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聯手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聯手

    不過韓立有些低估了這些近似『迷』宮般的通道,雖然大部分禁製和傀儡都被關閉掉了,但限製神識禁製卻仍然有效。

    他在一連走錯了不知多少次,並利用明清靈目連破無數幻境後,終於找到了進入下一層的傳送陣。怪不得當日以蠻胡子力壓群修的修為,也隻能老老實實的跟在極陰祖師二人身後行走,暫時收斂起了前邊不可一世的氣焰。

    當然在一路尋來的路上,他將五魔和傀儡首好後,早一劍劈開了數間未被啟動的藏寶室石門。

    結果既未見到什麼寶物,也沒有觸發什麼禁製,將自己傳送出去。

    不知是因為沒用虛天殘圖開啟石門的緣故,還是因為不到虛天殿開啟日子,這些寶物都另行禁錮了起來,連帶那些時空大挪移的禁製也失去了效用。

    韓立不甘心的在每一間藏寶室中都仔細尋覓了一番,但不得不承認布置虛天殿相關法陣的陣法師,在陣法禁製造詣上實在遠超其想象之外,讓他明明知道這些地方另有玄妙禁製,卻仍然一無所獲。

    他不得不悻悻的退了出來,熄了將虛天殿中寶物全都一網打盡的妄想。

    不過雖然此種方法無效,但一般來說最重要的控製法陣,都應該處於建築的最核心之處。而虛天殿最重要之處,自然就是巨塔的第五層了。當日極陰老祖等人一來害怕此層的禁製,二來隻想圖謀虛天鼎,並沒有敢仔細搜索過那一層。

    而以他現在的修為和明清靈目神通,說不定可以找出一些東西的。

    至於那隻十級冰鳳,則不知施展空間神通遁移到了何處,但韓立絲毫不擔心此妖就此能直接遁出了巨塔,甚至虛天殿。

    因為他早就找一邊緣處,仔細檢查過了巨塔的塔壁。上麵附著的禁製竟然多達十幾種之多。

    大半他都無法辨認出來,少數認出來的幾種中恰好就有專門隔絕空間之力的禁製。除非使用此殿內的特殊傳送陣,否則想使用類似空間轉移神通離開此塔,純粹是白日做夢。

    而且即使以他現在的修為感應上去,仍然能感塔壁上其他禁製的可怕和深不可測。否則他還用尋找什麼控製法陣,直接就用大神通破開塔壁離開了此地。

    一連經過兩層的傳送後,韓立終於到了巨塔的第五層,並出現在了當日取虛天鼎的寒驪台前。

    說起來小極宮的曆代大長老也都是冠以寒驪上人之稱,也算是小極宮和虛天殿之間有關聯的另一絲證據吧。

    不過虛天鼎已被取走的此處台階,早變得殘缺不全,完全保留著當日極陰老祖和萬天明等人大戰時留下的痕跡。

    有些出乎韓立預料的是,銀衫女子竟然也正站在高台上,正看著當日的那個祭壇,一臉的沉『吟』之『色』。

    韓立的到來,顯然驚動了此女。

    她冷漠轉身看了一眼韓立,忽然身形一晃,化為一道晶虹朝石台外飛去,轉眼間就 沒入到了眾多的青石通道之中。

    韓立靜靜的看著此女的遁走,絲毫出手阻擋的意思都沒有。等此女遁光真的看不到後,他才悠悠的重新走到了祭壇處,往取虛天鼎的洞窟麵瞅了幾眼,就開始在整個石台上尋覓控製法陣的線索。

    沒有多久,韓立終於確定寒驪台上確實沒有控製法陣的痕跡後,當即以此台為中心,慢慢將搜索範圍擴大開來。

    但不知是這控製法陣真的藏的極其隱秘,還是韓立尚未有找到地方,韓立一直沒有什麼收獲。

    一天天的過去,第五層的各處都留下了韓立搜索的痕跡,但是大半月後,他除了臉『色』日益陰沉些外,還是沒有控製法陣的絲毫蹤影。

    這一日,當韓立走出某處角落仍然一無所獲後,人就此靠在附近的一根石柱上,在原地不禁怔怔的發呆起來。

    難道虛靈殿的控製法陣,並未在本層,而在其餘四層了!

    韓立有些嘀咕起來了。

    他正神『色』陰晴不定的時候,忽然附近白光一閃,“茲啦”一聲空間撕裂聲傳來,銀衫女子身形隨即浮現而出。

    韓立目光一凝,盯著此女一語不發。

    他可不相信此妖女會無緣無故的找上門來,倒想聽聽對方的來意。

    畢竟這些日子此女一直沒有在第五層出現,難道在其它幾層找到什麼出去的法門。

    “怎麼樣,韓道友可找到了出去的方法?”銀衫女子悠悠的問道。

    “若是找到了,在下怎還會留在這?聽道友口氣,難道有了什麼發現?”韓立心平氣和的回道。仿佛此前,和此女之間根本就沒發生過任何不愉快的事情一樣。

    “此處我已經全部看了個大概,想要施展蠻力強行破禁出去,起碼要兩三個化神期修士聯手才行,現在此地隻有你我兩人,這是想也別想的事情了。”銀衫女子明眸秋光流動,緩緩的說道。

    “這個不用道友說,我也知道的。”韓立心中動容,但表麵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

    “哼!你難道不是在找此地的控製法陣”銀衫女子有些不耐,鳳目一閃,冷哼了一聲。

    “控製法陣,韓某的確在尋找中。鳳仙子有何賜教嗎?”韓立神『色』一動,倒也一口承認道。

    “這就行了。那控製法陣我是找到了,但是想要離開這卻不是這般容易的事情?而且在此之前,我先問你兩個問題。此處和當年冰魄仙子有何關係?你手中小鼎是否是虛天寶鼎!”陰山女子深吸了一口氣,神『色』驀然一沉。

    “冰魄仙子!她是何人?那件小鼎,道友說它是虛天鼎,那它就是吧!”韓立先是一怔,隨即又打了個哈哈的含糊道。

    銀衫女子聽了此話,盯著韓立目中寒光一閃,好一會兒後才再說道:

    “冰魄仙子是創立出乾藍冰焰的上古修士,也是小極宮的創派祖師!看你的樣子,對此忍還真是一無所知。但是虛天鼎的事情,還是說清楚點的好。你若是有虛天鼎,啟動那控製法陣用的上此物。若是沒有,你就絲毫用處沒有。我就沒有告訴你的必要!”

    韓立眼中訝『色』閃動,略一思量後,就不再猶豫道:

    “既然道友如此說了,這也沒什麼可隱瞞的。那件東西的確是虛天鼎!不知控製法陣倒底在何處?”

    “很好。道友既然承認了,那就跟我來吧。這一次,我們想要離開此地,隻有聯手一次了。在離開這前,你我的恩怨最好先擱置一旁,否則無論誰都無法獨自離開此地的。”銀衫女子鎮定異常的回道,對韓立回答似乎沒有絲毫的意外,隨即身形一動,化為一道晶光直奔某個青石通道而去。

    韓立眉頭一皺,但顧不得多想的也化為一道青虹的緊追而去。

    但僅僅飛遁了片刻,韓立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因為前麵帶路的晶光,分明是朝寒驪台而去的。那他可是搜索了無數遍了,怎麼可能還有什麼東西沒有被發現。

    不過前麵冰鳳所化女子絲毫停留之意都沒有,韓立也隻能強壓住心頭驚疑,一路緊追而去。

    再過了一頓飯工夫,晶光最終在高台上一個盤旋後落在了祭壇之上,光芒一斂現出了陰山女子婀娜妙曼的身影。

    “鳳道友,你沒有找錯地方吧。那控製法陣真在這?”韓立同樣在台上落下後,終於忍不住的問道。

    “找錯地方?嘿嘿,本宮就是閉著眼睛也能在這將那控製法陣找出來。”銀衫女子不屑的說道。

    “這話什麼意思?莫非道友來過此地?”韓立心中一驚。

    “我怎會來過這!隻不過,我們冰鳳一族棲息的冰淵島,有一處地方和這座石台一般無二罷了。說起來,你現在所持的寶鼎,和我們冰鳳一族也有些淵源的。”銀衫女子冷笑的說道。

    隨即此女不等韓立『露』出意外的表情,就突然懸浮而起,兩手驀然朝祭壇上空幾個地方凝重一點。

    頓時虛空中傳來幾聲瓷器碎裂的脆響,幾團刺目白點在空中顯現而出。馬上這些光點一顫之下,急劇漲大起來,轉眼間就化為了車輪半大小,仿佛數顆炙白『色』太陽同時在空中閃動起來,最終又融合一體,化為了一隻巨大光球緩緩轉動起來。

    韓立抿了抿嘴,絲毫沒有掩飾臉上的震驚之『色』。

    銀衫女子斜瞥了韓立一眼,就木然的繼續施法,十指飛快的彈動不已,一道接一道法決紛紛沒入了光球中不見了蹤影。

    最終巨大光球一聲巨響,憑空化為十幾杆雪白『色』陣旗。

    每一根都有五六尺之長,上麵繡著一些上古符文的難明的花紋。

    這些陣旗隻是在虛空中滴溜溜一轉,就化為十幾道刺目耀眼白虹朝著四周『射』去,然後一閃即逝的沒入地下不見了蹤影。

    看到這,韓立目光接連閃動,臉上隱隱『露』出一絲恍然。

    而就在這時,整個寒驪台發出轟鳴之聲,一陣劇烈的顫動後,以祭壇為中心浮現出一個幾乎遍布整個石台的巨大法陣,五顏六『色』的靈光在上麵閃動不停。

    

Snap Time:2018-04-25 16:46:23  ExecTime: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