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攔截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攔截

    這件陣旗他好像有些印象,似乎早年有過一件同樣的法器,但後來好像送人了! 不過這也沒什麼,這種低階寶物隻要知道煉製之法,煉製出來一模一樣原本就不是什麼稀奇之事。

    韓立轉念一想也就恍然了。

    不過,這讓韓立對那名結丹期女子起了些興趣。這幾人雖然看似憑空不見了,但這種低等的隱匿術,在韓立神念下幾乎等於沒有。

    當即他瞳孔中藍芒一閃,就將那名女子臉上的灰氣洞穿而過。

    “咦!此女是……”韓立表情立刻變的古怪異常。

    就在這時,星空殿外一道青黃兩『色』的霞光一閃,似乎什麼禁製被解除了,接著腳步聲從殿門後傳出,從麵緩緩走出一名白衫修士出來。

    此人四十餘歲,高高瘦瘦,麵容有些幾分陰厲,卻是一名結丹初期的修士。

    這位明顯是此殿看守的星宮修士,一出現在殿門外,四下張望一下,卻沒有發現任何人的蹤跡,頓時麵容一沉,『露』出幾分不快來。

    黃光一閃,那名結丹的男子卻主動現形而出,臉上灰氣同時散去,『露』出一張儒雅的中年麵孔出來。

    “張兄,沒有什麼意外吧。我們夫『婦』今晚能傳送走嗎?”此男子一抱拳,客氣異常的說道。

    “田道友,隻要你帶的靈石數量足夠,送你們區區幾個人自然是小事一樁。本宮駐守傳送陣的幾名執事,哪一位輪值時不都做過此事,還怕張某自己壞了名聲不成。”這位星宮修士一見男子現形而出,臉上神『色』一緩,但口中並不客氣。

    “這是自然,在下並非不相信長兄,隻是愛女實在身患重症,不得不去外海尋那白鷺魚妖的內丹救命,實在耽誤不得的。”儒雅男子陪笑的說道。隨即回首向身後一招手。

    “噗嗤”一聲,一團黃霧散開,其餘幾人都現形而出。那幾名築基期修士同樣『露』出了真容,隻有那名結丹女修和另一名身材單薄的煉氣期女子麵容仍然被灰氣遮擋著。

    “這位就是尊夫人吧!月仙子的大名,張某也是久聞大名了。”陰厲男子看也沒看幾名築基期修士,目光隻是在那名結丹女修臉上掃了幾遍,臉上竟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笑容。

    “這一次,有勞張道友了。妾身感激不盡!”那名女修聲音溫婉柔和之際,但口氣不卑不亢。

    “月仙子不肯將真容顯『露』,張某還真有些失望。兩位道友跟我來吧。”陰厲男子嘿嘿一聲後,臉上『露』出一絲遺憾,但馬上轉身向殿內而走。

    而儒雅男子和那名結丹女修互望一眼後,不再遲疑的將那名煉氣期的女子夾在中間,跟了過去。

    那四名一看就是弟子模樣的築基期修士,也慌忙跟了過去。

    當然這些修士誰也沒有注意到,在宮殿外再次青黃『色』霞光一閃,禁製重新開啟的一瞬間,一道以他們修為根本無法察覺的淡淡影子,緊隨他們走進了此殿中,行動間悄然無聲,仿佛真是一股輕煙所化。

    穿過歪歪扭扭的走廊,一行人進入了設有眾多傳送陣的大廳中,麵有一名麵若嬰兒般嬌嫩的老者,等在那。

    一見這幾人走了進來,老者目中寒光一閃,隨即又消斂不見了。

    “就是這些人吧?七個人倒也正好一輪傳送走!”老者淡淡問了一句。

    “不錯,他們正是這次要走的道友。田道友,你們打算去哪座外島!”陰厲漢子應了一聲,就扭首問了一句。

    “去銀鯊島吧!聽說那發現高階礦脈的緣故,大半去外海的修士,都去了那,說不定,我們可以直接收到白鷺妖魚的內丹。”男子遲疑了一下後,就馬上這般說道,同時目光在那一排傳送陣上掃了一眼,落在了某做標注清楚的傳送陣上。

    “黃兄,撤掉那座傳送陣的禁製吧。田道友,你該一次付清所有靈石了。”張姓修士麵無表情的衝儒雅男子說道。

    “這個自然!”目睹老者幾道法決打出,傳送陣周圍的白『色』光幕驀然消失,儒雅男子心中一喜,當即也從腰間將一隻儲物袋摘下,直接扔給了對方。

    陰厲男子接過袋子,用神念掃了兩遍,臉上『露』出了滿意之『色』。

    “數目正好。你們拿好了,這些是傳送符!”陰厲漢子倒也麻利,將儲物袋一收,立刻掏出七張符籙遞了過去。

    田姓男子自然接下,分給其他人一人一張,就在陰曆男子示意下,帶著其他人就往那座留意的傳送陣大步走去。

    此傳送陣已經泛起淡淡的白光,顯然一切都很正常。

    “你的膽子倒還真大,竟敢背著我偷偷放人到外海去,就不怕執法殿讓你們身受雷鞭之刑嗎?”眼看七人才剛一過去,忽然一名女子的悅耳聲音傳來,雖然聲音不大,但聽到在場所有修士的耳中卻猶如驚天雷鳴一般的震撼人心。

    陰厲男子和老者瞬間麵『色』蒼白無比,而儒雅男子和結丹女修則一驚後,猛然周身光華一閃,一下將吧單薄女子卷起,聯襟化成一道紅藍兩『色』驚虹,直往傳送陣中『射』去。

    一聲冷哼傳出!

    大廳的一角中驀然飛『射』出一片豔麗光霞,一閃後就詭異的出現在了法陣之前, 靈光翻卷下竟將那道紅藍驚虹輕描淡寫的擊飛出去。

    紅藍驚虹倒『射』七八丈後遁光一散,田姓儒雅男子和那名結丹女修跌蹌的顯出身形。

    二人臉『色』灰白無比,同時一張口,噴出了一口精血出來。倒是被二人死死護在其中的那名煉氣期的女子,卻安然無恙的。這時兩女子臉上的灰氣同時散去,『露』出了她們的真容。

    那名結丹女修二十五六的歲模樣,臉如溫玉,肌膚白膩,赫然是一名少見的大美女,而一旁的煉氣期女子隻有十五六歲的模樣,麵容焦黃,枯瘦無比,但細看之下,卻能發現此女鼻眼和結丹女修有七分相似,並且雙目清澈如水,在這種情形下還表現鎮定無比,並未『露』出多少驚容。

    “參加宮主!”

    那兩名星宮執事一見那抹霞光早已驚得魂飛天外,不加思索下半跪而下,急忙大禮參拜。

    那一對結丹男女一聽此話,互望一眼後,心中駭然。、

    他們心中尚存的一絲僥幸的念頭,頓時『蕩』然無存,怔怔的站在那,甚至連逃遁的舉動都不敢作出絲毫。

    就在這時,角落中靈光閃動,一名妙曼的身影淡淡的浮現而出,並緩緩向大廳中間飄來。

    竟是一名頭帶白『色』紗巾,遮住半邊臉孔的白衫女子!

    一對美眸閃亮若星,黛眉輕淡細長,顯然又是一位美貌驚人的女子。

    不過此女到了傳送陣跟前,根本未看在場修士一眼,目光卻向大廳入口處望去,隨後淡淡的說道:

    “韓道友!你既然已經到了此地,又何必在小輩麵前鬼鬼祟祟的,可否現身出來和妾身一談?”

    蒙麵女子這話,一出口,陰厲男子等人全都再次大吃一驚,不禁也隨著此女目光朝入口處望去。但在他們的眼中,那空『蕩』『蕩』的,根本一個人影都沒有。

    就在這些人心中驚疑之時,那的虛空中卻傳來一聲輕笑:

    “韓某真是沒想到,在這竟會見到大名鼎鼎的雙聖之一,道友不會專為在下而來吧。”

    此話剛落,那邊青光閃動,一名青衫修士詭異的浮現而出,雙手倒背,望著對麵的女子,臉上似笑非笑著。

    正是韓立!

    “元嬰後期!”

    那名蒙麵女子神念一掃下,玉容頓時大變,原本晶亮的眸子閃過難以置信的表情,口中更是失聲叫道。

    此女自然就是前段時間,在聖山洞窟中交談的那名女子。

    大廳中的其他人一聽“元嬰後期”幾個字,卻目瞪口呆起來。

    他們中縱然一半是結丹修士,但平常能見到的元嬰修士的機會卻並沒有多收啊,元嬰後期修士更是平常想也別想的事情,可如今先是星宮之主的雙聖之一驀然現身,接著又出現另一名陌生的元嬰後期,怎不讓他們如墜雲霧,大有一種仿若做夢的感覺。

    但這些修士中國,唯獨那名結丹的“月仙子”一見韓立麵容,卻嘴巴一張,『露』出了震驚異常的表情,隨即聽到韓立是元嬰後期修士後,整個人更是徹底怔住了。

    若是平常時候,這位月仙子此種表現,自然早就一旁之人察覺到了。但是現在大廳中眾修士,全都被兩名元嬰後期修士的先後現身震撼住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哪還有人注意到此女的異樣。

    隻有那名修為最低的煉氣期少女,反而因為修為最低,結丹和元嬰對她來說都是遙不可及的存在,故而及時發現了結丹女修的異樣,目光不禁好奇的在韓立臉上轉了幾圈。

    “閣下真的姓韓?”天星雙聖之一的蒙麵女子,從容不迫的表情已經消失收斂,反而凝重的緩緩問道。

    “道友既然在這專門等候在下,覺得會等錯人嗎?”韓立沒有直接回答,反而盯著蒙麵女子微笑起來。

    

Snap Time:2018-07-21 21:52:00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