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截殺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截殺

    四周靜悄悄的,黑暗中一個人影未見出現,仿佛真空無一人的樣子。

    大喝的修士頓時心中大怒,當即冷哼一聲,兩手一掐訣,就要施展什麼法術將對方『逼』出來。

    但就在這時,一陣若有若無的嗡鳴聲從四麵八方傳來,並且聲音越來越大,仿佛正在飛快『逼』近中。

    頓時這幾名修士心中一凜,紛紛睜大了雙目望去。

    片刻後,點點金光在黑暗中浮現而出,而每一點金光中都包裹著一隻金『色』甲蟲,越來越多,密密麻麻,竟將幾人全都包圍在了中心處。

    這一下,蒙麵修士一陣的『騷』動。

    即使為首的兩名修士,也暗自吃驚不已。

    特別是出手攻擊過一隻同樣靈蟲的修士,更是深知這種靈蟲的難纏,而眼前竟一下出現了如此多隻,應付起來決不是一件輕鬆之事。

    故而這位藏在鬥篷下的臉孔,瞬間陰沉下來,神識不停的朝四下掃去,想找出驅使這些靈蟲的修士來。

    但是無論他如何的反複尋覓,對方隱形一般的行跡全無,根本無法發現任何的異樣。

    這讓他心往下一沉!

    這說明對方不是有異寶秘術可以掩飾行跡,就是對方修為神通遠在他們之上。無論哪一種情況,似乎都不是什麼好事!

    “閣下既然驅蟲困住我們,總要給我等一個原因吧。到現在還不肯現身,道友莫非真是藏頭『露』尾之輩?”另一名祭出玉錘的蒙麵修士,口中一聲厲喝,身前寶物同時一顫下,綠光閃動不已。

    “嘿嘿,想見我容易。我馬上就到了了。妙鶴道友,韓某這次可專門為你來的,怎會不和你見上一麵。”突然從黑暗中傳來一陣冷笑,接著從四麵八方同時響起了一個男子的淡淡聲音。

    聽口氣,竟似乎人還在極遠之地一般。

    “姓韓?道友是誰,貧道什麼時候得罪過閣下?”一聽男子的話語聲,這位蒙麵修士身形一顫,一抬手將身上的鬥篷撕扯了下來,『露』出一張看似年輕的麵孔,一身道裝打扮,臉上滿是驚疑之『色』。

    正是那位奪舍後的妙鶴真人!

    一旁祭出白絲的修士也將鬥篷扯下,卻是白日陪同妙鶴的那位黃袍老者,隻是神『色』陰沉,朝遠處的黑暗中打量個不停。

    至於身後的那幾名修士,自然就是這兩名元嬰修士的門下弟子了。

    隻是不知這些人為何在這種夜深人靜時候離開碧靈島,還一副偷偷『摸』『摸』的樣子。

    聽到妙鶴的詢問,從四麵八方隻傳來不知名男子的一陣狂笑,隨即噶然而止,並沒有絲毫想回答的意思。

    這讓這幾人一陣的麵麵相覷!

    “妙鶴道友,這人是你的仇家?”黃袍老者眉頭一皺的衝道士問道。

    畢竟聽對方之言,似乎就是衝妙鶴真人尋仇來的,讓他心中頗有些躊躇。

    “不清楚。姓韓的仇家,我沒有什麼印象的?”妙鶴手中的拂塵一抖,麵無表情的回道。但心中真是狐疑無比,怎麼也想不起,有這麼一位神通不小的對頭來。

    “不管這人是何來曆。既然敢主動找上門來,看來來者不善了。道友多加小心了。”黃袍老者似乎對尚未現身的神秘修士有些忌憚,猶豫了一下,出口提醒道。

    “這個貧道自然知道,不過此人顯然也是元嬰修士,如此等階的仇家,我怎會一點都不記得,姓韓……”妙鶴真人喃喃了幾句,一時陷入了沉思中。

    而就這片刻的耽擱,黑夜中破空之聲驟然傳來,隨即一道刺目青虹從天邊激『射』而來,幾下閃動後就一下到了蟲群之中。

    遁光芒一斂,現出一名身穿青衫的青年出來。

    此人一打量妙鶴幾人,冷笑了幾聲:

    “不錯,不枉我花費心思在此等候多時,你們幾人還真打算前往碧靈島。你們主動將身上靈石交出來,還是讓我親自動手去取?”

    青年一臉的滿不在乎,竟將妙鶴和黃袍老者兩名元嬰初期修士,視若無物一般。

    但是對麵的妙鶴二人卻神念一掃下,馬上臉『色』大變,目中都『露』出一絲畏懼來。

    他二人竟無法看出對方的修為深淺,但從對方身上隱隱傳來的可怕靈壓看,修為絕對是遠超二人,十有八九是一名元嬰中期的修士。而對方一張口,就說出了他們此行的秘密,更讓這二人心中駭然。

    “這位道友,老夫是離龍島的黃昆!閣下說什麼高階靈石,這話是何意思?莫非道友聽信了旁人謠言,誤會我等什麼。”黃袍老者倒也老『奸』巨猾,眼見對方似乎不可力敵,當即臉上瞬間換上笑容,客氣萬分的說道。

    “誤會?嘿嘿,我可是親耳聽到你二人的傳音,這還有假?怨就怨你不該找到妙鶴,更不該恰好讓我碰見了。妙鶴,你還認得韓某嗎?”青年先是不置可否的譏諷道,隨即目光一轉,落到了妙鶴真人身上,神情冰寒了下來。

    他自然就是用神識化千之法,借助噬金蟲之力,找到了妙鶴一行人,然後尾隨追來的韓立。

    黃袍老者聽到對方毫不客氣的言語,麵上笑容不禁凝住了

    “你……你是韓立,你竟然凝結元嬰了。”在韓立回答黃袍老者的同時,妙鶴真人感到對方麵容有些熟悉後,腦中靈光一閃後就想起了當年之事,終於認出了韓立來,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神情,仿佛白日見鬼一般。

    “妙鶴兄,你認得此人,對方倒底什麼來曆?”黃袍老者心中驚怒交加,一見妙鶴似乎認出了度覅昂,神『色』一沉的問道。

    既然對方絲毫餘地不留,一戰無法避免,還無法脫身事外,能先弄清楚對方的來曆自然最好了。雖然對方是中期修士,但以他們兩名初期修士聯手,倒也不用太畏懼對方的。

    而這時,韓立漂浮在空中,雙手抱肩,望著這邊冷笑不已。

    “黃道友,這人就是當年得到虛天鼎的那人。沒想到這些年沒見,對方竟然凝結元嬰了。”妙鶴真人臉『色』陰晴不定的開口道。

    “什麼?是那名被盟剿殺令追殺的人。我說看此人也有些眼熟。但他不是結丹的小輩嗎?怎麼才這些年不見,就進階到了元嬰中期。”黃袍老者聞言,駭然的失聲起來。

    “貧道也不清楚.但虛天鼎既然號稱星海第一秘寶,也許鼎中有什麼難以想象的靈丹妙『藥』,讓對方修為一下精進如斯吧。此鼎從來沒人打開過,並非沒有可能的。”妙鶴真人目中貪婪之『色』一閃,猜測的說道。

    “若真是如此,那我們可麻煩大了。此人修為已經如此可怕,再有那虛天鼎在手,恐怕我二人聯手也鬥他不過的。”黃袍老者戒備異常的盯著韓立,口中卻忽然用傳音之術向妙鶴傳聲道。

    “這個我自然知道。但是就算我們真的無法力抗,想要逃的話,他還真能留住我們不成?”妙鶴真人嘴角抽搐一下,卻陰陰一笑的『露』出了胸有成竹之『色』。

    至於那幾名結丹弟子,真到了危機關頭,他們自然不會顧忌什麼的。

    “這倒也是。”黃袍老者聞言怔了一下,隨即啞然失笑起來。

    “哼,你們談完了吧。談完了,我這就送你二人上路了。想要逃的話,白日做夢!。”對麵的韓立神『色』一動,冷笑的開口了。

    “不好,我們忘了,他能偷聽到我們的傳音?”黃袍老者麵容一變起來。

    妙鶴真人聞言,也是一呆。但就在這時,忽然對麵的韓立背後雷鳴聲一響,風雷翅浮現而出,隨機身形一晃,就在一聲霹靂中憑空不見了蹤影。

    “小心,對方的法寶古怪,可以施展雷遁的!”昔年見過韓立動用過風雷翅一次,妙鶴急忙出口的提醒黃袍老者一聲,碧綠玉錘同時靈光一閃,化為一道碧虹將他身形護在了其中,同時另一隻手一番轉,一麵火紅『色』的盾牌浮現在了身前,微微一晃下,就化為一層火紅光幕,護住了全身。

    另一邊的黃袍老者,則兩手一掐訣,附近的白『色』光絲驟然間破空聲大起,交織激『射』下化為一層密密麻麻的絲網,將自己罩在了其中。

    就在二人方一施法完畢是,二人身前十餘丈遠處,銀光一閃,韓立身形的浮現而出。

    一見二人的防禦,他臉上『露』出一絲譏笑,也不見放出什麼寶物出來,隻是兩隻手臂一抬,“噗嗤”一聲,一層紫『色』火焰從身上浮現而出,接著身形一晃,韓立就化為一團巨大火球直接撲向了黃袍老者。

    老者一見韓立如此凶悍,心中一顫,但不及多想下口中一聲低喝,身前的白絲方向一變,驀然全朝對麵的火球激『射』而去,仿佛要將紫焰中的韓立,一下洞穿個千瘡百孔。

    另一邊的妙鶴真人見此也目『露』凶光,一指之下,身前玉錘光芒四『射』,所化碧虹發出轟隆隆巨響後,直奔韓立一砸而去。

    韓立卻對兩者攻擊視若無睹,身形絲毫不避,直接紮進了的密密麻麻光絲中,紫焰中的臉孔,譏諷之『色』若隱若現。

    

Snap Time:2018-01-22 00:52:46  ExecTime:0.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