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奪寶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奪寶

    這一下,灰袍僧人臉『色』變得難看異常。

    這個劍陣,竟然遠超乎他們預料的玄奧。

    韓立看到下麵的二人雖然麵容大變,但一直沒有真『露』出驚慌表情,目光略有所思的閃動幾下,眼角不禁微微一跳,

    這時老嫗二人又取出其他幾件寶物,嚐試抵擋劍絲的靠近。

    韓立神『色』一動。一直站在身後的人形傀儡,忽然周身淡淡靈光一閃,就憑空從原地隱匿不見了。

    而片刻後,劍陣四周金絲離中間二人,隻有二十餘丈遠了。

    『逼』得老嫗和那灰袍僧人甚至開始自爆祭出的古寶。結果雖然將那些金絲暫時一頓,但仍無法阻擋它們的繼續接近。

    “不行,這個劍陣太古怪了。光憑普通寶物沒有辦法破掉的,快用那個東西吧。隻有那個東西的威力,才能擊潰劍陣的!”老嫗眼見金絲離自己越來越近,終於臉上『露』出了畏懼之『色』,猛然一轉首後,對灰袍僧人焦慮的說道。

    “用那物,自然可以破掉劍陣。但是一會兒如何對付姓韓小子!”灰袍僧人卻有些遲疑。

    “顧不得這許多了。破掉劍陣,我們還有一線生機的。否則,一會兒劍陣合攏,你我死路一條,留著此物同樣沒用的。”老嫗不假思索的說道。

    灰袍僧人聽了這話,麵上肌肉抽搐一下,再看四周金絲短短工夫又合攏了數丈,終於一咬牙,點了點頭。

    當即一拍腰間儲物袋,頓時一件古怪的東西出現在了手掌中。

    竟是一枚拳頭大的火紅圓球,紅濛濛的,讓人無法看清楚倒底是何物。但此球表麵同時貼有金銀兩『色』的一張禁製符籙,灰袍僧人單手托著此物,臉上現出了小心翼翼神情,凝重異常的樣子。

    “摩鳩道友,快些動手!此物若是在太近距離發揮效用,我們也會被牽扯進去的。”老嫗看了看離他們隻有十餘丈遠的劍陣金絲,尖利異常的叫道。

    灰袍僧人歎了一口氣,抬手就去扯紅『色』圓球上的符籙,似乎馬上就要動用此物的。

    但就在這時,灰袍僧人身後淡淡銀光一閃,一道人影從虛空浮現而出,其行動如同鬼魅一般無聲,讓那僧人絲毫異樣都沒有發現。

    站在僧人對麵的老嫗,卻一眼瞅見此異樣的,當即大驚的一聲大叫。

    “小心,你身後!”

    這老嫗口中大聲提醒著,同時袖袍一拂,一道黃芒一閃即逝的朝那人影激『射』而去。

    灰袍僧人聽到老嫗的警告話語,自然心中一凜,不及多想的身形一晃,就要立刻激『射』出去,同時那隻托著圓球的手臂也下意識的一縮,想將那圓球收進袖袍中。但其行動是卻有些遲了。

    在其身後浮現而出的正那具人形傀儡,而傀儡卻具有元嬰後期修士的神通,隻見此它身形一動,一隻手就直接『插』向了灰袍僧人後背,另一隻手則一把抓向那顆火紅圓球。動作簡直可用驚雷閃電來形容,奇快無比。

    一聲悶哼,僧人身形一個跌蹌。

    人形傀儡『插』的查向其要害銀『色』手掌雖然輕易的分開了護體靈光,但是在觸及此人後背一瞬間,竟從其背部浮現一隻渾身烏黑羽『毛』的怪鳥幻影。

    雖然傀儡手掌銀芒大放下,仍輕易切開了這隻怪鳥幻影,但動作自然遲緩了一下,讓那僧人避開了要害,隻是在其肩頭處劃開了一道長長的扣子,鮮血直流。而另一隻抓向赤紅圓球的手掌,在幾乎馬上就要得手時,圓球卻突然從僧人手上離去,向另一邊老嫗激『射』而去。

    老嫗噴出黃芒已到了人形傀儡的身前,竟一根閃閃發光的黃『色』細針。

    人形傀儡目雙目紫光大放,竟對此針不躲不避,那隻抓向火紅圓球的手臂卻猛然一顫,接著“嘎”之聲傳來、

    此手臂竟一下脫離其身體飛出,一閃即逝的追上前邊圓球,一把撈到了手中,然後一個盤旋的激『射』而回。

    黃『色』細針幾乎同時的擊在人形傀儡的頭顱上,發出一聲沉悶爆裂,黃芒閃動而起。

    “不好!”

    “啊”

    一驚一喜兩聲截然不同的叫聲,從僧人和老嫗口中同時傳出。

    這倒不是二人有什麼不同的想法,而是僧人眼見那火紅圓球被別人收走,自然驚怒異常,而遠處的老嫗卻眼見自己的苦修數百年本命法寶,一下擊在了對手的要害處,而對方絲毫防護都沒有的樣子,不禁大喜起來。

    人形傀儡身形向後連退數步,才勉強穩住身形,重新直身子,冷冷的望向老嫗。在其太陽『穴』處,一個拇指粗細的小孔赫然出現在那,但馬上孔中銀光一閃,就消弭如初了,連一絲傷痕都沒有留下。

    這一幕,讓老嫗目瞪口呆起來了,但馬上又感應到了什麼,口中忽然發出一聲尖叫:

    “黃梅針,你把我的黃梅針怎麼了。”

    人形傀儡木然的一隻手掌緩緩抬起,在此手中心處,那枚黃『色』細針正那彈跳晃動不已,拚命的想從手掌上逃出,但卻被一團銀光包裹其中,根本無法遁離此處。

    老嫗一見此幕,臉『色』變得蒼白異常,嘴唇一動,正想說些什麼時,人形傀儡卻驀然兩手一搓,手掌間刺目銀光大放,那枚黃『色』細針一下變得暗淡無光,靈『性』大失起來。

    而老嫗心神牽動之下,一聲大叫,連吐數口精血出來,竟一下損傷了不少元氣。

    那灰袍僧人臉『色』鐵青,顧不得自己背後的傷勢,突然兩手一揚。無數團拳頭大銀光從其手中狂湧而出,竟隱隱帶出風雷之聲,也不知是何寶物,竟然聲勢如此驚人。

    但在空中的韓立見到此幕,口中嘿嘿一聲冷笑,神念一動下。

    人形傀儡就木然的兩手一掐訣,周身銀光大放,再光芒再一斂,就詭異的在原地消失不見了。

    那些銀『色』光團自然紛紛擊到了虛空處,絲毫效用都沒有起到。

    僧人和老嫗互望一眼,均都從對方目中看到了絕望之『色』。

    而這時,四周金絲離他們二人隻有七八丈遠而已,他們就是有天大本事,如今也已經『插』翅難飛了。

    韓立懸浮在高空中,雙手倒背,有些冷漠的看著下方。

    大庚劍陣終於徹底合攏到了一起,無數金絲最終化為一團巨大的金『色』光球,而在那光球中先是一陣轟鳴般的爆裂聲傳來,將那光球震的連晃幾下,接著老嫗和僧人的慘叫聲先後傳來、

    在靈目透視之下,他清楚的看到這兩位元嬰中期修士身軀轉眼間就被『亂』刃分屍了。

    藏在肉軀中元嬰倒是多支撐一會兒,但在如此多金絲持續斬切下,也最終化為化為了點點綠光,從這世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至於二人的儲物袋和二人驅使的那些寶物,更是一件都沒有剩下,全都被劍陣威能攪滅的一幹二淨。隻剩下黃綠兩種顏『色』的兩小團極寒之焰,輕輕漂浮在空中。

    輕歎了一口氣,韓立麵上神『色』一緩,卻『露』出了幾分寂寥之『色』來。

    靜靜的默然了片刻,其身旁突然銀光一閃,人形傀儡無聲息的現形而出,單手一遞,那個搶來的火紅圓球出現在了韓立目中。

    韓立一語不發的伸手接過,仔細打量了起來此物。

    此圓球細看來,呈半透明狀,麵隱隱有一團刺目紅焰翻滾不定,仔細看去,竟是一隻『迷』你火鳥在那盤旋飛舞,栩栩如生,神奇之極。而在此火鳥四周,有五顏六『色』的各『色』符文閃動,每一個符文細看下,竟全是一種似是而非的古文,以韓立如今對古文字認識的淵博,竟也無法辨認出這些文字的大概來曆。

    竟似乎是一種全新類型的上古文字!

    韓立端詳了大半天,眉頭微微一皺。

    此物既然是這二人在最後關頭拿出來的,肯定是非同小可,被他們視為殺手的重寶

    但是這圓球雖然看起來的確有些神妙,麵似乎也蘊含了不少的火屬『性』靈力。但是若說這點靈力就能破壞掉,他的大庚劍陣,根本就是說笑的事情。看來此物的真正威能,應該是在那些符文上麵了。但偏偏這些古文,他一個都無法辨認出,自然更加談不上如何領悟了。

    現在可不是他仔細研究東西的時候,韓立想了想,從儲物袋中再取出幾張禁製符籙,貼在了這圓球之上,然後又取出一個似金非金的木匣,將這全球小心的收了起來。留待以後而用。

    這時,韓立抬首往那隻麒麟幻影方向望去,隻見此幻影就在這短短一小會兒時間內,體形就小了一圈下去。而在其內體漂浮飛動的火鴉,卻顯得精神異常,反而體形大了三分之一左右。

    看到這一幕,韓立『摸』了『摸』下巴,目中『露』出所思之『色』來。

    他當即也不急於將此縷真火收回,先兩手一掐訣,口中咒語聲出口。

    頓時從下方虛空中浮現而出上百道金光,一顫之下,其中大半潰散消失,最後隻剩下三十六口金『色』小劍出來。

    韓立漠然的袖袍一抖,這些小劍就化為一道道金虹沒入其大袖之中,然後目光一轉,就落在了留在原地的兩小團寒焰上了。

    這兩團寒焰在下方一動不動,閃動著淡淡的微光,看起來實在不起眼的樣子。

    

Snap Time:2018-04-23 19:23:26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