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旗鼓相當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旗鼓相當

    眾火矢一聚之下,化為一根粗大火柱擊在了黑『色』光罩上.

    與此同時,幼童一掌拍在鐵盾上後,那層光罩也光芒大放,罩壁瞬間濃厚了數倍。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後,一股衝天火焰在罩壁上騰空翻滾,整個光罩都發出驚人巨顫、

    上麵那口魔髓飛刀,則一閃下,無聲息的紮在光罩頂部。

    “茲啦”一聲,魔髓飛刀竟斬開了一道細細的裂縫,一閃即逝後,就出現在了光罩之內。

    而就在這時,那枚黑氣包裹的錢狀法寶激『射』而至,“當”的一聲脆響後,正好擊在了飛刀之上。

    幽邃異芒一閃,兩件寶物一晃,竟一同不見了綜影。

    韓立心中一驚,好在人形傀儡傳來的神念表示,魔髓飛刀並沒有丟失,隻是不在附近,似乎一時被困在了什麼地方。

    韓立心念一轉,不再遲疑催動了另一記後手。

    被那黑『色』光罩擋在外邊的數十隻火鴉中的一隻,突然間雙翅一展,口中發出一聲清鳴,身形暴漲數倍,然後一張口,一股白濛濛的寒氣脫口噴出。

    正是當日在玄玉洞中,被太陰真火幻化靈鴉吸入的玄玉寒氣。

    這些寒氣雖然被大量吸收,但如沒有一定年月細細煉化,自然不可能輕易化為太陰真火的本源之火。但如今在韓立催使之下,卻一口氣將其放出了不少出來。

    白『色』寒氣擊在光罩上,頓時黑光白氣分外分明,一層晶瑩厚冰沿著光罩彌漫開來,幾乎一呼一吸之間,一枚巨大冰球驟然間形成,竟一下將黑『色』光罩連頭麵的幼童,一起冰封在了麵。

    韓立眉梢一挑,『露』出一絲喜『色』。

    不過他自然知道,但憑著區區的冰封,決不可能真禁製住一名十級妖獸的,但就這片刻耽擱,他卻兩手掐訣,單手衝那巨冰附近的上百道劍光一點指,口中咒語聲出口、

    金『色』劍光齊往高空激『射』而去,然後略一盤旋後,同時發出了嗡鳴之聲,再往四周一哄而散,並有劍光開始一道道的詭異消失。

    眼見這車老妖化身如此棘手,韓立竟打算布置下大庚劍陣,就此來滅殺此妖。

    不過劍陣方布置了一半,那巨大冰球就一陣急顫,隨即無數根銀絲從冰塊中激『射』而出,略一揮動後,就將巨冰切割成了形狀不一的大小碎塊,要破開冰封的模樣。

    而透過半透明的晶冰可以看到,麵的黑『色』光罩已經消失不見,重新化為一隻烏黑鐵盾橫在幼童身前,而幼童自己則單手托著一物,閃動著刺目銀光,那無數纖細銀絲就是從光團中爆發而出。

    而在銀光麵,赫然就原本掛在其胸前的那把數寸大小的銀鎖。

    韓立心中暗歎了一口氣,心知劍陣無法布置完畢了。

    當即他麵『色』陰沉的手掌一翻轉,一根翠綠木尺浮現而出,衝著遠處幼童輕輕一晃此靈寶。

    幼童頭頂處靈光一閃,一團尺許長銀蓮顯現而出,滴溜溜一轉下,大片七『色』佛光迎頭罩下、

    方破冰而出的幼童,身形在佛光為之一緩,整個人頓時呆滯了起來。

    就在這時,人形傀儡卻兩手一搓,銀光大放,一杆數尺長梭鏢就憑空出現在了手中。

    幼童見到此幕,眼角一跳,手中灰『色』小幡驀然間自行飛出,衝著虛空處輕輕一晃。他竟然可以無視佛光禁製,催動手中的萬妖幡。

    那間以幼童為中心,四周空間詭異的扭曲變形,一層灰濛濛障壁浮現而出。

    就在此刻,人形傀儡也冰冷的手臂一揚。

    銀『色』梭鏢化為一溜銀芒,急速旋轉下激『射』而出,頓時尖嘯聲大起。

    如此近距離,梭鏢幾乎這邊才一出手,那邊就到了幼童身前,擊在了障壁上。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銀『色』梭鏢銀光一閃,輕易的洞穿障壁而過,但卻不可思議的從幼童一旁丈許處擦過,然後洞穿另一側的障壁,一閃即逝的消失不見了。

    韓立不禁愣住了!

    人形傀儡神念明明已經鎖定了幼童,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情形!

    不過他心念一轉下,就恍然大悟起來。

    這萬妖幡幻化出來的障壁,竟具有扭曲空間的神效。這可不是普通的神通,破除可不是一時半會的工夫。

    而障壁後的幼童一手持著萬妖幡,一手托著銀『色』小鎖,正冷冰冰的望著他。

    其身上黑『色』妖光閃動不已,竟將罩住他的氣『色』佛光一點點的分開,一副要脫困而出的樣子。

    韓立心中一沉!

    看來對方真不是普通後期修士可比的,而身處萬妖幡禁製之中和對方爭鬥,實在太不利了。

    想到這,他目光再往那火海四周現出的四個黑乎乎洞口望去,隻見雖然幼童被他糾纏住,無法繼續施展某些神通,但這四個黑洞仍然在緩緩變大,並從麵隱隱傳出獸吼之聲,似乎有什麼妖魔就要從麵掙脫而出。

    韓立眉頭一皺,冷哼一聲,頓時心中有了定議。

    隻見他將八靈尺一收,雙手一掐訣。

    頓時遠處火鼎,火鴉,人形傀儡,三十六口金劍等寶物紛紛一下巨顫,就朝其所在之處激『射』而來。隻有那隻太陰火鴉圍卻著那空間障壁一繞,一張口,又一股極寒之氣噴出,

    雖然這一次,大半寒氣被那空間障壁一閃的不知挪移到了何處,但剩餘的寒氣還是再次將幼童冰封在了其內。

    不過幼童手中銀鎖光絲卻不斷,馬上就將晶冰再次切割的七零八落,冰封的效果微乎其微。

    這時太陰火鴉已經飛『射』而回。

    韓立看也不看那邊一眼,卻一翻手掌,手中多出了一張黃『色』符籙來。

    此符籙上麵符文飄動,靈光閃爍,正是玲瓏仙子臨走時贈給他的破界符。

    說起此符,對破除這樣的禁製空間自然大有奇效,但韓立手中隻有一張,覺得冒然動用此符實在有些浪費了,故而一開始沒有舍得馬上祭出。

    但現在眼見萬妖幡變化無窮,還不知有什麼詭異神通沒有施展出來,自然不肯再吃這種悶虧了,果斷的取出了此符來。

    不過他取這符可不是為了破除那層空間障壁,而是直接想從此處空間逃離而出。

    畢竟對方還能催使萬妖幡,就算破除了那層障壁,擊殺對方絕不是一會兒半刻之事,還不如先脫離對方寶物禁製範圍再說。

    兩根手指一夾此符,衝著身前虛空處輕輕一晃。

    符上刺目黃光一閃,空間波動馬上浮現,並不停的變形扭曲,現出一團刺目白透明的光團出來。

    韓立一見此幕,頓時大喜一招呼附近的所有寶物。

    飛劍,火鴉,以及人形傀儡一起攻去,擊在了此虛空處。

    頓時一聲轟鳴聲大響,一個白濛濛的孔洞浮現而出,外麵景『色』驀然清晰,赫然正是虛靈大殿。

    遠處正在破禁的幼童一見此幕,臉『色』大變,情急之下,當即不惜真元的神念一動。

    那杆萬妖幡灰光大放,一道灰『色』光柱突然從幡上衝天而起,一下擊在了空中的銀蓮之上。

    兩者一聲悶響,同時潰散化為了無形。

    幼童馬上脫困而出!

    而就在這時,韓立周身青光一起,已化為一道青虹飛『射』而出,一閃即逝後遁光就消失的無影無蹤。附近的所有寶物,自然緊隨其身形飛遁而出。

    幼童單手托著灰『色』小幡,目中寒光閃動不停,臉『色』有些鐵青起來。

    青『色』遁光一斂,韓立就懸浮在了半空中,現形而出。而就這時,轟隆隆的爆裂轟鳴聲猛然往其雙耳貫入。

    韓立急忙一招眾飛劍,化為金光將全身護住,才四下一掃整間大殿。

    結果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所謂的虛靈大殿實在廣大無比,一眼望去竟仿佛足有兩三千丈之廣,而在離他數十丈遠的高空,正懸浮著一杆二百餘丈長的巨物,赫然是一杆和他在剛才妖氣空間內見到那杆灰『色』小幡一模一樣。

    隻是此幡體積何止大了千倍,萬倍,並且灰濛濛的巨幡表麵,妖氣翻滾不定,閃動著大小不一的妖族符文,將入口處的大片地方都籠罩在了幡下。

    怪不得,韓立剛一進入此殿時,根本避無可避的,就被此幡攝入了禁製之中。

    這一件才是萬妖幡本體,麵的車老妖化身所持的小幡,大概隻是此幡一絲靈『性』所化而已。

    韓立心中自然駭然!

    但目光再往前一望,在大殿的正中心處,卻另有一場激烈異常的大戰正在進行著。

    那邊大半大殿徹底成了冰川之地。

    空中到處都是白濛濛的極寒之氣呼嘯不止,白玉的地麵,高大的殿柱則全都被一層厚厚冰層覆蓋著,並且一座接一座,高則數十丈,低則數丈的小型冰山,一座接一座的遍布冰川的邊緣處。

    而在冰川之地的高空中,正有一隻體形超過十丈,通體潔白無暇的冰風,渾身被一層白濛濛寒焰包裹著,正在肆意發威著。

    它對手卻是三名小極宮的高階修士,一名中年美『婦』,兩名白發蒼蒼的老者。他們各自驅使數種不同寶物,拚命低當著冰風的攻擊,寶物雖然威力不小,但在這隻冰鳳利爪翅膀的攻擊下,大處在了下風。

    韓立一見包裹在冰風身上的那層白『色』寒焰,心中卻又是一驚。

    這寒焰似乎和白夢馨此女驅使的鳳離冰焰極為相似,隻是論威力相差的未免太遠了。

    就是那鳳離冰焰精煉到了極致,威能也不可能有這般可怕的!

    

Snap Time:2018-01-24 09:44:58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