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洞下激戰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洞下激戰
  此女神念一『亂』,原本和韓立飛劍相持不下的眾飛劍,不由自主的靈光一黯,威能為之大降。
  見到此景,韓立心中劍訣猛然一催,十幾口青竹蜂雲劍同時金光大盛,圍著此刻遲緩的眾冰劍一繞。
  “哢嚓”之聲大起,十幾口冰劍中竟然有小半,都被金『色』飛劍一斬兩截。
  剩下的幾口冰劍,也那間靈光黯淡,哀鳴聲不斷,似乎受損不輕的樣子。
  剛剛從失神刺中緩過神來的白衫女子,一見本命法寶被毀,頓時大驚,心神牽扯下數口精血噴出,但卻顧不得此事的急忙一催劍訣,要將殘餘飛劍全都收回。
  否則若所有飛劍都被摧毀,可就不是眼下這點損傷了。
  但韓立已經出手了,又怎會再輕易讓此女將本命飛劍收回。
  他飛快的抬手衝遠處眾飛劍一點指,頓時所有青竹蜂雲劍緊追殘餘的冰劍糾纏不放,同時那些沒有對手的飛劍責遁速更是奇快無比,幾個閃動下,竟然詭異的繞到了這些冰劍的前麵,當即前後夾擊下,劍氣聲大響,將這些飛劍困在了其中。
  韓立再一次催動劍訣,就要依仗自己飛劍的犀利,將此女的本命法寶徹底毀去時,頭頂處卻突然傳來一聲暴喝。
  “你敢!”
  隨即兩道烏虹一閃,從上空的雪花中一下飛出兩條張牙舞爪的墨蛟出來,每一隻都有七八丈長,猙獰凶惡異常。
  韓立臉『色』不慌,似乎早料到了此攻擊似的,一隻手繼續催動劍訣,另一隻手卻忽然一揚,一本紅光閃閃的書卷被祭了出去。
  隨即在靈光中,此寶物一下打開了。
  書卷中一陣清鳴聲發出,從書中飛出上百個金銀兩『色』古文,這些古文一浮現而出立刻迎風狂漲,然後化為無數光團直接迎向了兩頭烏蛟。
  這兩頭蛟龍倒也不客氣,口中黑『色』光霞噴吐不停,一頭就紮進了眾古文中。
  轟隆隆之聲接連不斷,金銀兩『色』光芒在蛟龍身上爆裂而起,不但將蛟龍身上黑霞擊的片片碎裂,還將兩頭墨蛟擊的接連倒翻幾個跟頭。這些金銀符文,竟一個個威力大的出奇。
  而那兩頭墨蛟,也仿佛經不起這般重闖,口中一聲低吼後,就各自現出了原形,竟是兩柄黑『色』短戈。
  韓立見此,心中微喜,暗自往書卷上注入的法力瞬間更大了三分。
  紅『色』書卷驟然間一抖,更多的古文從書中紛紛湧出,竟將頭頂大片空間都罩在了其內,然後激『射』而去。
  黑光一閃,青衫中年人臉『色』陰沉的在眾多符文包圍下現形而出,但他二話不說的手一抬,將兩隻黑『色』短戈一招而回,隨即一翻手掌,手中驀然多出一杆青『色』小旗。
  此旗隻有數寸大小,但被一晃下,頓時旗麵符文翻滾,一股狂風大作下,青衫中年人竟就此消失不見了。
  所有古文一下撲了空。韓立見此,不禁一怔。
  在另一邊,韓立的也沒有再次得手。因為白夢馨一咬牙下,突然祭出了一麵潔白無暇的鏡子。
  此鏡對準韓立的飛劍所化的金光,隻是一晃。
  立刻就一股『乳』白『色』光柱從鏡麵上噴『射』而出,那一團團金光不及防下,被此光柱一照,瞬間一層層寒冰在劍上浮現,大半飛劍就此化為一團團冰塊,被冰封在了其內。
  而那殘餘的幾口冰劍這才趁機逃遁而回,一閃即逝的被此女收進了體內。
  韓立目光回轉,見到此景,冷哼一聲,當即衝遠處單手連點幾下。
  頓時金『色』小劍上雷鳴聲大起,纖細電弧在劍上浮現而出,那一塊塊玄冰在辟邪神雷之威下,寸寸的碎裂開來,飛劍那間就回複了自由。
  白夢馨神『色』大變,當即手中小鏡方向一轉,竟然對準了韓立。
  韓立卻背後轟隆隆之聲大響,一對銀『色』羽翅展現而出,略一展動下,就在銀光中不見了蹤影。
  白夢馨一愣,但幾乎與此同時,此女旁邊突然一股狂風刮過,從風中猛然探出一隻手臂,一把將此女扯入其中,隨後此風一閃消散後,人影蹤跡全無。
  在下一刻,銀弧一閃,韓立身形就在白夢馨原先站立處浮現而出。
  他看著空『蕩』『蕩』的虛空,臉上現出一絲煞氣來,瞳孔中藍芒一掃下,驀然反手一揚,一道黑芒從袖中飛『射』而出,又一閃即逝的消失不見。
  數十丈外的某虛空處,黑光驟然閃動,一聲低哼後,一條斷臂詭異的滑落而下,隨即一個青『色』人影跌蹌的現形而出。正是那名青衫中年人!
  此人倒也狠厲異常,雖然手臂被斬,但另一條手臂卻閃電般一抓,將斷臂抓住,然後身形一晃下,就在一陣狂風後消失不見了。
  韓立目中冷『色』一閃,卻沒有再去驅使那道黑光追殺此人,而是抬手一招。
  那道黑芒就瞬移一般,一下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卻出現在了韓立身前,竟是一口數寸長的短刃,上麵閃動著黑幽幽的光芒,正是那口原本給人形傀儡使用的魔髓刃。
  然後韓立身形懸浮在風雪中,絲毫神情沒有的向四周打量個不停,瞳孔中藍芒閃動不停,似乎在尋找什麼。
  在幻術之外,法陣的另一處地方處,青衫中年人正手忙腳『亂』的將斷臂往傷口處一按,再飛快的貼上數張符籙,白光一陣流轉後,那斷臂就此再次接上了。
  “好詭異的法寶,看來夢瑤師妹還真沒有誇大之辭。這姓韓修士,一身神通果然厲害之極。夢馨師妹,你沒事吧!”眼見斷臂處傷口不再流血,青衫中年人長出了一口氣,卻轉首衝一旁的白夢馨望了一眼,臉『露』出一絲關心。
  “我沒事,雖然本命法寶被毀,但總算收回了近半,但這些玄冰劍是無法驅出應敵了。寒驪師兄,禁製對這人一點作用沒有,而且對方似乎還有看破幻術的神通!我們借用禁製之力隱匿起的行蹤,竟一點效用沒有。”白夢馨原本蒼白異常麵容,此刻反在香腮上升起兩團異樣的紅暈出來,聲音也有些沙啞。
  “我剛才都看進眼堣F。對方的確不容小瞧,若不是牽扯到虛天鼎,我還真不願結下這個大敵。不過,既然動手了,自然絕沒有在後退的道理了。我已經將最後一絲天地元氣的反噬,也化解開了。下麵,你們隻要輔助我一下即可。此人就交予我就滅殺了。以我現在的身體情況,暫時催動整個玄玉洞中的寒氣,應該勉強可以做到的,此人就算再厲害,也絕無法抵擋如此大量的玄玉寒氣。”現在寒驪上人渾身藍光耀目,但目中的金芒卻漸漸收斂起來,神『色』平靜的說道。
  “催動玄玉寒氣,如此一來,下個千年我們就無法再開啟玄玉洞了。”青衫中年人聞聽此言,卻一驚起來。
  白夢馨同樣的玉容微變。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剛才你們也試探過了。這人顯然本身精通陣法之道,而無論法寶和神通都犀利異常,更何況除了擁有虛天鼎外,此人似乎還有一把仿製靈寶的扇子,同樣難以應付的。也隻有借助整個玄玉洞中之力,我才有十足把握將此人滅殺掉的。和虛天鼎比起來,玄玉洞暫時封印千年,這個代價完全值得的。”寒驪上人望了望遠處禁製中的韓立,冷靜異常的說道。
  聽到這位大長老如此一說,青衫中年人和白夢馨縱然心中還有些才遲疑,卻不好說什麼。
  寒驪上人單手一翻,手中驀然多出了一麵晶瑩剔透的玄玉令牌。
  令牌上神秘符文閃動不已,背部則銘印著一隻口吐冰雪的冰麒麟圖案。
  就在他想將此令牌祭出,然後施法的時候,目光下意識的再朝韓立掃了一眼後,神『色』卻豁然大變起來:
  “不好,對方竟然找到了禁製的陣眼處,要破陣而出了。你們二人快催動法陣,無論用任何辦法,一定要給我爭取一點時間。”
  青衫中年人一聽這話,頓時一驚的也向遠處望去。
  隻見身處幻術中的韓立,正在雙手掐訣,一口數丈長的金『色』巨劍,不知何時的浮現在其頭頂處,上麵還有無數電弧閃動不已,正緩緩斬向整個禁製的某一點處。
  青衫中年人心中震驚,不及多想下,袖袍一抖,一團黃綠相間的光球噴出,直奔巨劍激『射』而去。
  一旁的白夢馨,也默不做聲的單手一揚,那麵曾經冰封過韓立飛劍的白『色』鏡子,一下浮現而出。鏡麵一晃之下,頓時數道『乳』白『色』光柱一閃的狂湧而出,目標卻是韓立本人。
  看來此女是打著圍魏救趙的纏鬥打算。
  那寒驪上人本人,則口中深奧的咒語聲急忙出口,玄玉牌騰空而起了,上麵白光點點,化為一團耀目光團。光團中隱隱有一隻靈獸模樣的虛影,正在緩緩成形。
  而這時,韓立施展巨劍術,已經催動金『色』巨劍胸有成竹的一斬而下。
  他本身就精通陣法之道,再加上又明清靈目相輔,破除一個區區幻術,自然是片刻之間的工夫。
  不過當那顆黃綠『色』光球一下出現在巨劍之下,另有數道『乳』白『色』光柱從風雪中衝出,向自己激『射』而來後,韓立嘴角一動下,泛出一絲譏諷笑容來。
  

Snap Time:2018-10-17 04:41:14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