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密語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密語

    那一隊修士身穿統一的星宮修士服飾,顯然剛從天星城出來的。韓立這般大大咧咧懸浮在前方,自然被這群修士一眼就看見了。

    當即驚疑的飛『射』而來,片刻後就到了韓立跟前。

    不過,現在的韓立施展了斂氣之術,將自己修為徹底掩蓋了下去。如此一來,無論是築基期修士還是結丹期修士神念掃過去,都隻覺得對麵之人仿佛一團雲霧,根本無法探清韓立的準確修為。

    而就在這時,對麵隊伍中卻傳來了一聲驚呼。

    韓立則神『色』一動,同樣望向了對麵一名頭戴雪白鬥篷的修士。此人整個身子都被一麵巨大鬥篷罩在其下,竟然無法分辨出男女出來,並且以韓立驚人神念掃過去,也無法透視此鬥篷。

    韓立心中大為驚訝!

    不過這人散發的氣息,讓韓立一絲熟悉的感覺,又是唯一一名元嬰期修士,他自然不會就這樣罷了。

    韓立中藍芒一閃,就打算動用明清靈目強行透視對方的鬥篷。

    “原來竟是韓道友,如此多年不見,韓兄一向安好?”

    但就在這時,一股充滿磁『性』的輕笑聲從鬥篷中傳出,對麵那人驀然將身上巨大鬥篷一摘,『露』出一張臉如白玉,似笑非笑的嬌媚麵孔。

    “淩玉靈!”

    一見這張豔麗麵容,韓立一怔之下,不禁脫口叫道。

    這人竟是當年在天星城外救過的那名貌若處子的星宮執事!

    看著對方豔若桃花的臉龐,韓立『摸』了『摸』鼻子,臉上也擠出一絲笑容來。

    “想不到多年不見,韓兄還能一眼認出淩某來,小弟真是倍感榮幸!另外在下先恭喜道友凝結元嬰大成!”淩玉靈嬌笑道,一對鳳目在韓立身上仔細一掃後,閃過了一絲訝『色』。

    他雖然同樣無法看透韓立的準確修為,但韓立的修為決對不比自己弱,這一點自然心知肚明的,臉上『露』出的笑意自然越發熱切了。

    “淩道友說笑了。道友不同樣凝結元嬰了嗎?”

    淩玉靈微微一笑,並沒馬上接口,卻一扭首,聲音一寒的吩咐道:

    “你們先走一步,我和韓道友有些事情稍談一二,一會兒就會追上你們。”

    “是!淩長老!”那些結丹築起期的星空修士聞言,立刻躬身答應道,看他們臉上湧現的恭謹之『色』,似乎對這位“淩長老”極其的恭敬。

    韓立看到此幕,目光閃動了幾下,臉上卻絲毫異『色』沒有。

    那些修士在另一名結丹後期老者帶領下,繼續上路了,眨眼間十幾道遁光就消失在了天際邊上。

    “讓韓兄見笑了,小弟奉命去支援被逆星盟攻打的一處海島,恐怕一時無法和韓兄相處太久!”淩玉靈回轉身子,歎了口氣道。

    “嗯,我在來的路上倒也聽說貴宮和逆星盟似乎又開戰了。難怪道友身不由已的。”韓立悠悠的說道。

    淩玉靈聞言,也隻能報以苦笑之『色』,不過他馬上重新打量了韓立兩眼,忽然又麵『露』一絲古怪來。

    “韓兄,你現在不僅僅是初期境界吧!”他遲疑了一下後,還是問出了口。

    “哈哈,我是比淩道友稍微走前了一些,不過以道友資質,也是遲早的問題已!”韓立打了個哈哈,含糊的回道。

    淩玉靈一聽此言,卻神『色』有些呆滯。心中一陣陣的翻滾不定。

    對方真的的已經是元嬰中期修士了,這實在太難以置信了。要知道現在距他和韓立分手尚不足二百年,竟一下就從結丹修士就變成了元嬰中期,這未免太駭人聽聞了。

    神『色』驟變了數次後,淩玉靈總算回複了常態,但口中仍不覺流『露』出羨慕語氣:

    “看來韓兄應是那種萬年不遇的修煉奇才,竟然如此短時間接連進階,小弟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在下哪算什麼修煉奇才,隻不過另有些機緣罷了。”韓立自然不會特意點明什麼,半真半假的輕笑回道。

    “這次韓兄到此地,可有什麼要事嗎?小弟不才,倒可以幫上一些忙的。”淩玉靈一笑,沒有在韓立修為上多加糾纏,話題一轉的忽然問起韓立的來意來。

    “沒什麼,在下想到外海去一趟,恐怕要借用貴宮的傳送陣了。”韓立沒有隱瞞,直接坦然道。

    “若是如此的話。韓兄遇到我還真是對了。最近為了怕外海有逆星盟修士潛入本宮,所以外海傳送陣,現在已大半關閉了。隻留下兩座備用。我給道友一枚令牌,韓兄持著此令就可以動用本宮傳送法陣了。”

    淩玉靈嫣然一笑,明眸流動間,神情根本和一名絕『色』美女無二。但偏偏舉動話語間,卻又不帶絲毫脂粉氣息,兩者湊到一起,自然卻讓其更顯一種說不出的詭異魅力。

    以韓立如今心境修為,自然不會被對方容顏所攝,但他自付如今潛入了天星城,區區一些禁製和守衛根本無法為難自己的,但是若是能減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自然也是一件好事。

    當即笑了笑後,韓立也就不客氣的接過了此令牌。

    下麵二人又隨便聊了幾句後,韓立就動身告辭了,隨即化為一道青虹直奔遠處的巨島而去了。

    淩玉望著韓立消失的方向,臉上笑容漸漸收斂了起來,低頭思量了一會兒後,忽然單手一拍腰間儲物袋,一張淡銀『色』傳音符出現在了手中。

    低聲對著此符說了幾句什麼後,然後手一揚,符籙化為一團火光破空飛出,一閃即逝後就沒入虛空中不見了。

    然後這位才臉現一絲無奈的輕歎一口氣後,將手中鬥篷重新戴上,然後化為一道遁光,往手下離開方向追去了。

    等淩玉靈所化遁光同樣遠去後,附近的空中銀光一閃,一道淡淡青影經詭異的閃現,他抬首望了望傳音符飛走的方向,身形一動,就再次隱匿不見。

    一盞茶工夫後,數十外的某種空中,一名男子漂浮在空中一動不動,正是韓立本人。

    此刻的他,麵無表情,雙手倒背。

    身前立人影一閃,人形傀儡就詭異的出現在了身前手一抬,一條仿佛火蛇的火焰在手心處蹦跳不止,但卻被一團銀光死死禁錮住,根本無法離開半步。

    韓立眉梢一挑,單手一抓,“噗嗤”一聲,火蛇就被其憑空攝到了手中,隨即自行爆裂開來,化為一團火球洶洶燃燒。

    神念飛快在火球中一掃,他立刻麵『色』陰沉了下來。

    目光閃動了幾下後,忽然托著火球的五指猛然一甩,就將火球一把抓散,然後轉首望了望天星城所在的巨島,雙目微眯了起來。

    “原來我身具虛天鼎的事情,竟然整個『亂』星海都無人不知了。看來還是要改頭換麵一下了。”韓立口中喃喃的一聲,隨即麵孔驀然被一層瑩光籠罩,五官麵孔一下變得模糊不清起來,同時身上一陣爆豆般的劈啪聲『亂』響,身形一下暴漲了尺許。

    片刻後,他就化為一名臉『色』紫黑的魁梧大漢,然後將傀儡一收,人就向不遠處的天星城飛『射』而去。

    韓立卻不知道,就在他將那傳音符抓碎的同時,在天星城聖山的某處灰暗的地下洞窟中,一道盤坐在那的淡淡人影,驀然身形一動,然後單手朝身前虛空一抓,頓時點點火光突然在附近出現,然後往其抓下一聚,那顆被韓立抓散的火球竟詭異的重新顯現,落在人影的手中。

    人影默默的用神念掃了火球中的信息一會兒,手一翻轉,頓時火光消失。

    “怎麼回事,玉靈那孩子為何會動用我們給他的遁音符,這種符籙珍稀異常,他應該不會輕易動用的。難道他出了什麼事情?他應該剛離開星城不久的。”突然在洞窟的另一角落中,傳來一聲子聲音,聲音悅耳動聽,仿佛一名妙齡女子在開口說話。

    “他沒有什麼事情,隻是在附近遇到了一名有意思的人,特意給我們打聲招呼,想讓我們將這人拉入我們星宮之中,以作臂助!”第一個人影也開口了,明顯是一名男子,但聲音徐緩,有些生硬,似乎不經常說話的樣子。

    “哦,是什麼人?值得玉靈讓我們親自出麵?”那名女子一聽淩玉靈無事,頓時放下心來,但身影在角落中動了一動,有些好奇起來。

    “一百多年前,虛天鼎的事情你還記得吧!”

    “自然記得,怎麼此寶有關?”那女子有些驚訝起來。

    “那名從蠻胡子、萬天明手中虎口奪食的人,和當年救過玉靈這孩子的修士,其實是同一人。如今他又到了我們天星城外,想要借助傳送陣去外海一趟,正好被玉靈碰見了。”男子稍微解釋了兩句。

    “原來如此,沒記錯的話,這人似乎姓韓,當年隻是區區一名結丹修士而已,這也值得我們拉攏?”女子有些不解了。

    “嘿嘿,說起來你可能有些不太相信。玉靈竟懷疑這人已是一名元嬰中期修士了!真是如此的話,兩百年時間不到就修煉到如此地步,這人還真的不容小瞧。“男子嘿嘿一笑。

    “當年虛天鼎流出虛天殿後,我們曾經專門派人調查過得鼎之人的來曆,不是說這人十有八九是外來的修士!最後應該回去了所來之地!難道他是出身大晉某大宗門的修士,否則真是萬年不遇的修煉天才,沒有宗門在背後全力支持,也不可能如此短時間修成元嬰中期修士的。”女子竟似乎對大晉知道的很清楚,毫不猶豫的說道。

    

Snap Time:2018-07-21 05:46:36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