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傳送之戰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傳送之戰

    韓立一見此幕,臉『色』一動。隨即背後雷鳴聲大起,化為一道銀弧消失不見了。

    而另一邊,被攻擊的傳送陣低空處綠芒一閃,一名渾身綠濛濛女子浮現而出,正是那名黃泉鬼母。

    眼見五道劍氣和寒氣攻來。此女陰森一笑,單手衝著是劍氣和寒氣各自一掌拍出,輕飄飄的,仿佛輕若無物一般。

    五道劍氣在丈許遠處,驀然寸寸的碎裂潰散,隨風化為了無形。

    至於從頭頂而來的寒氣,則仿佛遭遇到了什麼無形之力的阻擋,一頓之下竟倒卷而回,讓那頭四翅蜈蚣好一陣的手忙腳『亂』。

    就在這時,銀光閃動下,韓立身形浮現在了那小些的傳送陣內,並且毫不猶豫一揚手,一道法決擊在了法陣邊緣上,接著另一隻手飛快掐訣,幾句低低的咒語聲出口。

    幾乎與此同時,身後人影一晃,那具人形傀儡緊貼韓立的浮現而出,手中紅弓一閃,密密麻麻的火矢狂風暴雨般攻向銀衫女子。

    而遠處正拚命攻擊幼童的骷髏,卻雙目血芒一閃,絲毫征兆沒有的化為五個鬼頭,接著又在魔氣翻滾下驟然消失不見。

    下一刻,五股灰白之氣同時韓立頭頂之上冒出,再次化為五指車輪大的鬼頭。

    它們竟被韓立強行用法決收了回去。

    此刻整個法陣開始白光閃動,竟被激發了起來。站在其中韓立,卻死死盯住遠處的銀衫女子,臉上全都是凝重之『色』。

    這一切的發生,如同電光火石般迅速。

    韓立的舉動,顯然讓美『婦』和銀衫女子都吃了一驚,大出預料之外。

    美『婦』臉『色』大變下,二話不說的身形一晃,就化為一道銀虹激『射』而來,同時口中個一聲嬌喝:“破化掉法陣,不要放他走掉。”

    雖然這話並沒有指明是誰,但任誰也知道說的肯定是站在法陣中的“韓立”。

    畢竟不管韓立是否真有什麼問題,但真讓他這麼一走了之,小極宮宮主即使有黃泉鬼母相輔,也決沒有能力同時對付兩大妖獸的。

    在法陣低空漂浮的黃泉鬼母一聽這話,一聲抵笑,衝著下麵的法陣一張口,就要施展什麼功法出來。

    但就在這時,韓立突然手一抬,一件綠濛濛木尺浮現在了手上,隱隱一朵銀蓮正徐徐綻開的樣子,一片七『色』佛光頓時朝上麵迎頭卷去。

    “佛門靈寶!”

    一直漫不經心樣子的黃泉鬼母口中一聲尖叫,仿佛被踩了尾巴的野貓,身形就驟然化為一縷綠絲,從原地一閃不見了。

    而這時,整個法陣白光大放子。美『婦』的遁光雖然夠快,但到此明顯也晚了一步。

    韓立臉上不禁『露』出一絲喜『色』,但臉『色』又驀然大變起來。

    因為在注視下,被火矢籠罩的銀衫女子一下撕開了空間,從原地消失不見了。

    韓立心中一沉,但早有準備的他,身形在原地忽然滴溜溜一轉,無數道金『色』劍氣從身上迸『射』而出,讓其那間仿佛成了一隻金『色』的刺蝟。若是那隻十級冰鳳敢處出現在法陣附近,絕對會被籠罩其下,隻能先苦於應付這些劍氣,根本無法阻擋韓立的傳走。

    但大出乎韓立預料,銀衫女子並未出現在了劍氣籠罩之下,而是在二十餘丈外的另一個大數倍的法陣上空浮現。

    此女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渾身爆發出刺目白光,單手衝韓立虛空一抓。

    韓立頭頂處一陣空間扭動,一隻半透明的巨大光暈詭異的浮現而出,並緩緩落下。

    韓立臉『色』一沉,神念一動。

    一道道金『色』劍氣方向一變,全都朝空中斬去。讓韓立頭頂一小片地方,瞬間變得變得金光刺目,破空聲大起,縱橫交錯。

    但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所有無數道金『色』劍氣斬在那透明圓暈上,卻如同斬在幻影上一般,一閃而過,竟半點效用都沒有的樣子。

    韓立心中大驚,正想再將手中八靈尺催動,看看能否阻止此物下落時。

    遠處銀衫女子臉『色』一白,虛空抓出的五指一下合攏,並往回徐徐一帶,仿佛要牽引千斤重物一般。

    光暈去在空中一閃消失,下一刻,卻在韓立頭頂近在咫尺處浮現,一下將整個傳送陣都罩在了其內。

    韓立機靈一下,暗叫不好,尚未來及反應時,隻聽到嗡鳴聲一起,四周白光狂閃不已。

    韓立一下在小傳送陣中不見了蹤影,隨著消失的還有屋五子魔所化鬼頭,以及那隻人形傀儡。

    整個傳送陣一下變得空『蕩』『蕩』的,傳送白光自然停了下來。

    這等詭異的情形,讓原本馬上快到了跟前的小極宮宮主心中一涼,遁光在途中噶然而止,驚疑的朝銀衫女子望去,打算看清楚發生了何事再說。

    隻這時的冰鳳所化女子,那隻伸出的玉手仍一寸寸的拉回,但雙腮異常的嫣紅,身上白光忽暗忽明的狂閃不定,明顯一副吃力之極的模樣。

    見到此幕,美『婦』心中一動,不再猶豫了。

    她手一揚,十幾點銀芒一閃即逝的『射』出,化為十幾口鋒利異常的銀釘,直奔銀衫女子紮去。

    銀衫女子心中大怒,但她現在施展的秘術實在非同小可,就是算他本身就具有空間神通的天賦,也應該是進階化神境界後,才適合施展的。剛才是眼見韓立要傳送而走,情急之下隻是勉強一用而已。

    如今眼見美『婦』攻來,她可無法同時兼顧應敵的,無奈之下隻能五指一頓,猛然朝身下之處一甩。

    “轟”的一聲巨響!

    下麵大傳送陣中,白光閃動,消失的光暈連帶韓立、傀儡、五子魔紛紛在其中現形而出,但光暈一閃後,就潰散消失了。

    韓立則身形晃了幾晃,似乎還未從莫名的空間轉移眩暈中恢複正常的樣子。

    但銀衫女子這時卻已經放出一件蘭燦燦的錦袍,一下將那十幾道銀釘攔截了下來,然後想也不想的雙袖朝著下邊一抖。頓時密密麻麻的晶瑩飛劍狂湧而出,仿佛無窮無盡一般,將下方的韓立全都罩進了刺目的劍光之下。

    韓立卻身形一穩,抬首一張口,一隻古『色』古香小鼎噴出了口外。

    小鼎滴溜溜一轉後,從表麵噴出了無數根纖細青絲,交織閃爍下,竟形成了一支巨大光網,將自己護在了其內。而五魔所化的鬼頭口中怪叫不已,噴吐著灰白『色』魔氣,就破開劍光要撲向空中,而那隻人形傀儡也身形一晃,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時,遠處失去了對手的幼童卻將手中萬妖幡再次祭到到了空中。此幡再次巨大化起來,並開始在妖氣中不停的翻滾晃動,一隻隻烏黑的妖獸幻影,正從幡上幻化而出,紛紛要真正現形而出的樣子。

    不過韓立顧不得此事,他背後風雷翅已經一展,就要施展雷遁術馬上遁回小傳送陣去。

    就算已經錯失了傳送的最佳良機,他也要此法陣控製在自己手中,不會讓其他人輕易毀去的。

    但世事難料這句話說得好,就在韓立也以為自己不得不和二妖及美『婦』等人小極宮修士再糾纏下去的時候,異變突起!

    原本噴出無數青『色』靈絲的虛天鼎,在韓立沒有催動下突然間一陣劇晃,放出了刺目的青光,接著韓立一下失去了和此寶的心神聯係。那原本用來抵擋空中劍光的青絲驀然向下一落,就紛紛沒入了韓立所處大傳送陣中,一閃不見了蹤影。

    接著此大法陣傳出了轟隆隆的巨響聲,整個法陣泛起青『色』的靈光,並現出一層青『色』光幕,將韓立五子魔等全都罩在了其內。

    “虛天鼎!”那名小極宮宮主一見此情形,臉上頓時『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隨即舍棄了對銀衫女子的攻擊,衝著韓立所在的傳送陣十指猛然狂彈,一副發瘋般的失態樣子。

    十道刺目銀虹那間激『射』而出。

    正在傳送陣上空的銀衫女子,也愕然之極,雖然此妖不知這傳送陣倒底會將韓立傳送到何處,但自然也不願眼睜睜看著韓立傳送離開,當即想都不想的法決一催。

    頓時鋪天蓋地的晶瑩劍光,秘密麻麻的同樣狂斬而下。

    但是那層籠罩住著大傳送陣的青『色』光幕,卻不知是何種東西形成,無論十道銀虹擊在上麵,還是數以百計的晶瑩劍光斬下,竟然讓此光幕連波瀾都沒有起一下,仿佛堅不可摧的樣子。

    這一下美『婦』和銀衫女子同時目瞪口呆。

    其實不止他們,身處其中的韓立,在慌忙用數口金『色』飛劍沒能斬開青『色』光幕,同樣傻了眼。

    經過寒驪上人元嬰的搜魂,他沒有記錯的話,眼下身處傳送陣是從三座虛靈殿出現在小極宮後,就一直閑置不用的單向上古傳送陣。

    雖然不知道此法陣能通往何處,也不知如何才能激發起來,但既然是單向的,韓立自然決不肯冒此風險的。萬一再被傳送到像鬼霧那種絕地中,他豈不是倒了大黴。

    故而一見被困在傳送陣中,他自然也拚命的要破除光幕而出。眼見飛劍失效後,韓立一咬牙,一團三『色』光芒浮現手中,一抖下化為一柄羽扇出來。

    他竟打算用三焰扇來攻擊此光幕。

    

Snap Time:2018-01-23 02:19:26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