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忌憚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忌憚

    蒙麵女子同樣望著韓立,目光未有絲毫退讓,心中卻翻滾不定。

    原本以為手到擒來的對手,突然變得遠超預料的強大,這讓此女吃驚之餘,自然遲疑了起來。

    雖然她自認為有元磁神光和元磁山作為依仗,一旦動起手來,最起碼應該有七成以上的勝算,但若想像先前設想的那樣,僅以一人之力擒住或擊殺對方,顯然不太可能了。

    而如此做的話,對方一旦逃脫肯定會成為星宮大敵。即使她身為天星雙聖之一,也不敢冒然動手的。

    韓立和蒙麵女子都不再開口說話了,整個大空殿中一時寂靜無聲,氣氛凝重的仿佛讓人喘不過氣來一般。

    突然韓立臉『色』一沉,手一抬,朝一側輕飄飄一抓。

    頓時那邊方向靈光閃現,一隻青濛濛大手詭異的浮現,閃電般向下一撈,竟將一道火光從虛空中抓了出來,然後死死的禁錮在了大手之中。

    見到此幕,蒙麵女子娥眉一動,目中閃過一絲訝『色』來。

    “道友還是不要隨便發傳音符的好,在下可不想同時麵兩名同階修士的夾擊。韓某自問並未有得罪過星宮的地方,道友身為星宮之主,為何會對在下如此敵視?”韓立冷冷的說道,同時青『色』大手泛起一層青『色』光焰出來,眨眼間就將包裹的那道火光化為了烏有。

    “韓道友誤會了,妾身可沒有為難道友的意思,而是對閣下當年對小女的援手之恩,深表謝意而已。”蒙麵女子沉默了一會兒後,忽然一笑,大殿中原本凝重的氣氛,仿佛在此語出口的一瞬間,一下鬆弛了下來。

    “小女?難道淩道友是……”韓立一怔,隨即恍然之『色』一閃,口氣同樣緩和了下來。

    雖然明知道此女先前的氣勢,根本不是道謝的意思,他卻也趁此下了此台階。

    韓立同樣覺得對付一名元嬰後期修士,不是什麼問題。畢竟以前又不是沒有後期修士命喪他手中,現在已經進階後期,神通更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但同時,他也沒興趣到處樹敵的。而且現在身處星城之中,那元磁神光又這般大名頭,自有三分忌憚的。‘

    “道友已經猜出來了。玉靈這孩子正是我夫『婦』二人的一點骨血。當年一時大意,若不是道友出手相助,恐怕早就遭了宵小的毒手,我夫『婦』一直對道友感激不盡的。”蒙麵女子溫和的說道。

    “淩道友資質如此過人,原來是雙聖之後。這就難怪了!”韓立微然一笑。

    “韓兄說笑了。若論修煉資質,道友以不到二百年時間,就從一名結丹修士進階到了元嬰後期,就算不能說前無古人,但人界中修煉如此之快的,從上古時候到現在也沒有幾人的。玉靈又怎能和道友相提並論。”蒙麵女子嬌笑的搖搖頭。

    她對韓立如此快進階元嬰後期,還是有些驚疑,忍不住出口試探了一下。

    韓立聽到對方的試探之言,不置可否的一笑,卻沒有在此地和對方久談下去的意思:

    “在下久聞雙聖大名,原本應該和道友好好暢談一番,但還有要事在身,不能在此久待了。韓某需要借用下貴宮的傳送陣,道友不介意吧?”

    說完這話,他朝那個撤掉禁製的傳送陣掃了一眼,然後望向蒙麵女子緩緩的說道。

    “這種小事毫無問題!妾身這有一件本宮的客卿令牌,道友若是不嫌棄的話,盡管拿去一用。在下知道,以道友身份不會輕易真做哪一派的客卿。此令牌就算我夫『婦』暫時借予道友一用的。有此令在手的話,本宮在外海的所有人手資源,道友都可以加以調用的。這算是我夫『婦』對道友的一點心意了。”蒙麵女子一口就答應了下來,並且還一翻手掌,從腰間取出一麵金光閃閃的令牌,拋向了韓立。

    韓立麵上雖然閃過一絲意外,卻下意識的單手一抓,就將此金令憑空攝到了手中,並打量了兩眼:

    “道友如此盛情,在下也不矯情了。”韓立猶豫了一下,也就沒有推辭的將令牌放進了儲物袋中。

    見韓立沒有推辭客卿令牌,蒙麵女子美目中閃過一絲欣喜,並趁機有含笑道。

    “道友從外海回來之時,在下夫『婦』想正式邀請道友到我夫『婦』修煉之地一聚,交流一下突破化神的心得,不知韓道友可感興趣?”

    “突破化神心得?在下剛進階後期不久,雖然也很想找同階修士指點一二,但現在還是以鞏固現下境界為主。不過,若是韓某真有空暇,一定專門拜訪二位道友一次。”韓立沉『吟』了一下,卻臉『露』一絲歉意的說道。

    人界的元嬰後期修士何其稀少,能和同階修士交流的確是個難得的機緣,但他更不願大模大樣的將自己置身於險地之中。雖然自持神通可以同時應付數名後期修士而無礙,可並不是說人界真的除了化神修士外,就沒有其他東西能奈何他了。

    隻要一不小心,困入上古禁製或者某些利害異常的大型法陣,再被同階修士趁機加以攻擊,結果恐怕會大大不妙的。

    故而一聽眼前女子竟然要自己去對方的洞府,自然委婉的一口拒絕了。

    蒙麵女子一聽韓立此話,臉上『露』出遺憾之『色』,但心中卻不禁苦笑了兩聲。

    這位新進階的後期修士,倒是小心異常啊!

    不過要是韓立真一口答應去他們夫『婦』的洞府。她是否真有其他心思在其中,恐怕連她自己都說不準的。

    現在韓立既然拒絕了,這位雙聖之一自然無需再考慮此事,反而絲毫不見動怒的又和韓立交談了幾句。

    而韓立口中則淡淡的客套了兩句,就說出了告辭之言。

    蒙麵女子倒未再挽留,隻是妙曼身影一動,就從身後的傳送陣旁邊挪移了開來,直接飄到了頗遠處的一旁,以表示自己不會幹擾傳送,好取信與韓立。

    韓立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大步走了過去。

    原本擋在前邊的陰厲男子和老者兩名星宮修士,自然恭敬異常的不敢擋路,急忙退到了一旁。

    如此一來,卻將後麵的那些一對結丹夫『婦』及其弟子顯『露』出來。

    那名儒雅男子同樣不敢多說什麼,當即一拉自己的愛女就想同樣讓出通道出來,但讓他大吃一驚的是,和其恩愛百餘年的那名結丹女修卻忽然兩步上前,衝韓立青盈盈的一拜而下,口中說了讓他目瞪口呆的言語。

    “文思月,拜見韓前輩!恭喜前輩終於元嬰大成!當年要不是前輩出手相助,晚輩恐怕真要萬劫不複了。”這名結丹女修,竟是在外星海時差點成了韓立侍妾的那位“文思月”。

    “思月……你……你認識這位前輩!”儒雅男子不禁喃喃起來。

    “這些年沒見,你倒也結丹成功了。看來修煉上並沒有偷懶,否則以你當年的資質,能否結丹還真是不好說的。”韓立望了此女一眼,目光閃動一下,平靜異常的說道。

    “這都是前輩當年留下的丹『藥』之功,否則,思月當年又怎會有機會凝結金丹!”文思月低首恭謹的回道。

    “我和你父總算曾經有點舊交的,當年之事也隻是隨手而為罷了。你倒不必放長在心上的。看你的樣子,似乎急著去外海,一起走吧。此女和我有點淵源,我帶這幾人過去,沒有關係吧!”韓立最後一句話,卻一扭首衝蒙麵女子說道。

    “既然是韓道友的舊識,自然是小事一樁!”蒙麵女子輕笑一聲,毫不猶豫的說道。

    “那韓某多謝了!”

    韓立不動聲『色』的點點頭,就不再和文思月說什麼的,隻是輕飄飄的一抬腿,下一刻就就詭異的一下到了那傳送陣中,真是元嬰後期修士才會的神通“縮地術”

    文思月等人嚇了一跳!望向韓立的目光滿是敬畏的神『色』,隻有那名枯瘦的少女瞪大了一雙眼睛,盯著韓立的身影,滿是好奇的神情。

    “對了,在下還不知道友如何稱呼?夫人是否肯將姓名相告!”韓立一道法決打在了法陣邊緣處,取出了大挪移令後,卻在亮起的白光中,大出他人預料的衝蒙麵女子一笑的問道。

    “妾身溫青!”蒙麵女子雖然一怔,但還是含笑的回答了。

    而就在這一瞬間,白光中的韓立就一閃的不見了蹤影,也不知是否聽到蒙麵女子的真名。

    蒙麵女子美眸中的笑意,轉眼間就消失不見了。

    “你們安排他們幾人傳送過去吧。事後去執法殿,一人領二十下雷鞭之刑,以作懲戒!下一次,若是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本宮的處罰可就不會這般輕鬆了。”蒙麵女子聲音冰寒的說道。

    “多謝宮主開恩!晚輩以後一定不敢再犯!”

    一直提心吊膽的陰厲漢子和老者一聽女子這般處罰,心中不禁喜懼交加。喜的是,自己所受處罰遠比預料輕的多,懼的是,即使隻是二十下雷鞭,恐怕也要在洞府躺上月許才能起床的。

    而蒙麵女子看也不看文思月幾人一眼,周身霞光閃動,就憑空在原地不見了蹤影。

    

Snap Time:2018-01-20 09:34:57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