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沉水與玄玉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沉水與玄玉

    韓立並沒有馬上收取這兩團寒焰,而是歪了下頭顱,整個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突然他目中奇光一閃,往身後在五子魔身上一掃,又看了看下方的兩團寒焰一眼,整個人驀然想通了什麼事情,竟放聲大笑起來。

    笑聲震得整個洞窟都嗡嗡回響不停。

    “很好!看來這次還真是不虛此行!”韓立笑聲一收,卻喃喃自語了一聲。

    他兩手朝下方虛空一招,兩團寒焰被一股無形之力憑空吸起,轉眼間就到了其身前。

    在雷鳴聲中,韓立放出無數道纖細金弧,將兩團寒焰同樣禁錮成金『色』絲球,用玄冰盒收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後,韓立又袖袍一抖,放出那隻黑『色』玉瓶出來,口中咒語聲一起,要將五子同心魔重新禁錮到玉瓶中。

    五魔似乎知道韓立的打算,有些磨磨蹭蹭,一副不願再回瓶中的樣子。

    韓立臉『色』一沉,口中一聲厲喝,伸手一點,五魔身上的罡銀環頓時一顫,泛起青『色』靈光來。

    五魔已經吃過不隻一次這些圓環的大虧,一見此景頓時不敢再違抗韓立的命令,馬上發出嗚鳴之聲,轉眼化為五股灰白之氣『射』入了瓶中。

    韓立這才袖袍一卷,將小瓶卷回,小心的收了起來。

    至於身旁的人形傀儡,韓立倒沒有收起的意思,反而從儲物袋中掏出一塊翠綠『色』的高階靈石,往傀儡身上一拍,就將另一塊快耗盡的靈石替換了出來。

    而傀儡隻要不是處於全力應敵情況下,對靈石的消耗微乎其微的。

    他身形一動,人輕飄飄的落了下來,站到了『亂』石堆中的一塊大石前。此石頭白麵『裸』『露』出一些較大顆粒的萬年玄玉,閃動著淡淡白光。

    韓立眉梢一挑,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拂,手掌中就多出一個細頸長瓶出來。

    伸手衝此瓶一點,瓶口蓋子自行飛出,然後略一傾斜,頓時從瓶口倒出一大團漆黑如墨『液』體,散發著陣陣灰氣,竟和白夢馨用來取出萬年玄玉的陰靈水一般無二。

    這些『液』體,正是韓立誤入從鬼霧陰冥之地後,帶出的那些“沉水”。當初覺得此水有些奇特,用一些容器帶出不少的。

    後來空閑時,他特意研究過此水。但隻發覺它們雖然粘稠陰寒,但除了讓法器臨時附加一些陰火外,並未發現其他的特殊效用,也就一直擱置在儲物袋中了。

    如今下到玄玉洞中,目睹白夢馨取萬年玄玉經過,他才愕然發現,這所謂“陰靈水”赫然和這些“沉水”一模一樣。

    當著寒驪上人等人的麵,他雖然沒有冒然的用神念確定兩者的真正異同,但也砰然心動,有多半的把握,相信兩者應該是同一種東西的。

    畢竟那“沉水”的名字,隻不過是誤入陰冥之地那修士自己取的而已,而且兩者又都是陰寒『液』體,看起來也如此的相似。

    現在整個玄玉洞隻剩下他一人,自然要嚐試一下了。

    韓立衝著這團黑『色』『液』體一點後,此整團『液』體一晃,緩緩飛到了石頭上空,然後微微一顫,從中落下一小滴來,眨眼間沒入下方的白光中。

    果然一切都和當初白夢馨取玉時情形一般無二。黑『色』『液』在玄玉上一閃即逝的沒入其中,同時蒙上了一層灰氣來。

    韓立心中一喜,衝著玄玉手指一彈。頓時一顆豆粒大小青『色』光彈『射』出,擊在了玄玉上。

    “砰”的一聲輕響,玄玉微微一晃,自行從石頭上脫落而下,被他吸到了手中。

    他凝神望了幾眼手中玄玉,再一掃整個洞窟中所有泛起白光的礦脈。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來。

    雖然憑他帶的“沉水”數量,說要把整個洞窟都半空,自然不可能的,但將所有半『裸』『露』外麵的玄玉,帶走個七七八八,卻絕對不成問題的。

    心中如此想道,韓立當即再向儲物袋上一拍,另一個產不多形狀的長頸瓶,出現在了手中,隨手扔給了身旁的人形傀儡。

    傀儡默不做聲就結果玉瓶,身形連晃幾下,就出現在了洞窟的另一處,一手托著瓶子驅使出“沉水”,一手則抓著一個儲物袋,開始摘取玄玉起來。

    韓立這邊,也在做相同的事情。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數個時辰後,充斥著整個洞窟的玄玉寒氣,不知不覺稀薄了許多。而原本遍布整個洞窟白『色』光點,早已變得七零八落,一下少了三分之二還多。

    當韓立將最後一滴沉水滴在某塊玄玉上,將此玄玉收進了儲物袋中後,長出了一口氣,但四下打量了一眼,臉上又閃過一絲可惜之『色』。

    若是他當初知道,這些“沉水”竟然有此特殊效用的話,,肯定不會隻帶這些陰靈水出來的。

    不過即使如此,他已經收集的萬年玄餘數量,實在是一個讓人目瞪口呆的數量,經他取下的大小不一的萬年玄玉,足有上千塊之多。可惜有些塊頭較大的玄玉,需要滴入的陰靈水並隻是一滴就可以的。否則他可以取下的數量,還不隻這些的。

    他正暗自想著,那邊的人形傀儡忽然身形一晃,直接向他飄來,然後一抬手,將那個變得鼓鼓囊囊的儲物袋直接拋了過來。

    韓立伸手接過此物,用神念隨意朝麵掃了一眼。

    麵果然也是千餘塊的樣子。

    如此一來,這般多的玄玉,已經讓韓立開始思量,除了用來加入七十二口飛劍,還可以用它們煉製些什麼奇寶,或者加入其它一些已有的寶物中,來增加一些寶物的威力了。

    不過即使韓立這般做,也不可能將如此多玄玉全都用完,剩下的大部分玄玉,他還是需要借助這些玄玉的寒氣,來精練提純一下自己的極寒之焰。

    畢竟有這些玄玉寒氣輔助,精練寒焰應該可以事半功倍的。

    韓立對這些事情沒有細想,隻是在腦中一轉,就先拋置了腦後。

    他將儲物袋收好,再次抬首看向高空中太陰真火所化的火鴉。

    此刻這隻火鴉體形足足比先前大了五六倍有餘,已經有頭顱般大小了。而那個麒麟幻影卻早已不成形態,隻剩下包裹火鴉的薄薄一層白氣而已,那枚玄玉牌更被火鴉銜到口中,正在一拋一拋的戲耍歌不停。

    韓立見此一怔,隨即『露』出一分哭笑不得之『色』,急忙抬手衝空中一招。

    頓時那塊玄玉牌脫離火鴉之口,直奔他飛『射』而來,落到到了手中。

    沒有了玄玉牌的支持,剩下的白氣瞬間一散,大有潰滅消失之意。

    火鴉見此,口中立刻一聲低鳴,雙翅一展下“噗嗤”一聲,整個身軀化為一團赤紅火焰,衝著殘餘白氣一滾,就將所剩不多的白氣都席卷入內,接著統統收入了體內。

    做完這一切後,此火焰再次化為火鴉形態,有些興奮的在空中一個盤旋後,就徐徐落在了韓立肩頭之上,並歪著頭顱,用尖嘴整理了下身上變得更加豔紅幾分的火羽。

    韓立扭首望著火鴉,臉上現出一絲訝『色』。

    這太陰真火可比以前靈『性』大增了許多。

    他低首看了看手中的玄玉牌,似乎想到了什麼,另一隻手虛空一抓,頓時一縷玄玉寒氣落到了手中,被一團紫羅極火輕輕包裹著。

    韓立目中藍芒閃動下,清楚的看到,紫焰中寒光再也不是原先看到的絲絲實體形態,而變得鬆散異常,已和普通的寒氣沒有什麼區別了。

    韓立有些恍然了,打量一下手中的玄玉牌,最後嘖嘖稱奇兩聲,將此寶收進了儲物袋中。

    當他將整個玄玉洞再搜索了一遍,確定再也沒有什麼收獲後,就帶著人形傀儡和火鴉,化為一道青虹向入口處遁去。

    入口自然是一副被封閉的嚴嚴實實的樣子。

    韓立看著入口處閃動著的各『色』神秘符文,二話不說的袖袍一拂,頓時一隻乾藍小鼎從袖中飛『射』而出,滴溜溜一陣旋轉下就懸浮在身前不動起來。

    若是換作其他修士,還真的無法驅使此鼎,畢竟這乾藍鼎一看就是必須修煉過乾藍冰焰之人,才可驅使動的,這大概也是當初寒驪上人放心將其中一隻交給僧人的原因。

    不過這對韓立來說,卻根本不成問題的。他淡然的望了一眼此鼎,從兩手一掐訣,身上一直浮現的紫羅極火驀然一抖,就開始顏『色』大變起來。

    轉眼間,他身上的一層紫焰就化為淡藍之『色』,徹底轉化成了乾藍冰焰形態。

    閃動著藍光單手,衝眼前的小鼎輕輕一點,頓時一縷藍焰仿若靈蛇一般的飛出,正好擊在了鼎上。

    頓時乾藍鼎一顫,發出了嗡鳴之聲,從鼎中也冒出無數股藍『色』火焰,通體藍光大放下,此鼎就開始體形狂漲起來。

    韓立兩手掐訣,緩緩催動著此鼎,當此鼎漲到三四丈之巨時。韓立法決一變,口中同時發出一聲低喝來。

    頓時巨鼎轟的一聲,徑直的向空中『射』去,竟仿佛要直接撞開入口一般。

    但韓立臉上絲毫異『色』沒有。

    果然當此鼎離入口隻有三四丈距離時,驀然入口處的神秘符文通體閃動起來,五顏六『色』的靈光同時從入口處發出。接著這些符文仿佛被巨鼎吸引一般,化為無數流光直接沒入了包裹巨鼎的藍焰中。

    “轟隆隆”之聲大響,入口緩緩裂開了一條數丈長的縫隙來。

    

Snap Time:2018-08-20 02:55:24  ExecTime:0.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