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重返故地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重返故地

    不過如此近距離,韓立自然不敢動用全部威力,否則連自己也會被此扇威力卷入其中,隻是羽扇一晃,一層三『色』火焰在扇麵上浮現而出,然後仿佛一柄火刀,一下斬在了光幕之上。

    “茲啦”一聲,三焰扇威力果然不容小瞧。那看似凝厚無比的光幕,竟然被硬生生的劈開了一條裂縫,雖然隻有尺許大小,但也足夠韓立從麵逃遁而出。

    韓立大喜,正想施法逃離,但裂縫外卻忽然白光一閃,銀衫女子竟然撕裂空間出現在了外麵,手一抬,一隻玉臂突然化為一隻晶瑩利爪,一閃就從裂縫中抓入,想將韓立硬生生從麵抓出的樣子。

    韓立頓時大急,雖然他想離開此地,但也絕不願落入這隻十級冰鳳的掌控中,正想一抖三焰扇狠狠給對方一下重創時。豁然,他麵『色』大變。突然手中三焰扇一收,卻多出了一塊藍燦燦的令牌,正是“大挪移令”。

    韓立才剛將此令拿出,此上古傳送陣就靈光大放,光芒刺目耀眼,同時青『色』光幕也就此潰散碎裂開來。

    當傳送靈光一斂後,不但光幕中的韓立、五子魔燈統統不見,連原本站在法陣邊緣處的那十級冰鳳所化的銀衫女子,也消失不見了,竟也被刺傳送陣一同傳送掉的樣子。

    看到這一幕,小極宮宮主先是一怔是,隨即臉上『露』出了又喜又惱的古怪表情。喜的是,自然是憑空去了一名強敵,惱的則是剛見到小極宮創派祖師冰魄仙子的隨身靈寶,但竟然就馬上不翼而飛了。

    遠處的幼童卻麵『色』難看之極,但馬上臉上凶『色』一閃,雙目狠狠盯了美『婦』一眼,口中一聲洞穿雲霄的長嘯出口,然後驀然衝空中的萬妖幡一點指,頓時幡上妖氣狂漲倍許,隨即妖影重重之下,無數隻大小不一的妖獸幻影,全都狂湧而出,那間黑濛濛的滾滾妖氣布滿了大殿小半天空,鋪天蓋地的向美『婦』撲來。

    美『婦』臉『色』一變,但其身前綠光一閃,那黃泉鬼母一身陰氣的擋在了美『婦』身前,望著空中的數之不盡的妖影,臉上卻『露』出一絲冷笑。身形滴溜溜一轉下,頓時大片綠氣從四周狂冒而出,轉眼間,地麵之上鬼哭狼嚎之聲大起,一大片不下於空中妖氣的陰氣遍布地麵之上,隨即卷起一波波的巨浪,直接向高空衝去。

    那間綠霧黑氣交織碰撞一起,妖影鬼物在其中忽隱忽現,大戰到了一起。這名黃泉鬼母竟然一鬼修之軀,力敵這位車老妖化身,並未落下大風的樣子。

    小極宮宮主在一旁見到此幕大喜,頓時將韓立之事擱置了腦後,雙手一搓,再往口中一揚,頓時一團團赤紅雷火劈頭蓋臉的也往空中的妖氣擊去。

    一時間整座大殿中轟鳴聲大起,一人一妖一鬼,全都消失在妖氣鬼霧之中。

    隻能偶爾從麵傳出一兩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一間三十餘丈大的石屋中,一個和虛靈殿中傳送陣差不多的法陣中,韓立單手托著虛天鼎,臉上絲毫表情沒有,和一名絕『色』美女對峙著。

    而在其身後人形傀儡一動不動,五子魔所化的鬼頭卻在空中魔氣中,用嗜血的魔光盯著對麵的女子,口中不時傳送嗚嗚的低吼,仿佛隻要韓立一聲令下,就會馬上撲過去一般。

    對麵那女子,自然就是那位被意外卷進傳送陣的那頭十級冰鳳了。。。

    說起來,這頭冰鳳也有些倒黴,當那青『色』光幕破碎時,此女就已經發覺不對勁,本想立刻施展撕裂空間遠離法陣,但沒想到空間之力互相影響下,反將其牽扯進了傳送中。

    而這次的傳送,明顯不是什麼短距離傳送,若不是此妖本身就有空間的天賦神通,恐怕在傳送途中就被空間之力直接撕扯成了碎片。

    不過此女的處境也明顯好不到哪去的,現在的她伸出石屋的一角,身上白『色』靈光閃爍不定,冷冷的盯著韓立。

    以此女心中的估算,若是對麵的人類修士真的生死一鬥,自己和對方的勝負之說大概在四六之間,讓她鬱悶的是,顯然占了六成勝算的竟然是對麵之人,而不是自己。

    要知道,她可以一直壓製自己修為的準化神期修士,隻要自己願意早就可以進階化神期境界了。

    但對麵之人卻是她所見最難纏的角『色』之一,竟然能以元嬰中期境界就可以擁有不下於大修士的神通,並且擁有的五子同心魔及那隻行動無聲無息的人形傀儡,也神妙選無比,幾乎可以另當成兩名後期大修士了。

    如此一來,她即使身負再自大,也不會以為自己和韓立真的一戰之下,會大占上風的。不過,這隻冰鳳心中卻也沒有什麼懼意,就算不是韓立的對手,但若是全力逃跑的話,身具空間神通的她又是誰可以攔下的。

    韓立臉上雙目微眯的盯著對麵的女子,心中同樣翻滾不定,但片刻後,還是最終冷哼一聲,人驀然一抬腿,人就緩緩的從法陣中飄出,然後直奔其中一麵青石牆壁走去。這間石屋頗為的古怪,竟然四周一扇門都沒有,石壁也仿佛天衣無縫般的光滑異常,一絲縫隙都沒有的樣子。

    在這種詭異莫測的地方,韓立實在沒有興趣和對麵冰鳳冒險來一場生死之鬥。隻要對方識趣的不主動攻擊他,他懶得大耗法力和對方火拚。畢竟對方的天賦神通實在神妙異常。

    見韓立這般舉動,銀衫女子玉容一動,暗自也輕鬆了一口氣。

    而韓立這時已經用神念仔仔細細的掃視了石壁,結果眉頭一皺。

    他的神念一滲入石壁中就立刻本一股強大力量反彈而回,這分明是某種強大禁製作用在牆壁上的樣子,這可是讓人最頭疼的結果了。

    韓立臉『色』一沉,突然抬首伸出一根手指,對準眼前石壁輕輕一刺。頓時指尖處青芒一閃,半尺長的寒芒一閃而現,刺進了青石之中。

    “嗤嗤”的破空聲一響,寒芒卻同樣隻伸進了小半,就被反彈而回的樣子。

    韓立不動聲『色』的,手指隨意四下一彈,頓時另有三道青『色』劍氣擊在其餘三道青石壁上上,結果同樣的效果。韓立雙目不禁一眯,凝望著石壁不語,隱隱有藍芒在瞳孔深處一閃而過。

    “哼!”銀衫女子見到此幕,卻冷笑了一聲。

    突然他單手憑空子在身前一揮,頓時一道白濛濛裂縫一閃不見,然後此女一閃不見了,竟然施展空間神通,直接遁出了此石屋。

    看著到此幕,韓立猶若無聞,繼續默默的注視著麵前石壁半晌後,忽然身後的那隻人形傀儡,驀然手一揚,一口黑『色』短刃激『射』而出,一閃即逝的擊在石壁中的某一處不起眼的地方,頓時“轟”的一聲悶響。

    麵前青石壁竟然寸寸的碎裂開來,韓立眼前豁然一亮,竟然出現在了一座大廳似的所在,空『蕩』『蕩』的,銀衫女子也不再其內的。

    但韓立稍一細看後,嘴角突然抽搐一下,目中閃過難以置信的神『色』。

    因為在大廳對麵赫然有一扇雕刻著奇怪符文的石門,十餘丈長寬,成正方形,上麵閃著淡淡的白光,一看就是施展了什麼禁製在上麵了。

    而就這這麼一塊石門,韓立卻熟悉異常,幾乎一眼就認出了其來曆,讓其心中如遭重擊一般,心中震驚萬分。

    深吸了一口氣,韓立神『色』就恢複如常,卻大步直奔石門而去。

    二話不說的手中金光一閃,一口尺許長飛劍出現在了手中,略為一揮,一道金濛濛劍氣飛斬而出。

    “轟”的一聲,那石門表麵白芒一閃,卻終究被劍氣一斬而開,分成了兩半,外麵『露』出一條用青石鋪成的十字路口。

    韓立身形一晃,人就出現在了路口中心處,並急忙朝四周一掃,整個人頓時站在路口處一動不動了。

    隻見一條條縱橫交錯的青石通道,分別通向東南西北四個相同的方向,通道兩旁則全都是一般無二的高大粗厚石壁,仿佛一模子印出來的一般。

    “果然是這,不會錯的!”不知過了多久,韓立長出了一口氣,有些惆悵的喃喃了一聲。

    這赫然就是他當年得到虛天寶鼎的虛天內殿,那一座五層高的青石巨塔。

    他竟然從大晉的極北之地,一下傳送到了在伸身處『亂』星海 ,從四周的青石通道看,隻是不知他是身處巨塔的第幾層。

    “虛天殿,虛靈殿,兩者竟然還真是大有淵源!”韓立又自語了一句,神『色』終於平靜了下來。

    以他現在的神通,即使身處『亂』星海也無礙的。隻要他能走出此殿,再將當日傳送到『亂』星海的被自己毀掉的傳動陣重新修好,就可以直接返回天南了。

    心中如此一思量後,韓立目光四下一掃後,認定某條青石通道,身形頓時化為一道青虹飛『射』而去。

    但僅僅飛出了一盞茶工夫後,韓立就發覺原本應在此塔中遊『蕩』的那些傀儡守衛,卻一隻都沒有見到。

    但他略一細思量也就明白了,現在距離下次虛天殿開啟還早著很,這些傀儡十有八九是被虛天殿事先設置的禁製收了回去。

    不光如此,韓立一路上也並未見到其他的禁製和機關阻擋,整個巨塔仿佛成了死物一般!

    而昔日他闖此塔時,可是禁製重重地,陷阱遍地的。

    

Snap Time:2018-01-24 00:17:24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