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七十九章金風狸


    第一千七十九章 金風狸

    “韓兄當日援手大恩,妾身一直未忘的。道友盡管開口就是了。”白瑤怡毫不猶豫說道。

    對此女來說,就算韓立沒有當初將其從冰封中解救出來恩情,單憑對方幾乎可比後期修士的可怕神通,也會竭力相幫的。畢竟能結交這等神通修士,她絕對樂意之至的。

    “其實不算什麼大事。在下聽聞北冥島盛產玄冰花此種靈『藥』,而在下需要配一種靈丹,恰好需要此花作為主材料。故而隻有跑此一趟了。”韓立不動聲『色』的說道。

    “玄冰花,這個的確不太容易尋找的。雖然說能用到此靈『藥』的不多,但是一些年份久遠的,也采摘的差不過了。不過我可以叫門下弟子查查,看最近是否又找到一些萬年玄冰,隻要新發現的玄冰上,才可能有此花生長的。這應該不是什麼問題的。”白瑤怡一聽說韓立的要求,頓覺不是問題,當即滿口答應下來。

    “白仙子能出手相幫,實在太好了。此事若是放在韓某身上的話,可就有些麻煩的很。”韓立心中一鬆,臉『露』笑容的說道。

    “這是小事一件。但此事恐怕不是一兩日內就有消息的。韓兄既然來到我們小極宮 不妨多住些時日吧。妾身對韓兄神通欽佩之極,正好有機會和道友好好交流一下所學。”此女笑盈盈說道。

    “韓某也對貴宮功法大感興趣的。在下久聞單以寒屬『性』功法而言,小極宮幾種頂階功法堪稱大晉之最,在下雖然修煉的並非冰寒屬『性』,但世間萬法皆通,想必也可以受益匪淺的。”韓立一笑,如此說道。

    如此你問我回的幾句後,此女和韓立不禁聊了起來。

    因為兩人境界接近,沒說上幾句,就交流起修煉上的問題。那位任碧同樣也是元嬰中期,適時的在其中『插』言,倒也有一些獨到之處。這倒讓三人一時間主客相融,言談甚歡。

    三人足足在閣樓中說了小半日後,終於還是韓立覺的此女剛閉關出來,不宜過於打擾,當即主動告辭了。

    白瑤怡見此,也未在繼續挽留,但當即一聲吩咐,命令那名顏姓美『婦』帶韓立去貴賓樓暫時住下。等有了玄冰的消息,就馬上通知韓立。

    於是韓立得到了此女的承諾,當即向二人一抱拳,隨著美『婦』走出了閣樓。

    任碧卻沒有馬上離開的意思,就不知這師兄妹二人會繼續交談些什麼了。

    在那結丹期美『婦』帶領下,他直奔另一片緊挨山壁的建築群而去。在那有十幾座式樣相似的精美閣樓,看起來就是所謂的貴賓樓了。

    遠遠打量幾眼,他們向其中一座而去。

    美『婦』似乎很清楚白瑤怡對韓立的重視,因此路上對韓立恭敬有加,隨口問的幾個問題,此女也是知無不言的。讓韓立頗為的滿意。

    轉眼間,二人就走到了座閣樓前,結果還未走進去,就從這座閣樓中匆忙的走出一名娃娃臉的年輕女子,一副侍女打扮,體態十分嬌小。

    “參見顏師叔!”這名侍女似乎認識美『婦』,急忙上前見禮道。

    “華師侄,這位韓前輩是師祖貴客,以後就住在此地了。你要好好伺候著,要有什麼怠慢,師祖怪罪下來,連我也要一同受罰的。”美『婦』臉『色』一正,鄭重的吩咐道。

    “晚輩一定會盡心的。”這名女子聽到此話,心中一驚,馬上恭敬的回道。同時但忍不住抬首看了一眼韓立,見韓立正在打量她,又急忙垂下螓首。

    韓立見了,微微一笑。

    “韓前輩,你若是對華師侄不滿意的話,隨時可以再換一人聽你吩咐!”美『婦』又轉首對韓立這般說道。

    “不用了。她就可以了。”韓立搖搖頭,大步走進了閣樓。

    二女立刻緊隨的跟了進去。

    這閣樓布置的還算不錯,但最讓韓立滿意的是,在閣樓二樓設有一個簡易禁製,可以讓居住在此的修士,不用害怕被誰暗中偷窺而不自知。

    於是幾句將美『婦』打發走了後,韓立就此住了下來。

    說實話,他一從雪連山出發,路幾乎馬不停蹄的,到如今還真該好好休息一下了,好讓自己恢複到最佳狀態。

    一連兩日無事,韓立在閣樓二層老老實實的靜坐調息,並未隨意的走出閣樓。

    因為他很清楚,看似自己在這隨意的住下,但暗中還不知有多少小極宮高階修士,注意著自己的舉動。

    畢竟任何宗門中突然多出了一名元嬰級的外來修士,任誰都不可能不加提防的。他也絲毫沒有想惹麻煩的意思。就算心中還掛念著太陽真火消息,也決不會在玄冰丹煉製出來前,冒然行事什麼的。

    在他心目中,解除南宮婉的封魂咒才是一等一的頭等大事。

    至於那名專門負責聽他使喚的侍女,韓立除了一開始說了兩話外,並沒有再吩咐此女什麼事情。

    如此到了第三日上午時分,他正在靜靜盤坐在一塊蒲團上動也不動,突然神『色』一動,周身青光閃動,四周爆發連串的轟鳴,仿佛有什麼東西接連的爆裂開來。隨即他睜開了雙目,神『色』陰沉下來。

    因為就在剛才,竟有一道神識肆無忌憚的洞穿閣樓禁製,直接往他身上探來,被他毫不客氣的施法反彈開來。

    但這神識非常強大,並不在他之下樣子。應該是元嬰後期修士的神念。

    韓立心念急轉,尚未想到如何處理此事時,耳中就忽然傳來一縷猶若嬰兒的細細聲音。

    “閣下就是韓道友嗎!老夫是寒驪上人,道友可有興趣一見?”

    “寒驪上人!”韓立心中一凜。這人不正是那小極宮的大長老嗎!

    此人可是神秘之極人物,雖然在北地人人皆知此人神通廣大,但詭異的是卻從來沒有人看到其出手過。似乎當年做到大長老一位,也是一夜之間的事情。

    韓立心中詫異,但以其現在神通倒也不懼什麼後期修士了。故而隻是略一猶豫,就決定見見此人,當即對附近盤旋的神念傳音說道:

    “既然寒驪道友如此盛情邀請,韓某怎好拒絕的。在下這就拜見一下道友。”

    “,很好。在下靈獸馬上就會到那,韓道友一會兒跟著此獸過來即可了。老夫在住處靜等道友大駕光臨了!”這位寒驪上人見韓立一口就答應了下來,似乎非常滿意,口氣也一下和善了起來。

    隨即白光一閃,這縷神念潰散不見了。

    韓立沒有馬上動身,而是在地上目光閃動了好一會兒,才緩緩起身向樓下而去。

    那名娃娃臉的侍女正在一層的椅子上,看著手中的一枚玉簡,一見韓立下來立刻一驚的站了起來。

    韓立隻是衝此女點下頭,就不再理會的直接走出了閣樓大門。

    此女一頭的霧水,不知道發生了何事。以她修為自然不可能知道樓上剛才發生的神念碰撞。

    韓立走到外麵,幾乎一眼就看到了想找的東西。

    一隻仿佛大貓般的小獸,蹲伏在附近的一顆小樹之上,兩眼放著黃光的望著韓立,一身的皮『毛』金光燦燦,竟仿佛純金打造一般,惹眼異常。

    他雙目一眯的仔細打量了這隻小獸兩眼,臉上漸漸『露』出一絲吃驚表情。

    “金風狸!竟然是這種奇獸!聽說此獸是雙生獸,一旦出動必定一雌一雄,隱匿之術神妙無比,不知是真是假。”韓立自語了一句,臉『色』恢複了正常,但目光不禁朝其他樹木上掃了一眼,並沒有發現什麼。

    這隻金風狸似乎也終於確定了韓立的身份,口中發出嗚嗚一聲低鳴,驀然附近一顆小樹上金光一閃,竟從樹幹上飛『射』出另一隻小獸出來,體形隻有半尺來長,比先前那隻稍小一號的樣子。

    韓立心中一凜。以他的神識強大,竟沒有看出那隻小獸剛才如何隱匿在樹幹中的。

    兩隻金風狸湊到了一起,互相摩擦下頭顱,立刻轉身向朝一方向奔去。

    韓立不及多想,周身靈光大放,化為一道青光緊追二獸而走。

    就在緊追中,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其中一隻金風狸身形略一模糊,竟就在韓立眼皮底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韓立一驚,神識急忙朝附近罩下,竟無法發現此獸的任何蹤影。

    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隨即不甘心的全身法力往雙目灌注而入,頓時瞳孔藍芒閃動,往附近不停掃去。結果終於在另一隻帶路的小獸附近,發現一道模糊異常仿若不見的虛影,正是另一隻隱形起來的金風狸。

    見自己終於能夠探得此獸的行跡,韓立總算暗鬆了一口氣。否則有這麼一個無法探知的東西在附近徘徊,他真要寢食難安了。

    兩隻金風狸的遁速倒不是很快,隻是比平常的飛行之術略快幾分的樣子,韓立自然輕鬆的就跟在二獸身後十餘丈遠處。、

    一路上自然碰到了不少內宮的修士,一見韓立這般陌生麵孔都是一呆,但隨即一看見跑在前邊的金風狸後,立刻有些恍然的紛紛退讓開來,似乎均對此獸十分的熟悉。

    不過韓立的元嬰期修為,也讓幾名高階修士不禁麵『露』驚疑之『色』,但也不敢上前攔阻的樣子。

    跟著此獸,韓立東一拐,西一轉的繞過幾片樓宇,竟到了一個修建在山壁上的石門前。

    此石門不算多大,五六丈高,但通體散發著淡黃『色』光芒,上麵符文閃動不已,竟似乎被人下了一種極其厲害的禁製在其上。

    韓立腳步一頓,雙目一眯的停下了遁光。

    

Snap Time:2018-01-21 12:49:16  ExecTime:0.338