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八十四章二妖


    第一千八十四章 二妖

    韓立仰首望著驚虹從上空最終消失不見,才低下頭來,掃視了一下三朵冰靈花。

    略想了想,他在儲物袋上一拍,十幾道顏『色』各異光芒飛『射』而出,沒入四周的晶壁中不見了蹤影,一層淡藍『色』霧氣若有若無的浮現而出,將附近區域籠罩進了其中。

    做完這一切後,嗡鳴聲大起,一團金『色』蟲雲也從韓立身上飛『射』而出,化為點點金光消失在霧氣中。

    如此一來,隻要不是過於強大的妖獸,應該可以確保他煉製玄冰丹無礙了。

    安心之後,韓立則抬手間放出一個拳頭大鼎爐,銀光燦燦,輕飄飄的落在了身前,隨後一隻隻木盒,小瓶從儲物袋中接連飛出,擺滿了一地。

    韓立這才目光一轉,落在了那晶壁上。

    袖袍一拂,三道金芒一閃『射』出,圍著三朵小花所在玄冰上一繞,頓時萬年玄冰連帶花朵同時掉落而下。

    而早有準備的韓立,衝地上一點,三隻尺許大玉盒一下在原地消失不見,但下一刻就詭異出現在了晶壁之下。

    三朵白花,毫發未損的掉入盒中。

    韓立麵上『露』出了滿意之『色』,驀然兩手掐訣衝著周圍藍霧一連數道法決打出,霧氣一陣翻滾下,向四周滾去,片刻後就將整個冰縫底部徹底淹沒了,再也無法看清麵的情形了。

    冰縫上邊寒風呼嘯,除此之外一切都安靜異常。

    就這樣,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轉眼間就到了三日了。

    此刻,冰縫底部仍然藍『色』霧氣濃密異常,未有絲毫解除的跡象,仿佛會永遠下去一般。

    忽然遠處天邊光芒一閃,三道遁光一前兩後的從遠處激『射』而來,遁速極快,一會兒工夫就到了冰縫附近。

    前邊一道銀『色』遁光匆匆飛來,靈光有些黯淡,似乎遁光主人身受重傷了。

    後麵一紅一綠兩道則光芒刺目,氣勢洶洶的。

    明顯,三者間是一逃一追的關係!

    靈光一斂,銀光中顯出一名窈窕的白衫女子,麵容灰白,還覆蓋上一層淡綠之氣,正是那三日前離去的白瑤怡。

    不知此女遭遇了何事,竟被人追殺至此,還一副身受奇毒,連元嬰中期修為都無法壓製住的樣子。

    此女一到冰縫上空,急忙朝下麵望去,一瞅見那滾滾藍霧禁製後,立刻長出了一口氣,神『色』為之一鬆。

    但就在這時,後麵的紅、綠兩道遁光也離其不到百餘丈了,並從那綠光中傳來一句男子聲音:

    “怎麼,知道身受奇毒,終於決定不再跑了。乖乖束手就擒的話,本天君不是不能暫繞一命的。”

    這聲音陰森生硬,充滿了得意之『色』。

    白瑤怡冷哼一聲,絲毫不加理會的一頭往冰縫下紮去,結果銀光閃了幾閃後,沒入霧氣中不見了蹤跡。

    而兩道遁光下一刻也趕到了冰縫上空,在光芒中隱隱有一男一女閃現其中。

    這二人見到冰縫下邊的藍霧均都一怔,略有些遲疑起來。

    這二人可都是化形後的妖獸,靈智已經全開,絲毫不下於人類的。

    見白瑤怡沒有繼續逃嗲羅,反而躲到下方的禁製中,肯定心中驚疑起來。

    二人正想仔細用神念先搜索下冰縫時,忽然四周一陣白氣翻滾,一下顯現而出十二條雪白蜈蚣來,個個背生雙翅,猙獰異常。

    “六翼霜蚣!”那紅光中女子,身形一抖下,竟發出了驚喜之極的低呼哼,聲音甚至都有些微微的發顫。

    “什麼,這些是六翼霜蚣!”而綠光中的男子也吃了一驚。

    “太好了。隻要我吞噬了這些靈蟲,陰陽交匯之下,足可以讓我修為大進的。”女子發出了難聽的大笑,周身火光一起,一下躥出十幾條火蛇出來。

    尺許來長,每一隻背生雙翅,口吐火苗,氣勢洶洶的撲向眾蜈蚣。

    一時間火焰寒氣交織一起,刺耳嘶鳴聲更是在爆裂中尖利異常。

    這時,紅光一斂,那名女子清晰的顯現而出。

    身材細長,雙目碧綠,有幾分姿『色』臉頰上竟長有數枚赤紅鱗片,一身大紅衣衫,張嘴之間,一條細細蛇芯吐縮不定。它竟是一隻不知名妖蛇化形的七級妖獸,一對碧目死死盯著那些六翼霜蚣,麵上滿是貪婪。

    此妖紅光再起,就要親自動手將這些六翼霜蚣一一拿下,卻忽然一陣嗡鳴聲從下方傳來,接著一大片金花竟藍霧中激『射』而出,然後凝聚成一朵數丈大金雲,直奔空中二妖激『射』而來。

    那名綠光中男子一見金雲一怔,但毫不遲疑的袖袍一拂,一股蛟龍般綠氣從袖口中『射』出,迎頭罩下,一下將金雲吞噬進了其中。

    這男子冷笑一聲,正等那金雲被自己毒雲化為臭水,說什麼譏諷之話時,卻驀然發現那嗡鳴聲絲毫沒有消失,反而一下衝出了綠雲直向其撲來。

    這一下,此男子一驚非小。

    不及多想下,他身形滴溜溜一轉,周身的綠光一下離體後,化為數丈高的一麵火牆,向金雲一卷而去。

    頓時碧油油毒火所過之處,嗡鳴聲為之一頓,隨後劈啪聲響起,無數金花帶著綠焰直墜而下。

    殘餘的金雲瞬間變得七零八落,現出一隻隻金『色』甲蟲,在綠焰中一個個東倒西歪,隻能勉強掙紮而已。

    那男子見此情形才心中一鬆,但驀然想起了什麼,猛然仔細一打量那些殘餘的甲蟲,頓時一臉恐懼的失聲起來。

    “噬金蟲,這是噬金蟲!世間怎麼可能還有如此多的此蟲!”

    這名男子沒有了綠光的遮掩,也『露』出了一副詭異的模樣。

    一頭散『亂』綠發,兩隻豆粒般大黃目,生有一張幾乎咧到臉頰盡頭的大嘴,滿口細小的鋒利牙齒。竟無法分辨出這是何妖獸變化而成。

    隨著驚呼聲出口,那些下墜噬金蟲,再次發出嗡嗡之聲的展翅飛起,同時身上包裹的綠焰也以肉眼可見速度縮小起來,竟被噬金蟲一口口的吞噬進腹中。

    男子臉『色』變得越發難看了。

    可就在這時,噬金蟲上空紅光一閃,那名蛇妖所化女子竟從虛空中閃出,一張口,一團青濛濛東西噴出,化外一隻青『色』木缽迎頭罩下。

    時木缽體形狂漲數倍,同時從中噴出絲絲青化為一隻巨大光罩,一下將下方眾噬金蟲都罩在了其內。而金『色』甲蟲脫離綠焰後拚命的撞擊此光幕,卻絲毫效用沒有,竟將它們一時困的死死的。

    這時那蛇妖才一扭首 冷冷的對那男子說道:

    “怕什麼。你還真以為這些是那些上古時候的那些成熟體。隻要它們沒有真正的成熟,有的是辦法滅殺它們的。”

    似乎是為了印證自己所說,這女子驀然一指細長手指衝著下方一彈。

    頓時淒厲的破空聲發出,一道指甲大的刺目紅芒一閃『射』出,沒入青『色』光罩中,從一隻噬金蟲身上劃過。

    那隻堅若精鋼的噬金蟲立刻無聲無息一分為二,竟被那紅芒直接斬成了兩片,而紅芒也因此一頓的現出了原形,竟是一枚寸許大赤紅蛇鱗片,周邊鋒利異常模樣。

    見到此幕,不光那妖異男子臉上一鬆,就是女子自己也嘴角『露』出一絲陰森笑容,兩手一掐決,頓時“噗噗”之聲接連傳出,竟憑空從身上『射』出上百枚一般無二的蛇鱗來。

    此蛇妖竟打算暫且不顧那些和火蛇糾纏的六翼霜蚣,而將這些噬金蟲先一網打盡的樣子。

    但就在這時,從冰縫下藍霧中突然傳來一聲冰寒的冷哼,隨之麵傳來一聲雷鳴之聲,接著蛇妖對麵二十餘丈出銀光閃動,一個人影閃現而出。

    那蛇妖倒也警覺的很,竟兩手一掐訣,心中妖決馬上一催,身前浮現的蛇鱗方向一變,竟劃破虛空的一下到了那人影身前,就要將人影直接洞穿的千瘡百孔。

    那人影嘿嘿一聲輕笑,一隻手掌從容一翻轉,頓時一隻銀光閃閃的小盾出現在身前,此輕輕一晃,一層如鏡般的銀壁詭異的浮現而出。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紅芒擊在銀壁上,頓時爆發出刺目銀光,這些紅芒竟在銀光中紛紛方向一改的被反彈開來,竟沒有一片能洞穿而過的。

    那名蛇妖所化女子頓時嚇了一跳,而其旁邊的男子卻臉上凶『色』一閃,兩袖一甩,頓時一股股碧綠毒霧滾滾襲去,而若仔細留心下就可發現,這些毒霧中還有絲絲不起眼的綠絲閃動著。

    這些都是此妖苦修數千年,將一些至毒之物凝聚成的毒針法寶,就算是元嬰後期修士被此針紮到,若沒有及時化解,也會不出一時三刻的化為毒水,端是奇毒無比的。

    可銀壁後男子卻同樣的袖袍一拂,竟衝飛『射』而出一隻赤紅小鼎。

    此鼎一閃的就出現在了銀壁之外,然後一聲清鳴,在體形狂漲中鼎蓋自行打開,從中飛『射』出無數的赤紅火團來。

    每一團都隻有拳頭大小,隨之凝聚變形,竟化為數以百計的赤紅火鴉,口中發出聒噪之聲,直接迎向了那滾滾而來的碧綠『色』毒霧。

    結果兩者方一接觸下,無論毒霧還是其中所含的毒針,都被眾火鴉纏繞的赤紅靈火一下化為了股股青煙,竟立刻不敵起來。

    這個人影自是韓立無疑了,而這個赤紅小鼎,則是其在昆吾山所收的通靈火鼎。

    此鼎驅使的上千至陽火鴉,是對付陰邪功法的上佳利器,如今一祭出,果然立刻顯現其威力來。

    韓立目中精光一閃,心中大為滿意,一隻袖袍輕輕一抖,頓時一團三『色』光芒無聲息的滑落到了手中。

    

Snap Time:2018-01-22 08:43:14  ExecTime: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