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八十六章寒焰修士


    第一千八十六章 寒焰修士

    出乎韓立意料,接下數日內,小極宮除了戒備增加了一些外,並沒有想象中的『騷』動,並且白瑤怡也不見了蹤影,似乎另有要事在身了。

    韓立對此不置可否。

    現在的他,除了碰到化神期修士全力追殺,或者身處什麼絕地外,此界已經沒有什麼能危及其『性』命了。所以原本像這種往日躲之不及的大漩渦,他竟鎮定異常的沒有一走了之。

    其中固然是因為已經答應了寒驪上人助其衝擊化神期,最重要的還是這位小極宮大長老給的衝擊瓶頸的秘術,竟然隻有他需要施法的部分而已,要想一窺此秘術完整,還必須親身參與一回才可。這讓韓立一發現此事後,心中有些鬱悶。

    除此之外,特意留意的太陽精火消息也絲毫頭緒沒有,他更不願就此離開。

    他再次去了藏經閣一趟,將剩餘兩日時間用完,全力用來尋找太陽精火消息,可惜並沒有任何線索。

    韓立並不覺得意外,若是能如此輕易找到什麼,他反而有些吃驚了。

    接下來時間,韓立老老實實在貴賓樓打坐修煉,大門都不出一步,仿佛真將小極宮當作了自己洞府一般。

    一個月時間,眨眼就過去了,小極宮一直風平浪靜,但任誰也能感應到暴風驟雨降臨前的那份凝重。

    而就在這一日,韓立的修煉被打斷了。終於有客來訪了,而且還是一名麵容和白瑤怡酷似的女子,同樣元嬰中期修為,但似乎已經到了中期的巔峰,比白瑤怡優勝一籌的樣子。

    “閣下是白仙子的堂姐?”韓立雙手倒背的盯著麵前女子,有幾分詫異。

    “不錯,妾身白夢馨是小極宮的內宮長老,也是宮內修煉了極寒之焰的修士之一。”

    “哦,在下是聽寒驪道友說過,除了他之外貴宮還有兩人修煉極寒之焰的,原來道友就是其中之一。不知白道友突然到此說出此事,有何見教嗎?”韓立嘴角一動,目光閃動的說道。

    此女雖然秀麗異常,但晶白麵孔,還是讓他看了心中微寒。明顯和其修煉的功法有關,韓立倒也不敢小視分毫。

    ”沒什麼,聽說韓兄神通了得,堪比後期大修士,而且修煉的紫羅極火也奧妙無窮。妾身想用自己修煉的風離冰焰和道友切磋一下極寒之焰,不知道友可否賜教一二。”此女一抬手,豎起一根白皙的玉指,指尖處寒光一閃,一縷白『色』冰焰浮現而出。此冰焰猶若淡淡青煙,嫋嫋飄動,實在看不出有何威力。

    但同樣修煉有極寒之焰的韓立,卻能通過一種冥冥中靈覺,詭異察覺到這縷白焰可怕,臉『色』不禁凝重起來。

    “也好!韓某對貴宮三大寒焰指名,也久聞了。就此領教一二吧。不過,道友就打算在這切磋?”韓立向四周打量一眼,忽然輕笑起來。

    “為何不行,妾身隻是想試試道友的極寒之焰威力,又不是真的爭鬥拚法。”白夢馨麵容上難得『露』出一絲淡笑,櫻口一張,衝著指尖上那縷白焰吹了一口寒氣過去。

    白『色』冰焰一吹之下漲大數倍,略一盤旋後,化為一條白『色』小蛇直奔韓立撲咬而去。

    韓立眉頭一皺,袖袍朝四周一拂,頓時數道顏『色』各異陣旗激『射』而出,沒入虛空中不見了蹤影。

    一層淡紅『色』光幕隨之浮現在四周,將附近禁製了起來。

    他再一張口,一小團紫『色』火焰噴出,化為一隻紫『色』小鳥,迎向了對麵的火蛇。

    在韓立和白夢馨的注視下,白紫兩『色』光焰碰撞到了一起,交織閃爍中傳來低沉的雷鳴聲。

    那間紫焰大漲,一點點將白『色』冰焰吞噬其內,片刻後白蛇就『蕩』然無存了,隻剩下光芒更勝往昔的紫『色』火鳥在原地盤旋飛舞,如同火之精靈一般。

    白夢馨見到此幕,臉上閃過一絲動容來。

    而韓立卻從容的抬手一招,紫『色』火鳥就化為一團紫焰飛『射』而回,一下沒入大袖中不見了蹤影。

    “道友的紫羅極火果然不同尋常,如此的話,妾身也就安心了。韓兄跟我來吧。大其他兩名擁有極寒之焰同道也已經到了本宮,正在大長老住處等候道友呢。”白夢馨不再遲疑的說出了此行的真正目的。

    “原來如此。看來是白仙子對在下不太放心,才特意出手相試的。”韓立,不以為意的一笑。

    白夢馨仍然沒有說什麼,微點下頭。隨後兩手掐訣,人就化為一道白『色』遁光,直接從窗口處飛『射』而出。

    韓立見到此幕,『摸』了『摸』鼻子,麵『露』一絲無奈。

    此女進來的時候也是同樣從窗口飛入,讓他著實嚇了一跳。

    不過眼見此女已遁走,韓立也隻能化為一道青虹,同樣從窗口遁出了閣樓。

    一頓飯工夫後,韓立和此女就進入了寒驪上人所在的萬年玄冰大廳。

    廳中那隻冒著乾藍冰焰巨鼎依然如舊,而在附近幾隻蒲團上則盤坐著四人。

    寒驪上人和一名青衫中年人坐在一起,一名須發皆白的老嫗和一名灰袍長眉的僧人,則坐在稍遠些的對麵。

    韓立和白夢馨一進入此大廳,四人目光馬上落在了二人身上,但韓立清楚感應到,那老嫗和僧人隻是在白夢馨身上一掃而過,目光卻主要落在了自己身上。

    韓立自然也不會客氣,神念也同樣一掃而去。

    這二人的修為也不弱,老嫗和自己差不多的境界,而僧人卻有中期巔峰修為。

    韓立緩步上前,向四人微微一拱手,就不動聲『色』的坐在了另一塊蒲團上,正好離四人均都不遠不近。

    而白夢馨則坐在了寒驪上人另一側。

    “龍夫人、摩鳩大師,這位是韓道友。他就是屍某找到的第五名修煉有極寒之焰同道。有幾位相助,老夫花費數百時間,苦心研究出來的衝破化神瓶頸之法,今日總算可以一試了。”寒驪上人先和顏悅『色』的介紹了一下韓立,就目中難掩興奮的說道。

    那老嫗麵無表情冷冷看了韓立一眼,沒有說什麼,似乎脾氣有幾分古怪。倒是那灰袍僧人一副慈眉善目的高僧模樣,衝韓立報以和藹一笑。

    “聽說寒驪道友說,韓兄和老衲一樣修煉的並非冰寒屬『性』功法,卻也能擁有極寒之焰。此事可是真的?”僧人不溫不火的問道。

    “韓某也隻機緣巧合下,僥幸得到的。”韓立平靜的回道。

    “聽說道友的寒焰,竟然是自己獨創的。新寒焰的出現,可都是 數萬年前的事情了,不知能否讓老身見識一下。”老嫗冷淡之極的說道,聲音卻仿佛處子般的悅耳。這讓韓立一怔,不禁望了老嫗一眼。

    “韓道友不用吃驚!龍夫人是‘柳翠派’的大長老,修煉的功法有些特殊,所以才能讓聲音一直保持年輕時模樣。”寒驪上人卻恰到好處的給韓立解釋道。

    聽到寒驪上人這種說法,韓立仍難掩心中的詫異。駐顏有術的女修,他自然見的多了。但是專門保持年輕時聲音的功法,他還真是第一次聽說過的。

    見到韓立用這般怪異眼神望著自己,老嫗滿頭白發一顫,冷哼了一聲:

    “怎麼,道友對我們柳翠派的功法,有什麼指教嗎?”

    “哪,在下隻是一時好奇而已。在下的寒焰,根本沒有經過精練,哪敢和幾位道友的極寒之焰相比。”以韓立現在的神通,自然不會再怕一名元嬰中期修士,但同樣也不想無故結怨什麼仇家,故而打了個哈哈的應付道。

    老嫗聽韓立如此一說,倒也不好過於的咄咄『逼』人,隻好眼簾一垂,不再說什麼了。

    而這時,白夢馨卻嘴唇微動的向寒驪上人傳音了幾句。

    寒驪上人隻聽了幾句,眉宇間頓時閃過一絲喜『色』,隨即深深往了韓立一眼後,就輕咳一聲的開口了。

    “好了,龍夫人和魔鳩大師都是老夫相交多年的好友,韓道友也和本宮的一位長老交情匪淺,所以這一次,才能請的三位出手相助老夫一次。雖然按照我的估計,成功幾率隻有三成而已。但老夫現在的情況實在無法再拖下去了。也隻能冒險一試了。”

    “師道友,雖然你的壽元將近。但是我一路來的時候,已經發現不少高級妖獸,開始聚集在北冥島附近了。現在還嚐試此秘術,對貴宮來說風險似乎同樣太大了些。”那僧人貌似很關心的問道。

    “魔鳩道友盡管放心。這一次突破瓶頸成功固然最好,在下就此不怕那些妖物了。若是不行,本宮也已經安排好了後手,不會因為老夫隕落,而出現滿宗被滅的事情。”寒驪上人自信異常的說道。

    “既然師道友如此說了,貧僧也就放心了。”灰袍僧人微笑說道。。

    “老身也沒有什麼意見,早就想一睹此秘術的真正奧妙了。”老嫗同樣的點點頭

    見二人如此說,寒驪上人大為的滿意,目光落在韓立身上時,韓立淡然道:

    “什麼時候開始,在下更沒有什麼意見,早就等待多時了。”

    “好,好!既然三位都沒有什麼意見。那幾位道友跟我來吧。我早就準備好了一切。”寒驪上人一搓雙手,欣喜的站起身來。

    

Snap Time:2018-07-20 22:43:45  ExecTime: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