『藥』,也隻杯水車薪而已。在下之所以能元嬰存在至今,隻不過是被極陰用一種歹毒秘術,強行激發元嬰的潛力,讓我勉強苟活於世而已。而作為延長壽元的代價,等我的魂力也平白消耗殆盡,最後元嬰潰散後,精魂從此無法存在於世,再也沒有輪回轉世的可能。”蠻胡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韓立聽了這些話,沒有再說什麼。他知道對方肯定不會隻說些沒頭沒腦的話。

    果然蠻胡子不用他催,就自行接著道:

    “當年我得到那顆補天丹,出了虛天殿後,倒也逍遙了一陣。其他人沒有誰真為了一顆丹『藥』找我的麻煩。但好景不長,在我壽元快將盡時,卻被六道這家夥堵住了住處,然後他竟然要我將以後坐化的屍體送給他,修煉魔功。蠻某自然不肯答應此事,結果被他的六極真魔功打成了重傷。好在我也算修為不弱,及時施展秘術逃了出來,但沒想到在途中,卻又碰到了極陰這老賊。此賊子陰險的很,一看出我身負重傷,立刻出手攻擊。我和他大戰了三天三夜,還是因為傷勢發作被毀了肉身,元嬰也就落在了他手中。這老魔貪圖我的一些收藏和那顆補天丹,就一直將我囚禁身邊加以拷問,一直延續至今。”

    “拷問?他沒有對你動用搜魂術?”韓立聞言,有些詫異了。

    “嘿嘿,若是其他的修士,甚至元嬰後期大修士落在了他人手中,自然難逃被強行搜魂的下場。但蠻某修煉的托天魔功卻恰恰不懼此術,可以將神念緊守精魂之中,輕易無法強行搜取。就是強行加大搜魂術威力,也頂多讓我魂飛魄散,想知道蠻某的秘密,那是癡心妄想的事情?”蠻胡子冷笑後,傲然的說道。

    “有這種秘術?”韓立眉梢一動,仿佛有些心動。

    “當然,你以為托天魔功是妄有虛名嗎?隻是蠻某從來沒有外傳此事罷了。極陰沒有辦法,隻好每隔一段時間用屍火來折磨蠻某元嬰。嘿嘿,但蠻某又怎會這般容易屈服的。況且就算說了,也同樣難逃魂飛魄散的結果。不過,元嬰經過他的秘術強行提升百餘年壽元後,是真的燈枯油盡了、除非施展秘術再吞噬另一名元嬰精元,否則一定無法輪回了。但就算如此做了,是否真的還有來世的機會,這都是兩說的事情。”說到這,蠻胡子元嬰盯著藍冰中的極陰祖師,恨不得直接撕咬過去的怨毒表情。

    “原來如此。你打算吞噬極陰的元嬰,好求來世的機會。這種秘術我倒聽說過,不過是否有效,還真的沒法驗證的。”韓立『摸』了『摸』下巴,喃喃的說道。

    “不管是真是假,此秘術也是我唯一的機會,蠻某總要一試的。反正我那些收藏以後說不定會便宜了何人,還不如換取這一線生機呢。”蠻胡子無奈的說道。

    “這還真是大實話。你的補天丹還在嗎?”韓立沉『吟』了一下後,緩緩的問道。

    “沒有,一出了虛天殿就被我一口吞下了。但誰知道對我根本沒有多大效用。那極陰見我修為和以前一般無二,竟以為我還留著此丹未曾服用,一直對我『逼』問它的下落。否則,他是否真有如此長耐心拷問我,都是兩說的事情。”蠻胡子非常坦然的回道。

    “哦,有這樣的事情!”韓立臉上閃過一絲詫異。

    他當年服用補天丹後,可是效果明顯之極的。不過,對方都已經到了現在的地步,估計也不會說謊的。看來補天丹對元嬰修士的資質改善微乎其微了。當然,這也可能因為對方原來的靈根資質就不差,沒有多大的改善餘地!

    韓立心中如此思量著。

    “我可以成全了你此事。但先將托天魔功的口訣給我複製一份,然後我就將極陰交與你處理了。我對麵的鎖魂秘術比較感興趣的。最後等你吞噬完元嬰後,再告訴我其他東西的收藏之處即可。”韓立沉『吟』了一下,就盯著蠻胡子元嬰,徐徐說道。

    “好,沒問題!”元嬰聞言大喜,不加考慮的說道。

    韓立點了點頭,但一見元嬰神『色』有些萎靡的樣子,驀然雙手掐訣,幾道法決接連打在了對方元嬰身上。

    頓時五顏六『色』的靈光在體表一閃後,元嬰那間精神一振,竟好了許多。

    “多謝道友相助!”蠻胡子感激的脫口謝道。

    韓立擺了擺手,手一揚,一塊淡白『色』的空白玉簡直接拋了過去。

    元嬰急忙小口一張,一股淡淡金霞噴出,一下將玉簡卷入其內,讓其體形迅速縮小,被元嬰抬手攝到了手中。

    然後它閉目低首,開始複製起法決起來。

    複製一份不知默記過多少遍的法決,對蠻胡子來說自然不費吹灰之力的。

    一盞茶工夫,元嬰就睜開了雙目,小手一揚。一道白光直奔韓立『射』來。

    韓立抬手就將白光接住,靈光一閃後,玉簡恢複了原來的體積。

    “蠻兄不會在法決中動什麼手腳吧?”韓立看了一眼手中之物,卻忽然『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韓兄開玩笑了。以道友現在的元嬰後期境界,功法的真偽還不是一目了然。再說蠻某現在已經身落如此地步,又怎會再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元嬰聞言,卻『露』出了哭笑不得神『色』。

    

Snap Time:2018-01-21 01:09:06  ExecTime: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