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一百章戰起


    第一千一百章 戰起

    說話間,僧人突然手一揚,一團藍光就直奔韓立激『射』而來。

    正是那件乾藍鼎。

    “摩鳩,你在做什麼?”寒驪上人大怒的一聲大喝。

    雖然不知道僧人為何會出手相助自己,但有寶物送上門來,韓立自然不會客氣的。

    當即大袖輕輕一拂,一片青霞席卷飛出,就要將此鼎收進袖口中。

    寒驪上人見此,臉『色』一沉,驀然單手掐訣,衝著小鼎飛快一點。

    “噗”的一聲,那原本平靜異常的小鼎在半空中一頓,接著鼎蓋一飛,從中冒出洶洶的藍焰,然後裹著此鼎方向一改,向寒驪上人那邊『射』去。

    “你果然在上麵做了手腳!”灰袍僧人低沉的一聲冷哼,早有準備的單手虛空一抓,頓時一隻綠『色』光手在鼎上浮現,並向下一把撈去。

    要將此鼎重新禁製住!

    “破”寒驪上人瞳孔金光大放,口中雷鳴般吐道。

    轟隆隆之音隨之傳來,綠『色』大手在手背處一陣扭曲,一枚閃動金光的古文憑空浮現在那,接著“轟”的一聲巨響,古文就此爆裂開來,金芒閃動間,威力竟大的出奇,將大手化為了烏有。

    “浩然長歌訣!你竟然修煉儒門功法。”僧人脫口一聲低呼。

    寒驪上人卻根本不加理會,單手一招,小鼎立刻繼續飛『射』而去,就將此其攝回。

    就這那間,一股青絲卻從附近的虛空中詭異『射』出,青光一閃下,一下卷住了此鼎,並往回激『射』而去,根本沒有給其他人反應過來的機會。

    寒驪上人一驚,不及多想的兩手掐訣,口中又數聲“破”字出口。

    數枚金『色』古文接連在青絲上爆裂開來,轟隆聲震耳欲聾,但是那些青絲隻是微微一散,就馬上回複如初,將那隻小鼎卷到了另一人手中。

    而這人身前懸浮著另一件數寸大小鼎,上麵符文飄動,樣子和乾藍鼎竟有五六分相似子,而那股青絲正是從鼎上飛『射』而出的。

    “虛天鼎!”寒驪見到此幕,喃喃了一聲。

    此人自然是祭出了虛天鼎的韓立!

    他眼見將這一隻乾藍鼎攝到手中,當即衝著身前虛天鼎虛空一彈

    “鐺”的一聲輕響傳出,鼎上噴出數股青絲,徹底將乾藍鼎包成了一個青光閃閃的的絲球,然後袖袍一拂,就將青球收進了袖中,這抬首才麵無表情的望向寒驪上人,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好,很好!這麼快就動用了虛天鼎了。不過以你修為,頂多將通寶決練到第一層而已。如此話,也隻能發揮此靈寶威能的一些皮『毛』罷了。倒是摩鳩大師,我可沒想到,你竟然會做這種不明智的選擇。你這是『逼』師某對你也出手了。”寒驪上人眼見那隻乾藍鼎被收,沒有動怒,反而輕歎一聲的衝僧人說道。

    “老衲和寒驪兄相交百餘年,如此做也隻是自保而已。貧僧可不希望貴宮滅殺了韓道友後,再被滅口。通天靈寶如此大事,寒驪兄一開始就沒打算放貧僧離去吧。衲也隻是一介散修,可不比龍道友和貴宮的淵源。”灰袍僧人從袖口『摸』出一件綠光閃閃木魚,神『色』冷靜異常。

    “摩鳩大師,你這話什麼意思!”原本退到一邊的老嫗一聽此話,目中精光一閃,冷冷問道。

    “道友何必繼續隱瞞下去!別人不清楚此事的,老衲卻知道不少的。龍道友執掌的柳翠派,其實不就是小極宮外門分支嗎。龍道友根本是小極宮的外門長老之一。貧僧可有說錯?”灰袍僧人神『色』一凝的說道。

    “想不到大師竟連此事也知道。龍長老,看來你不用伺機而動了,一齊出手吧。”寒驪上人默然了片刻,終於不再掩飾了。

    “嘿嘿!看來老身想偷下懶,也不行了。不過大長老,有關虛天鼎事情,你並未給老身事先說起過的。對我們外門長老,也要如此保密嗎?”老嫗臉沉似水,手上黃光一閃,一件丈許長的龍頭拐杖出現在了手中,然後對寒驪上人驟然冷聲道。

    “老夫如此做也是為了保密起見。不管怎麼說,現在還是將這二人擒下,然後奪下此鼎。有了此鼎作為鎮宮之寶,相信本宮以後就是麵臨再強大對手,也足以退敵了。”寒驪上人有些避而不言的回道。

    “摩鳩道友就交給老身吧,你們三人先解決姓韓小子,奪下虛天鼎。”老嫗滿臉皺紋一動,還有些不滿,但還是點點頭說道。

    “好,就如此吧。”寒驪上人見此,當即不再遲疑了,單手一翻轉,手中驀然多出了一塊淡藍『色』陣盤,另一隻手則飛快的掐動法決起來。

    “不好,他要發動禁製,快阻止它!”灰袍僧人一見寒驪上人的舉動,麵『色』一變的說道,隨即手一揚,一團翠綠光團激『射』而出,竟將首手中的那隻木魚祭了出去。

    隨即一催法決,木魚中傳出“砰”的一聲悠悠清響!

    此聲音如同空穀幽音,又仿佛門梵唱,讓聽到之人不禁心神一晃,大有元神出竅之感。

    但是在場之人個個都神通了得,那老『婦』人更是未等木魚傳出第二聲,那那間就清醒過來的,口中一聲冷哼,手中拐杖衝木魚一點,一道深黃『色』粗大劍氣一閃即逝的激『射』噴出。

    灰袍僧人見此,顧不得再催動梵音攻敵,急忙將法力往木魚上灌注而入,此寶物滴溜溜的在空中一陣盤旋,狂漲化為丈許大小,竟仿佛巨石一般直接迎向劍光,頓時爆裂聲陣陣,木魚就此和劍光糾纏到了一起。

    而那邊的寒驪上人手中法決卻絲毫未停,手中陣盤甚至開始發出刺目靈光。

    韓立輕吐了一口氣!

    他絲毫沒有讓寒驪上人順利催動起法陣的意思,單手一抬,五指連彈,十餘道青『色』劍氣瞬間從指尖處激『射』而出。

    目標正時在往陣盤上點指不停的寒驪上人。

    韓立的青元劍氣化為十餘道青虹,方飛『射』到一半,就被另外幾道白『色』劍氣和兩道黑芒在途中攔截了下來,並發出陣陣靈光的糾纏一起。

    出手的正是白夢馨和那位青衫中年人。

    眼間劍氣幾乎一瞬間被斬成了碎片,韓立眉頭一皺,反而不急著出手阻攔寒驪上人施法了,隻是袖袍猛然一抖數十口金『色』飛劍魚遊而出,化為一片金光護住了自身,然後目光冷冷注視著寒驪上人的舉動。

    “轟隆隆”的巨響驀然從身下傳來,韓立一怔,但馬上周身靈光一閃,身形就從光柱上騰空而起。

    而就在這時,下麵的那根紫『色』光柱憑空消失,卻浮現出一塊靈光閃閃的圓形陣圖出來。

    韓立隻覺身下驟然間傳來一股強大吸力,讓身形一下重若千斤的直往下墜去。同時其四周也突然光霞閃動不已,一股股詭異的靈波接連晃動。

    他尚未來及施法時,附近景象就驀然一變。他身處一片漫天風雪的虛空中了。

    無數的雪花從天而降,而地麵上則是晶瑩清澈的一片,這竟是一片冰川之地。

    “是幻術!有些意思了!”

    韓立雙足一落地就輕笑起來,但麵上一絲笑容都沒有。

    這時作用他身上的禁製更厲害了幾分,相信若不是自己修煉過明王決,身體還真要有些負擔不起的。但和金磁靈木的重力相比,自然不能相提並論的。

    如此想道,韓立隨即心念一動,身前金『色』劍光一陣環繞後,身上重力就瞬間被斬斷一空。

    他身形在一團金光包裹中,再次徐徐升起。

    韓立現在向四周掃視一遍,雙目微眯間,藍芒閃動不已。

    此地到處白茫茫的一片,其他一幹人等全都蹤影全無,看似一望無際的地方竟好像隻有他一個活人一般。

    又抬首凝望了一下天空,從天而降的巨大雪花仿佛無窮無盡一般。

    忽然他目中藍芒大盛,接著口中一聲低喝,圍繞其盤旋的金光一下激『射』出十幾道出去,目標正是高空看似空無一物的某處虛空。

    一連串的暴裂聲從虛空中傳來,隨即金芒白在那交織閃爍不定,隨即現出十幾口小劍出來。

    這些飛劍隻有數寸大小,但每一口都晶瑩剔透,剛才竟借機隱藏在風雪中,悄然向韓立『射』來。

    但卻被韓立早一步發現,隨手放出劍光輕易的擊破了行跡。

    “咦!”一詫異聲不知從何處傳來,聽聲音正是白夢馨的聲音,但充滿了意外之『色』。

    但那十幾口飛劍一晃,竟又在風雪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韓立眉梢一挑,想都不想的兩手一掐訣,頓時周身金光一顫,直接飛『射』出十幾口金『色』小劍出去,每一口都金光燦燦,寒氣『逼』人!

    這些小劍一個盤旋後,這一次卻驀然四散反激『射』而出,結果又是一陣轟隆聲傳倆,那十幾口晶瑩飛劍,被每一口金劍準確的斬出了原形。

    接著在韓立法決一催下,兩種飛劍同時嗡鳴聲大起,金光晶芒交織一起,竟就此爭鬥起來。

    韓立見此,目中厲『色』閃現,一聲古怪的咒語驟然間出口。

    一聲悶哼從風雪中某處傳來,數十丈遠處一團白光爆發而出,一名白衣飄飄女子隨之現形而出,同時雙手抱頭,玉容上現出了痛苦之『色』。

    正是中了韓立“失神刺”秘術的白夢馨!

    

Snap Time:2018-04-26 04:54:47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