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元磁神光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元磁神光

    “不管他是不是大晉修士,既然能取走虛天鼎,此人也算機緣不小。要不是我二人修煉的元磁神光,排斥五行之寶,外加那虛天殘圖對後期修士根本無用,我等後期修士無法進入此殿,又怎會讓外人得到這靈寶!”男子說到這,流『露』出一絲可惜之『色』。

    “元磁神光真的修煉大成,就可將五行之力化為己用,又怎會無法驅使五行器物,隻是你我二人運氣不好,最終還是功虧一簣而已。”女子聽到此話,卻苦笑了起來。

    “是啊,早知道如此,當初我就不會拉上你一齊來修煉這一知半解的元磁神光了。說起來,還是我對不起你了。”那名男子沉默了好一會兒,聲音有些歉意的起來。

    “不關你的事,若不另尋尋其他捷徑,我等終生都不能進階化神期的。事實也是如此,若不是最後出了差錯,想必你我二人已經進階化神期成功了,最起碼還會再多出千餘年的壽元。”女子十分平淡的搖搖頭。

    “是啊,沒想到修煉那元磁神光到最後一步,竟然需要身具五行靈根才可。可是真具有這種混『亂』靈根的,不要說修出元嬰,恐怕連築基結丹都無法通過的。又怎會有資格修煉這元磁神光。怪不得此功法雖然早早創立出來了,卻從沒人真的修煉成功。我淩天雷自問以五百年時間就進階元嬰後期,論修煉天賦絕不在曆代星宮之主之下,更是一口氣解決了元磁神光號稱三大不可克服的難關,可萬萬沒想到,最後還是落得如此下場。創立元磁神光的這位上古修士,根本就是故意布下這個陷井,想讓我等後人上當的。真不知此人倒底是何居心,竟然在前邊絲毫沒提此功法大成,竟需要這般自相矛盾的條件。否則,當初說什麼不會選擇此功法修煉的。”男子說著說著,竟有些激動起來,顯然對那創立元磁神光的上古修士怨恨到了極點。

    另外一名女子也深深歎息了一聲,半晌後才幽幽的勸說道:

    “算了,不管這功法是否真是上古修士開得玩笑。但修煉之人靈根怎能輕易改變的。我等幸虧發現的早,提早停止了修煉下去,否則再呆在那元磁山上修煉下去,體內五行之力一起發作,恐怕會爆體而亡了。說起來,我們還要感謝六道和萬三姑他們了。不是他們『逼』得我們提前出關,還無法發現體內的異變呢。”

    “哼,六道和萬三姑昔年都隻不過是我手下的敗將,根本不值一提。若不是有元磁山的限製,我早殺到他們的老巢,將他們全都滅殺了。而且……此問題……也並非絕對不能改變的!”男子哼了一聲後,聲音卻變得有些奇怪。

    “這話什麼意思,你真找到改變靈根的方法?”原本風輕雲淡的女子一聽此言,不禁有些激動起來。

    “自從發現此問題後,這一百多年我一直翻閱各種古典籍,尋找解救之道,倒也發現了一種上古秘術可以利用的,其實此術也不算真的增添靈根,而是可以將某件純屬『性』的寶物經過一番血祭後,讓其代替所缺靈根來驅使五行之力。”遲疑了一下後,男子還是說出了口。

    “就這樣簡單!”這一次,反而是那女子驚疑了起來。

    “當然祭煉過程和選用的法寶自然有些講究,但對我們來說根本不成問題的,關鍵是這種方法,頂多隻能讓我們多掌控一行之力,卻無法再血祭第二件寶物,否則元嬰無法承受住的,肉身也會同樣反噬崩潰。除非我們原本是四靈根之身,否則此方法還是與事無補的。”男子無奈的說道。

    “原來如此,這的確對我們兩個天靈根來說,絲毫作用沒有。”女子聽了這話,心中一沉,剛升起的那一絲希望之火,再次被澆滅了。

    “算了,我們不要妄想元磁神光大成之事了,就算還真的另有什麼解決之道。以我們還剩的不足百年壽元,也根本來不及解決了。還是將心思多放在玉靈身上吧。她經過我們出關後的全力培養,總算如願的凝結元嬰成功。等她境界再鞏固一下,再過數十年用灌頂之法,強行助突破中期境界。如此的話,以她元嬰中期修為以後應該勉強能夠執掌星宮了。當然在那之前,絕不能留下六道和萬三姑兩個禍害,一定要將他們除去的。”女子聲音忽然冰寒恰,話語充滿一股煞氣。

    “隻要我二人連『性』命都不要了,除去這二人倒不是什麼難事。”男子不在意的說道。

    “那這個姓韓的修士怎麼處理。他既然擁有虛天鼎,本身又可能是元嬰中期修士,萬一你我不在了,可是『亂』星海一大變因。但從玉靈傳音的口氣看,似乎對這人印象不壞的樣子。”女子猶豫起來。

    “嗯!元嬰中期修士,修煉天賦又如此強,倒真值得我們拉攏。看他是否願意加入我們星宮?願意的話,自一切好說,暗中種下禁製,取走虛天鼎給玉靈進階中期時使用,另給他一些寶物補償就是了。不願意的話,我們出手滅殺掉,省的以後是個大麻煩!”男子話語變得冷酷無比。

    “也隻有如此了!”女子輕歎一聲,並沒有反對的意思。

    “不過,那頓音符已經被毀掉一次,看來對方也有所察覺了。普通的長老恐怕奈何不了他,看來我們還要親出手一趟了。”男子淡淡的說道。

    “就算擁有靈寶,也不過是區區一名中期修士,哪用我二人一起動手。我一人就足夠了,既然伸出元磁山的籠罩之下,就算他是元嬰後期修士,也絕不是我對手的。”女子卻自信異常。

    “嗯,這也行!你也小心些,那虛天鼎在『亂』星海流轉如此之久,恐怕威力也不容小瞧的。”男子倒也沒有反對,隻是叮囑了一句。

    “隻要是五行之寶,再大威力在元磁神之下都會減去大半,你有什麼可擔心的?”女子輕笑了一聲。

    這一次,洞窟中的男子卻沒有接口,顯然也默認了女子的言語。

    韓立這時,卻已經身在天星城中。

    天星城不愧為『亂』星海第一大城,韓立很輕鬆的就在坊市中,將自己還缺的一些材料補齊了。

    他還順便出售了數件用不上的雞肋法寶,換取了大量靈石,然後隨便找了一家客棧先住了下來。

    既然淩玉靈已經知道他身懷虛天鼎,他自然不會再傻乎乎的拿著那塊令牌直接去聖山的傳送陣,還是準備等晚上的時候,潛入山上的星空殿去。

    隻要不是天星雙聖親自把守傳送陣,自他自然不會把守衛的修士放在眼內。

    當然就是這對傳聞中的人物真的出現,能否擋住他還是兩說的事情。

    為了不引人注意,他故意挑選了一家不大的客棧 隻是略顯『露』一下結丹中期的修為,自然讓煉氣期的客棧掌櫃對韓立畢恭畢敬,立刻找了一間最上好的單間,生怕惹惱了這位“前輩”。

    到了晚上三更時分,韓立就悄然的施展遁術,神不知鬼不覺的溜出了客棧。

    星空殿所在的位置,韓立仍然記憶猶新,悄然的朝其所在位置,巨山上飛『射』而去。

    一路上遇見的巡邏修士大都是煉氣期、築基期的修為,偶爾有兩三名結丹修士,在韓立眼也沒什麼兩眼,隱匿秘術一施展,就一閃即過。

    聖山五十層轉眼間就到,韓立眼前出現了那座高大的宮殿。

    歲月並未在此大殿上留下絲毫的痕跡,一切都和以前一般無二!

    韓立心中略有些感概,正想毫不客氣的用秘術破開禁製進入時,忽然神『色』一動,身形一晃下,驀然化為一股輕煙在大殿上空潰散消失。

    過了一會兒,從另一方向的低空中,有幾道若隱若無的人影,從遠處無聲無息的飄來,一個個身形模糊,幾乎和夜『色』幾乎融為一體,不用神念詳加掃視,根本無法發現這些人的存在。

    這般鬼鬼祟祟的,難道是逆星盟的人!

    韓立心中詫異,好奇的看著這些人的一舉一動。

    這些人修為對普通修士來說,可算不弱了。竟然有四名築基期,兩名結丹期修士,但其中卻還有一名煉氣期三四層的低階修士。而這些人個個麵孔都一層灰氣遮蔽,一副生怕別人認出來的樣子。

    不過為首的兩名結丹修士,卻明顯一男一女的樣子。

    一見這些人中沒有元嬰級修士,韓立興趣大失,也懶得用神念掃視這些人的真容,隻是雙臂抱肩的懸浮在空中一動不動。

    而這些人轉眼間就接近了星空殿的殿門,身形一頓的全都停了下來。

    其中一名身材修長結丹修士,突然一翻手掌,頓時手中多出了一塊巴掌大的碧綠陣盤,一道法決輕輕打去,陣盤靈光一閃,散發出微弱的白光。

    另一名身材苗條的結丹女子,卻一翻手掌手中驀然多出了一杆黃濛濛的小旗,一抖之下,一團黃霧從旗中飛快湧出,轉眼間就將附近幾人全都籠罩了其中,隨即霧氣及這幾人全都一閃不見了。

    韓立一見那杆黃濛濛的陣旗法器,卻微微一呆,目中閃過了一絲訝『色』。

    

Snap Time:2018-01-23 02:21:53  ExecTime:0.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