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九十六章妖魂


    第一千九十六章 妖魂

    身居冰焰中的寒驪上人,突然單手一拍自己天靈蓋。

    一聲悶哼傳出,一團藍光包裹著一個數寸大元嬰從肉軀中徐徐飛出。

    此元嬰兩腿盤坐,雙手掐訣,但脖頸上卻掛著一快拇指小的玉牌,散發著淡淡銀芒,也不知是何種異寶。

    元嬰方一飛離軀體丈許高,就吸了一口氣,然後一噴,竟吐出一團藍『色』光焰出來。

    這團光焰才是寒驪上人苦修數百年,精煉出來的乾藍冰焰的真正精粹所在。

    如今這光焰滴溜溜一轉,就化為一亮無比的藍『色』光輪,詭異出現在了元嬰身下。隨之托著其緩緩升起,直接飛出了『乳』白『色』寒團。

    一見寒驪上人元嬰離體後,韓立等人卻不在遲疑了。他們紛紛單手衝著遠處光球一點指,頓時一縷縷極寒之焰激『射』而出。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所有寒焰尚未接觸元嬰,元嬰身下光輪就驀然飛快轉動起來。頓時一股巨大吸力憑空浮現,所有寒焰一顫之下,方向一變的被一吸而入,全都攝到了光輪之上。

    原本藍燦燦的光輪一下變得五顏六『色』,豔麗異常,讓人略一注視下,竟生出頭暈目眩之感,不能過於久瞧的。

    元嬰口中一聲低喝,一道道道法決紛紛擊出,打在了身下的光輪上。

    轟鳴之音頓時從身下發出,各『色』光焰一陣顫抖後,竟紛紛爆裂開來。

    這時,元嬰手中打出的法決卻越發急促,一道接一道的毫不停歇,仿佛要將全身法力一口氣都耗盡一般。

    而各『色』寒焰在法決催使下,在爆裂後一陣的交織融合,轉眼間凝聚化為一朵光蓮出來。

    此光蓮暗含黑白紅黃綠藍六種『色』彩,看似界限分明,但又融為一體,實在玄妙無比。

    不過此花體積足有三丈之廣,元嬰在其中顯得實在渺小。但它口中一陣玄奧的口訣聲發出,光蓮靈光閃動,開始縮小起來,每收縮一寸,蓮花光芒就耀眼一分的樣子。

    片刻工夫,當光蓮化為尺許大小時,上麵一片片蓮瓣已經仿若有形之物,凝厚無比,六『色』光焰更在上麵騰騰閃動,仿佛仙靈之火。

    韓立見此情形,麵孔上雖然有一絲異『色』閃動,但和其他人一樣,手中寒焰『射』出的反而越發粗大起來、

    這些寒焰一沒入那光蓮中,就如泥牛入海,消失的無影無蹤。

    元嬰就在此時,忽然睜開了一直緊閉的雙目,目中竟然是一片金燦燦的詭異顏『色』。

    它單手一抬,五指捏成蓮花狀。

    “噗噗”之聲接連響起,無數根纖細藍絲從指尖上噴『射』而出,『射』到了附近的蓮瓣之上,交融成為了一體。

    元嬰口中咒語聲不停,小臉變得凝重異常,但抬起的五指開始往中心處緩緩收攏。

    那些和手指相連的根根光絲更是藍光閃動,開始急顫不已。

    嗡鳴聲從光蓮中發出,隨即蓮瓣在藍絲牽引下,開始徐徐收攏起來,片刻後就仿佛時光倒流,此花就化為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苞,將元嬰徹底包裹在了其內。

    上麵六『色』光焰不停流轉,光彩奪目。

    韓立等人見此,齊用法決一催,暫時掐斷了對極寒之焰的控製。

    而六『色』花苞則微微一動,往下方墜去。

    結果一陣光芒閃動後,花苞如同無物般的一下沒入了『乳』白『色』寒團中,再一閃即逝後,沒入寒驪上人肉軀的頭顱中,不見了蹤影。

    這時其他五人才再次噴出寒焰,擊在了光團中。

    『乳』白『色』光團中馬上浮現出絲絲的寒芒,激『射』向寒驪上人的肉身,不停用寒焰極寒之力來來刺激此肉身,好配合寒驪上人突破瓶頸。

    頓時法陣中,除了嗤嗤的破空聲外,再無其他聲音。

    玄玉洞外,冰城中某條偏僻的街道上,兩名身穿白『色』衣衫的小極宮男弟子並肩走著。

    他們麵無表情,目光卻不停的朝左右掃望著什麼,竟在自己宗門內還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而原本在冰城上空盤旋的巨大冰鳳早已蹤影全無,不知是白瑤怡二人將那隻冰鳳暫時擊退,還是另行引到了別處。

    這雖然地處冰城偏僻的一角,但是兩旁冰屋仍整整齊齊的排列著。

    這兩名弟子都已事先打聽過了,此處原先居住的低階弟子早就在前些日子就撤離了冰城,這應該是一處無人的死角而已。但就算如此,二人也仍然不敢放鬆絲毫,神念一直放出體外,以防意外發生。

    “到了,就是這。”一名男子目光一閃望著前方說道。然後帶著另一人一拐,走到了一間冰屋後麵。

    眼前豁然一亮,出現一片三十餘丈廣的空曠之地,正有另外一男一女等候在那。

    “你二人來的有些晚了,再不來的話,我們就要先開始動手了。”那名三十餘歲女子,一見二人,有些不滿的說道。

    另外一人,則是一名麵目漆黑的大漢。這二人同樣一副同樣小極宮弟子裝扮,隻是看服飾似乎隻是最低階弟子模樣,遠不如後來二人身份高,但那女子說話卻又如此不客氣,這就顯得有些詭異了。

    “外麵的道友已經攻破了最外幾層的大陣,離此城不足百了。人類修士巡查的非常緊,我二人也是費了好大功夫才能找到合適借口,跑出來的。否則萬一被他們懷疑,豈不是前功盡棄。”新來的一名男子,冷哼一聲後說道。

    那名『婦』人雙眉一挑,再想說些什麼時,旁邊的黑臉大漢卻不耐起來。

    “好了,廢話不用說了。快動手吧。即使隻是分神,我也不想輕易損失的。”

    那『婦』人聞言,果真閉口不言了。新來的二人對此人似乎也有些忌憚,也不再說什麼。他們紛紛從儲物袋麵掏出一疊疊的陣盤和一塊塊的靈石,開始在這片空地布置起法陣來。

    幾人動作熟練異常,僅僅片刻工夫,一個小型法陣就初具形態,若有精通法陣的修士仔細看下,就會吃驚的發現,這竟是一個臨時的傳送陣。,而且隻是單向傳送陣的樣子。

    一頓飯工夫後,眼看法陣就快成形,忽然轟隆隆一聲巨響,附近的那座冰屋毫無征兆的倒塌掉了,一片白茫茫寒氣隨之滾滾而來。

    這四人一驚,如同驚弓之鳥一般,紛紛亮出了護身法器。

    “區區幾隻妖魂,也敢在我們小極宮眼皮底下興風作浪,這未免太不把我們這些老家夥不當作一回事了吧。”蒼老的聲音中,兩名衣衫飄飄的人影從寒氣中緩緩走了出來。

    一人雙眉倒吊,三縷長髯,另一人卻麵『色』棗紅的中年人,背負一口長劍。

    “是小極宮的執法長老,快跑!”那名『婦』人一見這二人容顏,頓時大驚的脫口叫道。立刻化為一道綠虹向一側激『射』出去。

    大漢和其他二人的動作也絲毫不慢,同樣駕馭起遁光而逃。

    “哼!幾縷妖魂若也能在我二人手中跑掉,那可真是天大笑話了。”

    那名背劍中年人一聲冷笑,抬首輕輕一彈,頓時四大刺目劍氣激『射』而出。

    頓時三聲慘叫傳來,那名『婦』人和另外兩人被劍氣洞穿而過,屍體從空中直墜而下,唯有另外那黑臉大漢所化的青光一個跌蹌,竟然繼續飛『射』而走。

    “咦,有點意思!”

    紅臉中年人有些詫異,但驀然一張口,一道刺目白虹噴出,大漢的遁光轉眼間就被白光追上,一繞後將將其輕易的一斬兩截。

    但這時,一旁的吊眉老者卻袖袍一抖,從袖中飛出四片柳葉狀翠綠『色』法器,一閃即逝的不見。

    而下一刻,四朵剛從屍體中慌忙飛出的綠花卻被這些柳葉一擊而中,發出幾聲怪異的尖叫後,就如同遇見克星的紛紛化為了股股青煙,在虛空中嫋嫋消失。

    紅臉中年人則望了一眼,已經完成七七八八的傳送陣,臉『色』一沉,反手一揮,一道碗口粗劍氣噴出。

    “轟”的一聲巨響後,這法陣就此消失不見,原地憑空顯出一座大坑來。

    “走吧!這點分念被毀,縱然無法對這些妖物真正造成多大傷害,但滋味肯定也好受不到哪去。”吊眉老者手撚胡須的說了一句,然後周身靈光一閃,化為一道向空中遁去。

    紅臉中年人嘿嘿一笑後,也從容的遁離了此地。

    同樣的一幕,在冰城的其餘兩處同樣上演著,另外幾名被高階妖獸神念寄身的傀儡弟子,全都被其餘小極宮長老一網打盡了。

    而小極宮真正所在的寒驪秘境中的一座殿堂中,包括小極宮宮主在內的五六名元嬰修士,正神『色』凝重的談論著什麼事情。其中美『婦』和其他二人的臉『色』蒼白異常,竟似乎元氣受損的樣子。

    “沒想到萬妖穀竟連萬妖幡都帶來了。原以為隻是普通的仿製靈寶,可威力竟如此之大!若是方長老和黃長老出手相助,我一人恐怕無法擊退那車老妖分身的。而且這還是借助大陣禁製才能做到的。但是那老妖分身受傷不重,最多兩日後,就會再度卷土重來。看來我們必須趁機撤離了。”那柳姓美『婦』黛眉緊鎖的說道。

    

Snap Time:2018-04-21 19:56:01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