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八十一章三大寒焰


    第一千八十一章 三大寒焰

    “需要聚齊五種極寒之焰,這還真是非同尋常的大手筆,大概也隻有小極宮能做到的。否則就算太一門、天魔宗這等宗門,也不見得能匯聚如此多修煉極寒之焰修士。不過,這種方法應該隻對同樣修煉屬『性』的修士有用吧。”韓立輕吐了一口氣,直接了當的問道。

    “不錯,這種方法的確隻對修煉冰屬『性』功法,並且本身也具有極寒之焰修士才起效用的,其他四人中三人也是修煉冰屬『性』功法的。隻有道友和另一位隻是無意中得到寒焰的。”寒驪上人眉頭一皺回道。

    “既然如此,上人打算用什麼代價讓在下手。雖然韓某不知這種突破境界方法的具體步驟,但肯定是一種大傷元氣事情,而且說不定對輔助之人還有什麼危險。”韓立目中寒光閃動,但臉上絲毫異樣未『露』。

    “好!老夫就喜歡韓兄這樣直爽之人。有什麼條件直接拿到桌麵上來談,這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隻要韓兄肯出手相助,有條件盡管提就是了!師某能做到的,絕不會說一個‘不’寒驪上人聽韓立如此說,不怒反喜起來。

    聽到對方說的如此痛快,韓立輕笑了起來。

    “道友都如此說了,韓某也不客氣了。首先這種刺激突破境界方法,在下需要一份詳細口訣,若是危險程度在韓某接受範圍內,在下自會出力的。否則 道友就是出天大的好處。韓某也不會冒太大風險的。當然這種方法秘術也算是在下出手的酬勞之一了。”

    “沒問題,師某可以保證這種方法絕對沒有什麼危險,一定不會讓相助的諸道友有任何風險的。當然元氣受損肯定是避免不了的。”寒驪上人自信的說道。

    “損耗點元氣,對在下來說沒有問題的。其次,在下此行目的想必道友也聽說過了,我需要找一些冰靈花來煉製丹『藥』。雖然已經找了白仙子幫忙,若是道友也肯出力的話,想必更會容易一些的。”韓立微微一笑的又說道。

    “嘿嘿,這是小事一樁。在下馬上就可以發動全宮之力,盡快幫道友找到足夠多的冰靈花。”聽到韓立此條件,師相麵不改『色』的一口答應下來。

    “剛才道友說的精煉寒焰秘術,韓某需要複製一份口訣,好用來提升紫羅極火威能。”

    “可以。”

    “最後一個條件,久聞小極宮是上古時候就傳承下來的古宗門,在下對那些上古典籍頗有些興趣,不知可否能進入藏經閣一觀。”

    “這個……好吧。在下也答應了!”

    韓立說出最後一個條件時,寒驪上人略一遲疑,但不知想到了什麼,最終還是點下了頭。

    “師道友答應的如此爽快,到時在下不出手也不行了。”韓立『露』出滿意之『色』。

    “哈哈,道友在這稍候片刻,我先就將精練寒焰秘術給道友複製一份!”寒驪上人一聲幹笑,頗有些趁熱打鐵意思的說道,隨後從腰間儲物袋中掏出一塊白『色』玉簡,開始往麵複製法決起來。

    韓立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

    片刻後,寒驪上就複製完畢,又從儲物袋掏出另一塊玉簡和一枚玉佩一起拋向了韓立。

    韓立不假思索的抬首一抓,就將三件物品虛空吸到了手中。

    “另一枚玉簡中就是老夫研究出的刺激境界方法,不過道友切記,這種方法隻對元嬰後期修士才有用的。另外那沒玉佩,道友拿著他就可以進入我們小極宮的藏經閣了。但事先給韓道友說清楚,本宮的藏經閣雖然藏書不計其數,但是上麵都有特殊禁製,不能直接複製的,隻能自己默記翻閱的。而且也隻能給道友十天時間,十天之內能看多少算多少了。到時就會收回此玉佩。韓兄沒有什麼意見吧?”寒驪上人望著韓立,正『色』說道。

    聽到對方如此一說,韓立一怔,但望了望手中的玉佩,嘴角一動的『露』出苦笑來。

    “十天就十天吧。在下已經拿了這些東西,總不能再還給道友吧。早知道,在下就先說清楚了。道友還真是一點虧都不肯吃的。”

    “彼此彼此罷了。道友不也獅子大開口過了嗎?”寒驪上人笑眯眯的,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樣。

    “嘿嘿,在下收了東西就不會輕易反悔了嗎,先去藏經閣看看了。若是有冰靈花的消息,到藏經閣找在下就可了。”韓立低笑一聲,竟就此起身,說出了告辭之言。

    “那恕師某不遠送了。在下召集其他人也需要一段時間,道友若是沒有要事話,盡可在本宮長住一些時日。修煉上有什麼要求,向白師妹提就是了。我會囑咐她盡力滿足道友要求的。”寒驪上人同樣起身,說道。

    “有勞道友『操』心了。”韓立不客氣的雙手一抱拳,隨即周身青光一起,化為一道青虹從入口處飛『射』而出。

    見青虹從通道中消失,韓立上人臉上笑容漸漸收斂起來。而就在這時,大廳角落中的兩根晶柱靈光閃動,隨即人影一晃,從麵各自閃出一男一女出來。

    男的四十餘歲,一身青『色』儒衫,相貌普通。女的二十餘歲,身著白衫,麵容秀麗,竟和白瑤怡有五分相像樣子,但是玉容蒼白異常,竟隱隱呈透明之『色』,看起來有幾分詭異。

    “寒驪師兄,這人身上紫焰還沒有測試過,到時會不會出什麼問題嗎?萬一威力不夠怎麼辦?”那名青衫男子方一現形出來,就眉頭緊鎖說道。

    “此人身上寒焰有些混雜,但似乎含有乾藍冰焰在其內,威力不會小哪去的。而現在,我哪還有時再等下去的。若不冒險一試,恐怕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寒驪上人長歎了一口氣,搖搖頭道。

    “師兄壽元真的無法再延續下去了?據我所知,好像萬妖穀又蠢蠢欲動了,在北冥島外圍,不少弟子已經發現了低階妖物蹤影。畢竟最近招收和回宮的幾批弟子中,也出現被高階妖物附身的事情。但我們按照你的吩咐,將這些人暗中監視起來,並未驚動它們。”青衫中年人『露』出擔心之『色』的說道。

    “先不要打草驚蛇。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距離上次群妖進犯已經近千年,萬妖穀現在動手並不是意外之事,有何可驚慌的。”寒驪上人神『色』不變,淡淡的說道。

    “可是在這種時候,師兄要突破瓶頸,是不是有些太冒險了。不如將這些妖物擊退後,再嚐試突破吧。”青衫中年人遲疑的說道。

    “擊退?那要等到什麼時候。曆次萬妖穀牽頭,眾妖攻擊本宮,並非沒有出現過,用妖陣一圍十餘年事情。我的壽元卻隻有寥寥數年而已,哪還能再等下去。況且現在突破瓶頸,馬、李二位道友也會趕來本宮,再加上這位自己來的韓姓修士,我們立刻憑空多出三名元嬰期幫手,到時候他們總不會坐視本宮被眾妖圍攻吧。”侏儒一撚胡須,平靜的說道。

    “可是我們宮中寒髓,已經被那叛徒偷盜而走,將此事直接公開不就行了。何必還要為此惹來眾多妖物攻打?”一直沒說話的白衫女子突然冷冰冰說道,聲音冰寒刺骨,仿佛一尊冰雕一般。

    “白師妹想的太簡單了。不要說此事一公開後,本宮會顏麵盡失,大損我們北地第一宗名頭。而且我們說寒髓沒有了,那些妖物就會相信嗎?根本毫無用處的。你們很清楚萬年之期又要到了,那座虛靈殿中冰玉洞也要開啟了,若是運氣好的話,我們應該又能搜集到一些寒髓的。外界謠傳,我們本宮隻有一瓶寒髓,又有誰知道,我們早就開始將靈『液』用在修煉上了。否則本宮三大寒焰,哪是能代代都有人修煉的。那丟失的一瓶寒髓,好在是在冰玉洞開啟前的事情,否則今後數代都無法有人修煉三大寒焰了。”寒驪上人歎了口氣,轉首盯著附近巨鼎中的藍焰,帶有一絲僥幸的說道。

    青衫修士聽到韓立如此一說,也隻能麵『露』苦笑之『色』。

    “好了,你二人精煉的黑水冰焰和風離冰焰也都停滯不前了。等得到了寒髓,你們拿去幾滴吧。寒焰威力越大,助我突破瓶頸希望也就越大幾分。”寒驪上人忽然話鋒一轉,如此的說道。

    “多謝寒驪師兄!”青衫中年人大喜,口中急忙說道。那名白衫女子仍然冷冰冰的樣子,但目中也『露』出一絲喜『色』。

    看來這寒髓對他們真的重要之至。

    “白師妹,回頭你讓瑤怡打聽下這姓韓修士底細。此人也參加了十年前的昆吾山封印之事。當時隕落元嬰修士不計其數,此人能安然脫身,應該神通非比尋常才是。”寒驪上人又對你白衫女子如此吩咐道。

    “我知道了,會向堂妹說此事的。”白衫女子冷漠的答應道。

    “如此甚好。你二人也出去吧。”寒驪上人滿意的點點頭。

    於是白衫女子二人當即告辭,也化為兩道遁光飛『射』離開。

    寒驪上在原地怔怔了一會兒,再次轉首過來,盯著巨鼎口中喃喃了一聲。

    若是有人還停留在大廳中,就可聽到“虛天鼎!”三個字眼,從寒驪上人口中清楚的傳出。

    

Snap Time:2018-01-21 02:31:10  ExecTime: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