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擒魔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擒魔

    五指一張,一條金『色』電蛟從手臂上同樣衝出,正好撞上了氣勢洶洶而來的黑蟒。

    “辟邪神雷!”

    極陰祖師一見此幕,心中一驚,急忙想掐架另行施法,卻已經遲了。

    金蛟往黑蟒身上一撲,轟隆隆聲大響。

    在金光閃動下,黑蟒軀體被無數金弧包裹,眨眼間潰散消失。

    辟邪神雷的克魔神通可不是說笑的。

    極陰祖師麵現怒『色』,馬上一拍腰間儲物袋。

    頓時唔鳴聲大響,一道數尺長血光從袋口中激『射』而出,一晃下就到了韓立頭頂處,化為了一口血『色』長刀一斬而下。

    刀光尚未落下,一股濃濃的血腥就先撲麵而來。

    韓立臉『色』一沉,一揚脖頸,猛然一張口,一口金『色』小劍同樣噴出了體外。

    “錚”的一聲,金血兩『色』光芒一交織之下,那口血刀發出一聲哀鳴後,就被金『色』飛劍一斬兩截,殘骸直墜而下。、

    “不可能!”

    這一下,極陰祖師真麵『色』大變了,頓時從狂喜中清醒了幾分。

    在這石室中,那限製神識的禁製倒不起什麼作用的。

    他略一驚疑下,急忙用神念朝韓立掃了一下。

    而韓立已將極陰祖師當成一個死人,也並沒有在隱瞞自己修為的意思,強大之極的發力肆無忌憚的在體內流轉不停著。

    結果這位極陰老魔一掃之後,臉『色』自然變得精彩萬分。

    先是一怔,隨即有些茫然,但馬上又『露』出不可能之『色』,當神念再仔細的掃過韓立身上數遍後,臉『色』一下發青起來了。

    “你已是元嬰後期“”

    極陰祖師幾乎一字字的從口中硬擠出來的,背後瞬間變得冷汗淋淋!

    “哼,知道這些又有何用,其實做個糊塗鬼更好一些的。不過你當年因為虛天鼎才對韓某緊追不舍,就讓你死在此鼎下,也算成全了你吧。”韓立想起當年之事,心中殺機大起,陰森異常的說道。

    隨即他一張口,一團青光噴出,隨即滴溜溜一轉旋轉後,一件古『色』古香的小鼎浮現而出。

    正是那件虛天寶鼎!

    極陰祖師縱然因為韓立變成了元嬰後期之事,心神一陣大『亂』,有一種猶如做夢的感覺,但一聽韓立此言和見虛天鼎現身而出,還立刻知道大事不妙,自然不會束手待斃的。

    當即一咬牙,身形猛然在原地滴溜溜一轉,一股股漆黑陰氣從身上冒出,瞬間就遍布了大半的石室,鬼哭狼嚎之聲同時大起,同時有一些高大鬼影在黑霧中若隱若現。

    極陰祖師拚命之下將玄陰魔功運轉到了極致,並將祭煉了數百年的十八具天都屍也放了出來,不過卻也不敢催動魔氣攻向韓立,竟就此遲疑起來。

    韓立卻冷冷一笑。

    雖然玄陰魔氣麵黑濛濛一片,但在他靈目之下,情形卻一覽無遺。

    他也不說廢話,單手一點身前的虛天鼎。

    小鼎通體青光一閃,從頂上激『射』出一蓬蓬青『色』細絲來,仿佛無窮無盡,眨眼間化為一張巨大青網,浮在了石室上空。

    極陰祖師心中一寒,不及多想的口中咒語聲一催。

    附近的魔影一閃,十幾具天都屍就此衝出陰雲,直奔石室頂部『射』去,雙臂『亂』舞的想要將青網直接撕碎樣子。

    韓立麵無表情,但手指卻衝身前小鼎輕輕一彈。

    “當”的一聲輕響,青網上突然光芒刺目,一層藍『色』冰焰一下在網上詭異的浮現,隨後冰焰一凝,立刻幻化成十幾隻藍燦燦的火鳥,一頭紮到了那些衝上來的煉屍身上。

    這些天都屍哼都沒哼一聲,就在藍『色』火焰中,一下化為十幾具猙獰異常的冰雕,從空中墜落而下,粉身碎骨。

    這時青網上絲線猛然一抖,藍光大放下從網上彈『射』出無數顆拳頭大藍『色』火球,朝下方魔氣密密麻麻的『射』去,

    黑霧一陣翻滾洶湧,化為無數條碗口粗黑蛇向空中火球一撲而去。

    兩者方一接觸,藍『色』火球就“砰砰”的自行爆裂開來,大片藍『色』寒霧一下彌漫了整間石室。

    一時間石室中寒氣大作,四周牆壁和左右的東西,瞬間凝結出厚厚的冰層。

    晶光閃閃下,此石室徹底變成了冰川之地。

    那些黑蛇在藍『色』寒霧籠罩下,絲毫反抗沒有的一個個化為條條冰雕,隨即粉碎潰滅,剩下的魔氣更在寒霧一壓之下,紛紛消散不見,隱隱『露』出了麵的極陰祖師。

    再次情形下,老魔絕對無法支撐多久的樣子。

    極陰祖師自然也知道大勢不妙,不及多想下,口中發出一聲淒厲長嘯,隨即張口噴出了一顆漆黑如墨圓珠。

    此珠子方一現形,老魔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噴在了珠上。

    圓珠立刻一顫下,化為一團漆魔焰,圍著老魔一繞,一層烏黑火焰一下將極陰祖師包裹在了其中。

    這正是老魔依為殺手的“天都屍火”。

    施展出了此神通後,老魔也恢複了幾分自信,身形一晃,就裹起剩餘魔氣化為一團烏火騰空而起,直奔石室入口席卷而去,一副要奪路而逃的樣子。

    別說這天都屍火威力真不容小瞧,藍『色』寒霧一接觸此火後發出低沉的悶響聲,一時竟無法凍結老魔,讓他幾個閃動後真衝出藍霧籠罩,一個閃動後就瞬間到了入口處附近。

    韓立見到此幕,臉上絲毫異樣沒有,但心中一催通寶決。

    石門處突然間青光暴閃,無數的青絲竟從附近牆壁上激『射』而出,交織閃爍下竟將入口一下封死住了。

    “啊”極陰一見此幕,心中一沉。

    但就在這時,他忽感到頭頂一陣寒意傳來,不禁一驚的抬首望去。

    不知何時,在頭頂上空處,一朵巨大冰蓮正在那青『色』絲網上凝聚成型,通體藍光燦燦,美麗異常,正好將老魔罩在其下。

    “不好!”老魔心中一驚,急忙遁光一起,就要馬上避開此蓮的籠罩範圍。

    但是就在這時,在他雙足所踩的地麵處,驀然激『射』出兩蓬青絲,左右一分,竟一下將其雙足絲絲纏住。

    極陰祖師頓時身形一凝,無法離開原地了,而青絲卻順著雙足往起小腿上蔓延而去,轉眼間就將他下半身全都包裹在了其內。

    雖然黑『色』火焰仍在老魔身上洶洶燃燒,但這些靈絲依舊青光閃閃,絲毫不懼此火。

    而幾乎與此同時,石室上的藍『色』冰蓮一轉之下,往下方徐徐壓下。

    這一下,老魔魂飛破散了。

    就算他的天都屍火有些威力,但怎能真在乾藍冰焰威力下支撐下去。

    他情急之下,一張口,噴出了一塊濛濛的玉佩來。

    但是未等此寶發威,附近虛空中破空聲大響,竟詭異的『射』出另一蓬青絲來。

    一閃下,就將那小巧的玉佩纏住。

    極陰祖師駭然,急忙神念一動想要催動玉佩。

    但是上麵青絲一閃後,他就立刻斷了和此寶的聯係。

    然後青絲一卷一拉,帶著玉佩朝虛天鼎飛激『射』而回。

    青絲連玉佩在鼎壁上一閃,竟詭異的沒入小鼎中。就此被收了進去。

    極陰祖師見到此幕,臉『色』灰白起來了。

    雖然他拚命催動身上天都屍火,又接連驅動出另外兩件寶物抵擋空中的冰蓮,但這隻不過是垂死掙紮而已。

    藍『色』冰蓮往下一落之後,一層藍『色』光焰就此以冰蓮為中心大放起來。

    老魔身上的黑『色』屍火與這些乾藍冰焰一接觸交織,就被藍焰壓的東倒西歪,一陣爆竹般的狂響後,黑『色』屍火被寒氣消磨的奄奄一息,隨時就要熄滅的樣子。

    在此期間,老魔連施展數種秘術想要甩開身上青絲逃掉,卻根本無濟於事。

    當最後一縷屍火熄滅,藍『色』蓮花最終落了下來。

    極陰祖師盡管竭力掙紮,但通體被極寒之力一罩下後,就在清脆的“呲啦”聲中被徹底凍結了起來,冰封在一塊數丈高藍『色』晶冰之中,臉上滿是驚懼交加的神情。

    從開始攻擊到最後將老魔擒下,韓立除了虛天鼎外沒有動用其他任何一件寶物,雙足更是一直立在原地沒有動一下。眼見將老魔禁錮住了,韓立才一聲冷笑,手指再衝此鼎一彈。

    石室各處青絲全都一顫之下,化為了一股股霞光狂湧而回,小鼎表麵靈光閃動不已。

    見此情形,韓立不客氣的一張口,就將此鼎重新吸入了腹中。然後目光才瞅向藍冰中的極陰,嘿嘿幾聲後麵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但偏偏雙目清冷無比,一絲感情都沒有。

    身形一晃,韓立就輕飄飄的倒了藍冰之前,二話不說的修跑一抖,頓時一陣嗡鳴聲發出,十餘口金『色』小劍飛『射』而出。眾飛劍在空中一個盤旋後,化為了數尺長的金『色』劍光,對準下邊藍冰就要『亂』劍齊斬而下,直接將封印起來的極陰祖師徹底分屍的樣子。

    “且慢,韓道友!在下滿族都是被此人滅殺的,可否讓蠻某親自動手,滅殺此繚。”一個韓立聽起來有些耳熟的聲音,突然從石室一角傳來。

    韓立心中一動,停住了飛劍,雙目一眯的聞聲望去。

    隻見被寒氣冰封起來的厚厚冰層中,突然金光閃動,一隻小拳頭直接洞穿冰壁而出,冰層也寸寸的碎裂了開來。

    一名渾身金燦燦的元嬰從碎冰中激『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停在了虛空之中,雙目直接望向了韓立。

    

Snap Time:2018-01-24 04:02:31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