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冰鳳之威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冰鳳之威

    雖然心有些懷疑“鳳離冰焰”和這隻冰鳳間的關係,韓立卻沒有多想此事,反而有些奇怪,車老妖化身既然持有萬妖幡,為何不上前協助那隻冰鳳一起攻擊的,反而莫名其妙的將自己攝了進去。

    那名美『婦』明顯就是小極宮宮主,小極宮中的另外一名後期修士。

    看起來她神通似乎遜於寒驪上人不少,最起碼沒有修煉過什麼寒焰,否則麵對這隻十級冰鳳,也不會有另外兩名中期修士相輔仍隻能勉強自保而已。

    畢竟那隻冰鳳的白『色』寒焰,威力實在太大了。這三人一卷入進去,一身神通都大降不少的樣子。

    這也讓韓立看的雙眼有些發直,第一次知道極寒之焰能發揮如此大威能,這幾乎都是逆轉天地法則的大神通了。

    在此情形下隻要車老妖稍一出手,立刻就可大敗這三人的。

    難道是因為這頭冰鳳和車老妖不和,不敢貿然將自己置身於萬妖幡籠罩之下。

    韓立心念急轉,轉眼間就得到了一個勉強說的通的理由。

    但就在這時,一件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空中巨幡上妖氣一陣翻滾,驀然一截殘屍和數件損壞寶物法器從幡旗上某處掉落而下,直接墜落到了大殿中。

    韓立不及防之下自然嚇了一跳,但一細看後才發現,這具殘破不全屍骸的赫然穿著小極宮修士的服飾,而看裝扮顯然地位不低,應該是小極宮的某位元嬰期長老。

    韓立訝『色』一閃,這才明白萬妖幡中被困的竟然並非他一人,竟還小極宮的其他一些修士被困其中,怪不得此幡竟然祭半空中隻是守住入口而已。

    就是不知這些小極宮修士被困多長時間了?

    能在萬妖幡中堅持到現在還未被全部滅殺,看來應該用了某種秘術和萬妖幡能暫時對抗一下的。否則以那車老妖化身修為,外加這些修士身處萬妖幡中,根本不可能會堅持如此之久的。

    但幡中修士一日沒有全部除淨,車老妖恐怕就無法馬上驅動此幡對自己追殺了。

    心中這般閃電般思量後,韓立心中大鬆,開始往大殿各處仔細掃去。

    結果目光一閃後,他就輕易找到了一處高大玉台。

    百餘丈之廣,六七丈來高,但是遠遠望去,台上卻有一大兩小,三個傳送陣正並列排在上麵。

    韓立大喜,正想兩手掐訣有所行動時,忽然神『色』一動,麵現一絲古怪來。

    站在起身後的人形傀儡,漠然單手朝虛空某處一抓。

    韓立一側十餘丈處,一陣空間扭曲,一口黑『色』短刃一閃即逝的激『射』而出,正是那隻在妖氣空間中莫名失蹤的魔髓飛刀。此寶物不知怎麼的自行脫離了禁製,竟從某處憑空返回。

    傀儡袖袍一拂,魔髓飛刀就一閃不見,被收了起來。

    韓立眉梢一動,但並未『露』出過多表情,卻周身靈光閃動下,化為一道青虹,帶著上千隻火鴉和飛劍等寶物,直奔那高台激『射』而去。

    隻要能夠從虛靈殿中脫離而走,他管小極宮和這些妖獸倒底誰勝誰敗,誰存誰亡的!

    片刻後,青虹就到了大殿中心處。不過遁光並未大搖大擺的從那直接而過,而是兜了一個大大弧線,從大殿邊緣處繞開而行。

    但是因為大殿大半都被那冰鳳的極寒影響,韓立繞過時,自然將不免的身上紫『色』光焰一閃,渾身上下立刻布滿了紫羅極火。

    頓時那些白濛濛寒氣被紫火排斥在了其外,再也無法對韓立造成什麼影響。

    “乾藍冰焰!你也是小極宮的修士!別以為將此冰焰變異一下後,就能瞞過我!”

    在中心處,正將小極宮宮主三人『逼』得節節後退的冰鳳,目睹了韓立方衝入殿中被萬妖幡攝入,再從幡中破禁而出的過程,早就驚訝萬分,一直分神關注著韓立的一舉一動、

    當韓立遁光飛『射』而來時,它心中警惕大升,但又見遁光繞過了中心處,從一旁而走時,就不打算再理睬韓立了。畢竟韓立能從萬妖幡中逃脫而出,肯定不是一般的修士,既然對方不打算攪局,它也不願再節外生枝招惹一名強敵。

    但當韓立身上的紫焰一現而出時,冰封一對鳳目驟然間赤紅起來,口中發出尖利的叫聲,竟被紫羅極火刺激到了什麼,一副視乾藍冰焰如同生死大敵一般的樣子。

    遁光中的韓立一怔,尚未明白怎麼回事時,冰鳳口中就驟然間一聲怨毒之極的長鳴,一隻冰翅猛然對準韓立一扇。

    此冰翅上的冰羽,那間仿佛無數箭矢的破空『射』出,然後方一離身後,全化為一口口半尺長晶瑩飛劍,足有五六百口之多,密密麻麻奔韓立這麵鋪天蓋地『射』來。

    正在飛遁中的韓立一見此幕,嚇了一大跳。

    如此多劍光同時席卷而來,不要說威力如何,光是劍山刀海般數量就足以讓人心驚膽顫了,更何況這些飛劍都是那頭十級冰鳳自身冰羽所化,威力絕對不會小到哪去的。

    不及多想之下,韓立遁光不但沒停下片刻,反而一閃之後更快了三分,但同時從遁光中飛『射』出上百道金『色』劍光和密密麻麻的赤紅火鴉,直接迎向這些晶瑩劍光。

    轟隆隆之聲大起,金光白芒交織閃爍,一團團赤紅光焰在白茫茫寒氣中爆裂開來,並不時卷起一根根數丈高的火焰之柱。

    青竹蜂雲劍和火鴉聯手下,一時將飛劍攻勢阻擋了下來。

    而有這片刻耽擱,韓立所化青虹就遁出了大殿的中心處,一閃即逝的激『射』向大殿一角的高台。

    “咦!”那頭冰鳳見到此幕,為之一怔。沒想到自己這一擊,連將韓立纏住半刻都未能做到。

    不過此妖對修煉乾藍冰焰之人怨恨之大,遠超常人想象,心中早將韓立等同於當年那人化身,心中殺機大盛下龐大身軀略一模糊,就在一片虛影中變幻出三隻一模一樣的分身出來。

    其中兩隻絲毫不停的仍撲向對麵小極宮宮主三人,而第三隻冰鳳則冰翅一扇,翅上白光大頓,“嗖”的一聲後,就在原地消失不見了。

    韓立自然注意著此妖的舉動,一見此幕頓時心中一凜,當即遁光一停,瞬間停在了原地。

    此刻他離那傳送陣隻有百餘丈距離而已。

    他可不想因為一時大意,而一頭紮進了那頭消失冰鳳的大口中。

    臉『色』陰沉的兩手一搓,再同時一揚。

    雷鳴聲大響,數十道拇指粗的金弧同時從手心中激『射』而出,以韓立為中心的化為一張遍布方圓二三十丈的金『色』大網,將一切都罩在了其下。

    幾乎與此同時,在韓立十餘丈外某處,空間略一扭曲,那頭冰鳳就在白光閃動中現形而出。

    韓立臉上厲『色』一閃,兩手一掐法決。

    所有金弧一顫下,毫不客氣的一彈而起,往此妖獸身上一罩而下。

    這隻冰鳳見此情形有些意外,卻沒有什麼慌『亂』,反而尖嘴一張,衝著空中而下金弧一噴。

    一股白『色』颶風吐出口外,方一到空中就嘯聲大振,將那金網吹的東倒西歪,無法落下。

    隨即金弧就在狂風中寸寸的斷裂開來,片刻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韓立大驚,急忙要將藏於袖袍中的八靈尺要祭出。這時,那隻冰鳳卻搶先發動了攻擊。

    一對冰翅同時朝著韓立狠狠一扇!‘

    風雷之聲大起,大片白『色』寒焰氣憑空浮現,略一凝滯後,就卷起了三十餘丈高的巨浪,奔韓立這邊席卷而來,

    而冰鳳自己則身形一晃,一頭紮進了白濛濛的寒氣中。

    隨即此妖龐大身體白光一閃,就在寒氣消失不見,一下隱匿的無影無蹤。

    見都此景,韓立嘴角抽搐一下,瞳孔中藍芒閃現不定,單手一抬,被一團紫焰團團包裹,往身前匆忙一揮。

    頓時“噗嗤”一聲,一道紫濛濛光焰騰空升起,一下擋在了韓立身前。

    寒浪毫不客氣的拍擊到了此層紫羅極火障壁上。白紫兩種顏『色』寒焰一陣的交織碰撞,明明都是極寒之焰,兩種寒氣卻仿佛水火不溶一般的翻滾不定,但明顯白『色』寒焰的威力遠遠大於紫羅極火,片刻後,紫焰障壁急顫晃動起來,開始麵向韓立傾斜了起來。

    韓立臉『色』一沉一咬牙,袖袍中的八靈尺一閃不見了,兩隻手掌卻悄然的貼在了紫『色』光幕之上,頓時身上的紫焰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般,從兩隻手臂上朝障壁中狂湧而入,頓時原本傾斜的紫壁竟緩緩的重新筆直了起來。

    但就在這時,對麵的巨浪中白光一閃,一對尺許大的利爪驀然從寒焰中一分而出,閃電般向韓立雙臂一抓而下。

    此爪寒芒閃爍不定,一看就犀利無比。即使韓立修煉過明王決這等煉體之法,若真被抓個結實,一對手臂肯定還是必廢無疑的。

    不過韓立似乎早有預防,一隻手臂大袖一動,突然從中激『射』出兩蓬青絲來,一下將這對利爪搶先擋了下來!

    然後青光閃動下,靈絲飛快一繞,就將這對爪子捆縛的嚴嚴實實。

    

Snap Time:2018-04-20 12:28:29  ExecTime: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