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八十九章玄玉洞


    第一千八十九章 玄玉洞

    “這就是這座虛靈殿最大的密寶玄玉洞了。此洞雖然不大,但麵的玄玉是從上古時候就存在其中的。是上古修士用莫大法力將一整條玄玉礦脈硬生生凝煉成洞『穴』的。雖然萬年玄玉和萬年玄冰隻是一字之差,但是其區別,幾位道友不可能不知道的。而出了本殿,即使挖遍整個北地,能找到的萬年玄玉也絕沒有幾塊的。”寒驪上人盯著祭壇上的裂縫,臉『露』一絲傲然的說道。

    青山中年人和白夢馨也目『露』一絲興奮。

    “這倒是,此前要不是聽道友先說起過玄玉洞,我等還真難相信貴宮還藏有這種秘寶。這萬年玄玉不要多,隻要拳頭大小的一塊摻入法寶之中,就可以立即讓法寶具有冰寒神通,可發出驚人寒氣傷敵與無形的。哪是玄冰這種材料可比的。”灰袍僧人望了望裂縫,有些感慨的說道。

    老嫗望了望裂縫,同樣雙目閃閃發光。

    韓立則用縮在袖中的手指撫『摸』了下一口金『色』小劍的光滑表麵,淡笑不語。

    “我已經和白師妹歐陽師弟說過了,不管三位能否助我突破化神瓶頸,到時候會贈送三位道友一份萬年玄玉了,以表本宮心意的。”寒驪上人將韓立三人的神情盡收眼底,忽然微微一笑的說道。

    “師道友此言果真?”即使老嫗那般冷冰冰高傲之人,一聽此言,也不禁大喜問道。

    “師某身為小極宮大長老,這些主還是能做到的。”寒驪上人搖頭晃腦的說道。

    這下,就連灰袍僧人眉宇間也現出了欣喜。

    畢竟萬年玄玉可是幾乎在外界絕跡的材料,是有價無市的東西。就是有靈石,也無處可買的。而若是能得到,再摻入自己的本命法寶中,自然可以讓法寶威力憑空增添兩分的。

    韓立聽到寒驪上人此言,心中也不禁俺佩服這位侏儒的大手筆。不過如此重報之下,他三人到時候,恐怕也不好意思不盡全力了。

    “好了,我等現在進入玄玉洞吧。這玄玉洞中的寒氣厲害異常,幾位道友一進去就要用極寒之焰護身,否則恐怕無法抵擋的。好在洞中也有一處專門開辟出來的地方,能抵擋玄玉寒氣的侵蝕,可供我們打坐回複法力,否則連我也無法在麵待多久的。”寒驪上人如此的提醒道。

    隨後侏儒一張口,一團藍燦燦火球從口中噴出,化為一隻藍『色』大鳥直衝頭頂,但一陣盤旋後又雙翅一展的衝下,一頭紮到侏儒的身上。

    頓時在清鳴聲中,一隻大鳥虛影在寒驪上人背後一閃不見,但一層藍『色』冰焰爆發而出,將他包裹在了其中。

    他兩手一掐訣,身形一動下,就向裂縫中飄落而下。

    白夢馨和老嫗等人也紛紛施法,再次釋放出自己的寒焰,飛向那道裂縫。

    韓立卻眉頭一皺,左右瞅了一眼兩側的淡金『色』偏門,又看了看那懸浮在裂縫之上的巨鼎,有些遲疑。不過他忽然想起了什麼,還是啞然一笑後,在一層紫羅極火保護下,跟了下去。

    方一飛入裂縫中,頓時一層『乳』白『色』寒光席卷而來,和韓立紫焰方一接觸就發出了“滋滋”的怪異聲,兩者間竟如同水火不容一般,讓紫焰忽閃的晃動不已。

    韓立一凜,不及細看四周,就先兩手一搓,再放出一股紫羅極火加入防護,才讓自己的冰焰重新穩固下來。

    這時,他才有暇打量附近。

    所謂的玄玉洞其實就是一條地下洞窟而已。

    隻不過這條洞窟竟然是用一條世間罕見的玄玉礦脈形成,這些比萬年玄冰猶冰寒數倍的奇異材料,米粒大小,遍布洞窟兩側,閃動著『乳』白『色』寒光,並且越往下滑落,這種寒光就越密集起來,擊在紫焰上的聲音竟漸漸如同雨打芭蕉般的密集。

    韓立暗驚之下,隱隱覺得有些不對頭,看了看下方的眾人似乎一時沒人注意到自己,當即又不加死思索的向這些寒芒虛空一抓,硬生生的憑借強大法力,將一縷寒光吸到了手中,用紫焰包裹著凝望去。

    似乎隻是普通的寒氣,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但韓立眉頭一皺,驀然往瞳孔中注入靈力。結果雙目藍芒閃動後,臉上閃過驚訝之『色』。

    這些『乳』白『色』寒光竟在明清靈目注視下,呈現出絲絲的實體形態,並在紫焰包裹下不停的伸縮不定,仿佛活著的一般,絲毫不懼紫羅極火的極寒,兩者也根本無法交融一起。

    “這是什麼?好像是寒氣通靈,但似乎又不太像!” 韓立的詫異自然難以形容。

    這些還隻是這些寒氣的自行攻擊,若是能被人『操』縱大量聚集攻擊一點的話,恐怕他的紫羅極火也無法低擋的。

    心中念頭飛快一轉,他忽然想起了什麼,雙手突然飛快的再次一搓,這一次手上的紫焰中竟浮現出一縷赤紅出來。

    這異『色』火焰和那縷『乳』白『色』寒光一接觸,竟瞬間將寒光一吸而入,水『乳』交融一般。

    韓立見到此幕,臉上異『色』一閃,心中大喜過望。

    太陰真火果然不愧為銀月口中的三大真靈之火之一。雖然目前隻有一縷,論威力遠不及紫羅極火,但似乎在容納兼容上強大的難以置信。

    當初他初步煉化這縷太陰真火時,也曾經將一點紫羅極火暫時融入其中,同樣毫無問題。當然要真的徹底轉化為太陰真火,花費的時間自然不是十幾年工夫可以完成的。否則,韓立當初還真想將紫羅極火全都轉化過來。

    畢竟這縷太陰真火已具有了一絲靈『性』,並且明顯是比極寒之焰還要高等的存在。

    現在見到這縷真火能克製玄玉洞中的寒光後,韓立心中也為之一寬。

    當即他心中略一思量後,忽然兩手倒背身,手指一彈,這縷赤焰竟一閃即逝的激『射』而出,轉眼間沒入附近寒光中不見了蹤影。

    幾乎在韓立剛做出這番舉動的那間,在下麵的青衫中年人竟似乎感應到了什麼,驀然仰首盯向了韓立,目中閃過一絲驚疑。

    韓立心中一沉,但麵上神『色』如常,並且若無其事的問道:

    “道友,有什麼事情嗎?”

    青山中年人仔細打量了韓立和洞壁兩側,並未發現有什麼異常道。

    “沒什麼,在下隻是看看韓兄是否跟了下來。說起來這虛靈殿中神識大受限製,還真讓在下有些不太習慣!”這複姓歐陽的青衫人,深知韓立的神通非同小可,縱然心中疑慮並未盡去,但回答話語客氣異常,不敢有絲毫怠慢。

    “嘿嘿,在下怎會不跟下來。倒是這玄玉洞中的寒氣,似乎有些怪異啊。韓立低首看了看仍往紫焰上席卷不停的『乳』白『色』寒光,淡淡說道。

    “這玄玉洞是從上古時候就存下來的處所,這般長時間可能讓這些寒氣產生了一些微妙變化。否則,普通寒氣的確不是這般怪異的。”青衫中年人的黑『色』冰焰在這些寒氣衝擊下,同樣發出“劈啪”『亂』響的聲音,讓他也有些詫異不定的樣子。

    韓立微微一笑,正想說些什麼,卻突然神『色』一動的一聲輕咦。

    青衫中年人目光一閃的低首一看,隻見就在這片刻工夫,眾人就已經到了洞窟底部,下麵赫然是一片『亂』石堆般的所在,足有數百丈之廣。

    在『亂』石堆一角邊緣處,有一座火紅『色』的石屋。四周洞壁上則有數處洞口,竟似乎並非這一處洞窟的樣子。

    這的玄玉寒氣明顯比上邊密集數倍,而『亂』石堆中心處,一根天然巨石頂端,聚集的『乳』白『色』寒氣竟形成了一顆巨大光球,直徑有數丈,在巨石上翻滾不定,閃閃發光!

    韓立凝神細望下,才發現這整根巨石表麵顯『露』出的玄玉竟然足有拇指大小,靈光閃動,明顯比入口處的那些散礦,品質不可同日而語的。

    強壓住心中的驚訝,韓立隨著其他人一起落到了地麵之上。而寒驪上人方一落地,就雙目有神的盯著巨石上的光球,臉上現出驚喜之『色』。

    “哈哈,太好了。老夫原先還在發愁如何能將洞內寒氣聚集起來,沒想到這竟然有了一處寒氣天然交匯之點。這倒省了我們不少工夫。”寒驪上人忽然發出一陣大笑, 然後突然一抬手,一跟藍『色』冰錐,脫手『射』出,正好擊在了『乳』白『色』光球之上。

    “噗嗤”一聲!

    兩者方一交匯,竟然發出金屬碰撞的怪異之聲,接著冰錐就從前端寸寸的碎裂開來,化為了點點寒光從空中消失掉了。

    “不錯,不錯!”見此情形,寒驪上人滿臉笑容,似乎更加高興起來。

    “對了,幾位道友看見那件石屋嗎?那時用太陽精石砌成的住所,也是唯一不怕玄玉寒氣侵蝕的地方,我等可以先到那暫時休息一二,順便讓老夫給諸位講解一下在這玄玉洞中活動的幾大忌諱之事。否則,別一個不甚為自己惹來大麻煩。

    “大麻煩!寒驪道友這話是什麼意思?”老嫗聞言一怔,將手中拐杖一點地,開口問道。

    

Snap Time:2018-01-20 09:36:36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