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禁嬰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禁嬰

    這位小極宮大長老也真算了得,不知修煉了什麼煉體之法,眼間魔髓飛刀一閃要沒入其天靈蓋時,脖頸卻不可思議的向一側驟然一扭,如同妖物般的一下拉長了尺許,實在詭異無比。

    黑光一閃,飛刀就將寒驪上人小半脖頸連同其下身軀,一起切削了開來,一顆頭顱骨碌碌的滾落而下。

    原本凝聚身上的金『色』戰甲,以及遠處的那隻藍『色』冰蛟,那間潰散消失。

    韓立見到此幕,臉上不禁『露』出笑容出來,但這絲笑意剛在嘴邊現出,就驀然凍結起來。

    因為那顆滾落而下的頭顱,突然間冒出一股金霞出來,將頭顱一裹,一個盤旋後,竟向頭頂的麒麟幻影激『射』而去。

    見到這種詭異情形,韓立自然一驚。但馬上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對方元嬰竟然藏在了頭顱之內。

    他臉『色』一沉,浮現出一層青濛濛瑩光,口中吐出一個“破”字。

    聲音不大,但那顆頭顱聽入耳中,卻覺神識仿佛被尖錐狠紮一下,一陣撕裂般的劇痛傳來,

    頭顱口中頓時發出一聲淒厲尖叫,耳鼻中同時有血痕閃動。

    沒有了軀體的支持,元氣大傷的寒驪上人,麵對韓立失神刺的全力一擊,竟不堪至此。

    頭顱在空中一晃,包裹的藍焰晃動不已。

    就在這時,那柄黑『色』短刃再次一閃,出現在了寒驪上人頭顱之上。

    在頭顱滿麵驚恐神情中,短刃詭異的消失不見。下一刻,卻出現在了頭顱的另一側。

    一道纖細血痕從頭顱麵孔中間浮現,並且越來越粗。

    幾乎與此同時,雷鳴聲一起,韓立在一道銀弧中詭異浮現在了頭顱旁數丈遠處,二話不說的兩手一搓,再同時一揚。

    霹靂聲大起,一張巨大電網迎頭罩下。

    頭顱從中間一分為二,一團藍光包裹著寒驪上人元嬰從麵激『射』而出。

    此元嬰一張小口,一柄藍汪汪飛劍噴出了口外。

    飛劍迎風狂漲,轉眼間化為丈許大小,毫不客氣的對準金網一斬而去。

    巨劍尚未真的斬下,劍上驚人靈壓就將先將金網激『蕩』的『亂』晃不已。

    韓立臉『色』微變,心念一動間,手中噴『射』金弧又粗大了幾分。

    “轟”的一聲巨響後,藍芒金光撞擊到了一起,那口藍『色』巨劍果然威力非同小可,竟幾下狂斬後,硬生生的將金網撕開了一個口子。

    雖然隻有尺許大小。但對後麵緊隨而來的元嬰來說,卻是綽綽有餘了。

    當元嬰兩手一掐訣,身形在原地嗖的一聲,消失不見。

    早金網外十餘丈地方,藍光一閃,此元嬰再次現形而出。它竟然施展瞬移術,那間就逃離了出來。

    元嬰現出一絲劫後餘生的表情,揮動白嫩嫩小手衝身後的巨劍一招。

    藍『色』飛劍驟然間體形縮小,就想從空隙中隨之飛遁而出。

    韓立目中厲『色』一閃,冷哼一聲,兩手一掐訣,附近金網上霹靂聲大起,同時一縮,方才出現的缺口眨眼間就消弭不見,同時無數金弧朝藍『色』飛劍包裹而去,一層接一層,密密麻麻。

    那口飛劍縱然經過寒驪上人培煉多年,威能遠超一般法寶,但是在如此多金弧一觸下發出的爆裂聲中,也搖搖欲墜,靈光忽暗忽明,最終被金光徹底掩蓋在了其中。

    而韓立又單手一晃,虛天鼎浮在身前現而出,反手一彈下,一股青絲從鼎上『射』出,朝十餘丈外的寒驪上人元嬰席卷而去。

    正極力想收回本命法寶的寒驪上人見此,心中大驚,匆匆不舍的朝飛劍看了一眼。隻能一咬牙,周身藍芒一閃,再次消失不見。

    下一刻,元嬰卻出現在了另一邊的乾藍小鼎旁。它這一次,略為猶豫的再次轉首望去,目光卻落在了原來所在之處的那團麒麟幻影之上。

    雖然其法決被強行打斷,自己也被毀掉了肉身,但那枚身陷麒麟中的玄玉牌,仍然靈光閃動,並未有絲毫影響。

    但此刻,一道淡淡青影卻飄『蕩』在麒麟幻影旁邊,用冷冷目光的盯著元嬰,一絲感情都不帶的樣子。

    寒驪上人和其目光一對,機靈打了個冷戰,心中就此一沉,將最後一絲僥幸之念,也徹底泯滅了。

    “滋溜”一聲。

    元嬰不再猶豫的合身往鼎上一撲,就此沒入鼎中不見了蹤影。而隨後小鼎發出一聲怪鳴,突然自『性』騰空而起,隨之連閃幾下,就出現在了通往洞口的通道處。 而那蓬青絲,根本無法追擊上接連瞬移數次的元嬰,在途中就潰散消失。

    韓立已將那口飛劍用辟邪神雷困在了其中,望了遠去的元嬰,嘴角微微一動,背後雷鳴聲一起,就化為一道銀弧,直奔元嬰追去。

    寒驪上人自不會呆在原地靜等韓立追來, 驅使此鼎化為一團藍光往高空『射』去。同樣兩次瞬移後,就快接近了入口。而韓立卻還在其身後七八十丈遠的樣子。

    這位小極宮大長老心中一鬆,正想再一次瞬移後,就直接驅使乾藍鼎將入口打開時,附近的一處玄玉礦上忽然飛出幾縷寒光,直往鼎上卷來。

    寒驪上人對這些玄玉寒氣不以為然,小鼎上藍焰微微一漲,就想將這些寒光擊退開來。

    但是就在這時,驚變突起!

    這幾縷玄玉寒氣眨眼間顏『色』大變,由白濛濛寒光瞬間化為赤紅火焰,和那鼎上的乾藍冰焰方一接觸,竟一下融入藍焰之中,根本無視此冰焰的樣子。隨後再一閃,則迅雷不及掩耳的沒入了小鼎中。

    乾藍鼎一震,隨之傳出寒驪上人驚怒異常的大吼,藍赤兩種詭異的光焰驟然間在鼎上浮現而出,隨即又交織一起,發出轟隆隆的爆裂之聲。

    此鼎靈光大放,在晃動中狂漲起來,轉眼間化為數尺大小。

    藍赤兩『色』光焰在鼎上驀然一分為二,各占據了此鼎的一半。

    藍『色』光焰中,現出了寒驪上人元嬰。

    它又驚又怒的向對麵望去。

    在赤焰中,一隻拳頭大火鴉赫然浮現其中,口中發出幾聲低低的低鳴,竟一副悠然的樣子。

    在這種生死一線的關鍵時候,寒驪上人自然不可能繼續僵持下去。元嬰口中一聲厲嘯,隨即藍『色』光焰向對麵狠狠撲去。而那火鴉也毫不在意的單翅一揮,周身赤焰隨之席卷而去。

    兩者之間光芒大放,轟鳴聲大起,好不激烈!

    而那隻火鴉,正是那縷太陰真火所化。

    此縷真火已經初步通靈,竟不知何時被韓立從法陣中喚出,悄然的埋伏在了洞口處。並依仗這幾日吞噬的玄玉寒氣作掩護,出其不意的幻化偷襲,果然一下得手了。

    雖然因為太陰真火本身數量稀少,無法立刻將此鼎控製住。但是那寒驪上人元嬰同樣無法拿太陰真火如何,無法再順利驅使此鼎逃之夭夭。

    而就在這時,下方的韓立不惜法力的雷遁幾次後,到了小鼎的附近,藍焰中的元嬰見一時無法奪回乾藍鼎,臉上那間現出了驚惶之『色』。

    忽然一團藍光從鼎上激『射』而出,向高空飛遁而逃。這元嬰竟放棄了此鼎的爭奪,隻身奪路而逃。

    韓立見此,麵上異『色』一閃,但又隨即毫不猶豫的單手一揚,一根碧綠『色』小尺浮現在了手中。

    韓立口中幾聲低低的咒語出口,同時手中七『色』佛光閃動,那根碧綠小尺頓綠光大放,略一顫抖下,就一下從手中消失,但下一刻,驀然出現在了寒驪上人元嬰的上空。

    那元嬰見此大驚,小手掐訣,就要馬上再次瞬移逃開。

    但是頭頂的綠尺微微一顫下,就從尺上浮現出一朵碗口大的銀『色』蓮花。此蓮倒轉之下,方一轉動,梵音佛唱之聲嫋嫋傳出,同時從蓮花中噴出一片七『色』光幕。

    寒驪上人隻覺佛光方一及體,頓時真元一凝,元嬰動彈不靈起來,

    元嬰小臉,當即麵『色』灰白起來。

    銀『色』電弧上空閃動,韓立身形從虛空中浮現而出,朝下冷冷望去。

    這件綠尺自然就是韓立當日得到的八靈尺靈寶。

    雖然同樣隻修煉成了第一層的通寶決,但是威能卻著實驚人,單以攻敵鬥法而言,似乎威力還在虛天鼎之上。

    當然現在能如此製住一名元嬰後期大修士,自然大半是因為對方之剩元嬰之體,前番又因為想要驅使玄玉洞中寒氣而施展了某種厲害異常的秘術,讓其法力元氣早已消耗了大半。

    否則元嬰後期修士元嬰,已經凝形穩固異常,不可能如此輕易得手的。

    雖然用八靈尺出其不意的製住了對方元嬰,韓立也沒有多說什麼廢話,當即單手一抬,五指一張。

    指尖處同時有金光閃動,在低沉的雷鳴聲中,五道金弧激『射』而出,化為五道拇指粗細的金『色』小蛇,一口咬住了佛光中元嬰,然後一個盤旋後又化為幾根金索,一下就將此元嬰緊緊捆縛在了原地。

    韓立手中動作不停,袖袍一拂後,又有數張禁製符籙飛出,隨即各『色』禁製靈光在元嬰上軀體上閃動起來。

    接著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手掌一翻轉後,十幾根銀針出現在了手心中。

    絲絲銀芒一閃即逝,這些銀針法器一下沒入元嬰身體各處要害。

    寒驪上人元嬰軀體驟然間一陣抽搐,隨即目中神光驟然一黯下來。

    見到此幕,韓立才真正放心下來,拍拍雙手後,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Snap Time:2018-01-22 04:35:34  ExecTime: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