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八十章寒驪上人


    第一千八十章 寒驪上人

    那對金風狸身形一閃,直接沒入石門中不見了蹤影,仿佛是無形之體一般。

    韓立一怔,尚未有何反應時,石門光芒一閃,發出轟隆隆之聲的打開了。

    『露』出了一條晶瑩的通道出來,

    此通道牆壁全都凝結著厚厚一層寒霜,仿佛一座冰窟入口。

    而那對金風狸正站在通道入口處,回首用滴溜溜的眼珠瞅著韓立,通靈之極。原本隱身的另一隻,也在此時現出了身形來。

    “韓道友,請進吧。老夫有些不便,恕不能起身遠迎了。”一聲低笑在韓立耳邊響起。

    韓立雙眉一挑,二話不說的大步先前,走進了其內。

    那對金風狸一見韓立跟來,立刻回身沿著通道飛奔而走。

    韓立似緩實急的緊隨其後,拐個幾個彎後,就感到通道內的寒氣越發陰寒,並且驀然開始向下而行。

    他心中一動,身形不停,毫不猶豫的向下方而去。

    足足一盞茶工夫後,當韓發覺周圍溫度幾乎到了吐氣化冰的程度後,終於到了通道盡頭,金風狸一閃的撲進了一間白濛濛的大廳內。

    而此大廳通體都是用一種半透明的玉石砌成,表麵散發著絲絲的寒芒,竟是用萬年玄冰砌成。

    韓立方踏入此大廳,也不禁激靈的打了個冷戰。但馬上體表紫焰流光轉動,頓時若無其事起來了。

    “果然不假,韓道友真的身懷極寒之焰。”一句有些驚喜聲音從大廳中間傳出,韓立一驚,目光閃動的打量過去,結果精失聲叫了一聲。

    “乾藍冰焰!”

    在大廳四角各有一根一人抱的巨大晶柱,而中間則有一隻直徑五六丈的藍『色』巨鼎,從鼎中冒出一縷縷的淡藍『色』火焰,那種奇寒,那種靈壓,正是韓立熟悉之極的乾藍冰焰,他怎能不大吃一驚!

    “韓道友也識得乾藍冰焰,這讓老夫更加吃驚了。

    一聲輕咦從鼎後傳出,接著人影晃動,竟從後麵轉出一名身高三尺的侏儒出來。

    滿臉深深皺紋,雪白長須,一身藍袍,正臉『露』一絲詫異的望向韓立。

    “道友就是寒驪上人?”韓立神『色』轉眼恢複如初,雙手略一施禮的問道。

    ”不錯,老夫的確就是寒驪。不過寒驪上人之名,隻是曆代小極宮大長老的尊稱,老夫本名師相,知道的人反而沒有多少了。”侏儒目光一閃的衝韓立說道,隨即從容的手一揚,一道法決打在一角的某根晶柱上。

    頓時白光一閃,大廳幾處地麵上亮光大放,幾個淡白『色』蒲團憑空浮現而出。

    “因為我這很少有客人,平常並未準備什麼桌椅,還望道友見諒!”侏儒和顏悅『色』的說道。

    “師道友太客氣了,我等修道之人原本無須如此講究的。”韓立微微一笑,從容的幾步過去,盤做在了一隻蒲團之上,目光還是在那隻大鼎上又望了一眼。

    他才發覺,這隻巨鼎式樣竟然和虛天鼎有七八分相似,並且神通頗有些不凡,乾藍冰焰威力都被此鼎束縛其內,威能沒有絲毫的外泄。否則這間大廳早就冰封了起來,哪還能進入其內。

    但這反讓他心中疑『惑』更濃了三分。

    “雖然還沒有和韓道友詳談什麼,但感覺告訴我,道友十有八九就是老夫苦尋多年之人。”寒驪上人在韓立對麵另一塊蒲團上坐下,麵『露』誠懇的對韓立說道。

    “上人這般說,韓某可是一頭霧水了!道友能否細說下請在下到此的用意。”韓立強壓住心中驚疑,緩緩說道。

    “韓兄不必過於顧慮,在下邀請道友到此,是聽說道友能一連吞食兩顆冰靈果都若無其事,在下也就心中一動的起了一見心思。但如今見道友修煉有極寒之焰,那不用再測試什麼,道友就真是在下一直在尋找之人了。”寒驪上人滿臉笑容的說道。

    “是道友想找之人。這話是何用意?”韓立抿了抿嘴,眉頭一皺的問道。

    “能否先問下韓兄身上紫焰名稱。在下雖然也知道幾種紫『色』靈焰,但冰屬『性』的從未聽說過,希望道友能賜教一二的。”寒驪上人神『色』一正,凝重的問道。

    “在下身上這點寒焰是胡『亂』修煉出來的。哪有什麼正式名稱。但為了方便,韓某將其稱之為紫羅極火。也許還無法比的上乾藍冰焰,但威力還是不錯的。”韓立低首看了下身上閃動的紫焰,輕描淡寫說道。

    再沒有了解對方底細前,他怎會將此焰真正威力如實相告。

    但寒驪上人聽到韓立如此一說,卻似乎非常滿意,口中含笑道:

    “此言倒是不假,我觀這紫羅極火雖然看似融為一體,但實際上冰寒靈力頗為混雜,的確是未經過專門的冰寒屬『性』功法精煉過,否則威力能更進一層的。”

    “更進一層?此火當初我可是專門煉化過的,還需要什麼精煉?”韓立一愣,有些幾分愕然。

    “哈哈,看來韓兄對極寒之焰了解並不太多。這種寒焰存在世間的並不多。但每一種除了開始煉化己用外,都可以用特殊秘術加以精練提純,以進一步提升威力的。當然最後威力提升的多少,要看你精練的程度和寒焰本身的威力了,但別的不說,像這乾藍冰焰若精煉到極點,足可以提升數倍威力有餘的。”侏儒一撚胡須,望了一眼巨鼎,傲然說道。

    “數倍威力?道友說的莫非是此種提純過的火焰!”韓立中倒吸了一口涼氣,但馬上似乎想起了什麼,突然豎起一根手指,一縷深紫『色』火焰浮現而出,閃動不已。

    “這的確是精煉過的寒焰,隻是好像並未提純完全樣子。道友是強行用法力壓縮才得到的吧。如此蠻幹做法不但大耗法力,而且估計也隻能精練出這一縷精純之火而已。”寒驪上人並未感到意外,淡淡的回道。

    “多謝指點。道友可以說說找在下倒底是何事了。”韓立默然了片刻,抬首望著侏儒說道。

    “在回答此問前,在下還有一疑問想請教道友。乾藍冰焰知道之人甚少,道友一眼就認出了此冰焰,難道在其他地方也見過了?”說完此話,寒驪上人雙目精光閃動,眼也不眨的盯著韓立。

    聽到此文,韓立心中一陣翻滾,但麵上平靜的回道:

    “在下隻是在一本典籍上見過此冰焰記載,因為比較特殊,也就一直牢記心了。”

    既然知道了小極宮和虛天殿有眾多說不清的關係,他身懷虛天鼎,哪還敢輕易泄『露』此事,

    見韓立回答的如此幹脆。寒驪上人倒是一怔,但隨即輕笑一聲:

    “這倒是本上人多心了。這乾藍冰焰其實可算是我小極宮獨有之物,其它地方的確不太可能也有此冰焰的。既然如此,師某就坦言直說了。其實很簡單,道友應該猜出了一些。在下需要借助韓兄的寒焰助在下一臂之力。”

    寒驪上人說到這,神情慎重了起來,韓立卻仔細聽著。知道不用自己問,對方肯定會接著說下去的。

    但寒驪上人聲音一頓後,卻目『露』一絲異『色』的問道:

    “韓兄覺得在下修為如何,比起一般的元嬰後期修士,可能看出什麼區別嗎?”

    “區別?道友現在是元嬰後期修士肯定無疑,但是比起韓某以前見過的那些大修士,神念和修為都強大了許多。從此方麵說道友似乎又和一般元嬰後期修士,有些不同。”既然對方如此說了,韓立也不客氣的用神念仔細掃視了對方一遍,似乎發現了什麼,有些遲疑的說道。

    “老夫現在修為已經是元嬰後期頂峰,離化神期也隻有半步之隔而已。但實際上老夫在此境界已經徘徊了三百年之久,期間服用各種靈丹,用各種秘術手段來衝擊瓶頸,才最終讓半隻腳踩在了化神期的大門上。老夫如今模樣,就是服用靈丹不慎如此的。”寒驪撒上人冷靜的說道。

    “原來如此,道友已經參悟到了一些化神期的神通了。”韓立震驚之下,有些恍然了。

    “嘿嘿!如此模樣後,老夫就更不想輕易見人了,一直在此潛心苦修,研究突破化神期方法。但剩下這薄薄一層隔膜,卻怎麼也無法打通。不過這些年的苦功在下倒也沒有白費,在下終於從數本上古典籍中找到了一個置死地而後生的手段。隻要照此方法,至少有三成把握能助我突破瓶頸,進入到化神期中。”

    “是要借用極寒之焰嗎?若是如此的話,貴宮修煉冰寒屬『性』功法修士如此多,應該不難找出修煉寒焰的長老。又何必非要找韓某?”韓立鎮定的說道。

    “可是此種方法,在下必須集齊五名修煉不同寒焰的元嬰修士助我才可。隻有借助如此多的極寒之焰刺激,才可能讓我有進階化神的機會。小極宮中也隻能再找出兩人修煉不同寒焰。宮外和我們小極宮交好的宗門、散修中也能再找出兩人來。但最後一名修煉極寒之焰修士,老夫苦苦尋覓了數十年,卻再也無法找到的。直到韓兄突然出現在此!”寒驪上人一邊說著,一邊目『露』興奮的表情。

    

Snap Time:2018-07-19 12:10:29  ExecTime: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