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困地潛修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困地潛修

    在法陣浮現的一瞬間,二人就自行漂浮到了半空中,居高臨下的看著。

    韓立略一端詳,就肯定眼前法陣的確應是虛天殿的控製法陣,並且在法陣中心處看到了一個和虛天鼎一般無二的圖案。

    他一下回想起,當日開啟虛靈殿玄玉洞時的情形。

    那個封印玄玉洞的法陣,似乎也用了類似的禁製。隻不過眼前法陣巨大了十幾倍,而且也似乎更加的複雜深奧。

    “你以前也見過此法陣!”銀衫女子似乎注意到韓立麵上的一絲異『色』,手中法決一收,衝韓立問道。

    “我在小極宮某處見過類似的。”韓立沒有隱瞞之意,淡淡的說道。

    “原來如此!這樣也好,如何『操』縱此法陣,你應該也知道一些吧。你可以試試。看看虛天鼎是否真是控製法陣的法器。”銀衫女子並沒有在追問下去,反而督促韓立起來。

    韓立略猶豫一下,還是點點頭的一張口、

    頓時團青光的噴『射』而出,直奔法陣中心處飄去,麵正是那隻數寸大的虛天鼎。

    當然在此過程中,韓立自然對銀衫女子小心萬分,隻要對方稍有一絲奪寶的意思,立刻就會將此鼎收回。

    虛天鼎方一飛到巨大法陣的中心處,就在韓立『操』縱下停了下來,正好對著下方的巨鼎圖案。

    就在此時,巨鼎圖案通體大亮,驀然從中飛出一道青『色』光柱來,將空中虛天鼎罩在了其中。

    韓立隻覺神念一震,竟再一次失去了和此鼎的聯係,臉『色』不禁大變。

    他目光急忙一瞥,見一旁的銀衫女子並未有任何異常舉動,這才心中一安的繼續看著法陣和虛天鼎變化。

    在青光罩住下,虛天鼎開始發出嗡嗡之聲,體形狂漲起來。

    片刻後,此鼎就變得和下方圖案一般大小,同時鼎上各種花鳥蟲魚圖案也開始漂浮幻化出來,韓立隻覺心神一動,竟然再次聯係到了巨鼎、

    不過此刻,他馬上覺身上法力往巨鼎身上狂湧而去。

    韓立臉『色』不禁大變。

    但就在這時,一旁銀衫女子卻突然兩手掐訣,衝法陣的中心處一點。

    一道白濛濛靈力光柱飛『射』而出,一閃即逝的沒入了巨鼎圖案中。

    韓立頓時覺得法力流逝速度一緩,變成可以結束的範圍內,神『色』這才恢複過來。

    否則心疑的他,早第一時間掐斷了靈力,同時收回了虛天鼎。

    不過此刻的虛天鼎仿佛一隻無底洞,不停的吞噬著他和銀衫女子二人的法力。

    沒有多久,當韓立法力流失了一半之多後,臉『色』再次難看起來。

    而這時的法陣有低低的轟鳴聲傳來,一些符文開始閃動浮現,但光芒異常的微弱,一副才剛剛激發一點的樣子。

    “不行,我二人法力不足以開啟此法陣!”銀衫女子神『色』一變的說道,手中法決一收,青『色』光柱一下潰散了。

    韓立眉頭一皺下,同樣將法力一掐,伸手衝遠處的巨鼎一招手。

    虛天鼎一晃下,從光柱中飛『射』而出,然後急劇縮小,轉眼恢複了原來的大小,一閃的沒入了韓立袖口中。

    “豈止是法力不夠問題!這個控製法陣原本就應該由化神期修士『操』縱的,以我二人一個元嬰中期修為,一個後期境界想要控製著法陣,根本不能成功的。”韓立盯著下方法陣,眉頭緊鎖著說道。

    這時,陣眼處巨鼎圖案在在失去了虛天鼎的蹤跡後,噴出的青『色』光柱也消失不見。整個法陣轟鳴聲和四下閃動的靈光也漸漸收斂起來,最後徹底恢複了平靜,變得如同死物一般。

    “也不是說非得化神期修士才能驅動這法陣,若是有數名後期修士聯手,也足以控製這法陣的。”沉默了半晌後,銀衫女子卻如此說道。

    “道友莫非在說笑了。就算三四名後期修士也擋不住化神期修士一隻手的,兩者差距之大,道友應該很清楚的!”韓立一怔,卻一臉不信。

    “若論神通,可以調動天地元氣的化神期修士自然不是元嬰後期修士可抗衡的,但我卻有一種秘術可以將數名修士的法力暫時融合一體,用此方法驅使虛天鼎的話,應該可以開啟這個法陣。”銀衫女子鳳目一閃,卻有幾分自信的說道。

    “有這種秘術?道友看中我的五個魔頭和那隻傀儡了!”韓立若有所思的說道。

    “咯咯,道友真是一點即透,我說的就是此意!五魔合體和那隻傀儡,再加上我的話,應該有幾成把握的。”銀衫女子輕笑起來,整個人從冷冰冰模樣一下變得千嬌百媚,仿佛換了一個人一般。

    韓立卻對此女的絕世容顏視若無睹,反而沉『吟』的在思量什麼。

    “道友剛才沒提在下的名字,莫非在下無法施展此秘術嗎?”他最終問道

    “這恐怕不行。此秘術必須是同等境界修士才能合力施展,而且可以『操』控這股混合法力的必須是其中修為最高之人才可,道友雖然修為遠比普通中期修士強大的多,但和後期修士一比還差距不少的。”銀衫女子微微一笑道。

    “哼,想要驅使虛天鼎必須修煉通寶決。你的意思是要我交出虛天鼎!”韓立臉『色』忽然一沉,冷哼了一聲。

    “靈寶固然珍貴,但閣下不想終生被困此地,也隻有如此了。”冰鳳神『色』不變的回道。

    “別妄想此事了。我絕不會答應的。”

    銀衫女子見韓立如此絲毫不猶豫的回道,目中閃過一聲訝『色』,但隨即玉容上戾氣一閃,就想再開口說些什麼,但就在這時,韓立卻冷冷的又開口了:

    “告訴鳳道友一件事情。這每隔三百年會自行開啟一次。即使什麼不做,我們頂多在此被困一些年月罷了,到時仍可以安然離去的。而在下也改變主意了,不急著離開此地,要在這好好修煉一番。嘿嘿!當然韓某若是僥幸突破了後期境界,到時自然會找道友的。鳳道友好自為之吧!”

    說完這話,韓立身上靈光一閃,驟然化為一道青虹往石台下激『射』而去,轉眼間消失在了遠處一條青石通道中。

    “三百年開啟一次!”

    銀衫女子一聽這話,心中驚喜交加,原本湧到丹唇邊的言語頓時咽了回去.

    雖然失去了一個奪取對方靈寶的機會,但是知道自己無須永久困在此地,倒也熄了其它的心思。

    她不怕韓立用虛言欺騙,畢竟區區二三百年時間,對她這種壽元動則數以萬計的天地靈獸來說,根本值一提。

    而照原先打算,她有一種近似自殘的秘術,可以讓自己暫時擁有化神期的可怕修為,然後就可以輕易擊殺韓立,奪得虛天鼎了。

    但這種秘術施展不但苛刻之極,而且損害太大了。

    不但必須是冰鳳一族的十級妖獸才可施展,而且施展後大損道基本源,十有八九再也和進階化神期無緣。即使像她這種早就達到突破條件的準化神修士,後果同樣不堪設想。

    說起來,此女也是鬱悶異常!

    她原本因為壽元問題,有打算在近期進階化神期的,但是被那車老妖化身帶來的空間節點消息刺激後,就忙著參與攻打小極宮,一時顧不得此事。故而現在還是困在後期修為。

    當然在此地直接進階化神,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一旦進階成功,不但可以擊殺韓立,還可以奪得靈寶虛天鼎離去。但偏偏冰鳳一族有些特殊,必須在本族聖地冰淵島舉行某種特殊儀式,才可以進階的。

    否則即使進階成功,修為也會從此困居不前的。此女自然不敢在脫身有望下,再冒此風險的。

    當然韓立並不知這些事情,但也怕對方狗急跳牆,故而透『露』出虛天殿三百年一開啟的事情!

    隻要此女有一絲希望,想來絕不會輕易和他拚你死我活的。

    當然韓立最後所說的自己突破後期的話語,自然隻是隨口一說而已。

    那隻十級冰鳳所化銀衫女子,更是絲毫沒放在心上的。

    想要突破到後期,哪有如此容易的事情!這世間不知多少元嬰中期修士,這一步邁不過去,終生止於此境界。

    銀衫女子在石台上思量了半天,口中喃喃了一句:

    “也罷,我還有幾種秘術沒有練成,不如趁此機會修煉下。若是修煉成功,想必和此人在對上時,能夠多兩分取勝的把握。”

    說完此話後,此女一跺玉足,頓時化為一道晶虹朝與韓立相反的一條通道飛遁而去。

    她也打算找一處合適的石室,好好閉關修煉一下。

    半日後,韓立身處一處一間三四十丈大的密室中,雙膝盤坐在地上,而其身前卻有一個十餘丈大小的『乳』白『色』水池,麵靈氣繚繞,清香撲鼻。正是韓立昔日遇見元瑤的第二層神秘密室。

    這不但隱秘異常,而且還有這麼大一口靈眼之泉,自然是絕佳的修煉之地。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韓立將那個傳送陣幹脆暫時封印住,讓其暫時失去了效用,然後又用一些陣旗和整間密室遮蔽住。

    在這禁神禁製仍然作用整座巨塔的情況下,就是那隻十級冰鳳純心想找到此處,恐怕也絕非輕易之事。

    

Snap Time:2018-01-20 21:24:06  ExecTime: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