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天兆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天兆

    說實話,韓立根本不願在此多逗留的,而想馬上回到天南給南宮婉解除封魂咒封印。

    但將虛天鼎借給銀衫女子,根本就是自尋死路事情。那隻冰鳳相當於後期的大修士,足可以修煉通寶決到第二層的,到時候對方有此鼎相輔,他可能即使和傀儡及五魔聯手都不會是敵手的。

    這種受製於人的蠢事,他自然不會去做。

    好在南宮婉已經服用過火蟾古獸的內丹,即使不能徹底解除封印,但延緩封魂咒的發作絕對沒有問題的,二三百年內『性』命絕對無礙的。

    如此一來,他也隻能改變初衷,靜靜的在這先修煉了。

    現在韓立雙目緊閉,除了前胸一絲若有若無的起伏外,整個人猶若死物一般。

    但偏偏身前的那口靈眼之泉散發的『乳』白『色』霧氣,卻仿佛通靈般的徐徐朝他飄去,讓韓立身處雲霧中一般的若隱若現,最後竟然形成一顆『乳』白『色』霧球,徹底將他身形淹沒了進去。

    一日,一月,一年,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乳』白『色』靈霧不斷的朝池邊緩緩聚去,白『色』霧球卻靜靜的呆在那,並沒有絲毫的變化,仿佛此物從天地誕生之日起,就存在於此地一般。

    修煉無歲月,一轉眼,整整八十年過去了!

    這一日,『亂』星海某島嶼港口處,一條條大小不一船隻正在進進出出,一些修行有成的修士也在空中同樣的飛入飛進,除了這唯一的出口外,這座不小的島嶼四麵都被禁製遮蔽著。

    這也造成了此港口的繁榮景象。

    在岸邊靠內的地方,有幾座大小不一的小山,稀稀拉拉的聳立著,而最高的一座上修建著一座淡白『色』的閣樓,談不上精致典雅,全都是用粗大的巨石砌成,倒也別有一番粗獷異種風格。

    而這座三層高閣樓最頂層,一名藍袍道士和一名頭帶儒冠的白袍書生,正一邊望著港口的情形,一邊談論著什麼。

    “明師兄,聽說逆星盟和星宮又在落星島附近大戰了一場。這一次有一名逆星盟結丹修士陣亡了,看樣子逆星盟是吃了一個小虧。”那名書生悠然說道。

    “咳,這幾年來,星宮和逆星盟起的衝突又頻繁起來了。看樣子離下一場大戰又不遠了。說也奇怪,論勢力明顯逆星盟占了上風。內海三十六島嶼,逆星盟足足占據了二十餘座 但論勝負的次數,卻反是星宮力占據了多數。”藍袍道士卻歎息的說道。

    “嘿嘿,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天星雙聖因為修煉了元磁神光,隻要不遠離天星島,幾乎就立於不敗之地了。沒聽說前次大戰,六道極聖和萬三姑聯手,卻被天星雙聖在天星島附近打的大敗?不過,天星雙聖卻不敢長時間遠離天星島,否則修為就會大降。如此一來,這兩家各有顧忌,卻讓我們這些小宗門倒了大黴。”書生冷笑起來。

    “這倒也是,被這兩家經常抓差倒沒什麼,隨便派幾名低階弟子應付一下就可以了。但以前隻要向一家交付貢賦,如今卻要交雙份的,這日子可就難過了。”藍袍道士撇了撇嘴,一臉的鬱悶。

    ”哈哈,明師兄還真是多愁善感,這等事情哪是我們兩個築基期弟子可以管的,自然有師伯師祖考慮的。隻要有師祖在,這兩家也不會對本門進『逼』過甚。而我們隻要挨過這兩年的執事之期,返回洞府潛心修煉就是了。說起來,從上此閉關出來時,我已經隱隱感到要突破初期境界,似乎該進入築基中期了!”書生突然麵『露』一絲得意的說道。

    “什麼,師弟若能以百年時間就能進階中期,這可是天賦過人了。為兄可在中期困了數十載,還是絲毫沒有突破的跡象。”藍袍道士聞言一呆,隨即臉上『露』出羨慕的神『色』。

    “明師兄說笑了。誰不知道初期瓶頸和中期瓶頸可是天壤之別的。小弟進入中期後,十有八九還不如師兄呢!”書生連連擺手。

    藍袍道士聞言一聲苦笑,正想再說什麼時,一聲仿佛九天神雷般的巨響傳來,隨之整個閣樓一震,接著劇烈晃動起來。

    兩人頓時一驚的,互望一眼急忙朝港口遠處望去。

    隻見在離港口十餘外的高空中,隱隱一大片仿佛晚霞般的豔麗雲霧翻滾不定,緊接著一陣陣仿佛萬馬奔騰般的轟隆隆之聲傳來,而隨著此聲音的響動,附近的海麵驟然間掀起了百餘丈高的巨浪,一條銀『色』白線由遠及近的向港口所在處飛快撲來。

    這一下,港口處的那些大小船隻一陣大『亂』,紛紛拚命往碼頭靠攏,無數的凡人從船上逃出,往岸上狂湧而出。

    在如此驚濤駭浪麵前,任誰都看的出此刻在待在船上,純粹是找死而已。

    至於那些船隻和裝在船上的各種貨物,則隻有聽天由命了。

    藍袍道士和書生對如此百年難遇巨浪視若無睹,反而一臉緊張的死死盯著遠處天空翻滾的雲霧。

    僅僅一小會兒,二人竟然滿頭大汗起來。

    不光他們二人,那些在港口進出的修仙者,此刻也人人麵『色』大變,有些修為低下的,甚至連法器遁光都無法駕起,紛紛從空中遙遙晃晃急忙落下。

    從那豔麗的雲霧中傳來的靈壓實在太驚人了!

    他們即使相隔如此之遠,仍都被那靈氣波動驚得人人心驚膽顫,仿佛有什麼上古妖獸的即將降臨世間一般。

    這時不但港口附近的建築在晃動,整個巨島都仿佛都開始輕輕顫抖起來。

    藍袍道士和書生更是已經口幹舌燥,什麼話語也說不出來了。

    就在這時,忽然從島內方向飛『射』來三道驚人長虹,轉眼間就到了閣樓的上空,一個盤旋後,就分別撲入了頂層之中。

    光芒一斂,分別現出了一女兩男出來。

    分別是一名身材魁梧的黃袍大漢,一名愁眉苦臉的青衫老者,以及一名妖嬈的女子。

    “參見三位師伯!”一見這三人,道士和書生終於恢複了一些常態,急忙上來見禮。

    “倒底怎麼回事?”黃袍大漢一擺手,滿臉凝重之『色』。

    “師侄也不知出何事?那邊的天空突然就出現這種天像出來,我二人正想給幾位師伯發傳音符呢!”藍袍道士恭謹的飛快回複道。

    其實不用道士如此說,新來三名結丹修士早就同樣的盯著遠處的天空,一語不發起來。

    “這是什麼東西,難道有什麼高階妖獸在那邊空中吞雲吐霧嗎?”那妖嬈女子秀眉一皺的問道。

    “不是。雲霧麵並沒有妖氣出現,不是妖獸。而且有這等聲勢的妖獸,最起碼也是化形等階的,根本不可能出現在內海的。”青衫老者雙目一眯下,搖了搖頭。

    “難道是哪位元嬰期的前輩,在那施法?”大漢也驚疑的問道。

    “似乎也不太可能吧!據我所知,除了幾個擅長魔功的元嬰期老魔外去,沒聽說有擅長吞雲吐霧這等旁門左道的功法!看起來倒有些像是什麼寶物出世的天兆跡象!”深吸了一口氣,老者鄭重的說道。

    “若真是如此的話,這等厲害的天兆,此寶肯定非同小可的,本門一定不能輕易放過的。”妖嬈女子一聽此話,雙目一亮。

    大漢一聽此環,臉上也『露』出蠢蠢欲動的表情。

    “什麼寶物出世,我看你們幾個是嫌小命不夠罷了。”一聲蒼老的話語突然在整個屋子中回『蕩』不停。

    老者三人一聽這話,頓時一驚,急忙束手而立。

    馬上此層閣樓中驀然一道藍芒浮現而出,隨即光芒刺目耀眼,接著一名幹瘦的中年人出現在了屋子中。

    “參見師叔!”三人異口同聲的稱呼道。

    藍袍道士和書生一驚後,更是大禮參拜的連聲口稱“師叔祖!”

    這時才可看清楚,這名中年人臉『色』蠟黃,雙目灰白,竟是一名瞎子般的存在。

    “哼,你們膽子倒還真大,就算真是寶物出世,這等重寶也是你們可以染指的。僥幸得到了,也不過是招來殺身之禍罷了!據我所知,混老魔恰巧也在附近,如此天象他不可能不過來一看的。”蠟黃中年人麵無表情的冷聲道,灰白的雙目隨即望向遠處的翻滾彩霞,臉上顯出凝重之『色』。

    大漢三人聞聽“混老魔:三個字,麵『色』大變,瞬間變得難看異常。

    “就算師侄我們無法取得此寶,難道師叔你也不可以取寶嗎?”妖嬈女子卻仍不甘心的說道。

    “若真是什麼寶物,我自然會試上一試的,別人怕混老魔,甘某卻倒想鬥上一鬥的。不過可惜的是,這十有八九並非寶物出世的天兆。”中年人木然說道。

    閣樓中的其他人卻一陣愕然了!

    就在這時,遠處的天空白芒刺目耀眼,將那些彩『色』雲霧瞬間化為了無有,閣樓中的眾人除了那名中年人外,都不禁閉上了雙目。

    而就在這那間,一陣波及了小半天空的空間扭曲出現了,接著比先前還要強烈倍許的龐大靈壓驀然出現,一座仿佛宮殿一角的潔白建築在白芒中詭異浮現,潔白無暇,若隱若現,還散發著淡淡的瑩光。

    這一幕,讓閣樓中重新睜開雙目的大漢等人,頓時目瞪口呆起來!

    

Snap Time:2018-04-20 17:06:51  ExecTime: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