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謠言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謠言

    甘姓中年人一聽此言,卻一瞪此女,嘴唇微動兩下,在場三名結丹修士耳中同時傳來了凝重的聲音:

    “不要胡言『亂』語!此人是後期修士,神念足籠罩之廣遠超你等想象。你再次說的話,很可能仍被此人感應到的。”

    妖嬈女子聞言嚇了一跳,一下變得老實之極起來。

    大漢和青衫老者互望一眼後,也同樣的閉口不言。

    甘姓修士則坐在椅子上略偏下頭顱,灰白的瞳孔隱隱有寒光閃爍不定。

    足足過了一盞茶工夫後,中年人目中精光一斂。

    “他應該已經遁出千之外了,不可能再感應到這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小心些的好。”說完這話他手指一彈,“噗嗤”一聲後,一點綠光一閃的沒入附近一根粗大殿柱中。

    殿柱轟隆隆一聲響,通體泛起淡綠『色』靈光,附近的其他幾根殿柱也都同樣嗡鳴聲大作,隨即靈光閃動下竟形成了一層綠濛濛的光幕,將附近一小片區域都籠罩其中。

    “現在可以暢談了!”做完這一切,甘姓中年人才神『色』緩和了下來。

    “師叔真是夠謹慎的。”這一次,妖嬈女子卻苦笑了起來。

    “麵對這等可怕存在,再多幾分小心都是應該的。”甘姓中年人冷哼一聲。

    “師叔說的對。而且修煉到此境界的這等修士,恐怕脾『性』都有些怪異,萬一我們哪句言語犯了對方的忌諱,可是會給本門帶來滅門之災的。不過,我們『亂』星海的那些有名的元嬰前輩中,似乎並未有這一男一女,但剛才聽這男子的話語口氣,對『亂』星海了解甚多,不像是外來修士。看來真是一直隱居的苦修之士吧。”黃袍大漢遲疑一下,不太肯定的說道。

    青衫老者卻眉頭緊皺,低頭不語。

    “石宣,你在想什麼?”中年人注意到了老者的異樣,自然開口問了一句。

    “我剛才細想了下,這人好像有些麵善,仿佛在哪見過。”青衫老者抬首後,緩緩的說道。

    “你見過這人?”此話一出口,其他人都是一驚,目光全都落在了老者身上。

    “對方樣子十分普通,師兄你會不會弄錯了!”妖嬈女子忍不住的說道。

    “這位麵孔雖然尋常,但我應該見過此人沒錯的,隻是似乎是許久前的事情。……對了,姓韓!我想起來了,這人是當年逆星盟剿殺令追殺之人!”青衫老者臉『色』一變,驀然一聲低呼。

    “剿殺令?追殺一名元嬰級修士!我怎麼不知道此事?”甘姓修士先大吃一驚,隨即臉『色』陰沉下來。

    “師叔誤會了!剿殺令上說的明白,這人是一名結丹修士,根本未凝嬰的。而且師叔當年正在閉關中,權師弟和鏡師妹還未結丹,當時是馬師兄和我負責門內事務的。我二人隻是派了一些人手匆匆應付了事,故而就沒有通稟師叔的。對了,這是近二百年前的事情了,我還保留著當年的那枚傳令玉簡。”老者滿頭大汗的解釋道,並馬上從儲物袋中一陣『摸』索,掏出了一塊鬼麵玉簡遞給了中年修士。

    “胡說!對方難道這短時間內就能從結丹期進階到了元嬰後期。”甘姓中年人聞聽此言,麵容卻越發陰沉了,不過還是結接過了玉簡,用神念掃了一下麵。

    結果這位中年人隻看了兩眼,臉『色』驟然變了數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玉簡內浮現的一道幻影,一身青袍,嘴帶淡笑,不是才剛剛離開的韓立,又是何人,兩者神情也完全一般無二,絕不可能是什麼麵容相似之人。

    甘姓中年人心中驚濤駭浪般的起伏不定,將玉簡中附帶內容一句沒放的都看了一遍,才將神念一收,臉『露』沉『吟』的半晌不語。

    見中年修士這般凝重,不隻青衫老者和黃袍大漢,就是那妖嬈女子也靜聲不語起來,一副一切都由這位本門師叔做主的樣子。

    “看來我還真錯怪師侄了。逆星盟追殺之人,的確就是剛剛離去的這人。不過你們聽好了,此事決不準許透漏半分出去。逆星盟固然勢大無比,但這人現在也不是當年的結丹修士,我可不想讓本門摻和它們的恩怨麵。否則兩者任誰遷怒本門,區區一個苦門島都絕無法抵其一怒火的。”甘姓中年人決然之『色』一閃,口中冰冷的說道。

    “是!”青衫老者三人心中一凜,急忙答應道。

    “你們三人十年內不準離開本門,都在洞府內給好好修煉吧。我有不好的預感,突然有兩名大修士出世,其中之一又和逆星盟有些瓜葛,恐怕『亂』星海會更『亂』了。其餘弟子也約束一下,沒有必要也不要離島。本門要悄悄封閉山門一段時日!”

    中年人似乎深思熟慮過了,口中一連串吩咐下來,讓其他三人聽的心中震驚,但隻能口中連聲稱是。

    隨即三人就告辭退出了大殿,去安排中年修士所下的封山命令了。

    隻剩下甘姓中年人一人坐在大殿主座上,在大殿淡淡的瑩光下,臉『色』陰晴不定的變化著,似乎還有什麼事情難以抉擇。

    “算了,就算這人真是當年那名得到虛天鼎的修士,那件巨鼎就是虛天鼎,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天下間也許有人能從大修士手中搶到寶物,但絕不是我而。消息泄『露』後,我反會招惹殺身之禍吧!”不知過了多久,甘姓修士最終歎息一聲,麵上全是自嘲之『色』的站起身來。

    隨即袖袍一甩,他化為一道藍『色』長虹飛『射』而出,轉眼間離開了此地,不知去了何處。

    大殿重新變得空『蕩』『蕩』的,冷清異常。

    而這時早已離開島嶼的韓立,自然不知道區區一個黃沙門竟將他昔年身份『摸』得的七七八八,更是連虛天鼎在其身上之事,也給那名甘姓修士猜了出來。

    這也難怪,昔年虛天鼎已經流出虛天殿之事,普通修士知道的甚少,但在元嬰修士中卻早已傳的紛紛揚揚。

    要不是韓立當日意外的傳送進了鬼霧,又恰好回到了天南,再滯留在『亂』星海中,恐怕早晚有一天會被那些元嬰老怪聯手找出來的。

    至於他被逆星盟剿殺令追殺之事,則自是極陰祖師等幾名老怪持續搜索無果、大怒下所做的舉動,想『逼』出韓立無處容身,自行包『露』出行蹤來。

    當然如此多年過去了,虛天鼎事情早就成了傳說,這追殺他的命令一直沒有取消,卻也早就正魔兩道的修士,忘的差不多了。

    但是虛天殿再次現世消息還是很快傳了開來,並漸漸擴散到了附近的海域中。

    原來那些在苦門島目睹此幕的修士,雖然大都是不值一提的低階修士,但卻也有兩名路過的結丹修士,偏偏又從典籍中看過有關虛天殿的介紹,自然將此當成一件奇事傳揚開來。

    當日隨著傳聞的擴散,有關當日情形自然也虛虛假假起來,其中冰鳳辣手擊滅殺元嬰修士的事情,最後竟不知變成了混老魔是和人一番苦頭後,被兩名元嬰修士合力擊殺的。

    如此一來,這消息雖然還同樣有些轟動,但自然遠沒有兩名後期修士同時麵世這般駭人聽聞了。

    反而韓立當日從虛天殿中傳送而出,又驅使虛天鼎所化巨鼎,讓不少人竟鬼使神差的將他和昔年身份自行聯係到了一起。

    頓時不少元嬰修士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韓立不知道剿殺令之事,更不知大半元嬰修士和宗門手中都有自己的真容圖。否則,肯定早就變幻了容貌,立刻小心起來。

    以他如今神通縱然不怕普通修士圍攻,但也同樣不想招惹什麼麻煩。浪費自己的時間。

    如今他化為一道青虹正按照附近的海域圖,直奔天星城所在激『射』而去。

    一路上,韓立倒也經過了幾個島嶼。每一次都將島上坊市中的高階靈石,或用寶物或用珍稀材料換取一空。倒一口氣再收獲了二十餘枚。

    這讓韓立心中大喜,卻礦脈之地的心思更濃了幾分。

    在途中韓立自然碰到了不少修士,大都是低階修為,以韓立如近神通自然不會再和這些人糾纏不清,根本沒有和任何一人照麵,直接從高空一掠而過。

    而這些修士中,除了兩三名修為較高的疑『惑』的朝韓立經過的高空望了一眼外,其餘之人大都一無所覺。更不知道,自己竟然和一名元嬰後期修士曾經擦肩而過。

    飛行了足足一月有餘,海麵多出了一個黑點,再飛行了數個時辰有,韓立終於遠遠看到了天星城那座高聳入雲的聖山,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笑容。

    就在這時,突然從對麵天邊出現了十幾道遁光,配成一隊直奔韓立這邊飛『射』而來。

    韓立神念遠遠一掃,心中不禁一怔。

    這隊修士中竟然光結丹修士就有四五人之多,其中一人還是元嬰初期的高階修士,而且元嬰修士身上氣息竟然給他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覺,

    韓立臉現一絲疑『色』的目光閃動幾下,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並未施展遁術隱匿起來。

    

Snap Time:2018-04-20 17:02:00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