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八十八章冰魄寒烈陣


    第一千八十八章 冰魄寒烈陣

    韓立身上浮現出一層紫羅極火,任憑寒風從身前吹過,一動不動。

    結果白風一觸紫焰,立刻詭異的融入其中,化為了無形。

    而同時韓立目光稍一斜瞥,就見整間大廳都變成了冰川之地,但其他幾名擁有寒焰的修士,也都安然無恙。

    除了白夢馨放出的白『色』冰焰外,寒驪上人手中小鼎懸浮身前,從中噴出一股乾藍冰焰將他護在其中;青衫中年人則盯著一層黑『色』冰焰所化的護罩,雙手倒背; 老嫗單手中則不知何時多出了一隻黃『色』拐杖,從拐杖一端噴出片片的黃焰,自己則躲在其後。而灰袍僧人雙手一合,從手上噴出一股淡綠『色』冰焰化為一條綠蛟盤繞自身,綠焰閃動間,就將寒風擋在了其外。

    至於白瑤怡等修為稍高些的其他修士,雖然同樣有神通可以抵擋寒風,但身上光罩、法寶在寒風中閃動不已,顯得有大為的吃力。

    眨眼間,石門中吼聲噶然而止,寒風隨之漸漸停歇,消失四散。

    整個殿堂一下變得寂靜無聲起來。

    韓立目光閃動下,單手一掐訣,身上的紫焰晃動幾下後,就收入了體內,然後朝那石門後望去。

    隻見門後一片晶瑩雪白,但密密麻麻的無數高大冰柱聳立其中,竟仿佛『迷』宮一般的場所。

    韓立心中一動,神念立刻向其滲透而去。但方一進入石門不久,神念就變得呆滯不靈起來,麵果然被施加了特殊的禁神禁製。

    老嫗等人自然也都注意到了石門後的情形,一個個神情各異。

    “幾位道友小心了。這虛靈殿,老夫也是第一次進入其內,雖然麵大半禁製老夫可以『操』控,但還有一些不是在下了解的,諸位跟緊在下千萬不要走錯了地方,觸動了什麼其他禁製 。”寒驪上人長吐了一口氣,轉身對韓立幾人鄭重的說道。

    “這個自然,我等怎會在貴宮禁地『亂』闖的。”老嫗看出了寒驪上人的擔心,淡淡的回道。

    韓立和灰袍僧人同表示如此。

    寒驪上人見此,滿意的點點頭,又對白瑤怡等其他小極宮長老吩咐道:

    “這一次衝破瓶頸,快則三五日,遲則月餘。若是那些妖物在此期間進攻本宮,你們按照原定計劃應付即可。若是另有變故,超過兩個月我還沒有從麵出來,你們同樣按照備用計劃處理吧。”

    “是,大長老!”群修一臉肅然,齊聲答應道。

    “我們走吧!”寒驪上人隨即回過身來,袖袍一抖,一個拳頭大潔白陣盤出現在了手中,然後單手托著此法器,帶頭向石門走去。

    韓立四人自然緊跟其後。

    一進入石門,寒驪上人單手掐訣,往手中陣盤上打出一道法決後,頓時敞開的大門在轟鳴聲中合攏了上去,各『色』符文重新浮現而出,靈光閃動。

    老嫗和灰袍僧人見此,互望一眼,目中都『露』出一絲異『色』。

    “幾位道友放心。這虛靈殿雖然從外麵打開比較吃力,但是從麵開啟時,卻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老夫將其暫時關閉,也是防止有人進來打擾我們。”寒驪上人開口解釋道。

    老嫗二人聽到此言,自然不好說什麼了。韓立則神『色』淡淡,似乎對此一點都不在意。

    眾人走出十餘丈,就走到了一根根冰柱前,白『色』晶光閃動不停,讓人一陣的眼花繚『亂』。

    “這些萬年玄冰柱子一共一千零八根,全都經過上古修士精心煉製過的,這就是上古時候有名的“冰魄寒烈陣”。若是不持有相關法器就進入此陣中,恐怕轉眼間就會被法陣中的玄寒之氣,永久冰封其內。剛才我等在外麵感受的寒風,就是此法陣因為封閉上千年,而自行產生的冰寒之氣。就算我等五人都身懷極寒之焰,在這法陣中能否存活下來,還是兩說的事情。”寒驪上人不動聲『色』的提醒道。

    老嫗和僧人聽了這話,望了眼前的玄冰柱幾眼,麵上不禁『露』出將信將疑之『色』。

    “,寒驪道友放心。我等可沒興趣真體驗此陣的威力。”韓立輕笑了一聲。

    寒驪上人聞言,哈哈一笑,隨即手中陣盤衝著對麵一望無際的冰柱群一晃。

    頓時一道『乳』白『色』光霞從陣盤上噴出,所過之處,那些冰柱白光晃動,竟如同幻影般的接連閃動,讓出一條數丈寬的通道來。

    陣盤上白霞不斷,寒驪上人單手抓著陣盤,走了進去。

    一行人緊跟而隨,不敢輕易落下。

    韓立走在最後,目光不時朝四處打量著。

    一根根的玄冰柱粗大的出奇,幾乎要兩人才能合抱過來。每一根冰柱表麵看似光滑異常,但略一凝望下,在冰柱內隱隱有各『色』符文翻滾,但方想再細看一二時,符文又消散不見,實在神妙異常。

    而抬首望去,五六十丈高處全是厚厚的淡白『色』寒霧,冰柱上半截全沒入其中,無法看到全貌出來。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些冰柱中蘊含著可怕的冰寒之力,即使相隔數丈之遠,仍能感應到它們散發的絲絲極寒,雖然還無法和極寒之焰相比,但這種寒力也絕非普通寒氣可比的。

    怪不得寒驪上人如此的自信!

    韓立正思量間,一行人就走出了數百丈之遠,而這些冰柱竟無窮無盡一般,始終緊密的排在兩側,實在讓人難以相信隻是千餘根而已,大陣端是神妙萬分。

    這種情形讓其他人也均都暗自吃驚。

    結果眾人足足走了一盞茶工夫後,才終於豁然一亮,走出了冰柱群,前麵竟出現了一座祭壇似的高台,二十餘丈高,百餘丈廣的樣子。

    高台通體潔白如玉,被一層淡藍『色』光幕罩在其中,在兩側則各有一個淡金『色』的偏門,七八丈高,表麵交叉貼著幾張上古符籙,竟被封印著,仿佛另行通向什麼地方。

    寒驪上人見此光幕,卻臉現欣慰表情,將手中的陣盤一收,大步上前走到了祭壇之前。雙手一抬,藍光閃動,乾藍冰焰被釋放了出來,瞬間化為一層將手掌包裹了起來。

    五指晃動間,雙手竟直接按在了光幕之上。

    頓時藍焰和光幕交織閃爍,整個祭壇光幕都隨之輕顫起來,隨之通體泛起一層刺目亮光,竟仿佛化為了有形之物,接著“砰”的一聲脆響,整個光幕猶如水晶一般,竟以寒驪上人雙手為中心寸寸的碎裂開來。轉眼間,化為了烏有。

    寒驪上人毫不遲疑的身形一晃,人就站在了祭壇之上。

    韓立等人也紛紛化為一道遁光,出現在了寒驪上人身旁。

    而這時的寒驪上人,卻倒背雙手,低首打量著身前的地麵不停!

    韓立目光隨之望去,這才發現在祭壇中間處,竟然銘印著一個古怪法陣,二十餘丈大小,但是中間處竟然有一個巨鼎圖案,看式樣分明和他體內的虛天鼎一般無二。

    韓立臉『色』微變,但隨即就若無其事。、

    “韓道友,以前見過類似的法陣?”寒驪善人不知有意無意,目光正好從韓立麵孔上掃過,韓立雖然神『色』馬上恢複如常,但先前異樣還是落在了其目中,竟張口直接問道。

    韓立心中一驚,但徐徐回道:

    “嗯,在以前的某個上古洞府中見過類似的。但仔細一看,還是不同的。隻是一時的錯覺罷了。”

    “是嗎?”寒驪上人似笑非笑的抽動了下嘴角,不知是否真的相信韓立之言,竟沒有再追問下去。而是袖袍一拂,那隻冒著乾藍冰焰的小鼎從袖袍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懸浮在法陣中間處。

    韓立抿了抿嘴唇,不覺屏住了呼吸。其他人也眼都不眨的注視著此幕。

    單手作出拈花狀,另一手在對準小鼎虛空一彈。

    “轟”的一聲悶響,小鼎體積迅速變大,然後又噗嗤一下,鼎中冒出猛烈異常的藍『色』冰焰,瞬間布滿了小鼎表麵每一寸地方,先前的那隻巨鼎赫然重新現出。而這時,一旁的白夢馨和青衫中年人,也同時上前一步,單手一抬,各自噴出一股白焰和一股黑焰,同時擊在地麵上的法陣兩側。

    頓時“轟隆隆”的一陣巨響傳來,此法陣各處靈光閃動,竟然被這兩股寒焰激發而出,中間巨鼎圖案更是泛起刺目藍芒,接著光芒緩緩浮出,竟幻化出一隻藍『色』光鼎出來。

    原本懸浮在法陣上空的巨鼎,一等光鼎完成浮出,竟然在寒驪上人『操』縱下立刻一落。兩者藍『色』光芒一陣狂閃,瞬間合二為一。接著“轟”的一聲巨響,巨鼎穩穩的落在了法陣中間處。

    寒驪上人口中驀然傳出怪異的咒語聲,乾藍冰焰頓時仿佛火山爆發一般,從巨鼎中洶洶噴出,轉眼間將整個法陣覆蓋其下。

    法陣和這些乾藍冰焰方一接觸,就爆發出耀目的靈芒,隨之整個祭壇開始劇烈顫動。

    而法陣以巨鼎為中心,竟緩緩裂開了一條縫隙,而且越來越大,越來越寬。

    讓韓立等人紛紛騰空飛起,往下驚疑不定的望去。

    隻見那隻噴出藍焰的巨鼎,此刻徹底懸空浮在原處,而在其下的裂縫中,隱隱冒出一片『乳』白『色』光芒來,似乎麵通明大亮的樣子。

    

Snap Time:2018-01-20 09:34:47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