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輪回之惑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輪回之『惑』

    韓立這一聲,可讓文思月夫『婦』嚇了一大跳。尚未等他們問個究竟,就見韓立忽然一根手指靈光一閃,衝少女手心處紅痣輕輕一點。

    頓時一小團青光一閃,沒入手心中不見了蹤影。

    文思月二人一頭的霧水,卻不敢輕易的打斷韓立的施法。

    不可思議的一幕馬上出現了!

    青光消失後,紅痣卻變得更加嫣紅,隨即開始變形拉長,竟漸漸化為一條血紅『色』龍紋在手心中浮現而出,栩栩如生,仿佛真的活過來一般。

    “果真如此!” 韓立喃喃說道,望向這位田琴兒的目光,卻越發古怪了。

    “韓前輩,小女她……“見到此幕,文思月心一下提了起來,臉上不禁現出擔憂之『色』。

    “沒什麼,我隻是找到了令愛體內毒『性』如此奇特的原因。先前聽你們說,她是被一隻不知名毒蟲所咬,才變成這般模樣了。”韓立輕吐了一口氣後,詢問道。

    “不錯,小女的確因此才會毒發的。但是那種毒蟲我們親自試過了,被它咬了後雖然毒『性』的確有些難以驅除,但決不像小女這般束手無策的。”文思月心中一凜,急忙回道。

    “嘿嘿,這是自然的。那毒毒『性』隻是造成令女現在症狀的一個誘因而已,真正造成她『性』命垂危的確是她的龍『吟』之體!一名女修生有男兒才有的特殊體質,再加上那毒蟲劇毒多半也是至陽之物,才造成現在的症狀!就算沒有毒發之事,令女在體內的生機也會漸漸枯竭,決活不過四十歲的。”韓立衝少女手心處的紅『色』龍紋標記一指,不動聲『色』的說道。

    “龍『吟』之體!不可能,小女出生時我夫『婦』可是親自檢測過的,並未有發現異常的。”文思月麵『色』唰的一下,蒼白無比。

    “令愛的龍『吟』之體非常少見,是一種隱『性』體質。不被外力誘發或者後期自行開始發作,一般人的確無法發覺的。擁有此體質的人雖然修煉夠快,但隨著修行加快,體內陰陽之氣會漸漸失調,最終在築基之前,就會一命嗚呼的。”韓立冷靜的說道。

    “這麼說小女她就算驅除幹淨此毒,也無法繼續修煉下去了!”

    文思月驚慌了起來,田姓男子臉『色』也難看異常。

    “ 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我先替她清除下毒『性』。你二人先離開屋子一會兒,等我叫你們時再進來。”韓立並沒有接口什麼,卻毫不客氣的吩咐道。

    “是!”文思月夫『婦』自然不敢有異議,隻能退了出去。

    少女見此,臉上首次『露』出一絲不安。但是韓立未回首,就袖袍驀然一拂。

    青『色』霞光閃動,這位田琴兒當即眼前一花,頓時人事不知的載到在了床上。

    韓立這才回過身來,再次細細打量著少女,似乎想從此女身上看出些什麼似的。

    “同樣的氣息,同樣的女身卻具有龍『吟』之體,還懂得陣法之道……真真的隻是巧合,還是世間真有魂魄輪回,靈昧不失的奇事!”半晌後,韓立輕歎了一口氣,低語了幾句。

    隨即他雙手一合,再一分,手指間驀然多出了十幾纖細如絲的細針,銀光閃閃。

    韓立手一揮。“噗噗”幾聲傳出。

    這些銀針激『射』而出,全都準確無比的紮進了少女身體各處,一閃即逝後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急著韓立雙手掐訣,十指詭異的彈跳不已,一道道顏『色』各異的法決從指尖處『射』出,瞬間化為一張五『色』光網,將少女籠罩在了其下……

    木屋外是一個三合院似的小院,文思月和那名田姓修士站在院中,但目光不時朝緊閉的木門望去,不時閃過憂心之『色』。

    看來二人對唯一的愛女,真的疼愛之至。。

    那四名築基期的弟子,更是大氣不敢喘的侯在那。

    屋中鴉雀無聲,始終寂靜異常。

    這讓儒雅男子麵上焦慮之『色』漸濃!

    不過雖然如此,他卻不敢和文思月傳音什麼。因為他很清楚一名元嬰後期修士的神念有多強大,傳音之術絕瞞不過屋內的韓立。萬一哪句話再觸惱了對方,那可真是後悔不及的事情了。

    就此這位田姓修士神『色』陰晴不定,心焦如焚的時候,突然耳中傳來韓立淡淡的聲音。

    “好了,可以進來了。”

    一聽此聲,儒雅青年如逢大赦,急忙大步朝屋門走去,同時還朝文思月那邊瞅了一眼。

    美貌少『婦』也是一臉欣喜之『色』,看來同樣收到了傳音之聲。當即他不再猶豫推開了屋門,走了進去。

    文思月緊隨其後。

    韓立仍坐在椅子上,低首看著手中多出的一拳頭大青焰,麵包裹著幾縷黑絲扭曲不定,仿佛生有靈『性』一般。而少女則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十分香甜的沉睡著。屋子中則充斥著一股若有若無的異香,但奇淡無比。

    “韓前輩,小女……”

    “我給她服了一粒還夢丹,你們二人自己過去看看吧!”韓立擺手就打斷了文思月的詢問,站起身來,並離開了木床。

    文思月聽韓立如此一說,頓時寬心了大半,口中連聲稱謝後,這才和田姓男子急忙走到床邊,仔細檢查起少女情況。

    韓立則把玩著手中的光團,緩步的出了屋門,走到了院落之中。

    守在門外的四名築基期修士,一見韓立出來吃了一驚,誠惶誠恐的想過來見禮。

    韓立隨意的一擺手,讓他們自行其事。然後幾步走到院子一角,看了看手中那枚青『色』光球,忽然間兩手一搓。

    頓時兩手間金光大放,同時雷鳴聲傳來。

    青『色』光球隻是閃了幾閃,就連同麵黑絲被那金光化成了一股青煙,嫋嫋消散在了空中。

    一股腥臭彌漫開來,讓人聞之欲嘔!

    韓立眉頭一皺,隨即袖袍一拂,一股勁風憑空生出,瞬間將腥臭之味吹的無影無蹤。

    他這才雙手倒背的仰望高空,雙目一眯的麵無表情,似乎在思量著什麼。

    不知過了多久後,背後腳步聲傳來。

    韓立頭也沒回,卻淡淡的直接開口了:

    “雖然我已經將她體內毒『性』驅除的七七八八,但你們最好還是去尋找一下白鷺魚妖的內丹,然後直接讓她生服下去。如此的話,就算體內還有一些餘毒的話,也足以清除幹淨了。”

    “多謝前輩此幡出售大恩,思月下輩子一定給前輩做牛做馬,以報前輩大恩?”身後輕盈走過來的人,正是文思月這位貌美異常的少『婦』。

    “下輩子?你覺得我們修煉之人真有輪回來世之說嗎?”韓立的語氣有些古怪,又有幾分自嘲。

    “前輩這話意思是……”文思月聞言一怔,有些驚疑的喃喃道,顯然不知道韓立此話的用意。

    “算了,我也是隨口一說罷了。我先給你們提醒一下。雖然令愛現在無事了,並且我在她體內輸送了一道玄陰靈力,將龍『吟』之體反噬也暫時壓製了下去。但也隻是臨時的而已。若是以後不再繼續修煉,在一些丹『藥』輔助下,倒也可以活的和普通人一般長久,不會有『性』命之憂。但若是繼續修煉功法,隻要體內至陽之氣稍一增強,我種下的靈力就會失去平衡效果,反噬就會繼續開始。你可清楚了!”韓立還是回過身來,神『色』一正的叮囑道。

    “難道真沒有辦法消除龍『吟』之體影響嗎?還望前輩再指點思月一二!晚輩實在不忍小女僅有區區百餘年的壽元!”文思月臉『色』有些蒼白,深深衝韓立叩拜而下。

    “方法倒不是沒有,但是恐怕你很難做到的。”這一次,韓立沒有出手阻止文思月的大禮,而是平靜異常的說道。

    “隻要能讓小女也踏上修煉大道,晚輩就拚了『性』命也會去做的。”文思月揚起姣美麵容,一咬牙的說道。

    “這可不是你區區一名結丹修士能解決的,若是元嬰修士倒還差不多。其實也很簡單,隻要有一名元嬰修士,每隔一段時間就往令愛體內輸入一道陰氣,平衡體內的陽氣爆發,自然就可以繼續修煉功法了。隻要這必須要求有一名元嬰修士隨叫隨到,或者讓令愛時刻跟隨在一名元嬰修士左右才行!當然輔助的丹『藥』同樣必須大量服用,而且隨著體內法力的精進,服用的丹『藥』自然就越發的珍貴。恐怕一旦築基成功,也不是你們區區結丹修士能長時間供應期的。”似乎被文思月的一片愛女之心感動,韓立臉上神『色』一緩,倒也沒有隱瞞的告知對方了。

    “要一名元嬰修士隨叫隨到!”文思月神『色』慘然了。

    此方法一從韓立口中說出,她的心就直往下沉去。就算再愛女心切,她也知道這根本不可能的。

    不要說他們夫『婦』是否請的動元嬰修士,就算真有人肯為他們出手幾次,怎可能長時間給兩名結丹修士隨意驅使。至於後一種,跟隨哪名元嬰修士左右也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

    畢竟元嬰修士收的徒弟基本上是結丹期的,當然若是唐琴兒姿『色』過人,靈根資質千年難遇,也不是沒有一絲希望拜在元嬰修士門下。但是現在此女現在的樣子和修煉體質,又怎能指望有元嬰修士會看上。

    文思月稍一思量,就徹底絕望了!

    

Snap Time:2018-07-21 02:40:16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