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九十九章反目


    第一千九十九章 反目

    “寒驪師兄,你無礙吧?”青衫中年人猶豫了一下,還是在空中問出了口。

    “無事,隻是還是功虧一簣啊!”寒驪上人苦笑一聲,站起身來了,而身下光蓮驟然間崩潰潰,化為了點點靈光憑空消失了。

    然後他輕飄飄的直接落在了下方巨石上。

    “真是可惜啊!寒驪道友明顯隻是神念上稍差了點,否則這次就進階成功了。不管怎麼說,道友所創的這套秘術,的確是突破化神的一種可取之法。”老嫗輕歎了一聲,對寒驪上人的這套秘術極為讚賞的樣子。

    “多謝龍夫人之言,這種方法縱然有效,但是除了眼前的這次機會外,以後其他人要想在聚集如此多擁有極寒之焰的修士,卻不是那般容易之事了。”寒驪上人神『色』恢複了常態點,口中淡淡說道。

    “這倒也是。除了修煉極寒之焰的同道難以找齊外,本身也擁有極寒之焰,還要找到像這玄玉洞這般極寒之地,這的確是千難萬難之事的。但寒驪道友這種手段,還是有不少可以借鑒的。”灰袍僧人也微笑說道。

    聽了僧人這話,寒驪上人嘴角抽搐一下,隻是無奈的搖搖頭。

    隨即他伸出自己的一對手掌,望著光澤富有彈『性』的肌膚,這位小極宮大長老目光卻閃忽不定起來。

    “寒驪道友,既然作法已經結束,是不是該將法陣停下,讓我等回到石屋中恢複下元氣了。”韓立卻眉頭一皺的說道,同時目光打量了下四周重新浮現的光幕一眼

    “這個不急,在下還另有一些事情要處理,等處理完了,再將法陣停下也不遲的。”寒驪上人聽到韓立此言,頭也不抬的淡淡道。

    而青衫中年人和白夢馨互望一眼,則漂浮在寒驪上人頭頂,麵無表情的一言不發。

    “師道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如此情形,僧人自然發覺了不對勁,當即臉『色』一沉。老嫗雖然沒有說什麼,麵孔上也立刻浮現了警惕之『色』,縮在袖袍中的手似乎動了下,仿佛扣住了什麼東西,然後冷冷的望向對麵的小極宮修士三人。

    “幾位道友不用驚慌,師某沒有什麼惡意的。隻是想讓韓兄物歸本宮一樣東西罷了。”寒驪上人終於將雙手放下,然後抬首望向韓立。身上的十六口銀刃驟然間一陣嗡鳴,隨即倒『射』脫落,而其雙目馬上精光四『射』,並隱有金『色』閃動

    ‘ 竟似乎法力盡複的樣子!

    “歸還東西?”僧人和老嫗忍不住的望向韓立,麵上『露』出一絲訝『色』。

    “道友莫非是說笑,韓某第一次來小極宮而已,可什麼時候拿過貴宮東西。”韓立緩緩站起了身子,不動聲『色』回道。

    聽到韓立此話,寒驪上人臉上卻『露』出一絲奇怪表情,默然了片刻後,忽然單手一翻轉,手中驀然多出一團藍光來,而在藍光中赫然有一隻小鼎。

    “乾藍鼎!”灰袍僧人一見此鼎,脫口叫道,隨即大驚的急忙往袖中一模,卻『摸』出另外一隻一模一樣的小鼎出來。

    他目光往這兩隻鼎上來回掃了一遍,臉上全是驚疑神『色』。

    “摩鳩大師,不必吃驚。你那隻並非是假的,也是貨真價實的乾藍鼎。隻是此鼎原本就並非一隻,而是有一對而已。而且這對寶鼎都是某件東西的仿製品罷了,而我向韓立道友討要的,卻正是那隻叫“虛天鼎”的通天靈寶。此靈寶就在道友身上吧?”寒驪上人盯著韓立,輕描淡寫道。

    “通天靈寶!韓道友身上有這種寶物?”這次是老嫗發出一聲低呼,瞅向韓立目光變得難以置信,還暗含一分貪婪。灰袍老僧自然同樣吃驚異常,也忍不住的打量了韓立兩眼。

    在來此之前,這二位也向寒驪上人稍微了解下韓立的來曆,知道他是出身天南的。這這樣一個小地方修士,竟然擁有通天靈寶這等寶物,實在是讓二人心中震驚異常。。

    “哦,虛天鼎!原來如此,我倒不介意回答寒驪兄此問。但是在此之前,我想先請道友回答韓某一點疑問。道友怎麼肯定我就一定擁有此鼎的,貴宮的虛靈殿和此鼎是何關係?”韓立竟沒有馬上否認,反而『露』出一種似笑非笑表情。

    “這麼說,你果然擁有此鼎了!至於如何知道此鼎在道友身上,倒也不是什麼保密之事。道友修煉的紫羅極火,是融合了虛天鼎附帶的乾藍冰焰得來的吧。天下間,除了本宮仿製的乾藍鼎外,在人界應該隻有虛天鼎擁有此寒焰的。而恰好在下前段時間剛剛將乾藍冰焰精煉到了極點,對低階乾藍冰焰感應自然敏銳無比。” 雖然心中早已有了七八分坑定虛天鼎就在韓立身上,但親耳聽到此言,寒驪上人目中還是忍不住閃過一絲狂熱。

    這麼說來,當初第一次見到我時,你就已經知道我身上有虛天鼎了。”韓立眉頭一皺的問道。

    “的確如此,但是我倒沒想到,韓兄竟然絲毫不加以否認,這倒出乎師某的意料了。一些原來準備好的說辭,倒也沒有用上。而虛天鼎當年正是本宮創派祖師冰魄仙子的貼身靈寶,當年祖師曾經攜帶此寶遊曆天下而走,百餘年後再次返回時,此鼎就下落不明了。然後才修建的虛靈殿。我也沒興趣問閣下如何得到的此寶,但此寶的確是本宮之物,隻要將它交出來,本宮決不會留難道友的。”寒驪上人一字一句對韓立說道,一臉肅然。

    韓立先是『露』出一片恍然,但隨即嘿嘿一笑,盯著寒驪上人卻沒有說什麼。

    見到韓立這般肆無忌憚的樣子,寒驪上人瞳孔一縮,目光一下陰森起來。

    “聽夢瑤說韓兄神通驚人,雖然隻是中期修為,但一身神通卻不在後期修士之下,甚至連銀翅夜叉那等的妖物都無法奈何了你。若是在其他地方,其他時間,本宮也許的確無法奈何了道友。但現在身處法陣之中,又在封閉的玄玉洞中。更何況你現在法力頂多隻剩下三成,而我的秘術功效卻還未失效,無論法力軀體都處於最強大的時刻。勝算如何,還用我說嗎”寒驪上人目中的金芒竟漸盛起來。

    青衫中年人和白夢馨望著韓立,同樣如臨大敵的臉現凝重之『色』。

    “沒想到,我出手相助閣下衝擊瓶頸。倒是被道友利用了一次。小極宮一向都是這樣恩將仇報嗎?”韓立嘴角一撇,泛起一絲冷笑。

    “師某不是付了報酬嗎!不但本宮的精煉寒焰法決交給了道友一份,老夫苦思數百載才想出的衝破瓶頸秘術,也一同複製給了道友。更何況,韓道友肯出手相助,最大的原因還不是想親眼一睹此秘術效果如何,好用於自己借鑒嗎?這也能算什麼恩將仇報。”寒驪上人哼了一聲,不置可否道。

    “是嗎,這樣說似乎也有些道理。但是現在被困在法陣中的可並不是韓某一人!通天靈寶之事如此重大,道友莫非想殺人滅口嗎?”韓立斜撇了一邊的僧人和老嫗一眼,淡淡道。

    這兩人在聽到韓立此言,神『色』大變。 特別是那僧人低首望了望手中小鼎,目光更是陰晴不定。

    “嘿嘿,道友不用大費苦心了。我和二位道友相交多年,他們怎會中你的挑撥之言!”寒驪上人臉上煞氣一閃,但隨即一閃即逝。

    “這件事情,是師道友和貴宮之間事情,老身沒興趣參與的。你們自行解決吧。”老嫗冷冷望了一眼韓立,身形驟然一晃,下一刻就出現在了光幕邊緣處,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

    韓立目睹此景,眼角微微一跳。

    “韓道友會到此地來總算是為助寒驪兄突破瓶頸而來。這樣吧,若是所謂虛天鼎真是貴宮之物,韓道友歸還此寶就是了。而貴宮則對韓道友補償一二如何》修為到了我等這種地步,還是以和為貴的好?”僧人思量了片刻卻如此的說道,竟打算調解此事。

    “現在正值本宮多事之秋,師某也不想和韓兄交惡的。隻要韓道友肯交出此鼎來,在下自會付出一大筆靈石的。數目之多,足夠讓韓兄以後再也無需為靈石發愁的。”寒驪上人聞言,神『色』一緩。

    韓立聽了這話卻冷笑兩聲,仰首望天,一語不發。

    寒驪上人見韓立此種舉動,臉沉似水,肩頭微微一抖,身子藍『色』火焰一下高漲倍許,整個人都化為一巨型火球,藍光閃閃。

    青衫中年人和白夢馨也一掐訣,一個從身上『射』出十幾口晶瑩剔透的飛劍,一個則袖袍一抖,兩根黑乎乎的短戈直接飛『射』而出,在二人身前盤旋飛舞,發出嗚嗚的怪鳴之聲。

    僧人見此,臉現無奈的低聲念一聲佛號後,人也向光幕邊飛『射』而去,看來和那老嫗一樣,不準備『插』手此事了。

    但是僧人在途中放向忽然一改,竟直接向韓立飛『射』來。

    韓立一怔,尚未明白對方是何意時,耳中就忽然傳來僧人傳音聲。讓韓立不禁一呆,臉現一絲怪異神情。

    “韓兄,這隻乾藍鼎,你且手下,一會兒動手我助你一臂之力!”

    

Snap Time:2018-08-19 06:10:00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