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各現神通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各現神通

    原本後退的妖氣一聽此嘯聲,頓時聚集到了一起,一團團黑氣氣開始凝結變形起來。

    一隻隻通體烏黑發亮的妖獸,妖禽,紛紛在妖氣中顯現而出。

    它們低吼不已,種類不一,大的足有二三十餘丈之巨,小的則隻有數尺許大小,但個個目『露』凶的望向火海中間的韓立。

    韓立心中為之一凜。

    因為一眼望去,這些妖獸密密麻麻的在妖氣翻滾中排列著,黑壓壓一片,仿佛無窮無盡。

    在一聲厲嘯傳來,這些妖獸傀儡,就鋪天蓋地的從四麵八方狂撲而來。

    韓立眼角抽搐一下,但默不做聲一抬手,衝著懸浮頭頂的火鼎接連打出數道青濛濛法決去。

    此鼎一顫,隨即紅光大放起來,赤紅火焰將整隻巨鼎都包裹在了其內,化為了一顆巨型火球。

    無數道炙熱火焰從鼎中飛『射』而出,加入了火海之中。整個空間的溫度驟然間升高了小半,火海聲勢大振,但隨即從火海中激『射』出一顆顆頭顱般大小的火團。

    每一顆火團中都包裹著一隻體形大漲的火鴉,借助火海之威,它們直接衝進了四周的妖獸傀儡群中。

    大小不一的赤紅火光,在妖獸傀儡大軍中稠密之極的爆裂開來,上千隻火鴉狂飛『亂』舞,和那些妖獸糾纏了起來。

    火焰飛舞,妖氣縱橫,火光黑氣忽而糾纏一起,忽而分離撞擊,竟一時呈現僵持之局。

    說也詭異,無論是妖獸被火鴉一擊洞穿,還是火鴉被巨大妖獸一掌拍滅,一方會在妖氣中凝聚,馬上恢複如初,另一方則會在火焰翻滾,片刻後就會浴火重生。兩者都仿佛無窮無盡一般。

    一聲冰寒冷哼從妖氣中響起,低沉咒語隨即從四麵八方傳來,正是那車老妖的聲音。

    韓立目光一閃,忽然抬首望去,臉『色』驀然一變。

    隻見上空原先浮現漩渦之處,妖氣劇烈翻滾起來,一隻巨爪正從妖氣中徐徐伸出。

    此爪烏黑油亮,足有三四十丈龐大,五根數丈長尖甲,閃動著陰森寒芒,犀利無比的樣子。

    因為過於龐大,此爪尚未落下,就給人一種泰山壓頂,避無可避的壓抑感覺。

    咒語聲一停,巨爪就向下一把撈去。

    一股妖風呼嘯而下,仿佛颶風掃過一般,讓韓立附近火海都給刮得一陣『亂』顫。

    韓立不及多想下,單手一拍腰間儲物袋,那隻降魔杖從袋中飛『射』而出,略一晃動下,就化為十餘丈之大,氣勢洶洶的朝空中妖爪,狠狠砸去。

    也算巨物的降魔杖,在黑『色』妖爪之下,顯得小的不成比例!

    一聲驚天巨響在巨杖和妖爪之間響起,降魔杖仿佛擊在精鋼之上一般,,竟隻能讓空中巨爪略微一頓,就一下被反彈開來。

    巨大妖爪絲毫不變的向韓立抓去。

    韓立嘴唇一抿,心念一動下,四周盤旋的三十六口金『色』飛劍同時發出嗡鳴之聲,然後往頭頂出一聚、

    金光大放,眾飛劍那間融為一體,合為一口五六丈長的金『色』巨劍。

    隨即雷鳴聲再起,巨劍表麵爆發出一道道粗大金弧,驟然化為一道刺目金虹,直斬向了落下的巨爪。

    “噗嗤”一聲!

    三十六口青竹蜂雲劍凝聚巨劍,在韓立全身法力狂催之下,幾乎無堅不摧,金光一閃下,竟硬生生將巨爪一斬為二。

    悶哼聲從妖氣中傳來,似乎車老妖吃了一個小虧,變成兩半的妖爪隨風潰散,化為團團妖氣轉眼間消失不見。

    聽到哼聲,韓立卻雙目藍芒一閃,猛然一點空中的金虹,頓時此道金光一個盤旋,化為一條金蟒朝某虛空處狠狠咬去。

    “砰”的一聲,那絲毫征兆沒有的爆發出一團刺目黑芒,隨之一麵黝黑盾牌浮現而出,金蟒一口咬在其上,卻並未能破盾而開。

    而就在這時,盾牌後黑芒閃現,又現出一個矮小的身影來。

    正是當日在冰城外聚集的車老妖化身,一名頭紮三隻衝天小辨,胸前懸掛一把不知名銀鎖的幼童。

    此刻它站在黑『色』盾牌之後,望著仍撲咬不停的金蟒,臉上現出一絲詫異。

    “庚精!你的飛劍竟然摻入了這等珍稀材料,怪不得竟能破開我的魔天爪!”

    幼童神『色』轉眼回複如常,目光回轉到了火海中的韓立身上。

    “我也所料不錯,你果然隻是一具化身!”韓立對幼童之言猶若未聞,反而喃喃自語了一句。

    見韓立這般大模大樣,幼童怒極反笑起來。

    他二話不說,猛然虛空一抓,驀然手中黑光閃動,一杆灰濛濛的小幡出現在了手中。

    “嘿嘿!剛才萬妖幡威力,我隻不過展現了二成而已,你就如此自大了。下一擊,老夫就讓你形神俱滅,讓你嚐嚐萬妖幡的真正威力!”

    車老妖方一說完話,就一展手中小幡,似乎打算催動此幡施展什麼大神通出來。

    韓立神『色』一凝,突然衝火海中一點。

    頓時從麵激『射』出數十隻火鴉出來,直奔幼童激『射』而去。

    那口金『色』巨劍也在他劍訣一催下,爆發出一聲長鳴,一顫之下,就重新化為三十口金『色』飛劍。

    每一口都有尺許來長,金光耀目,然後在嗡鳴中,幻化出數以百記的劍光,略一盤繞下,就圍著幼童就撲頭蓋臉的一狂斬而去。

    幼童嘴角一撇,手中小幡暫時一頓,一隻手就先一點身前的烏『色』鐵盾。

    烏盾微微一抖,就化為一層霧蒙蒙光罩將幼童自己罩在了其中。

    金黑兩『色』靈光一時間狂閃不定,如此多劍光斬在光罩上,卻隻激起一陣陣黑光『蕩』漾,卻絲毫無損。

    這不起眼的黑『色』光罩,竟然堅韌如斯。

    至於後麵飛『射』而來的數十隻火鴉,幼童卻根本不再理睬,隻是自顧自的再次催動手中小幡。

    這些火鴉雖然是火焰之精幻化而成,但還不放在幼童眼中,自問鐵盾所化防禦足以擋下火鴉的。

    隻見那杆灰『色』小幡隻是一晃,整個空間猛然的一顫,再緩緩一晃下,韓立四周火海的附近的妖氣突然間冒出一股股灰蒙蒙的霧氣,接著這些霧一陣異樣的空間波動傳來,驀然現出四個黑乎乎孔洞出來,每一個都直徑丈許的樣子,麵隱隱有什麼東西要出來的樣子。

    韓立對這些卻視若無睹,眼見那些火鴉馬上就衝到了遠處的黑『色』光罩前,背後雷鳴聲一響,銀白『色』羽翅浮現而出,隨即整個人在銀光中一晃,就從原地消失不見了。

    幾乎與此同時,那些火鴉口吐赤焰的撞到了黑『色』光罩之上,頓時化為一團團刺目火球,紛紛爆裂開來,而上百道金『色』劍光仍然被催動不停,對這那烏黑光罩狂斬不止。

    但就像幼童預料的那樣,那黑『色』光罩仍若無其事的擋下了所有攻擊!

    這幼童一見韓立借助雷遁在火海中消失不變,神『色』一動但隨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口中咒語聲略微一頓,另一隻小手一翻轉,多出一條黑青『色』的細繩來。

    一抖之下,頓時此繩索仿佛靈蛇一般的激『射』而出,一下幻化出七八個繩圈出來,朝幼童身後五六丈遠某處一套而下。

    下一刻,銀弧一閃,韓立身形在另一雷鳴聲中浮現而出,竟正好出現在黑青『色』繩索之下。

    他尚未反應過來,就被此繩索正好套進來其中,隨即異芒一閃,繩索就一下收縮起來,要將其徹底困束起來。

    而幼童臉上獰笑一閃,一張口,麵烏芒閃動,似乎一等韓立被繩索製住,就要噴出什麼厲害寶物來。

    這一下,真的出乎韓立意料之外。萬萬沒想到竟有這種神妙的寶物,竟能未卜先知的料到他雷遁出現的準確位置,當即麵『色』大變後,口中一聲低喝,兩手一掐法決。

    身上翠綠『色』光芒大放,和黑青『色』繩索的異芒撞擊到了一起,隨之韓立身形驟然間在繩索中消失,隻剩下一張青『色』符籙留在了繩索之中。而馬上韓立身影又詭異的浮現在了十餘丈外的某處,隻是臉『色』有些蒼白異常。

    韓立竟在次危機關頭,不惜法力再次動用了尚未完全煉化的化靈符,替自己當過了一劫。

    而那張青『色』符籙在繩索中國一晃,就化為了點點翠光潰散開來,然後向韓立激『射』而去,一眨眼,這些翠光就全沒入了韓立體內。

    幼童見到此幕,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口中黑芒閃動兩下,但最終還是冷哼一聲,嘴巴緩緩閉上了。

    就在這時,黑『色』光罩另一側數丈遠處,淡淡銀光一閃,一道青『色』人影浮現而出,竟那具人形傀儡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欺身到了幼童近前。

    它兩手一抬,手中紅『色』小弓一閃,紅光刺目耀目,隨即無數破空聲傳出,密密麻麻的大火矢,竟在如此近的距離爆發勁『射』而出。

    同一時間,在幼童的頭頂處,一口烏黑短刃一閃而現,在諸多金光赤焰的掩護下,也向下悄然的狠狠紮去。

    雖然幼童隻是車老妖的一具化身,但單以修為神念強度而言,此妖還遠勝那青背蒼狼所化的老翁一籌。異變突現,縱然讓它心中一驚,但馬上判斷出頭頂的黑芒才是致命的威脅,單手一模糊,以不可思議速度衝著身前鐵盾猛拍一掌。

    然後脖頸一揚,閉上小嘴再次一張,一枚錢幣狀法寶,夾帶著一股黑氣向上激『射』噴出。

    

Snap Time:2018-01-21 12:47:43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